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比尔盖茨为何被哈佛开除]
谢选骏文集
·川普抛弃库德——库德背叛美国
·共产党真爱美国总统
·青年卖命换钱,老年用钱买命
·讨伐苏联失败因为希特勒命名错误
·房奴时代宣言
·九二共识就是南北朝宣言
·伪装的难民和腐化的巡警
·割让给原住民还是割让给马克思
·宣传机器为何失灵,因为梦境飘忽不定
·宣传机器为何失灵,因为梦境飘忽不定
·千年沉疴并非五年计划可以解决
·比川普更加mother_fuxxer的来也
·冷战陷阱——从苏联的过去看中国的现在
·中国局势已经失控了
·古装戏都实现了一胎化了没救了
·去拉丁美洲戒毒旅游
·逼迫代购人士为娼的大连海关
·敲骨吸髓的治病救人
·美国开始废垃化进程
·汉族人该死
·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为何没有断子绝孙
·中国人缺乏安全感
·失主的的确确选择了窃贼
·列强就是中国的皇帝
·白求恩也是个白人优越论者
·共产党中国正在学习如何整合世界
·全球意识的诞生即将创造全球政府
·天安门屠杀三十周年亡魂归去来
·美国全国紧急状态法是走向世界帝国的基石
·现代南北朝进入晚期了
·马云原来是只鼹鼠
·错谬的《八九民运史》(陈小雅编造)
·联邦雇员以外的损失也应补偿补偿
·弱者相互原谅但强者从不宽恕
·现在的中国比毛泽东时代温柔三百多倍
·傀儡高官的下场最惨
·毛泽东火烤侄女惨死
·飞虎队摧毁了中国的文明
·飞虎队摧毁了中国的文明
·为什么要对偷听敌台施以重刑
·噗噗是否同性恋的跨国恋人
·白宫变成了川普大楼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杂
·没有费城律师就没有独立战争
·毛泽东的祖先在贵州
·放纵加拿大毒贩的公检法也应该绞死
·台湾不知亡国恨
·魔鬼附体的科技文明
·佩洛西·波罗蜥真是老糊涂了
·母亲真的只是一个借口吗
·大陆可以购买台湾的主权吗
·黑人并不都比白人愚蠢
·加拿大的今天就是欧美各国的明天
·北极熊终于干倒了美国鹰
·美方还在危险地自我麻痹
·白求恩是个断了脊梁骨的国际流氓
·基督教中国的黄金时代到了
·国家爱你的血汗和心肝
·教皇国与乌托邦
·谣言推动历史前进
·人民币膨胀到了临界线
·房子就是废垃的仁义道德
·卡尔·马克思确实是一个跳梁小丑
·卡尔·马克思确实是一个跳梁小丑
·美国紧急状态是整合全球的关键步骤
·他的老婆出卖了他
·乌克兰的红颜是祸水吗
·柯文哲没有文化
·两脚羊也会咬死狼
·纽约警察种族歧视
·企业家精神的背后是基督教
·上行下效的强迫劳动
·你们支那人是无法理解我们大和民族的情感的
·拥护中国共产党就是伤害这个世界
·台湾的长荣航空性骚吸客
·佛教的危害
·“自由航行”并非仅仅针对中国
·活不下去的梁家河
·北中国的没落一瞥
·北中国的没落一瞥
·欺人太甚的不是白人而是老板
·台湾不知亡国恨
·台湾的监狱像大陆
·为何不去燕山隐居
·预测——看得见的事实与看不见的事实
·我为什么有能力敲打毛泽东的脑袋
·政府关门是通俄门检察官造成的
·政府关门是通俄门检察官造成的
·欧盟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印度人——并非亚裔的亚裔
·习近平会成为隋炀帝吗
·基督教作为中国国教
·基督教中国化加速了中国基督教化
·如何防止总统叛国
·记杨恒均一事
·历史的桂冠往往都由窃国大盗说了算
·中国基督教化是下次转型的主轴
·川普又犯法了
·手太小的川普败在一个老女人手下
·毛泽东鬼迷心窍
·毛猪头复制了十亿猪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比尔盖茨为何被哈佛开除

谢选骏:比尔盖茨为何被哈佛开除
   
   《“我喜欢在哈佛的每一分钟”:盖茨大叔谈人生》(2019-12-20 硅谷生活家)报道:
   
   西雅图有所鼎鼎有名的湖滨中学(Lakeside School),据说在全美排第六。湖中的名气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成功校友微软的两位创始人比尔?盖茨和保罗?艾伦。

   
   50年前,中国人民还在与人斗其乐无穷,他俩已经在湖中玩电脑与bug斗了。尤其是比尔,一玩就上了瘾,大学没毕业就辍学捣鼓软件了。所以多年来他一直只能用这所中学的毕业文凭行走江湖。
   
   今年是湖滨中学100周年校庆,学校请了老学长比尔重返校园,携来百侣同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那天,比尔和同学们亲切见了面,还蹭了一堂生物课。比尔还是微软CEO的时候,每年夏天都在家里请实习生搓饭。我98年和99年在微软实习,所以去他家蹭过两顿烧烤。
   
   在华盛顿湖滨比尔家修剪得纹丝不乱的草坪上,旌旗招展,宾客如织,烤肉的香气在阳光下伴着湖水的微波荡漾。四十出头的比尔,整天想的是如何攻城夺地,扩张微软帝国的版图。他被众人包围着,意气风发,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他在宴会上说了啥,我大都记不得了,只有两点印象深刻:一是他感叹在微软做事好玩,比如战胜IBM,打败苹果;二是来吃饭的别白吃,毕业后要加入微软,共同致富。毕业后,我果然去了微软做程序员。比尔成了我的东家。后来,我和他前后脚离开了微软。我去了谷歌,挣我有生之年想要花的钱。比尔没有去谷歌,而是选择了慈善业,想要在有生之年把他挣的钱花完。
   
   有这样的渊源,我和比尔应该算得上老朋友了。他10月2号晚上在湖中有演讲,是给校友和学生家属准备的。我想好了,要去给老朋友捧场。演讲七点钟开始。看到比尔走上讲台,心里不由咯噔一下:这才二十年不见,东家已经老态毕现,头发基本白了,头顶基本谢了。一开口,嗓子也基本哑了。曾经以为老去很遥远,其实年轻只是一瞬间。哪怕你是全地球首富,青春一样留不住。
   
   比尔回顾了他所知的学校历史,中间穿插三个亲历的小故事:
   
   第一个故事:在湖中前两年学校是没有妹子的。1971年,改革春风吹满地,湖中和附近的圣尼克中学合并,最大的变化是有妹子了!这个巨变带给学校一个挑战:合并之后有两个校园,学生要在校园之间跑来跑去上课,课表要是排得不好能把人累死。如何排课才合理呢?领导想到有个学生爱捣鼓电脑,是个可造之才,说不定这个棘手的问题他有办法。于是乎,他们找到比尔:嘿!你不是会修电脑吗,帮我们用电脑排一下课表如何?比尔发现,这买卖相当划算!通过操纵程序,他可以让自己每周五都没课,一整天呆在图书馆或者机房。你以为他的小聪明到此为止吗?No!比尔又略施小技,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喜欢的妹子们都编到跟他一个班上课!(同学们,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啊!)可惜比尔有社交恐惧症。他发现,跟妹子聊骚比编程难多了!就这样,他眼睁睁看着妹子在身边晃来晃去几年,愣是没敢跟她们说一句话!暴殄天物者,无出其右!这记录一直保持到他毕业五周年,同学会上,一个妹子听说他在捣饬一个名字巨好笑的公司,拉着他调侃了几句,比尔才终于有了跟女生说话的经历。
   
   第二个故事:50年前,电脑啊是又大又沉,没几个人见过。一个中学再牛,要买电脑也是痴人说梦缘木求鱼。那么湖中的电脑是哪里来的呢?是天上掉下来的吗?No,这全赖了学生妈妈们的远见卓识。她们说: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这电脑是个新玩意儿,代表未来,咱娃们可不能输在起跑线上。买不起?咱可以租啊!于是,这些妈妈们搞了个义卖,用得的钱买了一台电脑终端,可以通过电话线连到附近一家公司的电脑主机。电脑是按时间收费的。某天有位老师写了一个程序。它不是一个一般的程序,而是一个有bug的程序:它竟然暗含一个死循环!学过编程的同学都知道,这样的程序你要不去打断,它自己是停不下来的。不幸的是,等到该老师发现程序不正常的时候,已经花掉了200美元——在那时候可是一笔巨款啊!他畏罪潜逃了,至今没人见过。
   
   第三个故事:某一天,保罗同学在一本杂志上读到电脑的能力每两年就会翻一番(后来这个规律被称为摩尔定律),觉得匪夷所思,就去找比尔:你不是数学大牛吗?你告诉我,这每两年翻一番是几个意思?要是比尔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恐怕这时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因为天翻地覆的大变他见得多了:大跃进、人民公社、亩产万斤……谁让他不幸生长在资本主义国家呢?没见过世面啊!于是比尔老老实实打起了二进制小算盘:一二得二,二二得四,二四得八,二八十六,……我的天这样翻下去了不得啊!保罗啊,不如咱们俩红尘作伴活他个潇潇洒洒, 策马奔腾共享那人世繁华?那一天,软件巨头微软的种子在湖滨中学的电传终端室里悄悄萌了芽,多年以后出落得枝繁叶茂,开出了一朵奇葩。
   
   比尔叔的故事讲完了,进入现场问答阶段。选几段我觉得有意思的送给大家。
   
   问:你觉得今天的娃应该学啥才能适应时代呢?
   
   比尔:你要是个自推娃的话,现在可真是生逢其时啊!你看,互联网创造了多好的学习条件!你要保持好奇,建立自己的知识体系,毕业了也别光顾着玩,天天向上知道不?最好历史、科学、经济、人文、政府政策,每样都学点。同学们要有历史感,要知道我们的祖国从何而来,为啥世界会长成今天这样。展望未来,数字化革命会带来新的学习模式。比如,软件可以帮助我们发现自己的错误,检查作业用得上。人工智能会在出其不意的地方放大招。总之明天会更好。终身学习,保持好奇,走近科学。只有走近科学,才能理解我们身边这些变化,弥补人性的缺失。
   
   问:你从湖滨中学学到了哪些颠覆三观、终身受用的成功秘笈?
   
   比尔:必须是爱啊!我热爱学习。你看,我看到教材就两眼放光炯炯有神。我离开湖中的时候,打死也想不到自己会大学毕不了业!我太喜欢大学那些课了。我选了很多课。在哈佛大学,我和以前一样不善社交,只好全身心地投入学习。后来,为了说服我创业,保罗不得不搬到波士顿去住,整天对我唠叨:我们不会眼睁睁地错过这场革命吧?你到底要不要退学?要不要退学?1975年,我在《流行电子学》杂志封面上看到了个人计算机的照片。我想,一个新时代到来了。于是我跟保罗说:行,你赢了,我退学。虽然我退了,我还是要说,大学里面的每一分钟我都很喜欢。
   
   问:给大家讲讲你为啥要把全部财富返还给社会?这个想法从何而来?
   
   比尔:我在1991年遇见了股神沃伦·巴菲特。在那之前两年,他写了一篇文章,讲给你的孩子一大笔钱不是什么好主意。他说得很清楚,有意思。我认识他后,跟他一起聊天:你能把这么多钱放到什么地方呢?你可以试着自己把它花掉。但是,你能吃几个肉包子?穿几件格子衫?兄弟,一个人的消费能力是有限的。你也可以把钱留给子孙,但是不要超过一个小目标。再多的话就是在害他们。我和太太决定,我们去世之后几十年间基金会的钱要花完,用于解决健康、教育、消除富裕国家和贫穷国家之间的不平等这些问题。我觉得,不把钱留给子孙是唯一符合逻辑的结论。
   
   问:你是如何完成从开发者到管理者的角色转换的?
   
   比尔:这个问题不错哎。有很多创业者喜欢实干、写代码。比如说,苹果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史蒂夫?沃兹尼克就喜欢做具体的工程,这些事情让他满足。他不想当老板雇一帮人,那帮人再雇一帮人,……然后自己永远也看不见源代码。但是形势不等人,微软一天天长大,逼得我不停改变去适应它。一开始我会自己写很多代码。那时我觉得微软不能发布没有经过我审查的代码——那样质量会下降。我最早开发 BASIC 语言解释器的电脑只有 4KB 内存,老万这篇文章都存不下。所以我们必须把程序和数据都控制在 4KB 之内——那可真叫艺术品啊!现在电脑内存越来越大,不需要再勒紧裤腰带优化每个字节,所以很多软件都成了巨无霸。我意识到微软要长远发展的话必须要做自己的前沿研究。在早期,我们依赖别人的研究生活,特别是施乐公司和一些政府研究项目。比如图形用户界面、互联网、激光打印机。我们从施乐雇了一大堆人,苹果也从施乐雇了一大堆人。后来乔布斯指责我:嘿你在抄我们。我说:大哥,我们都是从一个地方抄的好不好。后来微软大了,有能力支持研究工作,就有了微软研究院。这个部门对我们非常重要。它让我们在竞争中保持领先。随着微软的发展,我确实需要改变自己分配时间的方式,花更多精力去管理别人。所以我引进了史蒂夫?鲍尔默。他可喜欢管人了。这对我来说太棒了。一直到2000年以前我都是公司的CEO,然后史蒂夫成了CEO,我专注于技术工作。2008年我转成微软的临时工。大多数的创业者都不喜欢这样的改变,可到了某一程度再不改变他们就不适合坐在那个位置了,就会被扫地出门。而我很享受这个改变的过程,可以有机会去学习那些我没有经验的事情。
   
   问:谈一谈你和竞争对手的关系?
   
   比尔:乔布斯对我很粗鲁。我虽然也不待见他,但是跟他对我的态度比,我就很温柔了!没关系,他鲁,但是智深。他跟我的技能有很多重叠,比如我俩都很有野心、渴望成功。不同的是,他从来没有读过一行代码。但是他是设计天才,他从不考虑合作伙伴的想法,所以iPhone很纯粹。相比之下我们同期的工作就远没有iPhone那么野心勃勃,因为我们心太软,听各种合作伙伴的意见:什么移动通信协议啦,硬件限制啦,等等等等。史蒂夫才不管那些,他非常有前瞻性。他总是喜欢说我们是通用汽车公司,他们是BMW。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年半,我和他的关系变好了。我和他聊了很多——不是作为竞争对手,而是一个和他有共同经历的伙伴。我和英特尔的老板安迪·格罗夫关系也很紧张。他对我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当然我对他也不是像春天一样温暖。除了他们两个,还有很多人把我和微软当敌人,比如说甲骨文的老板拉里·埃里森。但我们并没有把他们当成对手,因为他们总是在追赶我们。我们是独孤求败。
   
   问:比尔啊,你看起来身体倍儿棒,一定会长命百岁。但是,那一天总会来的。到那一天,你回首往事,想让别人记住你什么呢?
   
   比尔:我不觉得那是一件值得关注的事。如果一个人整天想着这个,不是很奇怪吗?(鼓掌)只有很少数的人真正了解你:你的家庭和你的亲密朋友,你希望他们爱你,有更多时间和你在一起,你去世的时候你希望他们会难过。我觉得,那些亲密的关系才是衡量人生成败最重要的标准。在此基础上,如果你还能够实现几个小目标,那就是锦上添花了。对我来说,我的愿望是30年之后没有人再会谈论疟疾和小儿麻痹症,因为这些疾病那时应该已经被消灭了。所以我希望我的遗产是被人遗忘,这就是我最大的愿望。(热烈掌声)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