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特朗普是共产党中国的红人]
谢选骏文集
·18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9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特朗普是共产党中国的红人

   谢选骏:特朗普是共产党中国的红人
   
   《为弹劾特朗普,民主党有多黑?》(观察者网 2019-12-11)报道:
   
   12月10日,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正式公布对特朗普的弹劾条款,其核心指控有两条:滥用职权和妨碍国会调查。其中的"滥用职权",指特朗普利用对乌克兰的军援来换取对拜登父子的腐败调查。民主党认为,这是借助外国政府调查美国公民以获取政治利益的行为。


   
   至于"妨碍国会调查",则是因为特朗普命令美国行政机构拒绝参与任何众议院发出的关于弹劾调查的传票。这让众议院调查难以顺利进行,从而降低发现特朗普政府违法行为的可能性。
   
   弹劾特朗普的法理基础?
   
   美国宪法规定,如果总统犯了叛国罪、受贿罪等严重罪行或者行为严重不端,国会众议院有权弹劾总统。但如果真依据宪法来看,民主党的弹劾指控其实是站不住脚的。我们下面就一一详细说明。
   
   首先,民主党从未指控特朗普有叛国罪行;而在弹劾调查的早期,民主党试图证明特朗普犯有受贿罪。民主党的指控逻辑是这样的:特朗普利用职权要求乌克兰方面调查拜登,由于拜登是民主党候选人,这样的调查无疑会对拜登选情造成不利影响;如此一来,特朗普就能节省竞选经费,间接达到受贿的目的("获得不正当的个人利益")。
   
   如此蹩脚的说法显然是不成立的:
   
   第一,身为亿万富翁、每年象征性拿一美元工资的特朗普,居然会受贿?
   
   第二,特朗普仅要求乌克兰方面进行调查,而非强制要求出一个对拜登不利的调查结果。再说了,美国国会对乌克兰军援的重要前提条件是要乌克兰彻底清除国内的腐败行为,特朗普也完全有权要求乌克兰政府打击腐败。况且,在2008年,美国最高法院针对弗吉尼亚州政府相似的案件有过判例——如果当权者只要求对其政敌进行调查,不属于违法行为。
   
   其中大众需辨析一点:到底是特朗普政府特别针对民主党人拜登父子,还是特朗普政府要求乌克兰政府反腐,而腐败的对象恰恰是民主党候选人拜登。
   
   此外,按照民主党选定的证人证词,所有证人均表示特朗普政府没有对乌克兰施压;乌克兰政府没有展开对拜登父子的调查,而美国政府的援助也已到位。可见所谓"利益交易"(quid pro quo)的说法完全是主观感觉罢了。因此,不论是"受贿罪",还是所谓的"滥用职权",都难有说服力。
   
   再说民主党的干预司法指控。
   
   在特朗普之前,美国历史上曾有三次弹劾,都是在众议院全院授权的情况下开始弹劾调查;可是这一次,佩洛西由于害怕很多身处摇摆选区的民主党议员被选下去,迟迟不给众议院全院授权。目前为止,唯一的关于弹劾的表决是关于调查程序的,而并非正式授权。
   
   特朗普政府在没有众议院全院授权的情况下,完全可以忽视没有民意基础的弹劾调查。所以,说特朗普政府干预司法的指控也是不成立的。
   
   再说民主党的暗箱操作
   
   回溯近日弹劾进程,为弹劾特朗普,民主党这次的吃相颇为难看:不敢通过全院授权。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亚当·希夫(Adam Schiff)在国会中宣读其杜撰的特朗普和乌克兰总统的谈话,特朗普政府为此公布谈话记录,公开揭穿希夫的谎言。
   
   各委员会调查中,民主党可以任意选取证人,并选择性地对媒体泄露一些对特朗普不利的证词,而共和党推荐的证人很多不予考虑;希夫甚至对美国移动通讯公司发出传票,要求调查共和党人之间的谈话记录。在整出弹劾调查中,有件事颇为讽刺——两个核心爆料人,没有出现在证人名单中。外界普遍猜测,爆料人和希夫在事发时有大量接触,导致希夫不想把他和爆料人之间的关系公布于众而产生不利影响。
   
   而在整个情报委员会的调查过程中,白宫无权派律师出席,就连共和党人的讯问时间也被严格控制——如共和党籍女众议员Elise Stefanik的质询被希夫六次打断;在一次会议上,希夫还公然要求证人不要回答共和党人的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带有党派偏见的行为并未让以希夫为首的民主党人获得特朗普政府违法的证据;民主党的民众支持率反而遭受挫败,在弹劾调查开始三星期以后,民调结果是大多数美国人反对弹劾特朗普。
   
   民调显示,大多数民众不支持弹劾特朗普
   
   民主党有218票支持弹劾吗?对于这一问题的回答是:难说。
   
   众议院最早将于下周对弹劾条款进行投票,问题是,民主党手里有218票吗?我认为光从票数上说,民主党应当是有的。佩洛西作为资深政客,不可能在没有票的情况下就闯关投票,一旦失败将会造成非常不利的局面。
   
   可是,佩洛西即使有218票以上,也是苍白无力的,因为佩洛西在今年早些时候多次声称,弹劾必须是两党一致(Bipartisan)的行动,需要有共和党人跨党派投票支持弹劾。然而,迄今为止,包括那些不喜欢特朗普的共和党人在内,没有一个共和党人会投票支持弹劾;而在民主党内,已有两个民主党人明确表示反对弹劾。佩洛西现在更该自求多福,如果弹劾提案未通过,她可能面临被轰下台的结局。
   
   弹劾提案与贸易协定之间的关系
   
   如果下周众议院投票通过弹劾,按照宪法程序,参议院将审理弹劾案。不过很难想象会有超过20名共和党人支持弹劾,所以目前来看,弹劾案在参议院通过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也有共和党政客看出弹劾案和一个貌似不相干的法案之间的联系,这法案就是有名的美国-墨西哥-加拿大贸易协定。
   
   美国-墨西哥-加拿大贸易协定签署于2018年底。众议院被民主党控制以来,对于这协定一直不闻不问,不希望它成为特朗普政府的政绩。可是这协定利好包括民主党基本盘在内的美国人民,对提振经济效果显著。民主党放着这样重要的法案不通过,却沉迷弹劾总统,将给共和党攻击民主党无作为提供绝好口实。所以民主党在提出弹劾特朗普的两小时后,宣布和白宫联手支持新的北美贸易协定。民主党的如意算盘是,通过贸易协定,自己也能拿到一些分,并且摘掉无作为的帽子,同时还不耽误弹劾总统。
   
   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是一位精明的政治家,他明白弹劾案的目的不是弹劾总统,而是对特朗普2020年总统竞选造成损害。如果参议院久拖不决,将导致共和党的政治资源流失。于是,就在民主党宣布和白宫联手支持新贸易协定的时候,参议院宣布:对于新的贸易协定,只有在弹劾案处理完毕以后才能表决。这样的处理可以说是一石数鸟。不仅让民主党从贸易协定中分一杯羹的希望落空,也会加速弹劾案处理,让特朗普和共和党参议员能全身心投入2020选战。
   
   特朗普的前途在2020
   
   针对特朗普的弹劾案完全是当下美国政治的产物。民主党不惜开创一些危险的先例,甚至不惜失去自己多数党的地位也要弹劾总统,无非是对于自己的候选人在2020大选中击败特朗普的可能性深感悲观,认为需靠弹劾来消耗特朗普的政治资源,从而提升胜选的可能。
   
   而共和党却发现,只有坚定支持特朗普政府,才能让共和党在未来的党派斗争中占得先机,所以两院共和党人几乎都对特朗普政府给予了极大的支持。可以预测,弹劾闹剧将会很快落下帷幕,而真正决定特朗普政府前途的,还是2020年11月3日美国人民投下的选票。
   
   谢选骏指出:“为弹劾特朗普,民主党有多黑?”——这样的宣传舆论基调,竟然出自和美国打了两年贸易战的共产党的观察者网!这说明什么?说明了“特朗普实际上是共产党中国的真正红人”!为弹劾特朗普民主党有多黑,特朗普在共产党中国那里就有多红了。
(2019/12/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