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社会主义国家为何反社会]
谢选骏文集
·德国担心中国文明整合世界
·没有基督教化的基础,约法只能退化为党法,甚至再度退化为王法
·没有早点读到我的“王朝理论”——法广竟然相信邓小平的外交辞令
·普京比斯大林更像男儿
·魂不守舍的现代人
·小日本与大中华——汤因比对东亚的无知
·轧人脚趾的物理学说
·抗战旗帜蒋介石
·刘军宁不知王法和党法
·脱贫对先富
·中国大陆会不会再次废除刑法
·终身执政与宪政民主
·美国总统为何成不了暴君
·俄罗斯不过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中国人是植物人
·流亡是比坐牢更大的魔咒
·这是拒绝中国市场诱惑的酬劳吗
·自然规律是什么来头
·中央社犯的是什么罪
·自动化将消灭中产阶层
·英国病夫敢不敢回击饿罗斯的挑衅
·面对“两个中国政策”共产党为何忍气吞声
·台湾旅行法与租借法案
·中国为何缺乏“十二周岁法规”
·会出现新的轴心国吗
·美国总统也成了“民主”(人民的主人)了
·中国正在上演哈姆雷特悲剧吗
·哲学的起源为何没有起源
·美国提拔蔡英文压制习近平王岐山
·水刑是人性的深刻体现
·资本是一种思想
·白罗斯不是饿罗斯
·贸易就是卖把枪给对方打死自己吗
·中美两国资产阶级联合起来
·没有独裁者就没有负责人——台湾抢购卫生纸
·伊拉克人和中国人一样离不开独裁者
·习近平将变得更温和而不是更强势
·中国大陆又落下竹幕了吗
·鲜血凝成的中美两国关系
·总统不是主席,有罪不能豁免
·70%的俄罗斯人都是饿狗吗
·基督教中国正在基层扎根
·习近平开始彻底否定毛泽东了
·张季鸾早死早好不死不得了
·修宪无用论
·英国联苏抗德的结果竟然如此悲惨
·台湾人赦免了红衣女记者张慧君
·西方领袖们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美国边境竟然修到了中国领土
·辩论术思维
·海内外的蝙蝠们何去何从
·卖报纸的果然不懂政治
·生命的意义就在于怎样去死
·朝三暮四的猴子
·有气无力的回击将诱发更强的制裁
·说你交你就交了,说你没交你就没交
·贸易战不会损害我们的利益
·李登辉为什么这么坏
·破产就是解放,解放就是破产
·佛朗哥阴魂不散
·我捐给苹果总裁库克100元人民币
·第二次冷战今天正式揭幕
·白犀牛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北京对美国产品课征关税向来超过100%
·普京搞不清敌对和不友好之间的分际
·人均一万美元的魔咒
·金正恩为何派妹妹到天坛祭天
·基督教国家与伊斯兰国家的区别
·朝鲜人不比中国人傻
·权贵资本主义就是“骗子资本主义”——中国各省骗子对号入座毛泽东
·中国文明整合世界不是毛泽东钱币统治全球
·加拿大又犯错误了——开放互联网才有公平的贸易
·比人工智能更可怕的武器是不会说话的奴隶
·达赖喇嘛和缅甸军人谁是更好的佛教徒
·美国国务院再度遭到共产党渗透
·六四亡灵阴魂不散
·中国人民解放军占领梵蒂冈
·打狗看主人,邓小平终于开始接受历史的审判
·红色恐怖比白色恐怖残酷百倍
·中美会按照我的剧本走向战争吗
·后共产主义不如共产主义
·六十多岁的人迎候三十多岁的人
·你不干涉我的内政我就干涉你的内政
·纽约时报不懂美国从未“承认北京对台湾的主权”
·狗官擅长的就是反咬一口
·中国和美国都不是罗马帝国
·祭祀黄帝陵象征帝王权力
·美国为什么对共产党中国抓狂
·脸书FACEBOOK是魔鬼的工具
·脸书FACEBOOK可能涉及多重阴谋
·没有清朝,中国就不能实现边疆整合吗
·忽视宗教文化终将自食其果
·美国这是在围魏救赵吗
·汉字一灭中国必亡
·汉字一灭中国必亡
·联俄容共招致日本入侵
·月光法案代替阳光法案——隐匿财产将瓦解政权
·美国总统是共产党的女婿
·改革开放虚无论
·美国政府吃了中国的人血馒头吗
·大国和小国都在地球上过家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社会主义国家为何反社会

   谢选骏:社会主义国家为何反社会
   
   《丹麦之殇:进步的乌托邦因何被指“强奸泛滥”》(BBC 2019年3月20日)报道:
   
   受害人有责任不被强奸?


   
   2017年的欧盟性别平等排行榜上,丹麦名列第二,仅次于邻居瑞典。"性别平等指数"显示,欧盟只有九个国家育儿指数达标,丹麦是其中之一;欧盟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国家议员两性比例接近50:50,丹麦是其中之一。男女分担家务之平等,丹麦在欧盟也是位居前茅。但是,就在不久前,国际特赦发布的报告批评丹麦存在"普遍的性暴力",处理强奸案件有"体制性问题"。
   
   丹麦司法部数字显示,每年大约有5100名妇女被强奸,或者被企图强奸。不过南丹麦大学说,2017年时,这一数字可能高达24000。丹麦总人口相对来说并不算多——580万,超过两万是一个可观的数字。但是官方数字显示,2017年只有890起案例报警,其中535例嫌犯被控罪,这其中只有94人被判罪。
   
   国际特赦说,性暴力如此“普遍”、“有罪不罚”和丹麦在许多领域性别平等位居前茅构成“鲜明对比”;在应对性暴力方面,丹麦当局必须采取更多行动,才能让丹麦成为“名副其实”的榜样。
   
   性暴力受害者告诉国际特赦,报案过程和报案后的经历给她们带来“巨大的创伤感”。原因是,没有人相信她们;她们受到警察的盘问;其中有一例案子,报案人指责警方没有妥善收集对后来审案至关重要的证据。丹麦全国警察局(National Danish Police)告诉BBC,他们在尽最大努力改善强奸报案者的接待,他们遵循的是2016年制定的新条例。
   
   那么,丹麦,这样一个在性别平等、国民幸福排行榜上常年位居前茅的国家,为什么被指是针对女性暴力最为严重的欧洲国家之一呢?在多数人眼里,丹麦是社会进步的乌托邦,但有人认为,这样的美誉实际上反倒成了负担。丹麦妇女协会的副主席汉森女士(Helena Gleesborg Hansen)告诉BBC,“人们总以为丹麦已经实现了男女平等了,奋斗已经结束了,没什么需要再争取的了。依我看,这其实是性别平等的最大障碍。”
   
   丹麦是最早签署《伊斯坦布尔公约》的国家之一。《伊斯坦布尔公约》是为打击针对女性的暴力行为和家庭暴力专门制定的国际公约,它对预防、保护、检控和服务等定下了最低标准。尽管丹麦起步很早,但是,跟踪监督签约国是否有效执行《伊斯坦布尔公约》的组织Grevio警告说,直到2017年,丹麦仍然存在不足和缺陷。该组织说,其中一个重要的问题是丹麦法律中对“强奸”的定义。
   
   丹麦最近的一次示威活动中,抗议者呼吁修改法律,以“是否同意”作为定性强奸的基点——这一点值得特别注意:丹麦法律规定,强奸指的是暴力强迫、或者暴力威胁后发生的性行为,而不是在没有征得对方同意的前提下。
   
   有鉴于此,“丹麦全国警察条例”规定,受理案件的警官有必要询问报案者“抵抗犯案者”的细节,也就是说,被施暴的人有没有反抗施暴的人。但是,Grevio的报告说,《伊斯坦布尔公约》对性暴力的定义中,(是否)“同意”是核心。汉森女士认为,丹麦现有法律把责任归到受害者头上——她们有责任阻止自己被强奸,后果是,指责受害者的态度很普遍。她说,“围绕强奸存在许多误解、迷思。在不少人的想象中,强奸是有‘野兽’跳出树丛、拖倒孤身的女人。但事实上,许多强奸犯是受害人的丈夫、男友、好朋友,或者是她们在派对中邂逅的人。在这些案例中,只是因为她们认识对方,就要承担部分责任。我真是很难理解。
   
   强奸、性侵,从来不是受害者的错,永远不是!”——汉森女士还说,把办案的注意力集中在案发过程中女人有没有反抗,说明对受害者的处境和遭遇缺乏理解。她说,很多遭遇强奸犯的人立刻会被惊呆,根本无法支配自己的身体和大脑;或者,她们是在熟睡当中、醉酒之后,或者因服药麻痹。“根据现有法律,除非你说“不”、而且拒力反抗,那么,你的身体别人可以随便碰;我们希望看到的是,除非你说‘行’,否则,你的身体别人就不能碰。”
   
   欧洲:其他国家怎样说?——将强奸定义为字面意义上的“暴力强行”奸污而受到批评,丹麦并不是唯一的欧洲国家。根据“国际特赦”去年11月发布的另外一份报告,在他们调查的欧洲31个国家当中,只有8个国家以“同意”为基点定义强奸。这八个国家中,德国在2016年才修改法律、以“同意”为基点。之前,受害者需要证实自己曾经抵抗,这一要求同年也被废除。丹麦的邻国瑞典,欧洲性别平等排行榜的冠军,去年7月才推出以“同意”为基点的法律。西班牙目前仍在修改法律的过程中。现有法律规定,受害人需要证实遭受暴力、恐吓,才能算是被“强奸”。去年,西班牙上诉法庭判决“群狼”轮奸罪名不成立。因为受害人没有受到暴力攻击、恐吓。
   
   “群狼”案曾震惊西班牙,并引发大规模争议和抗议。后来西班牙法律专家提议修改法律,以“同意”作为定性强奸的出发点。——一年一度的奔牛节,是西班牙规模最大的节日之一。2016年7月的奔牛节,北部城镇潘普洛纳(Pamplona)街头人山人海,一名来自马德里的18岁的女郎也来参加狂欢。她与朋友走失,五名男子前来搭讪。后来他们把她带入一间地下室。这五名年龄在25-30之间的男子先后与她发生没有保护措施的性关系。一名男子用手机拍摄,并将视频分享到WhatsApp他们自己的聊天群,这个群名叫“狼群”。警方调查报告说,录像显示,女郎自始至终闭着眼睛、保持“被动或者中性”的态度。这成为后来被告律师的关键辩护之一。但是抗议者质疑,“难道为了证明自己是被强暴,就要不顾安全去反抗,让他们在自己身上留下伤疤?”“一个女孩子面对五个身强力壮的男人,不敢反抗难道不正常吗?”
   
   体制:小众人群的不信任——在某种意义上,丹麦对性暴力受害人的呵护走在其他欧洲国家的前列。比如,在丹麦、挪威、瑞典和芬兰,受害者都可以获得免费法律资助。但是也有活动人士说,一些少数群体获得帮助有困难。“变性行动”TransAktion组织的福莱博格(Nico Miskow Friborg)告诉BBC,通常情况下,变性群体对体制缺乏信任,因为体制内普遍存在变性人恐惧症。他们(变性人)或许受到过警察的骚扰,或许在医疗保健领域受到过歧视。福莱博格还说,帮助受害者的人的那些部门——比如强奸诊所、心理咨询诊所等,许多都或明说、或暗示是帮助顺性女性的,这可能会疏远变性人群体。
   
   国际特赦也指出,丹麦警方不记录强奸报案人是顺性、变性、还是非二元性别,只记录报案人是男还是女。这就意味着,像福莱博格这样的活动人士无法跟踪统计有多少变性人被强奸,有多少变性人正是因为变性才受到攻击。
   
   丹麦“黑人的命也是命”活动组织创始人索兰森(Bwalya Sorensen)还说,移民的配偶更弱势,因为攻击他们的人会说,如果双方认识,警方就不会当作强奸来调查。丹麦直到2013年才将配偶之间的强奸定为刑事犯罪。索兰森还说,丹麦移民规定非常严,这就意味着,配偶是移民的作案人“很清楚,女人逃不掉”,而且,“警察不会听女人的,只会听他的。”
   
   新规定:性必须是自愿的?——丹麦全国警察署表示,他们将继续认真听取和考虑各方意见以及国际特赦提出的批评。一名发言人向BBC表示,丹麦警方将以“尊重”和“敏感”的方式接待性暴力受害者。他说,2016年起丹麦警方和其他政府部门展开广泛合作,争取大幅度改进强奸案件的办理工作,其中包括改善受害人报案时的接待和处理方式。他还说,对警方不满意的比例从此前的30%下降到15%(2018年),说明新规定和新措施已经收到一定成效,但是还有必要继续努力,争取降低到零。丹麦司法部长普尔森(Soren Pape Poulsen)告诉丹麦媒体,“有必要制定新法律,明确规定:性必须是自愿的。”
   
   谢选骏指出:丹麦这样的进步国家因何“强奸泛滥”?这就和社会主义国家为何“反社会”一样——进步国家的“强奸泛滥”和共产党的社会主义国家的“反社会”一样,都是由于人类的罪性决定的!和动物相比,人性有善有恶,但和神或神造的人相比,后来的人则是堕落的了,充满罪恶的天性了。这种堕落的、充满罪恶的人类,可以把好的东西变成坏的东西,所以圣经上说了,“我觉得有个律,就是我愿意为善的时候,便有恶与我同在。”所以圣经又说,“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因此,这样的人性可以把进步变成强奸,把社会主义变成反社会,把共产党变成腐败档。马克思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者都不懂得这一点。人民民主和大众民主因此只能把人类引入灭顶之灾。
(2019/12/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