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上瘾是创造力的源泉]
谢选骏文集
·天问不如人问(A Meta Study)
·英国人是犹太灭绝营毒气室的先行者
·蒋介石10月1日无毒不丈夫
·天才必须变成疯子
·天安门屠场只能阅兵
·美国会不会运用“香港法案”制裁香港警察阻止六四屠杀的2019年版
·新时代就是毛远新和张志新互不否定
·“共清”七十年进入非常危险新时代
·川普为何打不赢贸易战
·“白人”就是美国的党员干部
·毛骨悚然的北京城
·中西方“破冰”有待于中国的基督教化
·大阅兵验证了七十年周期的精准
·共产党二十八年就变成了先富党
·宗教与民族精神
·宗教与民族精神
·巴西毒贩发明了新的丧葬方式——“猪吃人”成为“主持人”
·能够打败共产党的只有习近平自己
·七十年周期不是我的也不是传说中的罗素的,而是圣经启示的
·人类是最为凶残的野兽
·康德并不认为建立一个“世界政府”是可行的
·毛泽东只能做做土人的领袖
·川普总统为何自称狗屎
·港府《禁蒙面法》专给中共中央制造麻烦
·让野蛮人文明起来的代价极为高昂
·超人就是原始怪兽
·二英不知亡国恨
·肮脏的中国成龙污染全球
·只许警察包头不许百姓蒙面
·朝三暮四的人性为何有理
·诈死逃债的中国官商
·诈死倒债的中国官商
·神明是无法亵渎的
·英国女王为何坐马车而不坐汽车
·哲学就是对话
·鲁迅阴魂不散中国翻身无望
·电脑病毒是人类原罪的证明
·勇武派就是人民的卫士
·斯诺登可以投案证明自己无罪了
·中华联邦制如何不是中华苏维埃联盟制
·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体育界
·川普为何自称巫婆
·私企本是官商从来姓党
·猪的智慧超越人类
·如此活学活用望梅止渴的诈术
·台湾政府拥护中国共产党
·特朗普丢掉幻想准备投降
·马克思主义者都是乌鸦
·犬儒、脏皮士、公民抗命
·“慢活哲学”的生态基础正在消失
·小国带领全球政府
·西方科技文明要靠原始巫术苟延残喘
·日本和诺贝尔奖一样低俗
·穆斯林不能回家
·战争让人透视了人生的真相
·落井下石的废垃社会
·印尼人都比香港人值钱
·“中国梦”来自《红楼梦》的四大皆空
·浦志强自相矛盾
·苏联分裂中国自己灭亡
·废垃民族热爱黄赌毒
·废垃民族需要暴君的暴力混凝土
·爱情协议还是车震通知
·民主政治就是“坏人之间势力均衡”
·国共两党的战争不是内战
·有一种事实承认叫做坚决反对
·共产党的腐化证明马客死主义的荒谬
·穆斯林的灵魂非常疲乏
·谭嗣同的幼稚可笑
·香港需要放放血
·ABC神学的蔓延
·失去了中国就失去了中国消费者
·香港事起赵紫阳安息
·全世界示威者联合起来
·汉化不是共产党化
·杀人犯推进送中法案
·投降土耳其是川普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歼灭蓝色中国的“蓝色朋友圈”
·中国人民是共产党的俘虏
·中美联合的喷火妖怪——Chimera拾人牙慧
·魔鬼的瓶子已在北极打开了
·教师被埋操场是江泽民还是胡锦涛的责任
·毛泽东集团的“弃程”诈骗——新民主主义论
·亲北京阵营害死了北京
·共产党有多少钱
·美国不是德国,古罗马是敌基督
·时代革命、光复北京!
·日皇的祖先原是恶鬼
·哥伦布的GDP
·共产党及其走狗先富了起来
·共产党及其走狗先富了起来
·毛泽东的“弃程诈骗”手法源自满清
·澳洲政府成了共产党中国的邪恶学生
·政府就是毒贩
·三自教会的末日就是基督教中国的生日
·暴力政权更迭不会引起分裂解体甚至民族毁灭
·中国崛起原来竟是僵尸崛起
·鲁滨逊漂流记的中国版
·教会合并促进了基督教中国的成型
·川普偷运进入通俄门的血腥大礼
·川普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瘾是创造力的源泉

   谢选骏:上瘾是创造力的源泉
   
   《加拿大医生颠覆认知 解密上瘾之真相》(BBC 2019年11月22日)报道:
   
   缺少联系,太多压力等有可能导致酗酒成瘾。


   
   首先问你一个问题,你怎么看待上瘾(addiction)这个问题?生活中有各种各样的上瘾者,从毒瘾、赌瘾、烟瘾、酒瘾、色瘾到购物瘾、上网瘾等等。
   
   加拿大医生加博尔·马泰(又译马特, Gabor Mate)认为,我们应该重新思考该如何治疗各种成瘾者(addicts) 。马泰是温哥华医生、治疗毒品成瘾方面的专家。同时他也是精神健康畅销书的作者。为了表彰他的杰出贡献,2018年他还荣获了加拿大勋章(the Order of Canada)。
   
   温哥华是北美毒品及药品滥用最集中的地区。马泰提出的新理论是,所有的成瘾都跟创伤(trauma)有关,关键是如何找到是什么创伤造成的。
   
   以下是马泰医生为我们总结的有关成瘾者的五大误区:马泰表示,如果你想看看是什么导致成瘾这个问题,就必须要研究一下人们为什么会成瘾?它有什么好处?一些成瘾者说:“它能让我忘记痛苦、摆脱压力、并能给我一种控制力、一种意义、一种活着的感觉、一种兴奋、活力……”换句话说,瘾可以满足一些人的一些基本需求,那些他们在别处无法得到的东西。
   
   其中,缺乏关系或与世隔绝感,以及生活中压力过大等都是情感痛苦的表现。因此,马泰对待成瘾的态度与众不同,他不会去问患者“为什么上瘾”?而是问“为什么痛苦”?根据马泰的理论,如果你看一看那些成瘾者,就会发现,小时候情况越糟糕,长大后成瘾的风险指数就越高。因此,马泰认为,成瘾的原因总是跟创伤和儿时的经历有关。这并不是说所有经历过创伤的人都会成为瘾君子,但是,所有的瘾君子都经历过创伤。所以,要治疗成瘾就需要有许多同情心、帮助和理解,而不是苛刻和排斥的态度以及惩罚性的措施。
   
   马泰表示,尽管大多数治疗方法彻底失败,人们也没有反省并自问:我们真的了解这种病吗?马泰表示, 我们并没有对人类痛苦的根源作出正确的反应。也就是说,我们没有帮助那些成瘾者找到伤痛的根源并解决它。他说,一名普通的美国医科学生根本不会有机会听到有关情感创伤方面的课和讲座。我们在治疗成瘾者经常问的一个问题是:“你到底哪有问题?”,而不是问:“曾经发生了什么事会让你这样?”
   
   成瘾并不是一种选择——马泰说没有人愿意选择痛苦。人们往往认为那些成瘾者都是出于个人的选择。马泰说,整个法律体系的出发点都是惩罚成瘾者,以警示他人不要重蹈覆辙。其实,没有任何一个人是心甘情愿成为瘾君子的。按马泰的话说,成瘾不是一种选择,而是回避伤痛的一种方式。上瘾并非遗传,并不是说你酗酒,长大了你的孩子也一定酗酒。围绕成瘾存在的另外一个谜思是,它可能遗传。马泰认为,有时父亲酗酒可能会影响孩子。马泰说,比如,如果他酗酒,然后跟孩子大喊大叫。那么,孩子长大后也可能会寻求酒精的安慰。这是否意味着遗传呢?还是因为家庭的成长环境而已?因此,代代相传并不能说明遗传(与上瘾的)因果关系。这可能有遗传易感性( genetic predispositions),即近墨者黑,但并不意味着一定是遗传基因导致酗酒成瘾。
   
   成瘾盛行——马泰说,成瘾现象其实非常普遍。还有一个谜思是,一提到成瘾,人们总是会想到吸毒、或是社会中的一些失败者。其实,我们的文化中处处存在各种各样的嗜瘾成性者。不仅如此,我们的整个经济甚至都是建立在迎合人们五花八门的着迷上瘾的需求上。马泰承认他曾一天花8000美金买CD. 马泰认为,很多东西都可以用成瘾来形容,比如,药瘾、毒瘾、烟瘾、酒瘾、性瘾、赌瘾、打游戏瘾等等。只要你一度陷进去无法自拔和自控,并伴有不良后果都可以说是成瘾。马泰说,他自己也有两大瘾:一个是工作瘾,即工作狂。第二个则是购物瘾,特别是购买古典音乐CD,有一天他买了价值8000美元的CD。
   
   马泰在分析自己的这两大成瘾时说,自己之所以是工作狂, 是因为总觉得自己不够好,于是就拼命要通过工作来证明自己。同时,马泰说,他潜意识中还总觉得自己不讨人喜欢,没人要。在谈到购物瘾时,马泰说,虽然他喜欢音乐,但自己沉迷的并不是音乐,而是购物本身。无论自己已经收藏了某位作曲家的多少套交响曲,还是要买下一套,最新的。总之,就是买买买。马泰说,有一次他照顾的一位女性患者已经临盆,他还忍不住到市中心买CD盘,结果错过了接生。马泰说,你可能会觉得不能把这样的瘾和海洛因成瘾相提并论。因为,你觉得这很可笑。
   
   然而,他说,当我把自己的这些上瘾行为告诉那些接受治疗的毒瘾患者们时,他们并没有笑。他们摇摇头对我说:“是的,医生。我们完全明白。你就像我们一样。”马泰想证明的一点是,他们跟我们也没有什么不同。
   
   谢选骏指出:仅仅“解密上瘾真相”并不能颠覆认知,而要了解“上瘾是创造力的源泉”,才能化险为夷——仅仅“解密上瘾真相”,依然停留在“创伤治疗”的消极阶段;唯有通晓“上瘾是创造力的源泉”,才能进入积极阶段,把消费的上瘾变成创造的上瘾。这就需要我们知道——其实所有的创新行为,其实都是来自走投无路,来自逃避所进行的上瘾,并在上瘾过程中开辟了新天新地!
(2019/12/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