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新的冷战已经是全球内战了]
谢选骏文集
·美国要用共产党的办法才能打败共产党
·全球交易员都在疯人院里打滚
·共产党是极端资本主义的锅炉、中国特色的超级火葬场
·万岁就是万万无一失——这个口号隐含杀机
·上帝引领香港革命
·中国人都是汉奸或汉奸的子孙
·首鼠两端的中国人
·日本狗官生吞鲸皮
·什么叫做时穷节乃见
·什么叫做共产党文化
·孙中山的汉奸语录
·独裁者是废垃的救星
·为免再烧柴,不让青山留
·西方文明是自掘坟墓的快手
·钢筋水泥的囚笼即将瓦解
·性格由不得自己而是时代的产物
·新冷战不是旧冷战
·毛泽东死狗不是革命者
·炒掉鹰派准备投降
·中国的主权太太太脆弱了
·种族混合导致平均智商的下降
·911恐怖袭击是共产党中国的最后崛起日
·冷战结束使得人们吸毒上瘾
·比尔·盖茨比爱泼斯坦还要黑
·沙特阿拉伯是全球黑暗势力的大本营
·鸦片战争反伤英国
·进化根本就不是进化——进化论不如周易
·西西弗斯为何拒不罢工——希腊人的愚蠢
·人类灭绝之后地球续存反而减轻了人类的压力
·伟大思想为何都反社会甚至反人类
·太专业了反而弄巧成拙——完美成为玩没了
·战胜义勇军进行曲的血肉长城
·美国议会为何不做中国人权法案
·“中美国”变性“中英国”
·谁说苍蝇叮不死大象——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中国独立”
·潘金莲的纸老虎成长为共产党的塑料水怪
·中国政治是没法妥协的政治
·从香港逃亡海外的浪潮开始了
·中共在美国建立了血汗工厂
·王丹还想当腐败分子的领袖呢
·爱国汉奸考
·台湾只需要一个邦交国
·佛法就是魔法,佛就是魔
·郭台铭急流勇退真聪明
·西方国家为何喜欢和魔鬼打交道
·北京老炮儿宣扬了日本武士刀
·墨西哥人口过剩入侵美国
·没有假学历办不成大事
·华国锋的亲戚禁止国民评论国事
·共产党中国的好运气又来了
·反美武装维护了美国的新闻自由和尊严
·英国人学习了寄生虫天赋——英国的殖民策略就是运用黄蜂的生存方式
·台湾的希特勒——刑场上的婚礼
·美国喂肥了中共
·满鞑子为何不嫌弃死人住过的故宫
·毛泽东是苏联的儿主席
·科技发展揭开文盲新时代
·自由高于金钱——斯诺登如果真的热爱自由……
·谬种流传的人工授精
·卖球鞋的人才需要走一万步
·中国没有私营公司
·中美两国互相干涉内政
·留学就是赌博
·毛泽东是废青也是害人虫的祖宗——曱甴王
·终身制为何迷人
·中国干涉美国内政还否认关岛为美国领土
·川普不是窝囊废而是卖国贼
·从开放社会到全球政府
·拜登也不是个好东西
·梁漱溟晚年沉迷佛教、崇拜毛泽东
·枪杆子里面出议会
·川普要练法轮功
·愚公移山是破坏大陆生态环境的魔鬼计划
·二维码也是中国发明的了
·警察就是政府养来打人用的
·总统不问出处
·战斗民族就是强盗民族——斗争就是抢劫
·下一个就轮到蓬佩奥
·全球政府是解决气候变化问题的良方
·全球单一货币的前提是全球政府
·全球单一货币的前提是全球政府
·主权国家的妖魔正在毁灭生态平衡的系统
·中美争霸的新时代已经开始
·希尔顿老板为何自扇耳光
·马英九真是脑子坏了
·乌克兰比俄罗斯更难进行密室政治
·资源枯竭导致文明人类不再生育、野蛮部落吃掉文明人肉
·大兴机场遥对十三陵是最后的晚餐
·湖南是中国吸血鬼的故乡
·告别革命的人已经死了
·释迦牟尼成佛是从羞愧开始的
·亚斯伯格拯救地球
·人类正在啃光地皮
·中国梦忘记了中国——还把诸夷封为“主义”
·英国鬼子促成了希特勒的诞生
·香港权贵资本家捐地援助大陆权贵资本家
·黑道存在社会如何进行民主政治
·没有白人只有红人
·一刀切与瞎指挥就是不行
·解决美国流民问题的法宝
·政府作恶就是自然灾害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的冷战已经是全球内战了

   谢选骏:新的冷战已经是全球内战了
   
   如果说第一次冷战还是两个阵营之间的对垒,那么新的冷战已经是全球内战了。
   
   


   《一场与中国的新冷战已经开始》(尼尔·弗格森 NIALL FERGUSON 2019年12月4日 纽约时报)报道:
   
   中国安徽省,一家工厂的工人为特朗普总统2020年的连任竞选缝制横幅。
   
   转折点:美国与中国的贸易战在2019年加剧,使全球市场陷入不确定状态。
   
   第二次冷战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未来的历史学家会说是2019年。一些人会坚持认为,2014年莫斯科向乌克兰派兵时,一场与俄罗斯的新冷战已经开始。但是,与过去几年来不断升级的中美对抗相比,俄美关系的恶化相形见绌。尽管美国和中国大概能避免一场热战,但第二次冷战的前景依然令人生畏。
   
   迂腐的学者可能会说,新的冷战实际上始于2016年11月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或始于2018年1月特朗普首次对进口洗衣机和太阳能组件(其中许多是中国制造的)征收关税。其他人可能会提议把新冷战的合理起点定在2018年10月初,当时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谴责了北京用“政治、经济、军事,以及宣传的手段来推进自己的影响力”。然而,直到2019年,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的对抗做法才得到了两党政策精英成员的有效支持。特朗普的敌意以引人注目的速度,从一种个人外交政策癖好变成了大多数人的看法。甚至连竞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也开始呼吁对北京采取更强硬的立场。
   
   公众舆论也发生了类似的转变。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一项调查显示,对中国持负面看法的美国人比例从2018年的47%跃升至2019年的60%。只有26%的美国人对中国有好感。其他事情也在2019年发生了变化。中美冲突以贸易战开始,双方在关税问题上针锋相对,同时对美国的贸易逆差和中国的知识产权盗窃问题争论不休,如今迅速演变为一系列其他方面的冲突。
   
   美国和中国很快发现,它们卷入了一场技术战,涉及到中国公司华为在5G电信网络的全球主导地位问题;以及一场意识形态对抗,事关中国虐待新疆地区维吾尔族穆斯林少数民族;此外还有经典的超级大国对科学技术霸权的争夺。一场围绕人民币汇率的货币战威胁也迫在眉睫,中国央行已允许下调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年纪大点的读者可能会认为,再打一场冷战是个坏主意。他们对冷战的记忆可能包括接近世界末日的体验,比如1962年的古巴导弹危机,以及在好几个国家的常规战争,从越南到萨尔瓦多。但没有明显的理由表明,第二次冷战应该以核边缘政策或代理人战争为特征。
   
   首先,中国在核武器方面远远落后于美国,任何对抗更有可能发生在网络空间,或者发生在太空,而不是洲际弹道导弹的较量。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全球扩张方面的做法也不同于苏联。中国的钱进了基础设施项目和政客的口袋,而不是给了外国游击战士。“一带一路”倡议,即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代表性海外投资计划,并不是为了世界革命。
   
   如果第二次冷战把冲突局限在民主与非民主两种制度之间的经济和技术竞争上,其好处可能远远超出其代价。毕竟,第一次冷战时期的研发活动引出的经济副产品,是美国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增长如此强劲的部分原因。
   
   那时还有一个政治上的好处。麦卡锡主义的发作过去之后,随着美国人对他们面临一个共同敌人达成共识,国内的分歧明显减少。冷战时期政治和社会冲突的最大根源之一,是一场美国没能打赢的反共战争——对手是越南。这很说明问题。
   
   如果美国人现在意识到一个新的外部敌人,这会不会减少近期声名狼藉的内部两极分化呢?我们能从国会里两党合作的减少、以及社交媒体上的激烈讨论中看到这种两级分化。我觉得有可能。也许外部敌人的概念能够说服美国的政客们把大量资源投入到开发新技术中去,比如量子计算。中国在美国学术界和硅谷的间谍和施加影响活动的证据,已促使政府在研发活动中重新把国家安全放的优先位置。如果中国赢得了量子霸权的竞赛,那将是一场灾难,它将淘汰所有传统的计算机加密技术。
   
   第二次冷战的一大风险是自信地认为美国一定会赢得这场战争。这是对第一次冷战和当前局势的误读。在1969年,美国能战胜共产主义敌人这件事看起来远非必然。苏联的最终解体会在没有流血的情况下发生,这也不是预料之中的结论。
   
   此外,今天的中国所带来的经济挑战要比苏联大得多,苏联从未在经济上对美国构成挑战。对国内生产总值的历史估计显示,在冷战期间,苏联的经济规模从未超过美国经济的44%。根据按购买力平价计算的GDP这种算法,中国经济自2014年起就已超过了美国,它把中国生活成本较低这一事实考虑了进来。苏联永远无法从充满活力的私营经济获取资源。但中国可以。在一些市场,特别是金融技术方面,中国已经领先于美国。
   
   简言之,2019年不是1949年。70年前签署的北大西洋公约是为了对抗苏联的野心;没有人将采取类似措施来遏制中国的野心。我不认为明年会爆发第二次朝鲜战争。然而,我的确预计这场新冷战会变得更冷,即使特朗普试图通过与中国达成贸易协议的形式来解冻。这位美国总统可能是制造这场大寒潮的催化剂,但冷战不是他可以想停就停的事情。
   
   2007年,我和经济学家莫里茨·舒拉里克(Moritz Schularick)造了“中美共同体”(Chimerica)一词,来描述中国与美国之间的共生经济关系。如今,这种伙伴关系已不复存在。第二次冷战已经开始。而且,如果历史可以作为参考的话,目睹这场冷战开始的总统退位后,它还将持续长得多的一段时间。
   
   Niall Ferguson是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米尔班克家族高级研究员。他是15本书的作者,最近出版的一本为《广场和塔楼:从共济会到Facebook的网络和力量》(The Square and the Tower: Networks and Power From the Freemasons to Facebook)。(翻译:Cindy Hao)
   
   谢选骏指出:作者等人虽然提出了“中美共同体”(Chimerica)”的概念,却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也——因为他不懂“中美联合体”或曰“中美共同体”现在并未消失,只是开始了“内战”。这一“中美内战”其实也是一场“全球内战”——因为全球已经成为一个地球村了,中美之间的战争已经不是一场代理人战争,或普通的各国之间的战争,而是一场的的确确的“地球村规模的全球内战”了。“中美共同体”(Chimerica)”的概念作者等人为何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呢?因为他们不懂,以中美关系为代表“国际关系”早已不仅是“共生经济关系”,而且是“共生政治关系”、“共生文化关系”、“共生教育关系”甚至“共生血缘关系”了!所以我说,“新的冷战就是全球内战”——全球内战,正在催生全球政府的宝座。新时代的口号因此是——“平定主权国家、建立全球政府!”
(2019/12/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