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自由是自由社会的最大敌人]
谢选骏文集
·红色恐怖进化为白色恐怖
·解放军娘娘腔和清军一样不堪一击
·美国也在掩盖公共防疫的真相吗
·装修工人的敲诈勒索
·为何大家喜欢川普
·英美决裂将改变世界格局
·一国两制寿终正寝了
·奴隶对于自由的羡慕嫉妒恨
·中国式的安乐死
·谢选骏:钱钟书是一个伪国骗子
·为什么独立派能够坚持民运
·真假案犯
·良渚文化与大禹治水的关系
·共产党中国在香港问题上向美国投降了吗
·美国军队才真是人民军队
·只有比川普更加无赖的人才能打败川普
·中国高铁真有辐射
·天子是与宇宙同振的代表
·港府和文汇报都是恐怖组织
·科技文明的末日将临
·解放军的靖国神社供奉着活人
·新台币与人民币的战争
·再论美国有一个卖国集团——反川普的狂吠暴露其行踪
·监狱就是艰苦的一线
·语言巫术不懂能指和所指的区别
·李昌钰的口技胜过刑侦技术
·大陆和香港之间是否也算“文明的冲突”
·考古学家的诅咒
·中国式的囤积居奇流行美国
·社会主义就是垄断的资本主义
·白痴的支持率创新高
·误判的大纪元
·第四权也要依靠其他权力的支撑
·一种变相的治外法权
·学习共产党过滤低端人口
·澳洲是中国的殖民地
·斗而不破是共产党的软肋
·暴力对抗是中共唯一擅长的事情
·离岸信托能够抵御严刑拷打逼供财产吗
·炼狱是天国的前站
·共和党开始分裂了
·共和党开始分裂了
·共产党化不是民族同化
·川普发作干部下放运动
·张扣扣永垂不朽
·一个人干掉一个党组织
·月亮崇拜是人类最原始的信仰
·大麻合法化与新时代英雄主义
·历史学家会用假名写作吗
·黑猩猩为何不能享有人权
·有仇报仇有冤伸冤
·衰落就是休眠
·一万年只是瞬间
·模仿屈原投江应该完全彻底
·法国“天降神兵”征服英国
·真的和假的作为现象都是真的
·政府就是流氓
·政府就是黑社会
·美国国务卿成了邪教分子
·小骗子骗倒了大骗子
·时间怎么可能是客观存在呢
·美国也是一个无产阶级国家
·是谁在猎杀美洲妇女
·共产党变成了国民党
·祸福相依这一说法的浅薄和谬误
·只有专制暴政和连环欺诈才能使得废垃中国崛起老二
·李鹏狗死人民节日
·邓小平南窜讲话写在大便纸上
·林彪作恶多端、死有余辜
·金庸非我族类,连汉奸都不如
·共产党消灭一点舒服一点
·小国瑞典世界第一
·审判李鹏就是审判共产党
·爱国就是热爱废垃殖民
·亚洲民主国家全是美国卵翼的雏鸡
·林和立他真的坐过共产党的监狱吗——解放军磨刀霍霍又要屠杀人民了
·不搞台独也是死路一条
·中国领尸馆的催命电话太多了
·死亡是文明的基础
·美国汉学家饱汉不知饿汉饥
·天安门亿万亡灵降临香港
·死刑就是消除犯罪基因
·共产党凶残本性源于俄罗斯女人的杀子疯狂
·香港街道狭窄不利于坦克屠杀
·“见好就收”是奴婢的哀鸣、“叛徒、内奸、工贼的理论”
·共产党在台湾海峡当了七十年旱龟真憋屈
·中亚细亚依然是一个黑暗的世界
·“精日分子”就在中共党内
·唯物主义的人体盛筵
·心脏病让人类成为万物之灵
·警探喜欢包庇异性凶犯
·白种人的负担到沦为负担的白种人
·独立先于自由
·最高检察院就是黑帮窝点
·专政终于撕下了法律的面具
·香港的赎罪
·穆斯林头巾为了便于偷袭吗
·基督教中国正在严刑拷打中降临世界
·世界大战就是人类的自杀
·日本终于沦为牲口国家
·台湾升级为中国民主革命的圣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由是自由社会的最大敌人

谢选骏:自由是自由社会的最大敌人
   
   什么是自由呢?要弄懂“自由”的意义,首先要明白为何“人人都爱自由”——人人都爱自由,是因为人人都爱自己的自由,却不爱别人的自由,或是假装在爱别人的自由……正因为如此,所以我说了,“自由是自由社会的最大敌人”——因为这个人的自由,就是要剥夺其他人的自由。正如那个人的股票交易,就是要剥夺别人的利益。所以我说,自由是自由社会的最大敌人,结果自由社会也不得不限制自由。
   
   《中译全文 索罗斯:习近平是自由社会最危险敌人》(众新闻 2019-01-25)报道:

   
   我想今天晚上向世界发出警告,一个前所未见的危机,正威胁着自由世界的生存。
   
   去年我在这里用了很多时间分析资讯科技垄断的邪恶角色,我那时是这样说的:独裁国家和数据丰厚的资讯科技巨擘联盟出现,这带来处于初始阶段的企业监控系统,与已在发展中的国家监控结合。这可能带来极权主义管控网络,就连乔治奥威尔也无法想像。
   
   今天晚上,我想要大家注意,由机器学习及人工知能控制的工具,对自由社会带来的致命危险,可能落入极权政权手里。我把重点放在中国,习近平要使一党制的国家,具有至高无上的统治权威。
   
   去年之后,很多事情陆续发生,我知道很多在中国出现的极权主义管控情状。
   
   个人的资讯急速增长,将在一个中央化的资料库集中,成立「社会信用系统」。根据这些数据,人们将被演算评估,判断他们会否对一党制国家构成威胁。之后就据此对付人民。
   
   社会信用系统还未开始全面运作,但很清楚,它将变会成什麽样子。它会把个人的命运,变成一党制国家利益的从属,这种做法是历史上前所未有。
   
   我觉得社会信用系统令人震慄和厌恶。很不幸,一些中国人却感到这特别具吸引力,认为它提供了目前没有的资讯和服务,可以用来保护安份守已的老百姓、对抗国家的敌人。
   
   中国不是世上唯一的独裁政权,但毫无疑问在机器学习及人工智能方面,是最富有、最强大、技术最先进的国家。这使得习近平成为相信自由社会概念的人的最危险敌人。不过,习近平不是唯一的一个,独裁政权在全球扩散,如果成功的话,就会变成极权主义。
   
   作为自由社会基金创办人,我一生都与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极权和极端意识形态斗争。我坚信人民对自由的渴望不会永远受到压制。不过,我得承认,自由社会此刻面临深重危机。尤其感到不安的是,由人工智能发展出来的控制工具,给独裁政权在面对自由社会有着先天优势。对独裁政权而言,控制手段提供有用的工具,对自由社会来说则是致命威胁。
   
   我用「自由社会」来描述法治盛行、反对一人统治,国家角色用以保护人权及个人自由的社会的简写。我的看法是,一个自由社会,应该对深陷歧视、社会排挤,以及无法保护自己而遭苦难的人特别关注。
   
   相比之下,独裁政权用尽手上的控制方法,让自己永保权位,牺牲了被他们剥削和打压的一群。
   
   如果这些新科技让独裁政权拥有先天优势,自由社会如何得到保护?这是一个令我极其关注的问题。这亦应是那些想生活在自由社会的人关注的。
   
   自由社会需要管制生产控制工具的公司,而独裁政权可以称它们是「国家冠军」。这是令到一些中国的国营公司,可以追得上甚至超越跨国巨人之故。
   
   当然,这不是令我们今天关注的唯一问题。举例说,人为的气候变化,威胁我们文明的生死。但是,自由社会面对的结构性不利因素令我关注,我希望分享如何对应的想法。
   
   我深深的担忧,是来自我的人生。我1930年生于匈牙利,我是犹太人。13岁时,纳粹佔领匈牙利,把犹太人赶进灭绝集中营。
   
   我那时非常幸运,因为父亲知道纳粹政权本质,他安排了假的身份证明文件,以及家人与其他犹太人的藏身之地。我们当中的大部分,都能够倖免于难。
   
   1944年,是我人生经历形成的一年。我很年轻时就知道,什麽政治政权主管国家的重要性。当苏联佔领军取代纳粹政权,我离开匈牙利到英国避难。
   
   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我在导师卡尔波普尔的影响下,发展出自己的一套概念框架。其后在我金融巿场觅得一份工作,证明这套框架出人意表地有用。这套框架与财经完全无关,它是基于批判思考。这让我分析机构投资者各种理论的不足之处。我于是成为一个成功的对冲基金经理,也令我对自己是世界上收入最多的批评者感到自豪。
   
   打理一个对冲基金的压力很大。当我赚到比自己和家人要用的还多的钱,我进入了中年危机。为什麽我不要命地赚更多的钱?我反思良久,到底要什麽,1979年,我创立自由社会基金。我把目标定为帮助打开封闭社会,减少自由社会的匮乏,以及推动批判思考。
   
   我的第一个方向是弱化南非的种族隔离主义。之后我把注意力放在打开苏联制度。我与匈牙利共产党辖下的科学院合资一个项目,它的代表私下对我的做法表示同情。这个安排,获得超越我最疯狂梦想的成功。我迷上这个「政治慈善事业」。那是1984年。
   
   跟着下来几年,我尝试在其他共产主义国家重覆在匈牙利的成功经验。我在苏联帝国做得甚为出色,包括苏联,但在中国则是另一个故事。
   
   我在中国的首个行动,那时看来相当有前景。这是包括当时在共产世界广获仰慕的匈牙利经济学者,与在中国刚刚成立、亟欲向匈利牙学习的经济智库成员互访交流。
   
   在初期的成功基础上,我向中国智库负责人陈一谘提出,在中国重造匈牙利经济模式。陈获得中国国务院总理赵紫阳及其富有改革思想的政策秘书鲍彤的支持。
   
   1986年10月,一个名为中国基金(China Fund)的合资项目启动。这是一个在中国截然不同的机构,理论上,它有全面自主权。
   
   鲍彤是中国基金的领导者。不过,激烈改革一系的敌人众多,联合起来攻击鲍彤。他们说我是中央情报局特务,要求内部安全部门调查我。为了保护自己,赵紫阳换走陈一谘,取而代之的是对外安全部门的一名高级官员。由于两个部门同级,谁都不能干涉另一部门的事。
   
   我同意这一变动,因为我厌倦陈一谘把太多款项拨给他自己的研究所,我那时还不知道幕后的政治内斗。但是申请中国基金的人,很快就留意到中国基金是政治警察所控制,开始远离。没有人有勇气向我解释当中原因。
   
   最终,一名中国保证人冒着相当风险来纽约告诉我。之后,很快就赵紫阳下台,我借此结束了基金。这事发生在1989年天安门屠杀前不久,与基金有关的人留下「污点」纪录。他们竭尽全力洗清自己,最终都成功。
   
   回首前事,很明显,我企图在中国建立一个以民众不熟悉方式运作的基金是错误的。在那时候,捐助是缔造捐献方与接受方之间的共同义务感,使双方有义务永远对另一方忠诚。
   
   历史就这麽多。现在我谈谈去年发生的事,当中一些让我吃惊。
   
   我第一次去中国时,见过很多权力中人热切相信自由社会的原则。他们年轻时下放到农村再教育,比我在匈牙利时更加艰苦。但他们活了下来,我们有很多相同之处。我们曾经都受独裁统治。
   
   他们热切学习卡尔波普尔有关自由社会的理念。他们觉得想法非常吸引,但是他们的诠释与我的有些不同。他们熟悉儒家传统,但中国没有投票传统。他们的思想仍停留于层级及内在的尊崇高层。我则是更为平均主义,同时希望所有人都能投票。
   
   因此,我对习近平在中国遇上大量反对并不惊讶,但惊讶的是形式。去年夏天,领导层在海边胜地北戴河开会,习近平似是被挫威风,传说会议反对取消任期限制,也反对习建立围绕自己的个人崇拜。
   
   重要的是,要知道这些批评仅是对习近平做事过头的警告,而不是推翻取消两任任期限制。他推广「习近平思想」,视此是他对共产主义的提升,已被推高到与「毛主席思想」同一层次。于是习仍是领袖,可能是终身如是。近来的政治内斗的最终结果,仍然未有解决。
   
   我一直留意中国,但是自由社会太多敌人,当中一马当先的是普京的俄罗斯。最危险的情景,是这些敌人互相合谋或互相学习对方如何打压人民。
   
   问题是,我们要做什麽才能阻止他们?第一步是承认危险。这便是今晚我为什麽要说出来。但是现在来到困难的部分。我们当中谁想保住自由社会,必须一起工作,组成一个有效联盟。我们的任务,不可以留给政府。
   
   历史说明,儘管政府要保护个人自由,但仍有其他利益。他们会优先考虑国民的自由,先于大原则上的个人自由。
   
   我的自由社会基金全心全意保卫人权,特别是那些没有政府保护他们的一群。当我们40年前开始时,很多政府支持我们的努力,但是排序愈来愈后。美国和欧洲以前是我们的强大盟友,但他们现在正受国内问题所困。
   
   这样,我要集中在我认为是自由社会最重要的问题:中国将发生什麽事?
   
   这个问题只能由中国人民回答。我们能做的是,在习近平与中国人民之间画出清晰界线。由于习近平对自由社会公开敌意,中国人民便是我们的希望之源。
   
   事实上,他们就是希望的基石。正如一些中国问题专家对我解释那样,儒家传统:皇帝的谋士一旦强烈不同意皇帝的做法或旨意,他们就会发声,即使后果是流放或是处死。
   
   这对于陷于绝望边缘的我来说,可以是大大的嘘一口气。在中国的决心保卫自由社会的人,大概是我这把年纪,大多是已经退休,他们的位置由靠习近平提升的年轻一代接过。但新的政治精英出现,愿意保住儒家传统。这意味习近平在国内继续面对政治反对力量。
   
   习近平向其他国家展示中国作为模范榜样,可他不但面对国内还有国外的批评。他的「一带一路」倡议已在执行,足以显出它的不足之处。
   
   「一带一路」倡议设计用来推广中国利益,不是接受方国家的利益。它的野心勃勃基础建设,主要用贷款资助而非捐赠,而外国官员经常收贿接受这些项目。很多项目证实经济上不化算。
   
   最具标志性的案子是在斯里兰卡。中国建设一个港口是为了自身战略利益。港口无法吸引足够的商业航运来还债,结果让中国取得港口。在其他地方也有类似案例,引致广泛的不满。
   
   马来西亚带头反弹。上届由纳吉率领的政府投向中国,但2018年5月,纳吉在大选被马哈蒂尔为首的联盟击败下台。马哈蒂尔立即叫停一些大型基建项目,最近正与中国谈判,马来西亚要赔偿多少钱。
   
   向是中国最大投资国的巴基斯坦,情况并不明确。巴基斯坦军方全面受益于中国,但去年8月上台担任总理的伊姆兰汗则是含煳不清。2018年初,中国和巴基斯坦宣布在军事合作上的宏图大计。到了年底,巴基斯坦深陷财政危机。但有一样事愈发清楚,中国打算以「一带一路」倡议来作军事目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