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公民是无法控制的]
谢选骏文集
·汉奸为何避讳斯大林侵占中国国土
·中国农民的智商等同美国黑人
·族群分裂是阶级划分的结果
·人民战争的活学活用
·通缉令下的写作
·死刑是古老的“基因筛选”
·传销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社会组织
·朱元璋是一头蠢驴
·中国能够火烧白金汉宫吗
·中国的大脑何时赶上中国的四肢
·斯大林毛泽东都是“来俊臣主义者”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福布斯为何捧杀中国
·古代中国的天子图式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的英明论断
·中国为何能够强力“维稳”
·中国有望接管英国
·新权威主义就是军事独裁
·《纽约时报》的假新闻
·中国的汽车工业原来是一个陷阱
·假新闻不仅来自《纽约时报》
·国家主权蚕食思想主权的最新案例
·谋杀之都圣路易斯是白人的城市
·第85卷《中国神汉建国史略·附录之三》
·皇帝与贪官是连体怪胎
·台湾呈现了“南朝晚期”的典型病症
·互联网大浪淘沙杨振宁
·欧洲人为何同情罗兴亚人
·爱国主义就是“爱国主——义!”
·财新网真的很蠢
·美国民权运动与中共第五纵队
·秦始皇原来也想复古
·依法治国不如依法救国
·为何“台胞就是呆胞”
·从印度狼狈逃窜,台湾回归提上议程
·中华民国得自满清的禅让
·犹太人正式出任美国总统
·西方文明终于举起了白旗
·印第安战争塑造了现代世界文明
·普世价值来自土著寄宿学校
·奥威尔主义覆盖中国
·五脏庙教徒
·假新闻后面的真相
·《古兰经》就是纳粹读物?
·小国时代的又一个进展
·库尔德公投危机与哈里发的复活闹剧
·“贪欲扩张”涵盖了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
·略论驱口与共和国卫士的报应
·金庸是清宫戏的始作俑
·国民党中国禅位给民进党台湾
·伊斯兰教与性奴问题
·只有虚无主义可以安慰我们
·影视界为何美化杀手
·破坏圣像运动与伊斯兰教的扩张
·小国时代的又一个例证
·牛津大学开始了非西方化
·孙中山是中国的始作俑
·“天下何思何虑”是虚无主义的极致
·老人自杀是毛泽东思想的最后胜利
·《临刑会见》的主角热爱死亡
·美国恐怖分子还是外国恐怖分子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雄安新区能否变成隋炀帝的东都洛阳
·台州“1号命案”有无认真追查
·成瑞龙与恽代英、毛泽东
·马克思恩格斯都是刑事犯罪分子
·“好人法”转嫁政府责任
·毛泽东就是二十世纪的洪秀全
·佛说佛不是佛经
·吞噬就是创造
·中国国庆节美国发生最大枪击案
·现代汉语为何须从日本进口
·民主中国的共产党文化
·全球政府产生于国家黑客
·《金融时报》开始担心“第四美国”的出现
·德国人的卖国情结
·犯人的十字架与耶稣的十字架
·文明衰落于入不敷出
·日本为何能够创造现代汉语
·日本的汉字译言是中国文明的产物
·军事秘密高于人道主义
·贵族音乐在贱民时代的尴尬
·北洋政府为何短命
·在百年革命的特殊压力下
·摩门教的金片与穆罕默德的语言
·摩门教出自魔鬼的声音(魔门经)
·美国摩门教徒囤积食物“迎接末日”
·谣言创造历史
·奥斯卡组委会的覆灭
·《金瓶梅》为何充满败笔
·让我们做一个黄石公园
·艾未未是长城精神的垂死挣扎
·西方兴起得力于土耳其的绞杀
·中国为何能够赶超非洲
·中国家族主义政治新证
·学术造假源于创新能力低下
·印度人的“全民腐败”
·伊斯兰教解决文明社会少子化难题
·蒙古和韩国的根都在中国
·中国希望美国向帝国转变
·屋大维的虚无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公民是无法控制的

谢选骏:公民是无法控制的
   
   《如何控制你的公民:机会、民族主义和恐惧》(纽约时报 NOV. 25, 2018 )报道:
   
   中国已经是一个经济大国,但西方设想的政治自由并未到来。中共通过教育为民众提供了社会流动的途径;把自豪和羞辱融入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叙事中,形成一种强大的民族主义;同时也强化了镇压的手腕。

   
   在中国最贫困地区之一的一个尘土飞扬的山坡上,巩万萍每天凌晨5点10分起床,打水,给儿子做早饭。儿子埋头看英语和化学课本时,她给他洗脚。如果他偷看一眼她的手机,她会打他。
   
   现年51岁的巩万萍很早就辍学了,17岁的儿子李秋才的未来是她的头等大事。如果秋才高考表现出色,如果他能被一所顶尖大学录取,如果他能实现自己当科技公司高管的梦想,一切就都会改变。
   
   “我们脱贫就靠他了,”她说。
   
   为了实现这一切,巩万萍和数百万像她一样的中国人与执政的共产党有个心照不宣的约定。政府保证每一个努力工作的人,甚至是农民的孩子,都能过上美好的生活。作为交换,这些人远离政治,对爬上屋顶斥责强拆房屋的抗议者视而不见,并接受贴在城市大街小巷的海报宣传。
   
   巩万萍为中国的经济成就感到自豪,希望能分得一些好处。她说,政治在她的生活中不重要。“我不关心领导人,”她说,“领导人也不关心我。”
   
   多年来,许多西方分析人士都认为,在毛泽东时代经历了几十年的苦难之后,为换取不断增长的收入和更多的社会自由,中国人民会容忍一党统治,直到有一天——或者说顺着这个思路推导——这个繁荣起来的国家也会要求政治自由。然而,所发生的恰恰相反。收入水平已有了跳跃式的增长,但中国的专制领导人却巩固了权力。国家主席习近平可能会成为一名终身统治者。中国人民仍然对党有要求,但是,繁荣将不可避免地激发民主化这一旧的假设正在受到挑战。
   
   那个将巩万萍及其他人与国家捆绑在一起的不言而喻的约定,事实证明没那么简单。这个约定之所以能引起共鸣,部分是因为,中国仍然在致力于解决它在一个世纪前向自己提出的问题,这些问题早在1949年的共产主义革命之前就提出了:在西方向前发展的同时,是什么原因让中国变得如此孱弱,让它停滞不前?中国需要做些什么才能赶上?
   
   如果说李秋才决心要上顶尖大学,他母亲巩万萍就更是这么想的了。学生们大声朗读、背诵课文,进行课前准备。那时候,人们把这些问题归咎于保守的传统文化,这种文化强调等级制度,不鼓励个人的主动性,受推崇的是儒家典籍而不是数学和科学等更实用的知识。共产党人曾试图用马克思主义启发的政策来粉碎这种文化,但最终以灾难告终。但是,随着中共在传统文化的基础上,通过重塑而不是彻底拒绝传统文化来精心制作新的文化,中国领导人和中国人民也一直在寻找这些问题的答案。
   
   政府把教育作为社会流动的途径,通过消除儒家和马克思主义给商人阶级的恶名释放出了私人的创业精神,逐渐形成了一种强大的民族主义,这是一种把自豪与羞辱融入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故事中的民族主义。但是,对许多中国人来说,这些激励措施只是人们考虑的一部分。拒绝接受中共的约定所带来的代价则是另一个部分。
   
   许多年来,中共已经加强了其镇压的手腕。对于一些人来说,比如新疆的少数民族维吾尔人,这个国家顽固地转向威权主义,意味着对整个家庭、文化和宗教习俗,以及生活方式的破坏。对于其他人来说,仅仅是对镇压的恐惧就足以让他们不越雷池。
   
   我们不可能知道有多少中国人不认同这个体制。对于北京在与特朗普政府日益升级的贸易战中的做法,许多中产阶级中国人私下里表示了不满。但很少有人敢在公开场合这样说。饥荒和政治动荡的记忆塑造了巩万萍这代人,这些记忆正在以低声警告的形式传给下一代:中国人太多了。中国还没有为民主制度做好准备。远离政治。不要问问题。但是,到目前为止,不满和恐惧一直被陡增的自豪感——以及机遇感——掩盖着,这种自豪来自看到了祖国的崛起。
   
   以前,西方的吸引力曾被认为是无法抗拒的;现在,许多在欧洲或美国接受过教育的中国人已经回国,他们渴望让自己的孩子们知道一个骄傲而强大的中国。倪张根曾有过一个去美国学习的机会,但他选择留在中国,现在已有了千万身家。北京的风险投资人华一嘉曾在美国学习和工作,但她希望八岁的女儿能为自己是中国人而自豪。“我希望她了解中文的美妙,了解中国人民、特别是农村人的辛勤工作和牺牲,”华一嘉说。“中国曾经是一个非常落后的国家,但她这代人将有多得多的机会。”
   
   许多分析人士和西方外交官现在正面临着这样一种可能性,他们对中国会如何改变——如何变得更像西方——的假设中,有多少将被证明是错误的。“中国人的思维模式非常实用,”在北京生活的历史学家、作家许知远说。“从小你就被告知不要太理想主义,你被告知不要与众不同。你被鼓励要生存、要竞争,要在体制内有出色表现。”“整个社会都是一个竞争激烈的游戏场。”
   
   8月9日,距离大学入学考试还有整整302天,李秋才十分焦躁。在中国西北的甘肃省会宁县第一中学里,老师们已经在给学生们增加压力。这所学校盛产考出高分的农村学生,老师们在鞭策秋才维护学校的名誉,要“像太阳一样发光”。走廊里张贴的标语告诫学生们,为了避免“一辈子吃苦”,须忍受一时的痛苦。自从秋才两年前开始在这里上学,他的生活一直处于忙乱中,不是深夜补习,就是模拟考试,还要掌握吃着面条做完几何习题的艺术。他的每一天都从操场上的跑步开始,跑的时候还要喊口号,“天道酬勤!”他上课要上到夜里10点左右,只在周日才有短暂的休息时间,他和母亲一起住在附近的一个月租220元的公寓里,母亲负责做饭和打扫卫生,这样他就能把时间都花在学习上。
   
   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明年6月,到时候,秋才将作为900万学生中的一员参加一场考试,在中国至关重要的精英治国体系中,这场考试是一个核心——那些在考试中表现最好的人,等于跨入了中国梦的门槛。“考试考好了,”秋才在最近的一个晚上一边做物理习题一边说,“才能过上更好的生活。”教育对那些想要过得更好的人来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一切都关乎于高考。
   
   在中国社会,也许没有什么东西比教育、尤其是被称为“高考”的大学入学考试与社会流动性更相关了。在会宁一中,那些考上了中国顶尖大学的毕业生们每年夏天都会返回学校,他们作为中国梦的活生生例子,向秋才这样的学生介绍自己的经历,要让他们更加努力地学习。然而,如果说高考是机会的一种象征,那么它也是社会控制的工具。学者们说,这是从科举制度借来的一种巧妙的治理手段,科举是中国使用了1300多年的、用来选拔官员的儒家考试制度。早在王朝统治时代的中国,科举就已给政府增添了几分英才管理制度的光彩,因为所有的男性都可以参加科举考试。但只有1%的应试者能通过最高级别的考试,因为很少有人有那么多的时间和金钱为这些考试做准备。
   
   在充满腐败的现代中国,高考被认为是相对公平和没有腐败的东西,这意味着那些高考失败的人不大可能会责备政府。“高考让政府可以说:‘如果你没考好,你只能怪自己。你没有足够努力地学习,’”堪萨斯大学教育学教授赵勇说。“这是一个非常强有力的治理方法。”
   
   高考始于毛泽东时代的1952年,最初只有被认为符合足够红的阶级背景的学生才能参加。文化大革命期间,教师被殴打,大学关了门,高考在那个动荡时期暂停了下来。毛泽东去世后,国家在1977年恢复了高考。那年,超过1000万人集中参加了考试。如今的高考已不考虑学生的背景,几乎任何人都可以参加。
   
   在恢复高考后的几十年里,基础识字与算术的普及以及高级技术人才的培养,带来了难以估量的经济效益。但是,高考也引起了人们的担忧,认为中国的教育体系过分强调死记硬背,灌输给学生的是服从和随大流的价值观,而不是审辩性思维。
   
   对中共来说,高中毕业生人数的激增也增加了提供就业的压力,并引发了越来越多的抱怨,人们认为现行制度仍让农村学生处于不利地位。大学的录取名额仍极大地向城市精英倾斜,同时,农村地区的中等教育水平滞后于城市。就在像会宁一中这样的学校让学生们把精力全部投入高考时,也有越来越多的大学毕业生在努力寻找工作,以偿还大学贷款。所以有些人选择了另一种获得成功的方式:他们申请加入共产党。
   
   谈恋爱,但不结婚——倪张根觉得没有入党也没什么。他已是一位非常富有的民营企业家,他的公司Mlily梦百合是英国足球俱乐部曼联(Manchester United)的官方枕头和床垫合作伙伴。他的目标是让梦百合成为一个全球品牌。倪张根在江苏省的一个小镇长大,是在中国开展此前无法想象的经济转型期间成长起来的。1975年他出生时,私营企业在中国甚至仍属非法。虽然后来国家为民营企业家敞开了大门,但他们一直面临着反复出现的障碍,就连今天也是这样。“肯定有很多不公平的地方,”倪张根说。“国营企业有advantage(优势),有关系也有advantage(优势)但是我认为因为有这样开放的环境每个人能挖掘出自己的商机。”倪张根估计他如今的个人财富为4亿美元。许多中国高管为了获得优势都愿意与地方政府拉关系,但倪张根说,他与官员保持着距离,他奉行的理念是“企业最好自己干自己的”。
   
   放眼中国历史,鉴于儒家传统上对寻求利润的商人居高临下的态度,这个国家现在能如此接纳企业家是很不寻常的。为了赶上西方,中共欣然采纳了市场机制和资本主义思想,这些本身并非目标,而是作为让国家富强的手段。中共领导人一直担心私营企业可能演变成一支独立的经济力量,西方的一些人也曾预测资本主义可能是民主化的特洛伊木马。然而,虽然倪张根不想入党,但他高度爱国,他热爱中国,相信党的领导人最终是为国家利益着想的。“这个国家是我的土地,”他说。“只要我还活在这片土地上,我就感到舒服、并且有自尊。这是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东西。”
   
   倪张根1975年出生的时候,私企甚至都还不合法。如今他是图中这家床垫公司的所有者。倪张根表示,当地政府不会干预他的生意,因为他遵守法规、雇佣约3000人,并且是纳税大户。中共领导人在1979年让某些私营企业合法化,还在2001年做了一次历史性的转变,开始接受资本家入党。“让民营企业家加入共产党确实加强了党和政府与私营经济之间的某种相互依赖的关系,”香港科技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院院长蔡欣怡说。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