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社会主义国家为何反社会]
谢选骏文集
·川普的圣战——把传统纸媒送进棺材,连同主编和记者控制的电子媒体!
·海纳百川与长城精神
·共产党中国如何暗度陈仓
·台湾日本的武器都是玩具吗
·美国为什么没有欧洲那么臭
·中国的“抗生素崛起”
·为何说警匪一家
·他们是怎样传教的
·无神论的流行让美国出现了《毒疫》
·Uber变成了滴滴、谷歌变成了百度
·飞行会让人类变态吗
·借来的幸福能够持久吗
·吹牛也是要交税的
·曼德拉终于搞垮了南非
·中国的三重陷阱就是三个三十年
·共享经济崩盘因为中国不适合社会主义
·中共海军能否走出长城精神
·安纳塔汉岛杀戮揭示共产主义天堂鬼话
·韩国人就是笨
·台湾至今还是一个拉美化国家
·最安全的制度也是最危险的制度
·重庆党委为何纵容滴滴杀人犯归山
·重庆党委为何纵容滴滴杀人犯归山
·烈士都是求来的
·烈士都是求来的
·白富美的美国
·文革其实从未间断
·剪毛人除了欺负绵羊还能欺负谁
·新兴市场原来都要仰美国之鼻息
·女真蒙古满洲日本苏联为何能够入主中国
·中国怎样才能成为超级大国
·“爱国宗教”的典型代表
·川普不解小国时代的风情
·文化阶层能否统治中国
·戊戌过后两年就是灭顶之灾
·从《西方的没落》到《全球化的陷阱》
·横行霸道的公路杀手大货车
·除了美国谁会买中国和日本的货
·一带一路不如万国来朝
·极权和开放无法并存
·不是淫僧不会长
·财富就是毒药
·俄国占领的远东与外蒙古都离不开中国的滋养
·非洲君子,中国小人
·法国的文物古迹是安乐死的最佳点
·达赖喇嘛的中国文明整合全球
·川普为何软了,是吃了还是拿了
·不听党的话使得美国变得伟大
·没有歧视是不可能的
·英国的澳大利亚经验得到推广
·骗人的悉尼野生动物园
·有钱就能逃避法律制裁
·西班牙还不如把非洲还给非洲人
·朝鲜是中国的少数民族
·瑞典是打酱油的国家吗
·商品房预售是黑社会做法
·中国确实需要一点复古主义
·英国的澳大利亚经验得到新疆推广
·主教徒所信的不是基督而是教皇
·亚洲人喜欢鸟笼住宅
·温柔的一刀川普先生
·周恩来为何断子绝孙
·废垃怎能不当炮灰
·大学的堕落
·中国只是世界工厂的租界
·告诉你们没有中国只有红区你们不信
·共产党中国直接介入了美国选举
·中国人崇拜棺材——棺材就是“官—财”
·拉丁人与垃丁人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的最大土特产就是皇帝
·政府才是最大炒家
·小的正义容易实现
·马来西亚人会重新变成猴子吗
·求仁而得仁又何怨
·中国好像热锅上的蚂蚁窝
·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真是一个吸血鬼
·燎原大火都是炒地皮惹的祸
·中共永远也比不上苏联了
·都是“高端”给“低端”惹的祸
·马克思主义是一种反人类的牲口哲学
·法官没有性侵,性侵的是酒鬼
·最高法院会不会因此分裂并毁灭
·朱军就是红军——派出所的警察像不像土匪
·川普总统和共产党中国培养的女记者近身肉搏
·美国的伟大就在于可以受到小人物的影响
·自由社会就是可以自由大便的社会
·瑞典人最不像是北欧人了
·高级黑是天子崇拜的错用
·人类就是历史的垃圾桶
·人面兽心的苹果电器
·人生的底牌就是死亡
·250%的关税帮助中国升级换代
·第五蒙古帝国开始成形
·欧美人为何不能在伊斯兰国家传教
·猫捉老鼠的移民游戏
·美国已经疲惫不堪
·神在的社会与神创的社会
·生意人最恨生意人、农民最恨农民……
·最大的玩具和豪宅就是游艇
·中国精神病人为何世界第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社会主义国家为何反社会

   谢选骏:社会主义国家为何反社会
   
   《丹麦之殇:进步的乌托邦因何被指“强奸泛滥”》(BBC 2019年3月20日)报道:
   
   受害人有责任不被强奸?


   
   2017年的欧盟性别平等排行榜上,丹麦名列第二,仅次于邻居瑞典。"性别平等指数"显示,欧盟只有九个国家育儿指数达标,丹麦是其中之一;欧盟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国家议员两性比例接近50:50,丹麦是其中之一。男女分担家务之平等,丹麦在欧盟也是位居前茅。但是,就在不久前,国际特赦发布的报告批评丹麦存在"普遍的性暴力",处理强奸案件有"体制性问题"。
   
   丹麦司法部数字显示,每年大约有5100名妇女被强奸,或者被企图强奸。不过南丹麦大学说,2017年时,这一数字可能高达24000。丹麦总人口相对来说并不算多——580万,超过两万是一个可观的数字。但是官方数字显示,2017年只有890起案例报警,其中535例嫌犯被控罪,这其中只有94人被判罪。
   
   国际特赦说,性暴力如此“普遍”、“有罪不罚”和丹麦在许多领域性别平等位居前茅构成“鲜明对比”;在应对性暴力方面,丹麦当局必须采取更多行动,才能让丹麦成为“名副其实”的榜样。
   
   性暴力受害者告诉国际特赦,报案过程和报案后的经历给她们带来“巨大的创伤感”。原因是,没有人相信她们;她们受到警察的盘问;其中有一例案子,报案人指责警方没有妥善收集对后来审案至关重要的证据。丹麦全国警察局(National Danish Police)告诉BBC,他们在尽最大努力改善强奸报案者的接待,他们遵循的是2016年制定的新条例。
   
   那么,丹麦,这样一个在性别平等、国民幸福排行榜上常年位居前茅的国家,为什么被指是针对女性暴力最为严重的欧洲国家之一呢?在多数人眼里,丹麦是社会进步的乌托邦,但有人认为,这样的美誉实际上反倒成了负担。丹麦妇女协会的副主席汉森女士(Helena Gleesborg Hansen)告诉BBC,“人们总以为丹麦已经实现了男女平等了,奋斗已经结束了,没什么需要再争取的了。依我看,这其实是性别平等的最大障碍。”
   
   丹麦是最早签署《伊斯坦布尔公约》的国家之一。《伊斯坦布尔公约》是为打击针对女性的暴力行为和家庭暴力专门制定的国际公约,它对预防、保护、检控和服务等定下了最低标准。尽管丹麦起步很早,但是,跟踪监督签约国是否有效执行《伊斯坦布尔公约》的组织Grevio警告说,直到2017年,丹麦仍然存在不足和缺陷。该组织说,其中一个重要的问题是丹麦法律中对“强奸”的定义。
   
   丹麦最近的一次示威活动中,抗议者呼吁修改法律,以“是否同意”作为定性强奸的基点——这一点值得特别注意:丹麦法律规定,强奸指的是暴力强迫、或者暴力威胁后发生的性行为,而不是在没有征得对方同意的前提下。
   
   有鉴于此,“丹麦全国警察条例”规定,受理案件的警官有必要询问报案者“抵抗犯案者”的细节,也就是说,被施暴的人有没有反抗施暴的人。但是,Grevio的报告说,《伊斯坦布尔公约》对性暴力的定义中,(是否)“同意”是核心。汉森女士认为,丹麦现有法律把责任归到受害者头上——她们有责任阻止自己被强奸,后果是,指责受害者的态度很普遍。她说,“围绕强奸存在许多误解、迷思。在不少人的想象中,强奸是有‘野兽’跳出树丛、拖倒孤身的女人。但事实上,许多强奸犯是受害人的丈夫、男友、好朋友,或者是她们在派对中邂逅的人。在这些案例中,只是因为她们认识对方,就要承担部分责任。我真是很难理解。
   
   强奸、性侵,从来不是受害者的错,永远不是!”——汉森女士还说,把办案的注意力集中在案发过程中女人有没有反抗,说明对受害者的处境和遭遇缺乏理解。她说,很多遭遇强奸犯的人立刻会被惊呆,根本无法支配自己的身体和大脑;或者,她们是在熟睡当中、醉酒之后,或者因服药麻痹。“根据现有法律,除非你说“不”、而且拒力反抗,那么,你的身体别人可以随便碰;我们希望看到的是,除非你说‘行’,否则,你的身体别人就不能碰。”
   
   欧洲:其他国家怎样说?——将强奸定义为字面意义上的“暴力强行”奸污而受到批评,丹麦并不是唯一的欧洲国家。根据“国际特赦”去年11月发布的另外一份报告,在他们调查的欧洲31个国家当中,只有8个国家以“同意”为基点定义强奸。这八个国家中,德国在2016年才修改法律、以“同意”为基点。之前,受害者需要证实自己曾经抵抗,这一要求同年也被废除。丹麦的邻国瑞典,欧洲性别平等排行榜的冠军,去年7月才推出以“同意”为基点的法律。西班牙目前仍在修改法律的过程中。现有法律规定,受害人需要证实遭受暴力、恐吓,才能算是被“强奸”。去年,西班牙上诉法庭判决“群狼”轮奸罪名不成立。因为受害人没有受到暴力攻击、恐吓。
   
   “群狼”案曾震惊西班牙,并引发大规模争议和抗议。后来西班牙法律专家提议修改法律,以“同意”作为定性强奸的出发点。——一年一度的奔牛节,是西班牙规模最大的节日之一。2016年7月的奔牛节,北部城镇潘普洛纳(Pamplona)街头人山人海,一名来自马德里的18岁的女郎也来参加狂欢。她与朋友走失,五名男子前来搭讪。后来他们把她带入一间地下室。这五名年龄在25-30之间的男子先后与她发生没有保护措施的性关系。一名男子用手机拍摄,并将视频分享到WhatsApp他们自己的聊天群,这个群名叫“狼群”。警方调查报告说,录像显示,女郎自始至终闭着眼睛、保持“被动或者中性”的态度。这成为后来被告律师的关键辩护之一。但是抗议者质疑,“难道为了证明自己是被强暴,就要不顾安全去反抗,让他们在自己身上留下伤疤?”“一个女孩子面对五个身强力壮的男人,不敢反抗难道不正常吗?”
   
   体制:小众人群的不信任——在某种意义上,丹麦对性暴力受害人的呵护走在其他欧洲国家的前列。比如,在丹麦、挪威、瑞典和芬兰,受害者都可以获得免费法律资助。但是也有活动人士说,一些少数群体获得帮助有困难。“变性行动”TransAktion组织的福莱博格(Nico Miskow Friborg)告诉BBC,通常情况下,变性群体对体制缺乏信任,因为体制内普遍存在变性人恐惧症。他们(变性人)或许受到过警察的骚扰,或许在医疗保健领域受到过歧视。福莱博格还说,帮助受害者的人的那些部门——比如强奸诊所、心理咨询诊所等,许多都或明说、或暗示是帮助顺性女性的,这可能会疏远变性人群体。
   
   国际特赦也指出,丹麦警方不记录强奸报案人是顺性、变性、还是非二元性别,只记录报案人是男还是女。这就意味着,像福莱博格这样的活动人士无法跟踪统计有多少变性人被强奸,有多少变性人正是因为变性才受到攻击。
   
   丹麦“黑人的命也是命”活动组织创始人索兰森(Bwalya Sorensen)还说,移民的配偶更弱势,因为攻击他们的人会说,如果双方认识,警方就不会当作强奸来调查。丹麦直到2013年才将配偶之间的强奸定为刑事犯罪。索兰森还说,丹麦移民规定非常严,这就意味着,配偶是移民的作案人“很清楚,女人逃不掉”,而且,“警察不会听女人的,只会听他的。”
   
   新规定:性必须是自愿的?——丹麦全国警察署表示,他们将继续认真听取和考虑各方意见以及国际特赦提出的批评。一名发言人向BBC表示,丹麦警方将以“尊重”和“敏感”的方式接待性暴力受害者。他说,2016年起丹麦警方和其他政府部门展开广泛合作,争取大幅度改进强奸案件的办理工作,其中包括改善受害人报案时的接待和处理方式。他还说,对警方不满意的比例从此前的30%下降到15%(2018年),说明新规定和新措施已经收到一定成效,但是还有必要继续努力,争取降低到零。丹麦司法部长普尔森(Soren Pape Poulsen)告诉丹麦媒体,“有必要制定新法律,明确规定:性必须是自愿的。”
   
   谢选骏指出:丹麦这样的进步国家因何“强奸泛滥”?这就和社会主义国家为何“反社会”一样——进步国家的“强奸泛滥”和共产党的社会主义国家的“反社会”一样,都是由于人类的罪性决定的!和动物相比,人性有善有恶,但和神或神造的人相比,后来的人则是堕落的了,充满罪恶的天性了。这种堕落的、充满罪恶的人类,可以把好的东西变成坏的东西,所以圣经上说了,“我觉得有个律,就是我愿意为善的时候,便有恶与我同在。”所以圣经又说,“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因此,这样的人性可以把进步变成强奸,把社会主义变成反社会,把共产党变成腐败档。马克思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者都不懂得这一点。人民民主和大众民主因此只能把人类引入灭顶之灾。
(2019/12/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