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民族主义是一个人的身份标记]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族主义是一个人的身份标记

谢选骏:民族主义是一个人的身份标记
   
   《越闹越大,这届诺贝尔文学奖“闯大祸”了……》(综合新闻 2019-12-11)报道:
   
   前天(12月10日),瑞典的斯德哥尔摩音乐厅举行了万众瞩目的诺贝尔文学奖颁奖典礼。然而,在颁奖典礼之外的街头和网络上,多名西方主流媒体的媒体人,以及阿尔巴尼亚、科索沃、波黑、克罗地亚等巴尔干国家的政府官员与外交官,甚至土耳其驻瑞典大使乃至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本人,都在谴责和抵制这次颁奖典礼。因为在他们看来,获得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的奥地利著名作家和剧作家皮特?汉德克,根本“德不配位”。

   
   其实,在今年10月10日瑞典文学院将汉德克定为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之后,除了塞尔维亚之外的巴尔干半岛各国,以及不少西方媒体人,就已经对这个决定表达过“强烈不满”了。几乎所有西方主流媒体,当时也都报道了汉德克获奖所引发的强烈争议乃至“愤怒”。
   
   汉德克的争议,源于发生在上世纪90年代的波黑战争。彼时,西方的政治圈和舆论圈,都将战争的发生以及其中的战争罪行,怪罪给了塞尔维亚人以及当时南斯拉夫的总统米洛舍维奇。然而,已经因为《骂观众》《左撇子女人》等一系列经典文学作品而成名的汉德克,却公开与这些认知“唱反调”,认为塞尔维亚人“也是战争的受害者”,认为米洛舍维奇这个西方口中的“独裁者”和“屠夫”,不过是在保卫自己的国家和人民。
   
   这位奥利地作家还反过来批判了西方媒体对于那场战争以及战争罪行“单向”报道,认为媒体不该偏听偏信,把一些“未经核实”的指控说成是塞尔维亚人的罪过。他认为媒体也应该听听塞尔维亚人的声音,更应该意识到战争不是一个巴掌就拍得响的,不应该非黑即白地撰写报道。
   
   在1996-1997年间,汉德克又将这些观点和思考写成书出版,书名为《多瑙河、萨瓦河、摩拉瓦河和德里纳河冬日之行或给予塞尔维亚的正义》。这本书,也直接令文学才华出众的汉德克,从此成为了西方主流舆论和政坛的叛徒与“批斗对象”,更成为了科索沃、阿尔巴尼亚、克罗地亚和波黑这些国家和民众的敌人。
   
   可汉德克仍然“我行我素”,不仅在1999年北约轰炸南联盟时力挺米洛舍维奇,更在米洛舍维奇于2006年死在海牙国际法庭的监狱后,出现在他的葬礼上,为这位自己的“朋友”致悼词。一些痛恨汉德克的人干脆给他打上了“大屠杀否认者”“法西斯分子”等标签,走到哪儿都会跟着一群愤怒的抗议者。他本该获得的一些国际文学大奖也受到了影响,比如德国的海涅奖。所以,这次瑞典文学院竟然把诺贝尔文学奖这么一个重量级的奖项,颁给这么一号人物,可想而知这争议会有多么巨大了。尽管瑞典文学院一度解释说,这个奖是奖给他的文学造诣的,可汉德克的批评者也立刻反驳说,汉德克上世纪90年代后的很多作品,与他的政治观点根本就密不可分。
   
   如今,随着诺贝尔文学奖颁奖典礼的举行,汉德克的反对者和批评者更是铆足了劲要让他难堪。根据英国《卫报》的报道,除了科索沃、阿尔巴尼亚、波黑和克罗地亚的政府官员和外交官先后加入了对这次颁奖典礼的批判和抵制,瑞典文学院内部也有人在上周宣布会抵制这次颁奖典礼。同时,继土耳其驻瑞典大使2天前宣布拒绝出席颁奖典礼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也于昨天(12月11日)公开批判了将诺贝尔文学奖颁给汉德克的决定。根据土耳其媒体的报道,埃尔多安还感谢了那些抗议这一颁奖决定的各国官员和示威者。
   
   公开资料显示,土耳其与塞尔维亚一直彼此敌视,这既有奥托曼帝国时期的“旧恨”也有冷战时期的“新仇”。所以早在当年的波黑战争中,土耳其就是积极支持前南斯拉夫的其他民族找塞尔维亚“算账”的一员。如今围攻汉德克,自然也少不了他们一份。然而,不论上述这些国家怎么抵制,也不论西方媒体及其意识形态共同体上的学者和抗议者,如何威胁要把2019年的诺贝尔文学奖“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如何痛斥诺贝尔文学奖被颁给了一个“希特勒的支持者”和“大屠杀的否认者”和“假新闻的制造者”,早已习惯了这些争议和批斗的汉德克,还是从容地从瑞典国王卡尔十六世?古斯塔夫手中接过了这份大奖,以及94.8万美元的奖金。他也并不介意在当晚的诺贝尔晚宴上,被安排在距离国王和王后最远的主桌座位上。
   
   毕竟,《纽约时报》在一篇名为“天才、大屠杀否认者,还是两者皆是”的报道中,就引用欧洲其他文坛名人的观点称:汉德克在文学上的才华,确实比其他人更配得上诺贝尔奖。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在骂他。塞尔维亚总统亚历山大?武契奇就对汉德克获奖表示祝贺,还称他是塞尔维亚“真正的朋友”,是一位“勇敢和有尊严”的“杰出知识分子”,并邀请汉德克访问塞尔维亚。
   
   最后,从今年10月澎湃新闻一篇关于汉德克的报道来看,他之所以不惜背负西方的骂名,也要坚持自己对波黑战争和塞尔维亚的看法,或许与他对于南斯拉夫深切的情感有关。这篇报道介绍说,汉德克曾在2016年访华时这样阐述过他对南斯拉夫的感情:“对我来说,南斯拉夫意味着一个没有民族主义的国度。在那个时候,南斯拉夫代表了第三条道路。但铁托去世后,南斯拉夫经济面临崩溃。经济崩溃后,民族主义又出现了。但当时有更好的方式解决问题,其实是能坐下来和谈的,而不是战争。在这个过程中,西方也起到了推波助澜作用。没有好的战争。可以说南斯拉夫一直深藏在我的心中,最后人们把南斯拉夫给毁掉了,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可耻的行为。所以我在这段时间写了这方面的东西。每个作家不应该对自己写过的作品感到骄傲,但我对自己之前写的关于南斯拉夫的作品其实是很骄傲的。”
   
   谢选骏指出:一个奥地利人,为何会偏心奥地利的死敌塞尔维亚人呢?原来,汉德克不是什么奥地利人,而是斯拉夫女人的私生子,他的私生还可能是奥地利人造的孽——
   
   网文《彼得·汉德克》报道:
   
   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德语:[?hantk?],1942年12月6日-),奥地利作家。生于格里芬。他是诗人、小说家、剧作家、电影导演。他的代表作包括话剧《冒犯观众》、小说《守门员的焦虑》和维姆·文德斯电影《歧路》、《柏林苍穹下》的剧本。汉克于1968年获霍普特曼奖,1973年获格奥尔格·毕希纳奖和奥比奖,2009年获卡夫卡奖,2014年获国际易卜生奖。2019年获诺贝尔文学奖。
   
   早年
   
   1942年12月6日,彼得·汉德克于祖父家中出生,出生后两天于格里芬的圣母教堂受洗为天主教徒。他的母亲玛丽亚·汉德克(Maria Handke)是斯洛文尼亚藉克恩顿州人,她于1942年和汉德克的生父:曾在克恩顿州服役、并担任银行行员的已婚男子埃里希·勋纳曼(Erich Sch?nemann)相识并怀孕。汉德克出生前,他的母亲和担任柏林电车车掌及德意志国防军军人的阿道夫·布鲁诺·汉德克(Adolf Bruno Handke)结婚,他因此成为汉德克的继父。汉德克在成年后不久与他的生父相认。
   
   一开始她们的家庭并未受到战争影响,但就在战争结束前,格里芬也渐渐受到战争波及:原生的斯洛文尼亚人被送往纳粹集中营,而这地区偶尔也沦为斯洛文尼亚游击队(Die Osvobodilna Fronta)的攻击目标。 汉德克一家迁居至柏林的潘科,而其继父则并未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
   
   言论
   
   汉德克曾批评北约轰炸南斯拉夫,他在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葬礼上的演说引起许多争议,汉德克因此被描述为极右塞尔维亚民族主义的辩护者。2006年,他获得海因里希·海涅奖(Heinrich Heine Prize)但引发争议,后来该奖项被撤销。
   
   1996年,他的旅行日记《河流之旅:塞尔维亚的正义》引起了极大的争议,因为汉德克将塞尔维亚描述为南斯拉夫战争的受害者。在同一篇文章中,汉德克还抨击西方媒体,误导了战争的起因和后果。前南斯拉夫总统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要求国际刑事法庭传唤汉德克为他的辩护,但汉德克拒绝。然而,他仍以旁听身份出席了审判,随后在《戴米拉·戴米埃尔之塔》(Die Tablas von Daimiel)中发表了他的评论。1999年,萨尔曼·拉什迪写道,汉德克“对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的种族灭绝政权感到热情洋溢,甚至令最忠诚的仰慕者感到震惊”。他评论说,汉德克在拜访贝尔格莱德时获得米洛舍维奇的塞尔维亚骑士勋章。他的“以前的愚蠢言论包括萨拉热窝穆斯林经常互相屠杀却指责塞尔维亚人,他否认塞尔维亚人在斯雷布雷尼察进行种族灭绝。”
   
   2006年3月18日,汉德克在米洛舍维奇葬礼上发表演讲,在欧洲引起了巨大争议。巴黎法兰西喜剧院因此取消汉德克舞台剧《质问的游戏或者前往响亮国度的旅程》(Das Spiel vom Fragenoder die Reise ins sonore Land)上演,引起哈洛·品特、高行健等文学家争论。 斯洛文尼亚作家德拉戈·扬察尔(Drago Jan?ar)对汉德克关于南斯拉夫战争的立场提出了挑战,两人长期以来一直在争论。
   
   批判诺贝尔文学奖
   
   2014年,汉德克称诺贝尔文学奖“到底是应该废除的”,因为它对文学只是事后虚伪的追封,固然可以一时招引来看热闹的,却于阅读无益。
   
   2016年汉德克访问中国,被问到怎么看鲍勃·迪伦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他说:“这是一个巨大的错误……对我来说,文学是阅读的,而鲍勃·迪伦不能被阅读。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的这个决定,其实是在反对书,反对阅读。我不想让人误解,我还是会认为鲍勃·迪伦是20世纪最伟大的人物之一……但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他,其实没有什么意义,甚至是对文学的侮辱。这个决定很显然是一些不读书的人做出的。鲍勃·迪伦的词,如果没有音乐,什么都不是。”
   
   获奖争议
   
   汉德克获得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后,由于他的亲塞尔维亚立场,引发巴尔干国家抨击。阿尔巴尼亚总理埃迪·拉马批评:“从未想过诺贝尔奖会令人作??。道德权威如诺贝尔学院做出这种有失颜面的选择,耻辱变成了一种新价值。不,我们绝不能对于种族主义和种族灭绝感到麻木不仁。”波斯尼亚国家元首主席团的穆斯林成员札菲洛维奇(Sefik Dzaferovic)批评诺贝尔奖委员会颁奖给彼得?汉德克是彻底迷失道德方向。科索沃总统哈希姆·萨奇抨击:“这项诺贝尔奖的决定带给无数受害者巨大的痛苦。”亦有不同声音表示,文学的本质在其艺术性,其价值应该脱离政治争议,“文学的价值在于汉德克为我们提供了勇于探索歧异的观察方式。”“诺贝尔文学奖颁发给彼得·汉德克的确是一件非常需要勇气的事情。”“在这个年代,文学依旧有它存在的空间,去阅读,去感受另一种主体接触世界的方式,而不是草率地融入现实。”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