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演艺圈就是色情圈、卖淫圈]
谢选骏文集
·美国是“信奉‘华盛顿教’的国家”
·“摩门教前主教”受审
·马德里耍流氓 加泰如何独立
·地方自治阻碍美国进军全球
·道德的起源
·马云加入了摩门教属灵的战争
·佛朗哥阴魂不散
·中国文明整合英国
·法国如此欺诈中国
·列宁也是受害者
·列宁不是一个合格的德国间谍
·美国革命就是要推翻法院的判决
·美国与俄国的资产者早就联合了起来
·孤独摧毁了自由社会
·行尸走肉的哲学家
·:“十九大党章修改”中的“包子馅儿”
·精神与物质的你我交流
·酒池肉林不过是游牧民族的野餐
·军事教官是否罪犯
·只有上帝是赢家
·自由贸易是强者的武器
·俄国的复国与中国的再次沦陷
·中国的军舰只是摆设
·只能用三次的USB充电打火机
·黑手党帮规与共产党章程
·现任教宗就是共产党
·榜样的遗憾
·大便的颜色
·蟑螂是人民的大救星
·英文不懂南北朝即使同床还是异梦
·《金瓶梅》作为“非人的物语”
·伊斯兰教与纳粹主义
·逆向猎巫行动时代
·奴隶怎样创造历史
·放读小国时代的重磅炸弹(以及视频)
·人生的真相就是混吃等死、完成循环
·是毒品而不是安慰剂
·“满汉全席”是亡国盛宴
·奥斯卡性侵金像奖
·习近平不是没有能力技巧,而是没有抓住大势所趋
·人还没生下来就开始老了,直到死亡
·习近平“候谈室”颠覆了共产党,还差一步复兴中国梦
·共产党不是无产阶级先锋队而是金光党
·汪达尔人与穆斯林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讨好人与讨好狗
·讨好人与讨好狗
·蒋介石不懂历史所以失去蒙古琉球
·煞气世纪——1917年—2017年
·日本风景绝佳但房子像是鸡窝
·川普与男同性恋
·瞻仰一大会场 不如直接祭天
·日本对冲绳琉球民族的种族灭绝
·加泰罗尼亚和法兰德斯的缩头乌龟
·为什么统一德国的会是普鲁士杂种
·美国会不会出现“中国门”
·阿拉伯人之作为“变种欧洲人”
·祭天不能在天坛举行
·对恐怖分子及其信仰应否宽容和保护
·独狼攻击与“自杀他杀”
·纽约时报向儒家思想投降了
·沃尔玛为何发生枪击案
·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不是处理中美关系而是确立国本
·如何肃清列宁的政治遗产
·中国能否跨越人均一万美元的民主化陷阱
·亚洲鲤鱼为何能够征服美国
·总统是不可能说谎的
·后宫腐败是专制制度的致命伤
·中华文明与中国政治有何区别
·伯尔尼的大钟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
·总统的病就是国家的病
·宗教改革500周年与十月革命100周年
·《时代杂志》比我迟到了13年
·白人极端还是穆斯林极端
·阿富汗的普什图人还有尊严观念
·中国的外籍老师将大大减少
·生于移民,死于移民
·人民主权论犹如地心说
·文革为何阴魂不散,因为“红卫兵—活死人”还在
·圣像破坏运动来自回教压力
·中国人搞科学与民主,先把姓名颠倒过来
·全世界资产者的联合天堂
·天主教的圣徒崇拜与埃及的木乃伊传统
·苏莲托的悬崖与那不勒斯的魔鬼
·美国正在发生一场“无声的内战”
·川普到北京如何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
·地产大亨遇上共产大亨
·笛卡尔的“不思依然在”——什么时候砍下孙中山毛泽东的脑袋
·孙文三民主义是对林肯东施效颦
·对人民主权论的证伪
·葛底斯堡演说与林肯之死
·美国是律师干出来而非谈出来的
·宽容是胜利者的特权
·军人就是杀人犯、纵火犯、强奸犯
·范仲淹问白发不知领导人个个染发
·美国时间银行企图逃避政府和银行的六大盘剥
·中国的“时间银行”是一个骗局
·“地缘政治学”之依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演艺圈就是色情圈、卖淫圈

谢选骏:演艺圈就是色情圈、卖淫圈
   
   《日本地下色情 魔爪伸向学生 援交价目表曝光》(2019-12-08 16:24:20 地球知识局)报道:
   
   日本是一个让人怪不好意思的国家。

   
   一方面,这个国家保守而重视礼节,三件套“点头哈腰加道谢”,从孩子到老人都待人礼貌有加,让人怪不好意思的;另一方面,这个国家庞大合法的成人产业也成了无数青少年新世界的启蒙者,同样让人怪不好意思的。实在是太打扰了!
   
   但就是在这样一个保守且开放的成人国家,同样有黑暗的违法色情交易游离在合法框架之外,又因法律漏洞长期被明目张胆地忽略。邪恶不会怜悯无辜——和很多国家性剥削受害者一样,在日本,最容易成为目标的也是年轻女子。
   
   据日本《时报》指出,不法分子屡试不爽的手法,就是利用年轻女学生想进入光鲜亮丽的模特、演艺行业的愿望,将她们带进色情产业的汪洋大海。这些年轻靓丽的女孩子或许正走在东京繁华的街道,突然被衣着时髦的“商务大叔”搭讪。后者拿出金光闪闪的名片,自称是知名模特公司的业余星探或高层经理,精准抓住面前女子对模特行业的好奇和心动瞬间,对她们的外形和发展前景吹一番彩虹屁,诚邀对方迈开成为知名模特的第一步。多么老套又没技术含量的骗术,十年前连国内的纸媒都在报道了,就算你没看过报纸,很多怪不好意思的电影也是这么演的。但日本的年轻女孩还是像割不完的韭菜一样,一茬一茬地上当。
   
   演艺行业是个筐,什么都能往里装——即将步入研究生阶段的艾罗玛(化名)就是这么被坑的。她回忆起那天在大街上因星探天花乱坠的言辞而蠢蠢欲动的时刻,想起当时的星探肯定觉得自己特蠢——三言两语,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就上钩了。
   
   接下来的故事想必大家耳熟能详:在半哄半骗半胁迫中,艾罗玛签订了一份令人费解的合同,接着在约定日期被送往远离家乡的“模特培训地点”。在那里她先是被强奸,继而被迫参与色情视频拍摄。
   
   拒绝?孤身一人反抗无效。报警?也不太可能,她的行踪受到密切监视,即便成功证据也不足:因为公司明面上还是模特公司,时不时也会拍摄正规的模特照片用来打掩护,并且依旧会付给女生工资,刺激的生意做得要多隐蔽有多隐蔽。
   
   相比之下,另一些女子可能更惨——她们从别国被骗到日本的性行业中。也许你想不到,日本自1980年代以来一直是性贩运的火热目的地,来自东南亚,南亚,南美及非洲的女子儿童,甚至男子,对中介口中的“日本能找到好工作”深信不疑,来到日本后却被黑中介引入色情交易中。
   
   不过近年来,在人权组织和美国国务院的《人口贩运(TIP)报告》评级产生的压力下(2017年,日本被评为二级,意味着尚未完全付出努力打击人口贩运),日本政府已经开始对该问题采取行动,被查明的受害者人数有所减少,从2005年的117名,降至2018年的27人:其中多数是日本人,5人是菲律宾人,4人来自泰国,还包括一名男性受害者和5名儿童。
   
   据受害者透露,自己被侵犯期间拍摄的视频会被拿到网上叫卖,而这些东西一旦出现在网上,就没有消失的可能了,视频主角面临人生被毁的后果。“每次我删掉它们,它们又在另一个地方出现了,最后我放弃了”,因照片流到网上陷入抑郁的木由子曾尝试过自杀,“因为这种事我没法上学,也找不到工作,亲戚嫌丢人,很多都跟我家断绝了关系。”
   
   据估计,该国的成人娱乐业每年制作约2万个视频,通过销售和订阅费每年可赚取约4200亿日元(约合274亿元)的收入。但据东京人权组织称,这个行业监管不力,目前尚无专门的法律来保护不知情被拖下水的人免受侵害。去影像店租或者买成人视频和去7-11买个饭团差不多。
   
   各取所需才是老江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误入歧途固然值得同情,但清楚自己所作所为,却依然陷入色情行业的那群“狠人”,或许更值得同情。
   
   在天色尚未完全变暗时,东京著名成人活动场所歌舞伎町常常可见身穿学生制服的女生,挎着戴着墨镜的各年龄段男子,一起走进路边一家酒吧或按摩室。这些地方有个专门的名字,叫“joshi kosei”日文写作“女子高生”——不言自明,这是女高中生为客人服务的场所。
   
   “女子高生”陪聊店新用户首次消费3000日元——来这里享受服务一般都需要提前预约,通常是穿着校服的女孩子们在咖啡馆与客户面对面聊天,谈好“每小时5400日元”(约合350元)的活动价格之后,确定好相约的场所再相见。
   
   日本男性对高中女生的迷恋(萝莉控ロリコン)助长了此类服务的发展,而心智有待健全、正处叛逆期的中学女生可能仅凭着强烈的好奇心就加入进来。当然更多的女生想要的是独立于父母、自己赚够零花钱。
   
   “萝莉控”常指对“指年纪小或身材娇小可爱的女孩”有着喜好和保护欲,抱有憧憬的人——至于有没有想要在现实中和萝莉有生理或者亲密关系,因人而异。在日本的漫画和游戏萝莉形象比比皆是的大环境下,日本的萝莉控人数非常庞大。
   
   通过网络广告自愿参与进来的一位年轻日本女生说道:“开始时我只是觉得零花钱不够花,也想给无聊的生活找点乐子,毕竟也不难,只要陪那些男人散步就行了。”她说的散步是日本少女援交圈中流行的一种方式,称JK sanpo(JK漫步),因为行为局限在陪伴对方散步,比较保守而受欢迎,时薪为每小时5000至7000日元(约合325元至455元)。
   
   一个大概的价目单——最贵的东京步道,也就大概770元人民币。这些年少的女生,并没有看到隐藏在散步背后的风险,或许有人看到了,但仍然做了错误的选择。但很快她就发现事实并非如此:这些老男人会要求进一步动作,带到酒店,偷拍裙底,强迫要求性行为。而她,以及很多和她一样的女生,自然是答应了的,因为给的钱足够诱人:每小时可达15000日元(约合965元)。
   
   可惜,对于女儿的这种行为,做家长的甚至毫无察觉。在她一步一步真正陷入“卖淫”行为后,警察采用卧底手法逮捕拘留了她,孩子的母亲来到警察局,在得知自己孩子的所作所为后感到非常震惊:“我们整天上班,哪里知道孩子正在通过互联网做什么?”
   
   孩子可能在互联网上收到了此类信息,好奇,不知风险或者想要赚点钱等导致他们误入歧途——这些母亲忙于工作,疏忽了对孩子生活和心理的关注。然而还有一些母亲,在生活重担下,主动参与到色情行业中。
   
   日本中年妇女是色情行业的新兴群体,不再年轻,但同样悲哀。47岁的单身母亲远藤香澄(化名)就是其中之一。白天工作的工资不足以维持家庭的生计,她便在周末秘密前往东京市中心池袋区红灯区,从事色情活动,以赚取额外的钱供正在上大学的女儿读书。“我不知道,如果女儿知道她学费的来源,她还愿意上学,愿意叫我母亲吗?”可是这似乎也是不得已的方法了,毕竟日本社会对单身母亲很残酷。
   
   根据2018年日本厚生省的数据,日本人的年均收入是458万日元(约合29.9万元),而就单亲家庭来说,单亲父亲家庭平均收入是420万日元(约合27.3万元),而单亲母子家庭仅仅为243万日元(约合15.8万元)。她们真的不是为了追求什么物欲,纯粹是为了活下去而已。
   
   色情与法律——虽然色情交易泛滥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但是这些现象并没有随着被曝光出现减弱的趋势,很多“知名模特公司”运转良好,红灯区的灯一到傍晚依旧亮得暧昧。被称作“不眠之街”的歌舞伎町区,合法与非法活动混集一体,在夜晚行使着它的使命。其实并不是日本没有立法打击,相反,日本在1956年5月24日就通过了《反卖淫法》,规定“任何人都不得卖淫或成为卖淫的顾客”,法案于1958年4月生效。不过这法案比较宽松,认为“性产业”不等同于卖淫,并界定只有当“男性的生殖器通过女方阴道进入时”才构成性行为,以此来换取报酬的行为才是卖淫。
   
   在日本随处可见的LOVE HOTEL,常采用无窗和多个出入口等“人文关怀设计”——所以采取日本的擦边性产业红得理直气壮:客人可以光明正大地去洗泡泡浴,感受异性工作者在你全身涂满沐浴露,顺便捏一捏按一按的快乐(ソープランド);也可以拨打家门口邮箱中传单上的保健电话,把女子叫到家中保健一下(デリバリーヘルス);也可以去粉红沙龙(ピンクサロン)找一个“善口技者”;如果还想再平淡些,就去女生的闺房在她腿上躺一会,说说体己话……
   
   提供泡泡浴服务的“私人房间”。女孩子在水汽氤氲的粉色调衬托下更娇嫩可人。日本在这个产业上真的是行家。吉原的泡泡浴一条街。这种盛况也就在日本能看到了。这些行为都收费,但是都不算非法,而且就算你帮他们拉客也是可以的。但是当未成年人牵涉进来性质就变了。
   
   在日本,业界用“Enjo kōsai”(有偿约会,即“援交”)形容有女学生参与的色情活动,其中发展出了“JK漫步”等多种擦边活动方式,不涉及肉体交合,所以大多能够逃脱法律的惩罚。前文提到的女生也是因为被发现与男子有身体交易才被逮捕。但由于这种行为会对未成年人造成伤害,在日媒报道中也是饱受批判的对象。
   
   不过由于日本大和民族特殊的耻感心理,日本社会中存在一种观点,认为未成年女子自己愿意卖身体色相还钱,本身就是罪过,并不值得同情,只要不是被强奸,立法和执法时就很容易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对于强奸,日本法律定义,任何人使用暴力胁迫13岁以上的女性与其发生关系,属于强奸,应处以至少三年监禁;与未满13岁的女性发生性行为则无论女性是否同意,都可以定罪。这一点和世界上大多数正常国家都没什么区别。但在实际执行中,即便针对强奸行为,日本法院的脑回路也使人称奇:2018年3月,针对一名父亲强奸了自己十九岁的女儿的案件,审理过程中法院却以女儿没有进行“充足抵抗”为由,将父亲无罪释放,招致日本民众一片抗议。
   
   警局也会做一些防范宣传,防止未成年女性被诱拐,误入歧途。不仅如此,似乎只要牵涉到性相关案件的审理,日本会变得比较宽容——一家法院甚至裁定,只要婚外情是出于商业目的而产生,那就是可以的。
   
   根据《日本时报》的报道,东京地方法院2014年曾受理一案件,一名男子与某夜总会女主人长期保持性关系,男子的妻子向法院起诉,并向该女主人寻求赔偿。但根据法官说法,女主人与顾客同睡,只是为了保持他能持续光顾该夜总会,这是一种商务往来,行为更像是卖淫而非外遇,它“根本不会损害夫妻关系”。因此,法院驳回了妻子因情绪困扰而提出的400万日元(约合26万元)索赔。倒霉的妻子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深刻地体会到了什么叫生活若要过得去,头上就要带点绿。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