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香港那些没有窗户和浴室的劏房是起义的温床]
谢选骏文集
·刘少奇代理主席所以不得善终
·习近平不是毛泽东主义者
·康熙夷狄鞑子不懂汉字
·马克思就是碰瓷党的始祖鸟
·蔡英文比连战懂得廉耻吗
·缺水缺气的原因是缺德
·美国公立大学跨州上学的费用高出几倍
·“韩流”本是中国神话里的一个怪物,都是托了大型群众演唱会的噪音的福
·德国能够成为世界国家——全球政府吗
·真新闻假新闻达到目的就是好新闻
·台湾选举真正赢家是——互联网!
·战犯就是要为战败负责的倒霉蛋
·华人为何喜欢买房子
·瓦格纳的音乐大部分是噪音
·教育行业是门一本万利的生意
·国家是人民的敌人
·全球宪兵不够全球政府才行
·如果日本赢得了太平洋战争
·为什么日本兵特别残暴
·癌细胞是地下党操纵的第五纵队和游击战争
·基督教是自由人的宗教
·中国正在重蹈日本的战争覆辙
·应该多宣布十亿美元
·英国掩盖了新界大屠杀
·是共产党学生还是中国学生
·共济会是劳动人民的组织
·故事所改变不了的大脑
·货币的后面是强权
·白宫的赤祸
·维权律师与基督精神
·饥民成群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
·中国共产党强奸伊斯兰教
·金人如此警告金权
·马赛克战争是文化战的具体化措施
·习近平成为时代周刊百年风云人物
·蔡英文的败笔
·美国学术界为何睁眼瞎
·毛泽东批判宋江投降其实是自我批评
·党国也是一种朝代——“党朝”
·思想解放在中国源远流长
·邓小平是邓祸还是毛祸
·老布什是中共崛起的巨大推手
·老到了只剩下捐款的力气
·充满恶意的相向而行
·自我调查自我监督自我完善
·决定贫富的不是邮编而是基编
·有时候投降也是一种胜利
·牧师为何对总统下跪
·川普大爷又尿了裤子了
·欧洲各国为何心疼维吾尔哈萨克等族
·中国最需要抵制的外国人是共产党人
·中国大陆开始“去伊斯兰化”的文化战进程
·中国大陆开始“去伊斯兰化”的文化战进程
·第二次冷战将推出全球政府的盛宴
·日本的二元质地
·马克思是一个顶级毒贩
·缓期执行就是不执行了
·美联储终于跪地求饶了
·美联储终于跪地求饶了
·川普自命为当代的赫鲁晓夫
·朱元璋承认自己是一只猪
·没有基督教就没有现代企业
·中国最腐败的时候就是发展最快的时候
·汉字的谐音语义的陷阱社会的真实
·中国最腐败的时候就是发展最快的时候
·中国最腐败的时候就是发展最快的时候
·文明人应该学会吃塑料
·川普开出的是紧箍咒还是最后通牒
·川普开出的是紧箍咒还是最后通牒
·川普开出的是紧箍咒还是最后通牒
·美国走向君主政治
·共产党中国铁嘴豆腐心“破财消灾”就可以了
·毛主席的好孩子一把菜刀家庭革命
·中国式自杀蔓延美国吗
·美中关系就是争霸轴心吗
·五眼联盟与中华世界
·种族主义的依据是种族差异吗
·美国工业辉煌时期的废墟,就像美国的大肠
·希特勒进攻苏联的合法性何在?在于列宁!
·中国式自杀又现美国
·中国式自杀又现美国
·比香港还大的香港
·贸易战有利生态环境
·接线生和打字员是最好的情报员
·接线生和打字员是最好的情报员
·二十一世纪的共产国际
·香港没有睾丸
·改革派是中国最危险的敌人
·华为只是冷战的一个棋子
·《环球日爆》以为加拿大人都是白求恩
·和魔鬼做生意
·和魔鬼做生意
·和魔鬼做生意
·孟晚舟肯定不是中国人,变色龙革命了
·杨振宁害死了张首晟
·勿忘美国近在中国咫尺
·解放军为何纵容日本军
·日本不是日本,中国不是中国
·公海将成为中国的公共墓地
·川普为何支持中国恢复终身制度
·中国为何包庇逃犯张五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那些没有窗户和浴室的劏房是起义的温床

   谢选骏:香港那些没有窗户和浴室的劏房是起义的温床
   
   《香港区议会“素人”陈梓维 如何一夜走红》(BBC 2019年12月5日)报道:
   
   香港区议会选举被视作一场支持或反对香港示威的变相公投,结果民主派横扫388个议席,大胜建制派的59席。民主派里超过80人是完全没有从政经验的“政治素人”,27岁的陈梓维是其中之一。他们能胜任区议员的角色,满足选民的期望吗?


   
   陈梓维在佐敦南选区以1516票击败建制派最大党、民建联的政治明星叶傲冬。仅以65之差落选的民建联副秘书长叶傲冬,曾在外国留学,在佐敦位处的油尖旺当了11年区议员,更是区议会主席。出身草根、参选前毫无政治联系的陈梓维击败了叶傲冬,被香港网民称作现代版的“大卫打败哥利亚”故事。
   
   根据选举事务处的资料,陈梓维以一件球衣“应战”,旁边的政纲更是用笔手写,跟叶傲冬的专业形象形成强烈对比,因而受到网民关注。 采访当天清晨,佐敦街头冒寒意。陈梓维说会比记者提前一小时到现场向街坊谢票,然而他没有来。 “不好意思,我睡过头了!你再多等15分钟……你可以先去吃早餐!”陈梓维被记者的来电吵醒,匆忙出门。
   
   不久,他两手提着宣传海报和支架,徐徐向记者走来,满嘴胡子还没有刮。他说前一天晚上接受了公关训练,还有一堆杂务,于是很晚才休息。在场的媒体认为事不宜迟,请他立即拍几个镜头,结果一拍就是三个“Take”。“不是这样,你不用看镜头的,自然一点走过来就行了……”经过摄影师的耐心指导,陈梓维重覆同一个动作第三遍,结果,两眼还是望向了镜头。
   
   陈梓维在“感谢大家对我支持”之下写上“I-WIN”。记者没有问他“I-WIN”有什么意思,让它成为永远的谜。 由他宣布参选至当选前一刻,他收到的传媒专访邀请是零。当选后,网民找出他的参选资料,认为他的手写字体稚气十足,而且不落俗套地穿上球衣拍摄半身照,喜感盎然,迅速爆红。从此,记者的约访纷至沓来。
   
   半年前,陈梓维或许还是许多香港中年人口中的“废青”——会考(香港公开试)零分(所有科目不合格);之后修读毅进的社工文凭课程,但不合格,补考,再不合格;修读旅游文凭,再再不合格。他说,在当时发现自己不是读书的材料,于是去打工,做过工地工人、港铁维修员、电梯维修学徒。因为家庭原因,数年前迁离父母,以三千港元租住深水埗一间狭小的劏房独居,每天走8层楼梯,后来再搬到佐敦另一间劏房。
   
   劏房在香港非常普遍,一般狭小而环境恶劣。劏房是香港常见的私人廉租房,由业主将一个标准住宅的单位分隔成多个细小的房间出租,通常每个房间的面积不足10平方米,但设有独立浴室。 屈居在狭小的空间,他仰望窗外一片天,想用微小的力量去帮助别人。今年初开始,他常常到楼下的公园流连,跟小孩子玩耍,他觉得这是服务社区的一种方法。“反送中”运动爆发后,他自问可以做得更多,于是在佐敦街头宣传这场运动,也看看当区居民有什么需要帮忙。
   
   结果,真有街坊向他反映地区的衞生问题,他遂以市民身份,致电政府的1823热线为街坊发声,“但他们(接线生)都没有怎样理会我,只是说收到我的意见。”没有怎么理会他的,还有叶傲冬,“有一次摆街站,看见叶傲冬,接着我向他反映一些意见……但他叫我去看民建联的网站。”他形容,就是那次经历,让他“一时愤慨出来参选”。
   
   历时半年的“反送中”运动燃点了不少人的选举热情,区议会选举被视作一场反映民意的“变相公投”。民主派及支持“反送中”的人士认为要将建制派踢出议会,停止让他们垄断议会,因此首度出现了所有选区都有民主派人士竞逐的现象。
   
   区议会选举——香港的政治版图大槪可分成民主派和建制派两个派别,前者支持民主运动,后者具有亲北京和亲政府立场。民主党是民主派最大党,民建联则是建制派最大党。全港共分18区,民主派本次在17区获得多数席位。
   
   采访当天,他站在昔日摆街站的行人路旁,戴上麦克风,站在一张传宣海报前,便开始向街坊谢票:“虽然我口齿就??不是真是??比较上??好啦,但是都很衷心多谢??各位佐敦南的街坊??对我的支持”。 接连有市民向他竖起大拇指,以示鼓励。一名女士主动上前跟他握手道贺:“恭喜你啊,你有什么抱负?”他回答说:“现在其实最主要是想做好街道清洁??”他由食肆乱抛垃圾,说到厨余环保回收,滔滔不绝45秒。该女士忍不住插话:“这些都是需要的,但我觉得即时??这段时间的TG(催泪烟)的影响。”陈梓维恍然大悟:“啊是,洗街都要的”!
   
   香港防暴警察在靠近民居的地方发射催泪弹,引起市民关注,尖沙咀、佐敦、深水埗一带的旧式住宅,跟马路靠得很近,因此居民尤其担心催泪烟对于人体的危害。其后,一名女医生笑意盈盈地为他送上热腾腾的三明治,教他一阵错愕。她主动提供电话号码,称可寻找医护人员和律师协助他的地区工作;另一名中年男子则建议他聘用民建联的职员做助手,原因是担心他缺乏经验。陈梓维这天出来的原意是收集街坊的诉求,以提供协助,结果反倒像是街坊集体为他出谋献策。
   
   陈梓维参选,背后并无什么大布局。他忆述跟民主派协调出选时,完全没有阻碍,原因或者是大家觉得,对手叶傲冬的铁票牢不可破。他说自己当时的竞选团队就得他一人,银行户口结存是零。其后陆续有几位陌生人跟他联络,自动请缨出钱出力,竞选团队才算是成形。
   
   不过单单是递交予选举事务处的候选人简介,已将他难倒:“我不熟悉电脑,加上我的电脑是旧版本,没有安装专业编辑软件,所以最后问了团队意见,就决定不如手写吧,其实是自由创作而已!”至于为何穿上球衣拍摄参选照片,他解释:“纯粹是刚巧我把另外两套衣服洗了”。
   
   那一身打扮,让他当选后获得额外的关顾:“有很多PR(公关)公司接触我,说可以帮我改造形象??教我一些公关技巧,亦可以提供免费的西装给我”。在云云的鼓励说话里头,还有他的父母——他们终于透过新闻报道,知道自己的儿子有份参选。陈梓维说,当初向家人隐瞒参选的原因是不想两老担心。结果他口中的“黄丝”(亲民主派)父亲和“蓝丝”(亲建制派)母亲都没有说太多,只叫他“畀心机”(用心努力)。
   
   这张经篡改的图片,在香港和中国大陆的互联网上广泛流传,不少人信以为真,留言批评香港选民不智。陈梓维回应得淡然:“不开心总会有的,但我觉得这些都不是大问题。有蓝丝的思想才会相信,只要有黄丝的慨念去主动求证,就已经知道不是事实”。
   
   有佐敦街坊对于政治“素人”当选不以为然:“你在社区未有成绩就选了出来,很多人都会怀疑??这现象可能就是现在的年轻人在这个社会弄得香港乱糟糟,所以影响了现在的人投票的心态”。陈梓维及一众民主派政治“素人”所背负的,除了是逾千名街坊的信任,还有在选举中票投民主派的160多万名香港人的期望。“这场选举是政治立场的表态,都是因为‘反送中’,才有这么多人走出来投票”陈梓维也承认自己有所不足:“有何不足的地方?总会有的,人怎会有完美呢??有什么地方可以改善?可以再改善一下人际网络??”
   
   有人说,这一群没有政绩的当选人,是香港示威者以血汗和牺牲换取回来的,陈梓维说:“其实这个讲法,又不可以说它完全错的,始终事实是有发生过。亦都希望新当选的素人都能够秉持自己的初心,能够去真是做好自己的本份,除了政治上的工作之外,亦要兼顾地区上的工作”。
   
   访问尾声,陈梓维的语速愈来愈慢,停顿频率也愈来愈高。阳光打在他的脸上,一双疲惫的眼睛几乎睁不开,他伸手去挡,却没有向记者要求转换位置。半年前,他可以就在佐敦这个小公园里倒头便睡,但这天,贵为政治新星的他,大槪还有太多东西是他无法完全操控的。
   
   谢选骏指出:“劏房在香港非常普遍,一般狭小而环境恶劣。劏房是香港常见的私人廉租房,由业主将一个标准住宅的单位分隔成多个细小的房间出租,通常每个房间的面积不足10平方米,但设有独立浴室。”——这样的房间还算是上乘的,香港还有很多并无窗户和浴室的劏房,甚至许多旅馆也出租这样没有窗户和浴室的劏房给世界各地的贵宾!许多大陆人这次看到香港人的勇武可能会感到惊讶甚至敬佩,这是因为他们没有去过香港那些没有窗户和浴室的劏房——他们哪里知道住在这里的人们会是什么感受。我倒一直奇怪香港人为何安然住在这样的监狱里而不反抗或是出走。现在是事实证明,该来的还是要来——香港那些没有窗户和浴室的劏房,终于成为起义的温床。

此文于2019年12月0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