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共产党就是共妻党]
谢选骏文集
·全球政府是解决气候变化问题的良方
·全球单一货币的前提是全球政府
·全球单一货币的前提是全球政府
·主权国家的妖魔正在毁灭生态平衡的系统
·中美争霸的新时代已经开始
·希尔顿老板为何自扇耳光
·马英九真是脑子坏了
·乌克兰比俄罗斯更难进行密室政治
·资源枯竭导致文明人类不再生育、野蛮部落吃掉文明人肉
·大兴机场遥对十三陵是最后的晚餐
·湖南是中国吸血鬼的故乡
·告别革命的人已经死了
·释迦牟尼成佛是从羞愧开始的
·亚斯伯格拯救地球
·人类正在啃光地皮
·中国梦忘记了中国——还把诸夷封为“主义”
·英国鬼子促成了希特勒的诞生
·香港权贵资本家捐地援助大陆权贵资本家
·黑道存在社会如何进行民主政治
·没有白人只有红人
·一刀切与瞎指挥就是不行
·解决美国流民问题的法宝
·政府作恶就是自然灾害了
·:《己亥年祭孔大典祭文》颂扬蒋介石、抹杀共产党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是西方的真理
·《河殇》和六四教会了中国种树
·癌症是人体的地下党
·癌症是人体的地下党
·仇内是汉人的一个劣根性——余英时可谓一个睁眼瞎
·中国只有屈服于外来统治的习惯
·既然卖国就要彻底
·台湾人不知香港人的饥渴
·天问不如人问(A Meta Study)
·英国人是犹太灭绝营毒气室的先行者
·蒋介石10月1日无毒不丈夫
·天才必须变成疯子
·天安门屠场只能阅兵
·美国会不会运用“香港法案”制裁香港警察阻止六四屠杀的2019年版
·新时代就是毛远新和张志新互不否定
·“共清”七十年进入非常危险新时代
·川普为何打不赢贸易战
·“白人”就是美国的党员干部
·毛骨悚然的北京城
·中西方“破冰”有待于中国的基督教化
·大阅兵验证了七十年周期的精准
·共产党二十八年就变成了先富党
·宗教与民族精神
·宗教与民族精神
·巴西毒贩发明了新的丧葬方式——“猪吃人”成为“主持人”
·能够打败共产党的只有习近平自己
·七十年周期不是我的也不是传说中的罗素的,而是圣经启示的
·人类是最为凶残的野兽
·康德并不认为建立一个“世界政府”是可行的
·毛泽东只能做做土人的领袖
·川普总统为何自称狗屎
·港府《禁蒙面法》专给中共中央制造麻烦
·让野蛮人文明起来的代价极为高昂
·超人就是原始怪兽
·二英不知亡国恨
·肮脏的中国成龙污染全球
·只许警察包头不许百姓蒙面
·朝三暮四的人性为何有理
·诈死逃债的中国官商
·诈死倒债的中国官商
·神明是无法亵渎的
·英国女王为何坐马车而不坐汽车
·哲学就是对话
·鲁迅阴魂不散中国翻身无望
·电脑病毒是人类原罪的证明
·勇武派就是人民的卫士
·斯诺登可以投案证明自己无罪了
·中华联邦制如何不是中华苏维埃联盟制
·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体育界
·川普为何自称巫婆
·私企本是官商从来姓党
·猪的智慧超越人类
·如此活学活用望梅止渴的诈术
·台湾政府拥护中国共产党
·特朗普丢掉幻想准备投降
·马克思主义者都是乌鸦
·犬儒、脏皮士、公民抗命
·“慢活哲学”的生态基础正在消失
·小国带领全球政府
·西方科技文明要靠原始巫术苟延残喘
·日本和诺贝尔奖一样低俗
·穆斯林不能回家
·战争让人透视了人生的真相
·落井下石的废垃社会
·印尼人都比香港人值钱
·“中国梦”来自《红楼梦》的四大皆空
·浦志强自相矛盾
·苏联分裂中国自己灭亡
·废垃民族热爱黄赌毒
·废垃民族需要暴君的暴力混凝土
·爱情协议还是车震通知
·民主政治就是“坏人之间势力均衡”
·国共两党的战争不是内战
·有一种事实承认叫做坚决反对
·共产党的腐化证明马客死主义的荒谬
·穆斯林的灵魂非常疲乏
·谭嗣同的幼稚可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党就是共妻党

谢选骏:共产党就是共妻党
   
   《多名女孩被输送给河北人大代表、公安、富商》(新京报 2019-12-10)报道:
   
   有知情人向新京报记者透露,康永、王双的落网仅揭开了迁安性侵案的冰山一角,该案疑有数十名涉案人,其中包括公职人员、富商、人大代表等。团伙成员王家壮曾在这里涉嫌强奸了一名未成年少女。

   
   2018年3月,河北省迁安市公安局抓获了一个长期“碰瓷”的恶势力犯罪团伙。该团伙以故意撞车剐蹭来敲诈勒索钱财。但在审讯过程中,迁安民警发现了更严重的罪行——该团伙成员主动供述,曾强奸、轮奸了数名未成年少女,并强迫她们卖淫赚钱。
   
   就在这个涉及十二人的恶势力团伙陆续落网之际,迁安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康永却坐不住了,他给负责查办团伙案件的民警和负责人塞钱,希望他们不再继续侦查。这一举动为他招来了法网。2018年7月,康永因行贿被唐山市监委留置调查,随后主动交代,自己也牵涉其中,性侵未成年女孩。
   
   公安在之后的侦查中发现,牵涉其中的人还有迁安市人大代表王双。有知情人向新京报记者透露,康永、王双的落网仅揭开了迁安性侵案的冰山一角,该案疑有数十名涉案人,其中包括公职人员、富商、人大代表等。
   
   2019年8月5日,康永一案被唐山法院终审判决,法院审理查明,被告人康永在2017年暑假至2018年初期间,曾与六名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八次发生性关系。康永犯强奸罪、受贿罪、行贿罪,合并执行有期徒刑16年6个月。
   
   今年54岁的康永,案发前曾任迁安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与其熟识的一家旅店老板描述,他个头很高、方脸、眼睛不大,白头发不少,一副严肃的面孔。45岁起便担任迁安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分管全市治安等工作。
   
   马丽是康永向警方回忆起接触到的第一个女孩。康永记得,两人第一次见面是2017年暑假。当时,马丽穿了件很时髦的衣服,衬托出匀称的体型,没有化妆。中间人带她来见康永,康永还问了她的年龄。当年,马丽只有13岁。
   
   康永的一审判决书显示,马丽回忆,2017年10月,康永化名“真诚”,通过QQ联系马丽,希望她帮忙找点“丫头”,马丽介绍了第二个女孩——13岁的付曼。
   
   一个周日的下午,付曼上完补习班,马丽带她去了和康永约定的地点——迁安市燕钢丽景花园内的一间单元房。后来,付曼向办案民警回忆,当时自己并不情愿,康永脱衣服的时候她反抗了,但又怕马丽打她,因此顺从了。
   
   判决书中称,每次发生关系之后,康永会给女孩1000元至3000元不等的嫖资。除了马丽,经常和康永联系的中间人还有另外两个。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人给他介绍女孩。长则一两个月,短则十几天。
   
   康永落网后,一个曾为他介绍女孩的中间人向警方回忆,康永还提出想找处女,愿意开价上万。警方调查发现,与康永发生关系的女孩大多是职业高中的学生或刚毕业的无业人员。
   
   每次见到女孩,康永只询问她们的年龄和所在年级,并不多谈它事。他谎称是中医院的大夫,女孩们没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和姓名,都叫他“医生”。
   
   判决书中显示,康永自述,从2017年暑假到2018年初,半年之内,康永先后与六名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八次发生性关系。最后一次是在2018年初,康永记得问了女孩年纪,女孩说她16岁了,而实际上她只有13岁。后来,康永两次在自书中写道:“说实话,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她们当中谁是不满十四周岁的。”
   
   面对警方,女孩们也承认谎报年纪。她们曾对办案民警称,中间人让她们自称年满14岁,有时候还要求她们化妆,打扮得很成熟。
   
   2017年冬天,马丽给康永介绍了12岁的刘红。刘红个子很高,但身体还没发育完全。为了掩盖真实年龄,马丽事先教刘红化了妆,“因为化上妆显得年龄大。”
   
   归案后,康永交代,他是从2016年开始参加卖淫嫖娼活动的,他和女孩们的秘密交易维持了近两年。直到一恶势力团伙落网。
   
   2018年初,一恶势力团伙因故意剐蹭酒驾人员车辆,试图敲诈25000元,和受害人闹到了迁安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办案民警经过调查发现,他们是一个长期“碰瓷”的团伙,将他们列入调查范围。
   
   警方传唤了团伙成员宁大龙。11月26日,宁大龙的父亲告诉新京报记者,民警说是涉及“车”的事情,让宁大龙去趟局里配合调查。传唤当天,宁大龙就回家了。但一个月后,他再次因为车子的事被传唤。这次,他不仅交代了开车碰瓷,还向办案民警揭发了另外两名团伙成员——王泽众和王家壮。
   
   接受迁安警方审讯时,宁大龙称,王泽众和王家壮曾多次强奸、轮流强奸未成年女孩,还介绍、强迫她们卖淫赚钱,他也曾参与其中。2018年3月23日,宁大龙被迁安市公安局以强奸罪刑事拘留,当时他还不满18岁。
   
   几天之后,王泽众和王家壮被警方控制。警方侦查发现,他们是涉恶团伙的主要成员。就在这个恶势力团伙纷纷落网之际,康永坐不住了,开始向同一公安局内的三名同事行贿,包括迁安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刑警大队教导员、刑警大队副中队长。归案后,他交代,行贿是为了隐藏自己的犯罪行为,包庇了这个犯罪团伙,阻止警方查案。
   
   在警方审讯中,该团伙嫌犯供述,曾对多名女孩采用殴打恐吓并实施强奸、轮奸,之后,通过中介将受害女孩输送给官员、人大代表、富商嫖娼。
   
   三人向迁安警方交代的第一起强奸案,案发2017年10月份,受害者是15岁的女孩杨丽丽。每次,王家壮都用暴力手段威胁她。据此团伙的判决书显示,他们用同样的手段,殴打、语言威胁并强奸过多名女孩。团伙成员王家壮曾在都江宾馆涉嫌强奸了一名未成年少女。
   
   涉案团伙的判决书中称,2018年1月1日至春节前后,一个半月内,李萍萍三次遭到王家壮、王泽众、宁大龙三人的强奸。李萍萍稍有不听话,就遭到几个人的殴打和语言威胁,被打几次后,李萍萍就不敢反抗了。
   
   王家壮等三人向警方交代,他们还利用同样的手段,三次强奸或轮流强奸过一个15岁的女孩。之后,逼迫该女孩介绍新的女孩。
   
   王泽众和王家壮都是迁安镇沙河子村人,年龄相差12岁。他们都是早早辍学,外出打工,平时很少回家。村里人对他们的了解并不多,只知道今年33岁的王泽众离婚再娶,和前妻育有一个儿子,平时跟随爷爷奶奶生活。对于王家壮,他们了解得更少,只能说清他父亲去世前爱喝酒,脑子有些“魔怔”。宁大龙的父亲告诉新京报记者,宁大龙是家里最小的孩子,14岁辍学后一直跟着父母做生意。“如果我知道他一直和小帅(王泽众)来往,一定把他的腿打断。”
   
   女孩们除了供王泽众三人奸淫,还被用来抵债或挣钱。2018年2月中旬,王家壮为了还清欠王泽众的钱款,曾将一个未满18岁的女孩介绍给王泽众卖淫抵债。他们强迫女孩外出卖淫。曾被他们奸淫的女孩杨丽丽、李萍萍、王媛媛等人,后来成了他们赚钱的工具。如果女孩不愿意,王家壮等人就会以到女孩家里闹事、拍摄裸照、不雅视频、殴打等方式要挟。
   
   王泽众、王家壮等人将女孩的信息发布到网上招嫖。归案后,他们向警方供述,嫖资都被他们三人挥霍了。后来,李萍萍成了团伙成员胁迫女孩卖淫的“帮手”。团伙为胁迫女孩王媛媛去卖淫挣钱,王泽众让李萍萍在她面前讲述自己被殴打的经历,王媛媛听完,吓得不敢反抗,之后被带到迁安市丽都景苑小区一套日租房内,向一个40岁左右的男子卖淫,获取了1000元嫖资。
   
   2018年12月25日,河北迁安法院对王泽众、王家壮等人强奸、敲诈勒索一案进行开庭审理。经审理查明,王家壮、王泽众和宁大龙强奸妇女,强迫未成年人卖淫,从中非法获利1万余元。
   
   据团伙成员交代,杨丽丽被他们强迫卖淫。两个月内,她接了六个客人,其中包括迁安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康永,以及迁安市人大代表、大庄户村村主任王双。但在康永的供述中,并未提及杨丽丽。
   
   2018年7月26日,王双的哥哥告诉新京报记者:“7月6日那天晚上,当时王双正在家里休息,几个便衣警察敲开家门将其带走,之后,家人从警察那里得知,王双因嫖娼被抓。9日,警方报请迁安市人大委员会许可,王双被刑拘。”
   
   11月27日,大庄户村委会委员王军介绍,王双早已被法院判决,至于判了多长的刑期并不知情。据知情人透露,目前暴露出的只是整起案件的冰山一角。除了康永和王双,还有多名公职人员涉案。去年,迁安当地曾有传闻称,数十名当地的公职人员及富商被警方调查,部分涉案人员因为没有证据坐实,并未受到处罚。但截至发稿,记者暂未核实到该说法。
   
   2018年7月,康永被唐山市监委留置。之后,监委将案件移送唐山市检察院,检察院指派古冶区检察院管辖并批准逮捕康永。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规定,奸淫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以强奸论,从重处罚。这意味着,不管采用什么手段、幼女是否同意,只要与不满14周岁幼女发生了性关系,就属于奸淫幼女的行为,并构成强奸罪。
   
   2019年8月5日,唐山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康永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受贿罪、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6个月,合并执行16年6个月。康永在受贿、行贿案中退缴的181万元予以上缴国库,并处罚金40万元。
   
   常给康永介绍女孩的其中一个中间人,2018年7月2日被迁安市公安机关传唤。经讯问,她陈述了其被他人多次介绍卖淫、并多次介绍他人卖淫的犯罪事实。但因她不满十六周岁,警方未对她进行立案侦查和采取强制措施。
   
   2019年1月30日,恶势力团伙案被迁安市法院一审宣判,两名主犯王家壮、王泽众数罪并罚,获刑十九年,宁大龙获刑十七年。其余十名被告也分别获刑,王双的案子也进入司法程序。
   
   2018年8月23日,唐山市政府网发布“迁安市教育局暑期整治校园及周边治安环境”消息。该消息称,8月6日,市教育局与政法委联合召开校长座谈会,分别阐述了本单位校园周边存在的问题,并提出了建议和意见。并对校园及周边存在的安全隐患进行了分析归纳,增强了校园周边治理工作的针对性和实效性。该消息还称,8月13日开始,公安、市场监管、城管、住建等11个部门50余名工作人员,分4个检查组联合执法检查。通过对学校周边公寓进行摸排检查,要求将公寓名称、举办者姓名、联系方式、具体位置等两百多家公寓上报政法委和公安局治安大队。
   
   12月9日,新京报记者联系迁安市教育局的工作人员,试图了解案发后教育系统对此事的后续处理结果。办公室主任白主任称:“我不清楚,不负责这个,应该咨询安全法制卫生科。”随后,教育局安全法制卫生科科长表示,不了解情况。截至发稿时,教育局局长刘东友电话未接、短信未回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