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毛泽东早已出卖了台湾]
谢选骏文集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早已出卖了台湾

   谢选骏:毛泽东早已出卖了台湾
   
   《观点与评论:中国已经失去了台湾!》(纽约时报 2019-12-03)报道:
   
   11月17日,台湾总统蔡英文和竞选搭档赖清德在台北为竞选造势。蔡英文强烈谴责北京的干预。


   
   “不可能”,台湾总统在推文中用了这三个字。自中国政府宣布一系列措施以吸引台湾企业和居民前往大陆后,台湾总统蔡英文在11月5日发出了这样一条讯息。北京新出台的26条措施背后更大的意图是强迫#台湾接受一国两制模型,蔡英文在推文中说。一国两制现在在香港实施,其半自治权理应得到北京的保证,但北京希望最终能完全控制这一地区。我想明确说明:中国意图影响我们的选举,逼迫台湾人民接受一国两制方案,答案只有三个字:不可能。
   
   数月以来走上香港街头的示威者称,一国两制原则实际上是谎言。 中国政府一直以来想在台湾实现所谓的和平统一,尽管台湾从未处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或中国共产党的管辖或控制之下。为了实现该目标,让台湾形成对大陆的依附,数年来北京软硬兼施,既承诺给予经济利益,又发出军事威胁。今年早些时候,中国的习近平主席重申实现完全统一是历史任务。他还说:我们不承诺放弃使用武力,保留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的选项。 台湾正在为1月的总统大选作准备。
   
   11月17日,蔡英文宣布前行政院长赖清德为她的竞选搭档。同一日,中国派遣一艘航母穿越台湾海峡。(中国在7月发布的国防白皮书中声明将组织舰机绕岛巡航,对台独分裂势力发出严正警告。)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在推文中回应道:#中华人民共和国企图干预台湾选举。选民不会被吓倒!他们会在投票箱内对#中国说不。 中国政府似乎也产生了疑虑:虽然还是坚持惯常(但无效)的强硬手段,但也采用了新手段。中国不再仅支持倾向于与中国保持较密切关系的国民党候选人,还试图破坏台湾的民主进程,分裂台湾社会。 现在似乎很清楚,就连亲北京的候选人也不会将台湾交到中国手中。
   
   台湾政治大学选举研究中心10月做的调查显示,10个台湾人中大约只有一个支持两岸无论早晚总要统一。在此民意之下,如果总统候选人被视为与中国政府走得太近,很可能降低胜选的机会。 北京炫耀力量的做法,似乎只是成功将台湾人推得更远。
   
   1996年3月台湾总统大选前夕,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了一系列导弹试验,目的是恐吓选民,让他们不再给民族主义者李登辉投票。李登辉的对手之一陈履安警告说:如果把票投给李登辉,就是选择战争。李登辉以54%的直接选票轻松击败了其他三名候选人。
   
   中国当局好像还认为,台湾海峡两岸日益增长的经济相互依赖,将是一条通往统一的道路。这个理论认为,依赖关系达到一定程度后,台湾就不会切断经济联系了,因为那样做的代价太大。 说是这样说。中国大陆与台湾之间的贸易额从1999年的约355亿美元已经上升到2017年的逾1810亿美元。
   
   但是,就在两岸经济关系日益紧密的同时,持台湾人身份认同的人数也在增加:在2008年到2015年底国民党人总统马英九执政期间,从略高于48%上升到60%左右。 2014年的太阳花运动(Sunflower Movement)是由学生和公民社会活动人士组成的联盟领导的一系列抗议活动,标志着台湾年轻一代拒绝了与大陆的密切关系。
   
   支持主权的蔡英文在2016年当选总统也标志了这种趋势。 蔡英文的支持率后来下滑,主要是因为她无法推动养老金重大改革和同性婚姻议题,也没能在解决工资增长停滞和控制污染方面取得进展。到2018年底台湾举行地方选举时,她连任总统的机会几乎为零。但现在她在民意调查中领先。 蔡英文再次受到欢迎,一定程度上要感谢香港持续数月的抗议活动。
   
   北京为香港设计一国两制模式时也考虑到了台湾。许多台湾人长期以来并不喜欢一国两制,这个想法现在看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不可信。 中国撒下了一张大网,也将继续使用自己的军事和经济杠杆。毫无疑问,中国还将继续操纵新闻报道,试图在即将到来的台湾总统大选中,为亲北京的候选人提供支持。如今,中国还发起了一场虚假信息运动,目的是削弱台湾人对其制度的信任,在他们中间播下不满的种子。
   
   上月底,蔡英文曾指责中国制造假新闻,散布谣言,欺骗和误导台湾人,想摧毁我们的民主制度。她本人也一直在努力摆脱未曾获得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博士学位的指控,尽管该校已证实,在1984年以公认标准授予(蔡英文)法学博士学位。据报道,中国官员已私下承认,俄罗斯干预美国2016年总统选举的做法,引发了他们对干预台湾方式的重新思考。 中国毫不掩饰其加剧台湾社会分裂的意图。
   
   中国国有报《环球时报》4月份发表的一篇社评称:台海问题不需要通过一场真正的战争来解决,但大陆可以有各种手段将民进党统治的台湾黎巴嫩化,给予台独势力无法承受的打击。意思是:中国政府认为它可以让台湾的各个民族、政治和社会团体互相斗争。 中国大陆预计也会利用台湾政治的软肋:掌权者和支持者的互惠网络。虽然这些网络如今已不像在台湾威权统治时期那么重要,但它们继续听任社区领导人、农民协会,甚至是黑帮人物购买选票。
   
   社交媒体平台是另一个关键战场:台湾近90%的人口活跃在社交媒体平台上,传统的新闻媒体也曾在没有核实事实的情况下转发过虚假帖子。据路透社报道,中国政府部门已向台湾新闻机构付费,让它们发布亲北京的内容。 有些说法认为,一个来自中国、可追溯到中国共产党宣传部门的专业网络群体进行虚假信息运动,帮助亲北京的韩国瑜当选了台湾南部城市高雄市的市长。一篇(假)报道称,在一次辩论中,韩国瑜的对手戴了一个提供论题要点的耳机。中国正试图从内部侵蚀台湾的政体。
   
   但台湾也在反击。立法者最近加快了在大选前通过反对外国渗透和政治干预法律的努力。一位总统候选人的顾问今年夏天在台北告诉我,选民们在这次选举中面临的问题是:你们想快点死还是慢点死?但真是这样吗?尽管北京在努力破坏,但台湾的民主制度正被证明很健康,而且很活跃。
   
   谢选骏指出:纽约时报不懂,“毛泽东早已出卖了台湾”!现在毛死已经四十三年,纽约时报还在谈论“中国已经失去了台湾”,不亦陋乎。当然,台湾本来就不属于共产党,但是毛泽东请求美国对“纯属中国内政的台湾问题”明确表态的这一行为本身,就等于出卖了他对于台湾的主权主张!哪有请外国来认证自己主权的道理呢?毛泽东这个土鳖,以为瞒天可以过海,因为他从来没有出过海。
(2019/12/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