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欧洲基督教里的混合主义]
谢选骏文集
·护国军神害死了蔡锷
·上瘾是创造力的源泉
·成也废垃败也废垃
·老干妈希拉里又出来帮川普竞选了
·中华民国背叛了中国
·日本是一个共妻国家——难怪自称“大和民族”
·铺满了鲜花与死亡的道路
·监控摄像统一全球
·无神论者战胜不了共产党
·崇祯帝是帮朱元璋还债的
·限制保险公司的勒索和搜刮
·文汇报正在教练香港人如何武装起义
·演艺圈就是色情圈、卖淫圈
·朋党资本主义是美国转向帝国体制的杠杆
·革命都要纵火法院
·2019年北京政权的第二个认输
·现代科学的末日神话
·印度的强暴案不如南非那么多
·华尔街金虫的末日
·一盘散沙变成了一堆废垃
·川藏线上十英雄不知道毛主席夜御十女的的勾当
·共产党就是共妻党
·学习就像雕刻
·英国为何无需政教分离
·并非人人都像森林里的猴子
·六四屠杀消灭了亲美派
·学生会就是精神折磨的魔窟
·对暴君下跪也无济于事了
·红色资本主义的冰山一角
·还是高加索人种好
·特朗普是共产党中国的红人
·土八路痛宰洋博士
·共产党为何替特朗普哀嚎
·小特朗普是一条恶狼
·如何衡量动物生命力的强度
·毛泽东的市值抵不上一间毛房(茅房、厕所)
·老赖商人和老赖政府
·全球化的时代就是一个玻璃缸的新时代
·“中国”与“共产党”无法兼容——论党员就是旗人
·俄国煽动中美开战阻止中国复兴
·时代革命的动力
·波兰人是要饭的
·纽约为什么成为儿童乐园
·蒋介石不如项羽
·特赦是一桩很好的买卖
·选不上总统就盖一座王宫及其他
·英国也想做一个中国梦
·民族主义是一个人的身份标记
·毛泽东24岁还在上中学
·台湾认同证明南北朝格局确实存在
·加拿大力求成为全球中心
·豆腐渣工程应该改名为“瓷器工程”
·希拉里替身出场意欲何为
·2019年是世界历史的转捩点
·欧洲基督教里的混合主义
·美国记者真是少见多怪
·为什么废垃国需要独裁者
·毛顺生是劫匪,文素勤是巫婆
·美国的司法独立已经遭到政治势力的撕裂
·同室操戈与友敌现象
·共和党为帝国体制保驾护航
·考古为现实服务
·大麻比香烟更合纽约的时尚
·蒋经国毫无出息
·共和党议员是拍马屁还是自己邪恶
·白宫的沦陷
·俄罗斯是乌克兰的私生子——罗宋汤的故事
·澳门为什么窝囊废
·犹太教不爱自己的邻人
·西蒙娜·波伏娃是变性人——人妖
·黑天鹅和灰犀牛——就是毛主席和党中央
·英国还想恢复全球身份
·少数福音派真是基督徒
·罗曼蒂克不是罗马帝国
·1.5亿套空屋就是多米诺骨牌
·语言是记忆的载体
·科幻作品就是魔鬼的先知书
·蒋介石迷信风水建楼于火山口
·里根总统任内已经老年痴呆症
·比尔盖茨为何被哈佛开除
·联邦制是最稳定的国家制度
·流氓总统和流氓参院领袖加起来就是帝国元首了
·台湾人贪生怕死
·国共两党原是龟精蛇精
·墨西哥为何黑帮横行、毒贩当道
·杀猪盘的机制就宰杀找不到老婆的独生男孩
·日本皇室就是一个垃圾桶
·改革开放为何无法成功
·废垃喜欢烂尾楼
·美国不是美国
·张学良、蒋经国、李登辉都是共产党叛徒
·没有盈利的犯罪行为就是见义勇为
·不是智商税而是神汉税
·家暴恶行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刘仲敬自己拥戴自己
·求钱得钱又何怨
·中国人为何不配精神生活
·蔡英文和韩国瑜都是共产党传下来的呆胞
·张学良是个三料汉奸
·“中国人”就是中国人
·蒋经国在美国杀人灭口铸下了大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欧洲基督教里的混合主义

   谢选骏:欧洲基督教里的混合主义
   
   《埃及神祇贝斯和基督教的魔鬼形象》(BBC 2015年10月23日)报道:
   
   去年我游览了位于埃及尼罗河西岸丹达拉(Dendera)的女神哈索尔(Hathor)之庙。这座神庙的历史或许可以追溯到公元前1世纪,庙内饰以绘有克娄巴特拉七世(Cleopatra)的浮雕。克莉奥帕特拉七世是朱利亚斯·凯撒(Julius Caesar)和马克·安东尼(Mark Antony)的情人,也是埃及最后的一位法老。她几乎没有画像存世——青铜硬币上的巫婆一样的画像表明她和1963年约瑟夫·曼凯维支执导的史诗般电影中伊丽莎白·泰勒(Elizabeth Taylor)长得完全不一样。所以,丹达拉的浮雕是一项重要且非常有趣的文物。


   
   不过,我的目光被一边的另一个雕像吸引住了,那是一个比尖下巴的克莉奥帕特拉七世丑的多的人物。遗址附近好几个地方都有这个可怕的人物,但是这个雕像尤其显著,因为它刻在神庙附近被称为“鸟屋”的较小建筑物破碎的石灰支柱上。他是一个又矮又胖、罗圈腿的侏儒,脸朝外,手叉腰。他诡异的头部带着一种猥琐、斜睨的表情,粗粗的舌头伸向下巴,同时胡须像火苗一般卷曲着。两腿间还有一条有暗示性的尾巴。据我了解,这就是古埃及的贝斯神(Bes)——几百年间他不仅为埃及人所喜爱,还风靡地中海地区,最后他还成就了基督教魔鬼的样貌。虽然从未有过国家认可的贝斯神祭祀,他在古埃及还是备受欢迎。寻常百姓在家中对他顶礼膜拜,因为他和生活中许多美好的事物相关:性、酒、音乐和快乐。他还有重要的保护功能,在分娩过程中人们常常召唤他(所以他会出现在丹达拉与神圣生育有关的神庙中)。换句话说,尽管在现代人眼里,他看起来有点可怕,但是他能驱赶邪恶的鬼怪,就像中世纪教堂中的石像鬼(gargoyle)一样。
   
   葡萄酒,女性和歌谣——根据伊朗考古学家卡迈尔·阿布迪(Kamyar Abdi)的说法:“在古埃及,贝斯的形象常常被用来装饰私人物品和家具。他被刻在床上,头枕上,镜子上,匙柄上,护身符上,还有化妆盒上。”所以,全世界的博物馆里藏有数以千计带有贝斯令人作呕面孔的手工艺品(包括魔杖和小刀)。他通常带有具有标志性的肥大的头饰,手里摇着一个咯咯作响的玩具。以柏林的埃及博物馆为例,这里的彩绘花瓶上饰有像是戴了面具以及鬃毛一般的头发的贝斯。
   
   贝斯的起源尚不确定,可能他是由10个不同的众神构成的。从艺术史的角度来看,他确实十分古怪:大多数埃及的神祇常常是侧身像,贝斯则是毫不羞耻的正面像,并且显得滑稽可笑。一些学者认为他的起源地是撒哈拉以南非洲。有一种可能是他最初是蹲坐在后爪上的狮子或猫。
   
   最终,由于贝斯既不是官方的神祇,也没有排他性,所以他颇受欢迎。淘气又不严肃的贝斯绝对是扎根民间的神祇(据说他会做鬼脸来逗乐婴儿),是平民的神,而非王室的神。艺人在纹身时会选择贝斯的形象,因为他与音乐和舞蹈有关。妓女可能还曾在生殖器旁边纹上贝斯的形象,以防止感染性病。
   
   公元前两千年末,贝斯的名声传遍了地中海世界。甚至当地的非埃及人工匠也开始制作带有贝斯形象的物件。在公元第一个千年中,腓尼基人追捧贝斯,后来罗马人步其后尘。贝斯有一种形象是穿着罗马军团的制服。他的火爆人气甚至在基督教到来后还一直持续。
   
   神和魔鬼——在君士坦丁(Constantine)时代,贝斯的影响力开始减弱,但西方文化仍然带有它的烙印。伊西斯女神(Isis)和他的儿子荷鲁斯(Horus)为基督教的圣母玛利亚与她的孩子提供了原型。同样道理,贝斯也成为魔鬼的重要原型。贝斯有时会带有分叉的尾巴,一条蛇,或者几条蛇从他的身体中钻出——这些都是撒旦形象的元素。在佛罗伦萨(Florence)圣若望洗礼堂(Florence Baptistery)有一幅可追溯到1280年左右的地狱马赛克作品,这副欧洲最大的撒旦画像里,有蛇从这个魔鬼的耳朵里钻出来。
   
   不过,最重要的一点是贝斯的怪异表情成为魔鬼令人厌恶的表情的样板。比如,在威尼斯的圣母升天圣殿(Cathedral of Santa Maria Assunta)有一幅拜占庭时期的末日审判马赛克作品,右下角一个白胡子的目光歪斜的蓝色怪物掌管着燃烧着的地狱湖。和其他的构成要素一样——比如称量灵魂——这都来自古埃及的艺术。和贝斯不同的是,这个怪物不是侏儒——但是有一个身份不明的小个子坐在怪物的膝上(你也可以认为这是对贝斯矮小身材的视觉记忆)。而且,这个怪物惊人的蓝色皮肤让人想起贝斯护身符常采用的鲜亮的青色,它通常是用陶器上釉制成。“我们知道贝斯的小护身符曾经出口到了整个地中海东岸,”牛津大学阿什莫林博物馆(Ashmolean Museum)的策展人安嘉·乌尔布里奇(Anja Ulbrich)说道,“所以,人们一定熟悉贝斯的形象,因此它可能还曾影响了人们对希腊神话中鬼怪形象的描绘。”
   
   这反过来则影响人们了对魔鬼形象的描绘:撒旦显然与他森林中的祖先——希腊管理山羊的潘神(Pan)非常相似,不论是胡子,多毛的腰部,还是偶蹄。和贝斯一样,潘神和性有密切的关系。“教会对潘神的做法与斯大林对托洛茨基如出一辙,”艺术评论家罗伯特·休斯(Robert Hughes)在《西方艺术中的天堂和地狱》(Heaven and Hell in Western Art)中写道,“在艺术中,潘神的属性被赐予给了基督教的撒旦。”“基督教不得不和其它很多受人拥戴的宗教和信仰竞争,” 乌尔布里奇解释道,“所以,它就妖魔化它们。”
   
   对古埃及人来说,贝斯是友好的、保护人类的神。然而,基督教将其斥为令人生厌的异端,以展示新兴宗教对老旧习俗的胜利。所以,下次当你在欣赏魔鬼的艺术表现形式时——比如乔托(Giotto)在帕多瓦(Padua)的斯克罗威尼礼拜堂(Arena Chapel)所创作的满脸胡子、大肚子的怪物嚼碎罪人的作品时——请想一想它在艺术史上的祖先贝斯。至少,贝斯教会我们一点:外表有时具有欺骗性。
   
   谢选骏指出:欧洲基督教里的混合主义——不仅有上文所说的这些因素,还有上文本身,都为此提供了证据——为何“外表有时具有欺骗性”?因为人是感官动物,不可能排除感官影响,因此也无法杜绝文化的混合现象。但是,那种有意识的混合主义,我们还是可以努力克服的。例如,我们知道圣诞节不是耶稣基督的生日,我们也知道四书五经老子的道德经里没有基督教。
(2019/12/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