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阴柔的邪恶]
谢选骏文集
·摄像机可以颠覆国家政权
·照相机下出政权
·阿奎那是天使博士还是魔鬼博士
·莎士比亚是否一个雇凶杀人犯
·一个幽灵正在台湾徘徊
·中国成语PK英国诗剧
·中国整合世界都15年了,欧洲人假装不知道
·习近平要是真搞封禅大典就好了
·海峡两岸终于对等了
·崖山之后再无封禅
·中国何时举行真的封禅大典(文字版)
·禁止饿鬼罗斯进入大西洋、印度洋
·孙政才的龙袍为何带来灾难
·龙袍政治登上中国舞台
·中国不能有两个沙皇
·大陆记者为何盛赞台湾的正义和温暖
·2个魔鬼之间的交易
·家奴政治
·好干部就是狗官
·中国终于穿过了两个文明之间的绝命峡谷?
·为了钱卡尔马克思什么都干得出来
·历史弄人还是人弄历史
·白人殖民主义卷土重来
·德国应该安于二流地位
·德国已经断了脊梁骨吗
·毛泽东的鞑子奴性
·科学起源于神话,炎黄都是怪物大力神
·赤字赤字,最后会把国家赤化——饮鸩止渴的美国赤字
·战斗民族饿罗斯的悲哀
·站在霸权上的思考
·美国人也崇拜秦始皇
·猪肉屠夫莎士比亚
·日本人比中国人更像中国人
·中国人为什么打不过美国人
·扣扣侠没把法官和警察杀掉
·“信仰自由”就是背叛圣经的上帝
·请不要污蔑史前人类为“毕加索”
·俄罗斯人最喜爱欺负中国
·二三等公民权与没有公民权
·仿冒并不丢脸
·梵蒂冈出卖了耶稣基督
·历史上的修道院运动何以兴起
·美国对华政策为何永远失败
·《我的奋斗》其实是赫斯的作品
·索尔仁尼琴流亡二十年算什么
·艾尔塞差点就破坏了中国的崛起
·吴小晖长得很像邓小平
·美国也有政教合一的一面
·华盛顿不是内心的道德,而是上帝的拣选
·猎人的任务成为“猎人”——新型原始社会正在成型
·中国的造舰效率太低了
·投资经商就是赌博
·做官就是作案
·毛堂的风水
·赫斯为何不能阻止欧洲的毁灭;美国和亚洲,合组一个“太平洋世纪”
·纳粹德国为何不能创造历史
·中国人民热爱君主制度
·邓小平权力接班制度彻底死亡是好事不是坏事
·假皇帝有什么意思要做就做个真的
·现代中国是八国联军缔造的
·人都是通过欺负别人强大起来的
·六四大屠杀的继承人被一网打尽了
·平反六四需要一位终身皇帝
·皇帝制度的弊端及其不能匹配现代文明
·日本不会退出精品行列的
·21世纪的毛泽东是一个诅咒
·习近平是自由主义者
·中国人民为何无法享有法治
·黑格尔不知先秦,无论魏晋
·中国人喜欢让别人出头冒险而自己坐收渔利
·中国应该名正言顺地推行君主制度
·普京这样讹诈美国
·习近平可能带领中国迈入现代国家吗
·毛泽东的“拜人民教”100年
·普京缺乏政治常识
·比文明还是比野蛮
·联合报窃取国家机密
·民主运动来自于太阳风暴吗
·孙中山原创“大东亚共荣”
·《孙文越飞宣言》首次出让外蒙给苏联
·权贵就是人民
·政府可以阳光,官员不能阳光
·谢选骏:中国与苏联(俄国)的关系相当与匈奴的关系
·美利坚帝国化的趋势之一
·普京窝藏俄罗斯嫌犯
·共产党的女婿为何禁止共产党的链式移民
·日本人向英美人的复仇战争
·烧了54年的国会纵火案你让他继续烧
·社会信用制度缺乏阳光法案支撑
·习近平能够“回归祖辈的文化”吗
·中国为何需要租界和共产党专政
·内线交易造就了中国富人阶层
·中国终于告别长城时代,应改国歌
·天空的地狱
·南朝中国的科学成就
·三角债终于要还了
·美国之音不知道毛泽东经历过长征的非人岁月
·影射史学异曲同工
·李大同不知费拉民族没有历史感
·人大代表多属“大大代表”
·思想主权的时代已经降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阴柔的邪恶

   谢选骏:阴柔的邪恶
   
   《李怡:港府与港警比六四更邪恶》(2019年11月28日 博讯转自作者脸书2019-11-11)报道:
   
   在香港采访的德国战地记者Enno Lenze在Twitter上说,我去过ISIS前线采访,但我害怕香港警察更多些,因为他们不可预测。


   
   不可预测的不只是香港警察,还有整个特区政府。在周梓乐引起的哀叹与质疑声音不绝、荃湾警署内的轮奸激起市民怒火之际,怎么样都想不到会在这时候对几位民主派议员拘捕,实行秋后算账;想不到西湾河交警会面对甚么都没有做的年轻人连开三枪,导致伤者垂危;想不到有驾驶电单车的交通警在葵芳多次违规向人群冲撞;想不到防暴队进入几家大学校园,并在各区滥放催泪弹橡胶弹布袋弹伤人、滥捕、滥暴。
   
   在香港采访确实比ISIS的前线更险恶。ISIS公开他们要进行的恐怖活动,事后也毫不隐瞒,不像港共政权及警方,做了又不认,谎话连篇。
   
   特府这几天的大开杀戒,很可能同林郑在上周分别被习近平和韩正接见有关。最高领导人表示对她“高度信任”、“充份肯定”,“坚定支持特区政府和警队”“当前最重要工作是止暴制乱”。获得最高授权,于是奉旨杀人也。
   
   西湾河开枪事件发生后,美国参议员Marsha Blackburn在Twitter转贴有关报道,并说这是“天安门广场2.0”。六四天安门当然死的人更多,但至少是明枪杀戮,不像香港,许多年轻人死得不明不白。而且六四基本上是一个晚上的事情,香港的悲剧却延绵不断,每天都会有比前更糟更恶劣的事情发生,更难以预料会是怎样的悲剧。香港的警察恐怖主义或许比六四更邪恶。
   
   香港警队,目前处于一个完全没有制衡、甚么坏事都可以做,而且还会在做了之后不停撒谎的状态。不受制衡的有牌烂仔,比苏联、东欧甚至中国的共产党警察统治更可怕。共产国家除公安外,还有武警、军队相互制约,香港警察不但没有制约,而且背后有世界上最强大的独裁政权撑腰。
   
   撑腰的,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强大最丑恶最虚伪的独裁政权。它拥有集中在国家机器或少数权贵手中的巨大财富,拥有强大武装力量,拥有精密科技去监控人民。
   
   此外,这个强权还有不断欺骗人民的谎言机制,比如关于香港的讯息,在中国微博就有一些专门制造谎言的账号,其中之一叫“港闻速递”,昨天发出的信息是:“西湾河,暴徒攻击装满内地孩子的幼儿园校巴,并投掷汽油弹,交警为了保护校巴,开了真枪!!一共开三枪!”
   
   香港不会有人相信有一辆“装满内地孩子的幼儿园校巴”,而且不是在北区而是在西湾河。但这条微博的许多留言都是“支持港警面对暴徒能果断开枪”。大部份中国人持续陶醉在谎言世界中,放下自己面对的被专权政治压榨的问题,去支持掌权者的内外政策。
   
   世界上从来没有过数量这么多、本身居于无权地位却盲目拥护奴隶主的民众。只有700多万的香港人,面对的是背后有比香港人口多200倍盲众的强权。香港人如何有胜算?
   
   西方有人说,现在世界是对抗中国共产强权的新冷战。但冷战时期是东西两大阵营的旗鼓相当的对垒。这新冷战怎么就如此诡异地让一个小小的香港,置身在整个自由世界的前线,去与一个力量悬殊的强权抗争呢?
   
   在前两天德国纪念柏林围墙倒塌30周年的集会中,许多人回顾1963年美国总统肯尼迪在西柏林演讲时喊出“我是柏林人”的口号,而现在他们都喊:“我是香港人。”这也许就是香港人的力量所在。香港从来就属于自由世界的一分子。
   
   谢选骏指出:作者显然认为,阴柔的东西比较邪恶。例如,港府与港警的所作所为比六四屠杀更为隐蔽而阴柔,所以就更为邪恶。我姑且称之为“阴柔的邪恶”。但是作者哪里知道——六四屠杀当局也是不敢承认死亡人数的!结果李鹏政府把万人死亡隐蔽阴柔地说成了三百人死亡!由此可见,《李怡:港府与港警比六四更邪恶》一文的作者在胡说八道了,难道杀人更多的反倒更不邪恶吗?北京当局为何不敢大大方方地承认自己的战果呢?说到隐蔽与阴柔,其实世界没有一个暴君不是隐蔽与阴柔的,就如希特勒,他也不敢承认自己的死亡营杀掉了五六百万犹太人。希特勒阳刚吗?邓小平阳刚吗?毛泽东阳刚吗?毛泽东敢于承认自己饿死了几千万自己的亲兄弟——乡村的农民吗?难怪毛泽东没有胡子,他阴柔极了,活像个制造苦难的观世音菩萨。
(2019/12/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