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2019年是世界历史的转捩点]
谢选骏文集
·11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19年是世界历史的转捩点

   谢选骏:2019年是世界历史的转捩点
   
   《世界将告别茫然的十年,迎来危险的十年》(纽约时报 2019-12-15)报道:
   
   11月11日,香港理工大学的一名抗议者。11月11日,香港理工大学的一名抗议者。


   
   一个没有美国领导并寻求更公平的后碳经济模式的世界,在越来越强大的威权主义与反不公、反压迫的大众抗议之间,保持着微妙的平衡。无需大费周章,就能把人逼到边缘。
   
   智利地铁票价上涨或贝鲁特对WhatsApp电话征税的计划,足以引发人们造反。 哲学家安东尼奥葛兰西(Antonio Gramsci)曾用反常现象这个说法来刻画旧的正在死亡、新的尚未诞生的空白期。如今,反常现象无处不在。
   
   资本主义经济仍在运转,但不能让人人幸福。怨恨滋生。当社会放弃事实、代之以谬见时,茫然之感会油然而生。有关美国的领导地位、中国的逐步自由化、欧洲的一体化、技术对自由的作用、大不列颠的统一等旧的假定都崩溃了。这是一个焦虑、孤独和不稳定的时代。
   
   就连在这个不断变化的世界中一直是个固定点的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也将很快走下历史舞台。 21世纪的头20年并没有产生一条清晰的趋势线。
   
   事实证明,自由民主会成功的假设是没有根据的。但是,在导致唐纳德特朗普上台、英国脱欧的民族主义排外浪潮之下,自由民主会终止的预言看来也是错误的。规则、真理、道德和美国理念已受到侵蚀。
   
   社交媒体让年轻一代更主动地掌握自己的命运,激励他们的不是乌托邦式的愿景,而是拯救地球和两性在地球上更平等生活的务实追求。 10月21日,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一名示威者在反政府抗议活动中比划着胜利的手势。10月21日,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一名示威者在反政府抗议活动中比划着胜利的手势。ALI HASHISHO/REUTERS
   
   我脑海中关于2019年的许多印象,都充满了希望。贝鲁特街头的年轻抗议者告诉我,他们有铁定的决心,要推翻按宗派瓜分战利品的腐败体制。年轻的亚美尼亚总理尼科尔帕希尼扬(Nikol Pashinyan)给我讲了,自由、自豪的亚美尼亚公民如何在2018年的不流血革命中推翻了另一个腐败制度,创造了一个充满机会的社会。勇敢的香港青年冒着催泪弹,捍卫由中国工业和英国普通法孕育的充满活力的经济。
   
   他们知道,允许将嫌犯引渡到内地不遵守法律的一党制政府,会动摇他们自由社会的基础。 一场关于自由的关键斗争正在进行。随着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宣布自己为终身统治者,加快建设监控国家,把中国模式推广为全球范式,明确要求到2025年的时候占据技术统治地位,并在无论是以公开的军事形式还是一带一路这种口号掩护下致力于海洋和陆地上的扩张,美国与中国的意识形态冲突已经加剧。 邓小平曾提出要韬光养晦。
   
   习近平有别的想法。他急于当皇帝。他不相信个体的神圣性。他信奉的是中国共产党的神圣地位。中国的压制呈指数增长。习近平的模式不是极权主义,那已经过时了,而是技术极权主义(techtarianism),他要的是一个以先进的人脸识别技术为基础的监控国家。 在未来几十年里,我们将看到香港的斗争以不同的形式和不同程度的暴力上演。
   
   这是崛起中国的专制指令性经济,与建立在制衡、独立司法和法治基础上的民主制经济之间的斗争。问题是,热战能否避免。
   
   哥德堡大学(University of Gothenburg)V-Dem研究所发布的一份民主状况报告显示,目前全球有近三分之一的人口生活在走向独裁化的国家,人数已从2016年的4.15亿增至2018年的23亿。这些国家包括巴西、美国、印度、波兰和匈牙利。与此同时,包括突尼斯、亚美尼亚、格鲁吉亚和布基纳法索在内的21个国家在过去10年中变得更加民主。
   
   这是一幅喜忧参半的画面,并不是一片暗淡,但远非令人振奋。 维护法律的机构在2019年对那些认为自己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领导人进行了反击。特朗普正面临众议院的弹劾,罪名是滥用权力和妨碍国会调查。他对整个程序的回应是大喊自己受了私刑,称民主党人疯了。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被控腐败,受到起诉。他将这些指控斥为政变。
   
   在特朗普看来,把乌克兰变成挖掘2020年大选政治对手污点的源头是无可指责的行为。特朗普对乌克兰的态度与他的朋友弗拉基米尔普京的一样:那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国家,还不如成为大俄罗斯的一部分。特朗普对西方通过让乌克兰与西欧更紧密地融合来,以巩固其独立的努力没有概念,也没有兴趣。他的外交政策反复无常到可笑的程度。 几乎可以肯定,特朗普会逃脱被参议院判定有罪,从而继续留任,参加2020年11月的总统竞选。内塔尼亚胡也许还未摆脱他的法律困境。
   
   对这两人来说,抓住权力不放已不仅仅是一场政治斗争,而是一种要逃脱牢狱之灾的不顾一切的努力。我担心的是,如果特朗普在2020年大选中以微弱劣势败选,他会怎样做。他可能也会高呼政变。作为一个想要成为独裁者的人,他已经让沙特阿拉伯、中国、俄罗斯、菲律宾等世界各地的独裁者变得更有权势。冷战期间,美国出于战略原因支持了许多独裁者,但从来没有一位美国总统如此明显地羡慕独裁领导人。我会毫不犹豫地说特朗普可恶,至于邪恶与否,则是另一回事。
   
   够得上邪恶的人必须专注且有目的。特朗普的很多行为不一致且微不足道。尽管如此,他的行为仍具有破坏性。特朗普只是一种症状,不是病因。正如联合利华(Unilever)前首席执行官保罗波尔曼(Paul Polman)所言:在失败的社会里,企业不可能成功。西方的民主已经失败。10年前,世界陷入了全球金融危机的泥潭。那些对此负有责任的人逃之夭夭。今天的造反是有罪不罚和不公平的产物。必须让经济为更多的人服务。公正、机会平等、教育和可持续性应该成为指导价值观。太多的人在太长的时间里感到自己不被人看见、可用后即丢而且毫无价值。
   
   这是民族主义信息产生共鸣的原因。
   
   它们用伟大复兴的空洞诺言来减轻所有的委屈,把江湖骗子送上了华盛顿和伦敦的最高位置。 未来不属于全球主义者,特朗普今年9月在联合国大会上说。如果未来还有五年的时间属于特朗普和美国优先的话,对从气候到国际稳定等所有问题来说,后果将非常严重,更不用说老道的彬彬有礼了。
   
   特朗普有在2020年大选中获胜的可能性,尤其是在民主党候选人目前看起来很弱的情况下。但2019年给我们带来的信息是,自由、开放、廉洁、法治的社会有从德黑兰到圣地亚哥的勇敢支持者。
   
   8月31日,在迪亚巴克尔市,伊斯坦布尔市长埃克雷姆·伊马姆奥卢与现代世俗土耳其共和国的国父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图尔克的画像合影。今年早些时候,我去了伊斯坦布尔市长埃克雷姆伊马姆奥卢(Ekrem Imamoglu)的办公室。他当时人在外地,但他的高级助手带我四处看了看。伊马姆奥卢是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的对手,他当选后,埃尔多安曾宣布结果无效(埃尔多安和特朗普一样,认为自己不可战胜),后来,伊马姆奥卢再次以巨大优势获胜。
   
   这是对土耳其总统的重大打击。 伊马姆奥卢的办公桌后面挂着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图尔克(Mustafa Kemal Ataturk)的画像,他是现代土耳其世俗共和国的创始人。画像刚被重新挂上。埃尔多安的追随者以前把画像摘了下来。埃尔多安是一名反世俗的领导人,梦想着重建奥斯曼帝国。这幅画像的摘与挂让我猛然想到,这是一个徘徊在专制和反抗之间的世界的象征。
   
   在亚美尼亚总理帕希尼扬的办公室里挂着另一幅意义重大的画白雪皑皑的亚拉腊山。这座山现在土耳其境内,但在很长一段历史中,它是亚美尼亚的一部分。在亚美尼亚的集体心灵中,它仍是该国的一部分。首都埃里温的种族灭绝纪念馆回忆了1915年开始的奥斯曼帝国屠杀100多万亚美尼亚人的历史。馆内的许多照片太令人震惊,真不敢去想。
   
   土耳其共和国至今仍否认发生过有组织地屠杀亚美尼亚人的行动。今天究竟还有谁在提亚美尼亚人被消灭的事呢?纳粹德国1939年入侵波兰时,希特勒这样问道。被否认的真相是危险的。它承载着未来的悲剧。
   
   中国和俄罗斯都否认真相。特朗普怂恿它们。2019年的抗议者已经意识到了危险。为自由而战是最近香港街头80万抗议者的呼声。
   
   就这么简单,如果生命值得活下去的话。
   
   谢选骏指出:“10年前,世界陷入了全球金融危机的泥潭。那些对此负有责任的人逃之夭夭。”——不对。这些并没有逃之夭夭,而是在坐享其成!纽约时报只知道“世界将告别茫然的十年,迎来危险的十年”,却不知道2019年的转捩,是1989年种下的——我们三十年来都为此奋斗不息。没有我们的努力和预告,2019年就不会是世界历史的转捩点,我们也就无从摆脱茫然的十年、迎来未来的十年,最终促成完全的转向!
(2019/12/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