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人类没有多少进步]
谢选骏文集
·重庆党委为何纵容滴滴杀人犯归山
·重庆党委为何纵容滴滴杀人犯归山
·烈士都是求来的
·烈士都是求来的
·白富美的美国
·文革其实从未间断
·剪毛人除了欺负绵羊还能欺负谁
·新兴市场原来都要仰美国之鼻息
·女真蒙古满洲日本苏联为何能够入主中国
·中国怎样才能成为超级大国
·“爱国宗教”的典型代表
·川普不解小国时代的风情
·文化阶层能否统治中国
·戊戌过后两年就是灭顶之灾
·从《西方的没落》到《全球化的陷阱》
·横行霸道的公路杀手大货车
·除了美国谁会买中国和日本的货
·一带一路不如万国来朝
·极权和开放无法并存
·不是淫僧不会长
·财富就是毒药
·俄国占领的远东与外蒙古都离不开中国的滋养
·非洲君子,中国小人
·法国的文物古迹是安乐死的最佳点
·达赖喇嘛的中国文明整合全球
·川普为何软了,是吃了还是拿了
·不听党的话使得美国变得伟大
·没有歧视是不可能的
·英国的澳大利亚经验得到推广
·骗人的悉尼野生动物园
·有钱就能逃避法律制裁
·西班牙还不如把非洲还给非洲人
·朝鲜是中国的少数民族
·瑞典是打酱油的国家吗
·商品房预售是黑社会做法
·中国确实需要一点复古主义
·英国的澳大利亚经验得到新疆推广
·主教徒所信的不是基督而是教皇
·亚洲人喜欢鸟笼住宅
·温柔的一刀川普先生
·周恩来为何断子绝孙
·废垃怎能不当炮灰
·大学的堕落
·中国只是世界工厂的租界
·告诉你们没有中国只有红区你们不信
·共产党中国直接介入了美国选举
·中国人崇拜棺材——棺材就是“官—财”
·拉丁人与垃丁人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的最大土特产就是皇帝
·政府才是最大炒家
·小的正义容易实现
·马来西亚人会重新变成猴子吗
·求仁而得仁又何怨
·中国好像热锅上的蚂蚁窝
·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真是一个吸血鬼
·燎原大火都是炒地皮惹的祸
·中共永远也比不上苏联了
·都是“高端”给“低端”惹的祸
·马克思主义是一种反人类的牲口哲学
·法官没有性侵,性侵的是酒鬼
·最高法院会不会因此分裂并毁灭
·朱军就是红军——派出所的警察像不像土匪
·川普总统和共产党中国培养的女记者近身肉搏
·美国的伟大就在于可以受到小人物的影响
·自由社会就是可以自由大便的社会
·瑞典人最不像是北欧人了
·高级黑是天子崇拜的错用
·人类就是历史的垃圾桶
·人面兽心的苹果电器
·人生的底牌就是死亡
·250%的关税帮助中国升级换代
·第五蒙古帝国开始成形
·欧美人为何不能在伊斯兰国家传教
·猫捉老鼠的移民游戏
·美国已经疲惫不堪
·神在的社会与神创的社会
·生意人最恨生意人、农民最恨农民……
·最大的玩具和豪宅就是游艇
·中国精神病人为何世界第一
·共产党是不是慕洋犬
·经济学是伪科学
·三期中国文明的天子
·钱镠的后代开创卖国传统
·中西时间观念的差异——中国为何不能实行时区制、夏时制
·美中曾经苟合,现在羞耻分开
·彭斯碰死,美国给共产党中国的最后通牒
·基督教使得华人不再自私自利了
·中国需要一场结束革命的革命
·谢选骏:放纵权力不是人的自由
·“复活泰坦尼克号”是超级烂尾楼
·牛二战略能否占领南海
·美国亲华派的哀鸣——把放出瓶子的巨人重新装回瓶子里面去吗
·允许中国社会自己生长吗
·十字架千万不能拔
·美国用中共的办法整治中共
·鸦片战争源于满清的邪恶
·台湾“唐奖”只是赌徒的押宝吗
·南人没有见过冰天雪地
·十字架千万不能拔
·大外宣终于砸了共产党的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类没有多少进步

   谢选骏:人类没有多少进步
   
   《破译世界上最古老的食谱“炖羊肉”》(BBC 2019年11月30日)报道:
   
   炖羊肉的食谱读起来更像是配料表,而不是真正的烹饪方法:“用肉;准备水;加入细盐、干大麦饼、洋葱、波斯青葱和牛奶;捣碎后加入韭菜和大蒜。”但是,要让厨师补回缺失的部分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份食谱的作者已经去世约4000年了。


   
   然而,一群精通烹饪历史、食品学和楔形文字(巴比伦的文字系统,最早由美索不达米亚的古代苏美尔人发明和使用)的国际学者正努力发掘世界上最古老的食谱,试图恢复其中几道菜。这是一种烹饪考古研究,利用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古巴比伦的系列收藏(Babylonian Collection),希望通过味道来更深入地了解那种文化。
   
   “这就如同重现一首歌,”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的亚述学(Assyriology)专家巴尔贾默维奇(Gojko Barjamovic)指着耶鲁皮博迪自然历史博物馆(Yale Peabody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展柜玻璃下的楔形文字石板说。巴尔贾默维奇重新翻译了这些文字,并组建了一个跨学科团队,负责让这些配方重现生机。
   
   耶鲁大学收藏的三块石板可追溯到公元前1730年左右,第四块石板晚大约1000年。所有石板都来自美索不达米亚地区(Mesopotamian region),包括巴比伦和亚述,也就是今天的伊拉克,巴格达以南和以北地区,加上叙利亚和土耳其的部分地区。在较早的三个石板中,最完整的是一份清单,相当于25种炖菜和肉汤;另外两份清单包含10多个食谱,里面有烹饪说明和演示建议,但都是破碎的,因此不太清晰。挑战在于,如何在现代材料的限制下,在保持真实性的同时,剥开历史的重重迷雾。
   
   “他们不是很丰富的食谱——也许只有四行字,所以你需要很多猜想,”哈佛大学食品学家索伦森(Pia Sorensen)说。索伦森与哈佛大学科学和烹饪学者冈萨雷斯(Jurado Gonzalez)一起,通过假设、控制和变量完善原料的比例配方。“今天所有的食物材料和4000年前是一样的:一块肉基本上就是一块肉。从物理学的观点来看,没什么不同。这是科学。”
   
   食品科学家们利用他们对人类口味的了解、确定食谱不会随时间发生剧烈变化,进而推断出最接近真实配方的配料比例。他说:“我们可以根据有效的方法来实验,如果液体太多,就会变成汤。通过观察材料参数,在大多数的炖菜中,我们可以近距离看出它是什么。”索伦森说。
   
   研究人员发现,炖羊肉的演变在伊拉克仍然很普遍,时光倒流,让人回想起“美索不达米亚的高级美食和4,000年前厨师技艺的精妙”。耶鲁巴比伦收藏馆的副馆长拉森(Agnete Lassen)说。从石板中挑选出来的四道菜也各有其独特的用途。拉森说,例如,帕士鲁塔(Pashrutum)是一种适合感冒患者的汤,不过这种清淡的肉汤带有韭菜、香菜和洋葱的味道,翻译过来就是“放松”的意思。巴尔贾默维奇说,另一方面,埃兰肉汤(Elamite)是列在石板上的两道外国菜肴之一。
   
   他把这与如今无处不在的“外国”菜肴相提并论,比如千层面、脱脂酸奶或鹰嘴豆泥,它们被带出祖国,演化新的口味,显示出相邻文化之间的联系。“在这些4000年历史的文献中有一个烹饪的概念。有‘本国’食物,也有‘外国’食物。”巴尔贾默维奇说:“外国菜还不错,只是不同而已,而且有时候看起来还值得一做,因为他们给了我们菜谱。”
   
   Tuh'u食谱
   食材:1磅羊腿,切丁、?杯肥羊肉、1个小洋葱,切碎、?茶匙盐、1磅甜菜根,去皮切丁、1杯芝麻菜,切碎、?杯新鲜香菜,切碎、1根葱,切碎、1茶匙孜然种子、1 杯啤酒(混合酸啤酒和德国Wei?bier大麦啤酒)、1杯水、1杯韭菜,切碎、2个蒜瓣,去皮并压碎。
   配料:1杯新鲜香菜,切碎、1杯春韭葱,切碎、香菜种子2茶匙,粗碾碎。
   烹制方法:将羊油放入锅中加热,锅的宽度要足够让摆一层切好的羊肉。加入羊肉,用大火烤至水分全部蒸发。加入洋葱,继续煮,直到洋葱几乎变成透明。加入盐,甜菜根,芝麻菜,新鲜香菜,波斯葱和孜然。继续直到水分蒸发。倒入啤酒,然后加水。轻轻搅拌一下,然后煮沸。关火,加入韭菜和大蒜。炖一个小时直到酱汁变稠。用研钵和研杵把春韭葱和剩余的新鲜香菜捣成糊状。把炖肉舀到碗里,撒上香菜种子、春韭葱和新鲜的香菜酱。这道菜可以配上蒸包、煮鹰嘴豆和面包。
   资料来源:古代美索不达米亚的食物,记载于耶鲁巴比伦烹饪食谱,经合著者和翻译巴尔贾默维奇的许可。
   
   巴尔贾默维奇和拉森说,尽管掺有血液的肉汤在今天的伊斯兰和犹太教传统中是完全禁止的,但这道埃兰肉汤起源于现在的伊朗,而且还使用了莳萝,这种成分在石板菜谱中没有提到。巴尔贾默维奇说,这是一个今天仍然很明显的区别:伊拉克菜很少使用莳萝,而伊朗菜中却很常见,这种模式可能在几千年前就已经形成了。烹饪史和伊拉克美食专家纳斯拉拉(Nawal Nasrallah)指出,“外国”的称号象征着两种文化之间的交流,以及对异国口味的欣赏。纳斯拉拉说,巴比伦人可能把莳萝的味道和埃兰菜联系在一起,就像我们把新鲜的胡荽和西班牙食物联系在一起一样。
   
   研究人员指出,在数千年的历史中,厨师们一直保留着表演的元素。就像今天的美食厨师喜欢用精美装盘来迎合食客的期望一样,美索不达米亚的厨师也会为上流社会准备精致的大餐。想想看:古代亚述也有阿德里亚(Ferran Adrià,西班牙著名厨师)这样的厨神。
   
   纳斯拉拉说,石板菜谱中的一道菜类似于鸡肉锅饼,上面有一层层的面团和大块的鸡肉被一种巴比伦奶油酱严严裹住。她说,这道菜令人惊喜之处在于,食客揭开上面的脆皮,就看到里面的肉。纳斯拉拉指出10世纪巴格达迪食谱(Kitab al-Tabikh)中反复提到这种美食,描述了当地中世纪的烹饪传统,在现代伊拉克美食界也有体现。“今天,在阿拉伯世界,尤其是在伊拉克,我们为道尔玛(dolma)这样的有馅食品自豪。我们某种程度上继承了厨师表演的倾向,”纳斯拉拉说。“就这样,我真的被这个菜系的延续性和保存下来的东西迷住了。”
   
   在巴比伦食物的制作过程中,包括使用诸如番红花或香菜、欧芹和甜菜等色彩鲜艳的食材来吸引人的眼球和味蕾,并使用从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产中提取的鱼露来提鲜。纳斯拉拉说,这是菜肴的鲜味元素。今天来自该地区的炖菜通常是红色的,上色的是西红柿(这在食谱写成后几个世纪后才出现),但仍然可以识别小茴香、香菜、薄荷、大蒜和洋葱的味道。纳斯拉拉说,例如,以绵羊的尾巴脂肪(阿拉伯语为alya)为美味,并且“直到1960年代仍是伊拉克菜必不可缺的成分”。“从古代到今天,我看到了同样的趋势;我们不只是加入盐和黑胡椒,我们还加入了各种香料来增加香味,增加味道,我们不是一次全部加进去,我们是分阶段加进去的,我们让肉慢慢炖烂。”
   
   炖羊肉是用大麦饼蘸着汤吃的,就像今天人们用面包蘸汤一样。学者们经过几个月的反复试验,通过变量和控制的科学方法,揭开了这道菜的神秘面纱,最终做出来的这道菜口感醇厚、细腻。例如,他们意识到,把肥皂草(soapwort,一种多年生植物,有时用作温和的肥皂)加入菜中是一种错误,不论添加多少这种成分,都会使菜变得苦涩、侬软、难吃。同样,调味料的含量也有一个临界值。他们说,无论4000年前还是今天,任何一道菜中都有一定的盐含量,超过了就不能食用。
   
   现代食客可能在这些美索不达米亚的食物中发现了几种文化的元素。例如,Tuh'u中的红色甜菜根,它与德国犹太人普遍使用的罗宋汤,以及伊拉克犹太人喜爱的一种甜酸甜菜根和肉丸烹制的炖菜有相似之处。同样,炖羊肉也需要用羊尾脂肪来炒。与炖肉类似的可能是伊拉克的一种叫帕恰(pasha)的菜,纳斯拉拉记得她的母亲用羊的各个部位做菜,用石板菜谱描述的方法类似。纳斯拉拉说:“我很惊讶地发现,今天伊拉克的主食是炖菜,也是古代的主食。在今天的伊拉克,这就是我们的日常饭菜:炖菜加米饭或面包,看到如此简单的菜品变化无穷,从古代到现在如何延续,真是令人着迷。在古巴比伦的食谱中,我甚至都没看到它的源头。食谱中烹饪这些菜肴已经达到了很高的水平。谁又知道这道菜起源的时间呢?”
   
   谢选骏指出:看来人类真的没有多少进步,几千年来不仅口味相似,连菜谱都大同小异,这就是轮回,几千年一贯制还算好的,可能已经有几百万年的历史了。
(2019/12/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