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犹太教不爱自己的邻人]
谢选骏文集
·日本又成中华属国
·美国也曾犯下类似“文革”的错误
·幼儿哪里比黑猩猩聪明
·圣雄甘地死于门徒的性嫉妒
·印度国父甘地的另类性侵骚扰及其遇刺
·孔子也有柏拉图式的爱情
·文革不是错误而是艰辛探索与建设成就
·四书五经合辑是朱熹小子的乱伦行动
·中国有产阶级的颤栗哀鸣
·英国王家是哪里来的野种
·中国离开复兴还有关键一步的差距
·中国战胜美国成为全球霸主
·中国恢复粮票油票布票点心票烟酒票……
·赵高是推翻秦朝的最大功臣
·祖先崇拜与人口大国
·高等华人与低端人口
·伊朗的内贾德会成为中共的赵紫阳吗
·反诽谤法的法外执法
·罗素缺乏思考能力
·超越种族之爱
·阿里山日月潭屠龙记与侯德健龙的传人
·美国拒绝成为全球性的国家
·印度为何能够影响中国
·再论印度为何能够影响中国
·巴列维和霍梅尼谁是伊朗民族的叛徒
·游击战是胆小鬼的行业吗
·强盗法官、泼妇舞蹈团——“红色时代”终于咽气
·钱钟书与杨绛是毛派疯狗咬人吗
·让国家伟大还是让自己伟大
·瑞士的佛教化
·印度有能力分成二十多个强国吗?
·神准灵媒也无法预言自己的死亡
·子虚乌有的莎士比亚
·时间就是金钱,就是主观的产物
·厕所更能说明问题
·印度要把中国培养成为统一亚洲的新秦国
·楚国为什么不能“统一中国”
·川普为什么搞不过金正恩
·广告与神话
·亚历山大从印度撤退遑论中国
·台湾外交部多此一举吗
·国际吸血苹果厉鬼
·法庭判决导致赌城屠杀
·杨开慧算是出租子宫吗
·“第三中国”得到认同
·“第三中国”得到认同
·中国首先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种文明
·专制创造自由,自由成全专制
·澳洲出卖自由恢复劳改传统
·无产阶级革命的结果是强化了资产阶级
·消灭一点舒服一点
·饱汉不知饿汉饥的危险
·苏格拉底之死是柏拉图哲学的开始
·柏拉图《理想国》不知思想主权为何物
·川普可能仅仅代表了一个即将消失的美国
·西方文明的末日警钟
·影帝是贱货吗
·从现象到原理
·德国希望中国醒来是纳粹
·台湾人发扬了国际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精神
·武侠小说是亡国奴的呻吟
·毛泽东思想造成高血压泛滥
·什么主义也消除不了人的原罪
·毛泽东裸尸模特一定红火
·爱因斯坦等科学家做了婊子又立了牌坊
·民主不是一个球
·中国文明整合世界为何受到围攻
·莫言的奶奶被日本人强奸过
·习近平会克己复礼吗
·解构了莎士比亚就解构了英国
·解构了莎士比亚就解构了西方文明的最大标本
·莎士比亚比牛津的伯爵还要牛
·不敢署名的能叫作者吗
·谁也没有写莎士比亚
·莎士比亚诞生地基金会的无赖作风
·莎士比亚的梅毒
·莎士比亚是经营者而非创作者
·《解构莎士比亚》所采用的译本
·兰斌强用张冠李戴进行罗织和推理
·废垃生存的五十个法则
·个人崇拜的复活很有社会杀伤力
·中国“旅游黑帮”让俄罗斯“旅游黑帮”红眼
·上帝要俄罗斯变成开放社会
·普京落选就去当收割人头的司机
·希特勒余党扶植北韩对抗美国
·从学而优则仕到仕而优则学
·韩国是一个落井下石的民族
·极权体制往往崩溃于顶层核心
·千穿万穿只有马屁不穿
·为何有人老给习近平“抹黑使坏”——毛女李敏的女儿做小三
·硬件和软件之间的张力可能撕裂整个社会
·禽兽不如的朱棣父子可以进去迪尼斯世界纪录
·没有公民社会——何来打压一说
·专制制度与后宫社会
·千里之行,溃于足下
·摄像机可以颠覆国家政权
·照相机下出政权
·阿奎那是天使博士还是魔鬼博士
·莎士比亚是否一个雇凶杀人犯
·一个幽灵正在台湾徘徊
·中国成语PK英国诗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犹太教不爱自己的邻人

   谢选骏:犹太教不爱自己的邻人
   
   《美国夫妇的“秘密同性恋色情王国”》(BBC 2019年12月15日)报道:
   
   卡伦(Karen)和巴里·梅森夫妇(Barry Mason)的工作显然不在他们的职业规划里,他们甚至都不能公开谈论自己是做什么的。 多年来,这对夫妻经营着洛杉矶最著名的同性恋色情商店,并在美国各地发行成人用品。


   
   表面上看,他们是一个受人尊敬的家庭。卡伦曾是芝加哥和辛辛那提著名报社的记者。巴里曾是电影特效工程师,他参与过的电影包括《星际迷航》和《 2001太空漫游》的制作。他们在一个犹太社区的单身之夜活动上相识,三个孩子会去安息日活动,做祷告,在学校学习刻苦。
   
   在1970年代中期,巴里曾是发明家。他发明了一个肾脏透析机的安全装置。但当时要买他发明的公司提出他无法负担的保险要求,致项目突然下马。整个家庭因此陷入财务困境迫。
   
   巴里为《星际迷航》做电影特效。 那时卡伦在《洛杉矶时报》(LA Times)上看到了一则招聘广告,一份发行色情月刊杂志《好色客》(Hustler)和色情大亨拉里·弗林特(Larry Flynt)生产的其他商品的工作。梅森夫妇从此踏入色情行业。
   
   他们的确是做生意的料。最初几周,卡伦和巴里付出的努力很少但收到5000份订单,他们开车到整个洛杉矶地区送货上门。尽管《好色客》是异性恋色情杂志,但弗林特不久也接手一些倒闭的同性恋色情出版物,这些出版物也成为梅森夫妇业务的一部分。
   
   数年后,当洛杉矶最著名的同性恋色情书店 ——位于西好莱坞的“书圈”(Book Circus)书店老板遭遇财务危机,梅森夫妇恰好有能力买下了它。1982年,卡伦和巴里将其改名为“书的圈子”(Circus of Books),它不只是一家色情商店,还是洛杉矶同性恋社区的据点和聚会场所。
   
   他们给三个孩子:麦卡(Micah),瑞秋(Rachel)和乔什(Josh)严格指示: 来到店里的时候,不得观看或触摸任何产品。也不得向诉朋友说出店铺的名字。卡伦说:“我们压根儿不希望他们知道我们做什么。我们不谈家里的生意。我们有一家书店,这就是我们要人们知道的。”
   
   但这些措施并未完全奏效。长子麦卡偶然发现卡伦汽车后备箱里的色情录像带。实际上,瑞秋14岁仍不知色情为何物时从朋友处了解到了家里的秘密。她很震惊。父亲巴里很悠闲自在,但母亲则非常虔诚和有道德感。瑞秋将父母视为普通的小生意人,有个家庭作坊。瑞秋说:“但于我而言,父母和那些有反文化行为的人截然不同。”乔什补充说:“我们还算是个正常的家庭”,“我们努力成为外人眼里的完美家庭”。
   
   在卡伦和巴里的管理下,书店获得商业成功,不久后他们在该市的银湖(Silverlake)地区开设第二家分店。他们还开始制作同志色情影片,并由杰夫·斯特里克(Jeff Stryker)主演(后来他被称为“色情片的卡里·格兰特”)。与此同时,他们继续自己的色情消费品发行业务,但这几乎引致灾难性后果。
   
   里根总统已明确表示反对色情,并称其为“一种污染”。他命总检察长埃德温·梅斯(Edwin Meese)调查该行业,并于1986年发表了2,000页的《梅斯报告》。与此同时也引入新的起诉策略,这使梅森一家的业务面临压力。此后一段时间内,为了安全起见,分销商只在熟人间兜售。但有一天,一名职员犯了一个错误。一位客户打电话订购了三部电影,并要求寄送到“乔的视频商店”。员工把信息输入商店的数据库并把货寄出。实际上,该名客户是联邦调查局。
   
   商店被搜查的时候,像极了好莱坞的方式。调查人员荷枪实弹冲入店里,梅森夫妇被控在美国非法运输淫秽材料。孩子们当时并不知情。巴里面临五年监禁和重罚。商店似乎也得关门了。不过梅森一家的律师没放弃。他辩称他们受《第一修正案》保护。该修正案保证言论自由,并强调这种严厉的惩罚会对家庭造成严重影响。最终巴里认罪后被释放,不必进监狱,商店保持营业。
   
   在艾滋病时代,卡伦和巴里是模范雇主。巴里会拜访那些生病或临终关怀医院艾滋病患者。患艾滋病的雇员不该工作,不然会失去医疗保险。但卡伦让身体情况好一些的员工偷偷地来上班,多挣点儿钱。她说:“我让他们上班并付给他们现金,这样虽然违法,但让他们保持尊严,因为我一直觉得工作很重要。”许多雇员没有家人关怀,但死后,卡伦和巴里会收到他们家人询问。
   
   尽管他们长期参与洛杉矶的同性恋社区,但在梅森家中从未谈起过性相关的话题。不过私底下,长女瑞秋过上了同志的生活,并在父母不知情时偷偷溜出去。她说:“我去过同性恋俱乐部,我有未成年身份证,所以我可以去看变装秀,对此我感到非常兴奋。”尽管她从未正式出柜,但瑞秋一直都很有艺术范儿和叛逆,因此当她带一个女孩参加高中毕业舞会时也就不足为奇了。但聪颖的小儿子乔什,背负着母亲的所有期望,却因自己内心的秘密而挣扎。乔什说:“我继承了妈妈追求完美的雄心,我想变得完美。”在要返回大学的一天一晚,感觉压力山大: “我刚开始在便利贴上写上‘我是同性恋’。桌上散落着笔和纸。”
   
   此前因为担心会被赶出去,他已做好离家的准备。他说:“我订好了机票。因为这种情况不是不可能。”卡伦的回应是,他们将永远在一起。“我说,‘你确定吗?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一定是上帝在惩罚我!’”卡伦说, “就我而言,同志没有什么不好的,就是做好有个同性恋儿子的准备!”
   
   卡伦后来意识到自己的反应伤害了乔什,但她也发现很难与儿子谈他的性取向,因此她决定,自己需要帮助控制自己的情绪。她说:“我需要学习如何做同性恋者的父母。”“我加入了一个名为PFLAG(同性恋者的父母和朋友)的组织。我必须接受它,并承认父母对孩子的期望,更多的是父母的期望而不是孩子的。当涉及到我儿子时,我意识到,我对同性恋者的一些想法需要改变。”后来,巴里和卡伦成了PFLAG的大使:帮其他人了解孩子的性别和性别差异。
   
   大约在本世纪初,互联网广泛普及,作为一家提供顾客社交和特种图书服务的社区类书店,Circus of Books开始走下坡路。两家分店分别在2016年和今年2月关门。“当那家店关门时,人们的反应令人难以置信。人们走进来,然后泪流满面。我的意思是,人们从前门走进来,我们只在哭泣,”瑞秋说。
   
   许多老顾客和前雇员感到悲哀, 这个曾经唯一一个让他们感到安全的场所,也是洛杉矶同性恋史的一部分就这么消失了。但卡伦说,作为一名老板,日渐萧条业务让她无法提供给员工像过去一样的福利。 她说:“我尽我所能确保他们或是上学深造,被纳入教育计划,或者至少能找一份兼职做。”“关门对我来讲,还过得去。”
   
   谢选骏指出:这对夫妇“美国夫妇”其实是“信奉犹太教的夫妇”——因为他们做安息日礼拜。犹太教对信奉犹太教的人和不信犹太教的人,采取双重标准,因此不爱自己的邻人。在犹太教的定义里,危害犹太教外的人民,不属于犯罪。基督教就是来改变这一恶劣习俗的。其实在旧约的先知书里,已经出现了“外邦人的光”这一概念,开始了对于教内教外一视同仁的“普世主义”的态度了。但是,犹太教最终拒绝了这一改变,并把耶稣基督钉死在十字架上,并要自己的子子孙孙与上帝永远为敌了。犹太教徒不爱自己的邻人,所以邻人也没有办法爱他们了。犹太教不爱自己的邻人,再守安息日也是没用的,因为他们会利用安息日危害邻人。
(2019/12/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