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今日12月12日我发现这几天我在被软禁中]
徐永海
2006年7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第6个月)|
·**********2006年7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第6个月)
·中国家庭教会杰出的传道人蔡卓华弟兄
·旧稿:维权人士残疾人刘安军即将出狱
·中国家庭教会运动的发起者和领袖袁相忱牧师
·人人需要信仰与真的存在上帝
·给徐文立大哥、贺信彤大姐的信
·给老朋友李海的信,他曾为民运坐牢9年
2006年8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的第7个月)
·**********2006年8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的第7个月)
·主的恩典够我用的——刘凤钢的狱中来信
·萧山教堂被拆与我们为主坐牢
·我们基督徒不是愚昧的
·纪念马礼逊来华传道200周年“科学与上帝”研讨会
·对空间膨胀理论和相对论的进一步理解——确实存在终极的上帝
2006年9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第8个月)
·**********2006年9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第8个月)
·十讲科学与上帝
·第一讲:人的原罪与人的一些疾病
·第二讲:信仰是最好的心理治疗
·第三讲:十字架上的道理
·第四讲:宇宙是上帝创造的与真的存在上帝
·第五讲:宇宙的一切都在上帝的掌管之中与一定存在天堂地狱
·第六讲、科学将使我们更加坚定地相信上帝
·第七讲:对空间膨胀理论的进一步理解
·第八讲:对相对论的进一步理解
·第九讲:对任何速度都不可能超过光速的进一步理解
·第十讲:科学面临着新的突破
·纪念马礼逊来华200周年——致主内弟兄姊妹们与朋友们的倡议书
2006年10月份写的文章(出狱后第9个月)
·*********2006年10月份写的文章(出狱后第9个月)
·旧稿:一会儿我将要被警察带到派出所,紧急给朋友和弟兄姊妹的一封信
·我被带到派出所是要对我说在“中非论坛”期间不能离开家门
2006年11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第10个月)
·********2006年11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第10个月)
·宇宙空间与物质世界统一的理论物理
·我的经历与见证
·旧稿:这十天警察不许我出家门
·这十天不许我出家门也不能到教会讲道了
·坚持基本要道与接受当代科学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建立科学的神学理论
·探讨宇宙最终奥秘与平和地推动社会进步
·对空间膨胀理论的进一步理解与宇宙是从零点中诞生的
·对相对论的进一步理解与宇宙本身是零点的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简介
2006年12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第11个月)
·********2006年12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第11个月)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普及人类终极信仰”为此致全国人大何鲁丽副委员长的一
·就揭示宇宙最终奥秘给科学界各位老师们的信
·为主坐牢者的母亲李明芝
·一个基督教家庭教会普通的老基督徒
·我的妻子李姗娜一个政治犯的家属
·旧稿:警察刚刚对我说今天不许出门一会儿带你到派出所
·警察为什么要把我带到派出所
·刘凤钢将在1个月后出狱
·为狱中的刘凤钢祷告,为福音的中国祷告
·我们为主坐牢我们的家人为主受苦
·为我们具有“耶稣那样的爱心”而祈祷
·我们为什么要信耶稣基督
·为中国福音大会2006祷告
·为狱中的刘凤钢等弟兄姊妹、朋友祈祷
·为什么进行三天禁食祷告
2007年所写的文章
2007年1月所写的文章
·*********2007年所写的文章
·*********2007年1月所写的文章
·*********2007年1月所写的文章
·2007年元旦的信仰宣言
·上帝是真实可信的,是不怕科学检验的
·2007年元旦三天警察不许我外出
·就“狱中所完成的科学论文《宇宙与粒子统一的理论物理》”一事,致美国布什
·致信傅希秋弟兄
·“当代莫须有式的冤假错案”一个基督徒致胡锦涛主席的一封信
·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义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就何鲁丽曾是我老师的一点解释
·用爱代替仇恨
·旧稿:为主坐牢3年的刘凤钢即将出狱
·致民主党人的妻子贾建英大姐的一封信——让主的公义慈爱来充满我们曾痛苦的
2007年2月写的文章|
·********2007年2月写的文章
·请求帮助刚刚出狱的病重的刘凤钢弟兄
2007年6月写的文章
·*******2007年6月写的文章
·给傅希秋的信
·我在高洪明出狱前一天所经历的事情
·我在高洪明出狱前一天所经历的事情
·旧稿:高洪明今日出狱
2007年7月写的文章
·*******2007年7月写的文章
·出狱一年半仍一直被监视与软禁
·凸渡沙教堂——中国最大的家庭教会教堂
·给傅夏霖姊妹的信
·旧稿:六四时在人民大会堂前跪交情愿书的学生领袖被抓了
·家庭教会弟兄姊妹的好师母
·当今的世界最需要的是上帝
·坚持我们的信仰与维权
·给徐文立大哥贺信彤大姐的信
·就计划筹备“科学与神学研究工作室”一事给弟兄姊妹的信
2007年8月写的文章
·********2007年8月写的文章
·我将遭受软禁失去自由8天,我将禁食祷告求主给我力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12月12日我发现这几天我在被软禁中


   今日12月12日我发现这几天我在被软禁中
   
   (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徐永海
   

   2019年12月12日
   
   
   今天是2019年12月12日,中午叶国柱、常诚、孙亦荷等朋友相约一起吃饭。上午10点多,我走出院门,一个联防(北京下岗工人)、一个派出所的保安(外地农民工)和一个派出所片警,在这里上岗。他们经请示,说这两日,不许我外出。
   
   这几天,我被软禁了,并且很严,即使警察陪同下也不得外出。为什么呀?我不知道,片警也不知道。莫名其妙。也许是因为前天是12月10日,是“人权日”。
   
   因我被软禁在家,不能出门,叶国柱、常诚、孙亦荷,他们吃完饭,来看了我。王玉琴在给被关在丰台看守所的丈夫杨秋雨送完钱后,也来看我。在此谢谢这几位朋友、弟兄姊妹。
   
   作为基督徒、作为良心(释放)犯,我是时常遭到这样的软禁。为此还请主内弟兄姊妹来为我祈祷,求主保守我,求主使我在如此环境中也能来为主做工,来更好地为主做工。
   
   作为基督徒,作为家庭教会的长老,我一直是带领家庭教会,带领大家一起学习《圣经》,来使大家都来接受耶稣,都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
   
   作为一个有文化的基督徒、知识分子的基督徒,我一直希望通过科学的方式来告诉人们,是真的存在上帝(道),耶稣一定是道成肉身。为此,多年来我一直进行有关的科学研究,现科学研究基本告一段落,并基本完成论文《上帝的科学》(20多万字。
   
   这两日,我一直对其中的《当今物理学所存在的几个重大疑问及理论突破》(《上帝的科学》简介一:《上帝的科学》一书中所要论述的物理学问题)做最后的修改。
   
   在这部分中,我提出了物理学的3个重大疑问,1、“高速飞行者与光柱一起飞行会怎么样”、2、“磁力存在着几个奇怪现象”、3、“空穴电流中的空穴是如何流动的”。并在这些疑问基础上,提出了一些新的科学观点。
   
   这些年来,我主要做到事情,就是:弘扬耶稣大爱,进行科学研究。弘扬耶稣大爱无罪,进行科学研究无罪。还望大家对我的科学研究给予支持、帮助、参与。
   
   附上《当今物理学所存在的几个重大疑问及理论突破》,也可见:
   http://blog.sina.com.cn/s/blog_d83f27fd0102zrdi.html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座机电话:86-10-82082198,手机电话:18600229405(不能微信——8月5日微信被封,但可以电话、电报等),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目前微信号:xuyonghai-1960。
   
   
   
     
         当今物理学所存在的几个重大疑问及理论突破
     
   ——《上帝的科学》简介一:《上帝的科学》一书中所要论述的物理学问题
           ——相信上帝可以带来物理学的新突破
     
          (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徐永海
     
     
   1、高速飞行者与光柱一起飞行会怎么样,实在是存在着重大疑问
     
   (1)、不论高速飞行者的速度是多快,同时出发的光,总是比他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秒
     
     我们的地球是在高速运动中,如地球围绕太阳的运动速度是29公里/秒,太阳带着地球在银河系中的运动速度是250公里/秒,银河系也许还带着地球以更快的速度在运动中。
     
     我们的地球是以极高的速度在运动中;那些从前面迎头撞向地球的光,与地球相撞的速度,应当是“光速加上地球的速度”;那些从后面追尾撞向地球的光,与地球相撞的速度,应当是“光速减去地球的速度”。
     
     可是,在1887年的迈克耳逊-莫雷实验中却发现,不论是从前面迎头撞到地球的光,还是从后面追尾撞到地球的光,它们与地球相撞的速度,它们相对于我们地球的速度,都是一样的,不加,不减。
     
     即不论我们如何运动,光相对于我们的速度都是一样的,都是30万公里/秒,此为“光速不变”。即不论我们以多么快的速度飞行,光永远以30万公里/秒的速度快于我们,光的速度永远比我们的速度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秒,此为“光速不变”。
     
     打开手电筒可以发射出来一束光,这束光可以是一个光柱。如果光源从开到关是1秒钟,这个光柱的长度就是30万公里。如果光源从开到关是1年,这个光柱的长度就是1光年(距离),即近1万亿公里的长度。如果光源从开到关是1亿年,这个光柱的长度就是1亿光年(距离)。如果光源从开到关是1百亿年,这个光柱的长度就是1百亿光年(距离)。
     
     如果,高速飞行者与一个光柱的前端同时出发,高速飞行者会发现,同时出发的这个光柱,总是比自己,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秒。如果把这个光柱比喻为一列极长的火车的话,一节一节的车厢总是以30万公里/秒的速度在不停地超自己。
     
     当高速飞行者的速度是10万公里/秒时,他会发现,光柱的速度依旧比他的速度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秒。他和光柱之间的速度差依旧是30万公里/秒,而不是20万公里/秒。
     
     当高速飞行者的速度是29万公里/秒时,他会发现,光柱的速度依旧比他的速度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秒。他和光柱之间的速度差依旧是30万公里/秒,而不是1万公里/秒。
     
     当高速飞行者的速度是100万公里/秒时,一定是,他会发现,光柱的速度依旧比他的速度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秒。而不是他的速度比光柱的速度快70万公里/秒。
     
   (2)、应当只是,仅仅单单地相对于静止者自己来说,30万公里/秒是最高速度
     
     因为,对高速飞行者(自己)来说,高速飞行者与一个光柱的前端同时出发,不论高速飞行者(自己)多么使劲飞行,不论速度多么快,同时出发的光(光柱前端)永远飞在前面,高速飞行者永远飞在光(光柱前端)的后面。所以,对静止观察者(他人)来说,高速飞行者也是飞在光(光柱前端)的后面,而没有超过光(光柱前端),而永远不能超过光(光柱前端)。
     
     因为,“光速不变”。所以,相对于静止者来说,光的速度也是30万公里/秒;相对于静止者,光(光柱前端)的速度也是30万公里/秒。(光的速度更准确说是C,是29.9792458万公里/秒)
     
     因为,相对于静止观察者来说,高速飞行者永远飞在光(光柱前端)的后面,永远不能超过光(光柱前端)。因为,相对于静止观察者来说,光(光柱前端)的速度是30万公里/秒。所以,相对于静止观察者来说,高速飞行者的速度永远不能超过30万公里/秒。
     
     相对于静止者来说,30万公里/秒是最高速度,任何速度都不能超过30万公里/秒。(30万公里/秒,更准确说是C,是299792458米/秒,是29.9792458万公里/秒,是1光年/1年,是100亿光年/100亿年)。
     
     如果,几个高速飞行者与一个光柱的前端同时出发。他们都飞行了100亿光年(距离),之后返回地球。相对于地球上的等待者来说,他一定是在第100亿年结束这一刻,看到光(光柱的前端)返回地球的。
     
     如果,地球上的等待者,是在第101亿年结束这一刻(比光柱的前端晚了1亿年),看到第一个高速飞行者返回地球的。那么,相对于地球上的等待者来说,应当有理由认为,在飞行中,第一个高速飞行者的速度约等于0.99C(29.67945334万公里/秒),比光(光柱)的速度是慢上0.299792458万公里/秒。
     
     如果,地球上的等待者,是在第110亿年结束这一刻(比光柱的前端晚了10亿年),看到第二个高速飞行者返回地球的。那么,相对于地球上的等待者来说,应当有理由认为,在飞行中,第二个高速飞行者的速度约等于0.9C(26.98132122万公里/秒),比光(光柱)的速度是慢上2.99792458万公里/秒。
     
     ……
     
     可是,事实上,确是,在飞行中,光(光柱)比任何飞行者都要快上C(29.9792458万公里/秒);任何飞行者都要比光(光柱)慢上C(29.9792458万公里/秒),而不会是只慢上0.299792458万公里/秒、2.99792458万公里/秒、……。
     
     如果把光柱比喻为一列极长的火车的话,一节一节的车厢都是以C(29.9792458万公里/秒)的速度在不停地超这些高速飞行者。而不是以其他速度(如0.299792458万公里/秒、2.99792458万公里/秒……)在不停地超这些高速飞行者
     
     也就是说,从静止者自己的角度来推测,每个高速飞行者与光(光柱的前端)之间的速度差(如,是0.299792458万公里/秒,是2.99792458万公里/秒),是不可以的。
     
     同样,从静止者自己的角度来推测,每个高速飞行者的速度是0.9C(26.98132122万公里/秒)、0.99C(29.67945334万公里/秒)、0.999C(29.94926655万公里/秒)、0.9999C(29.97624788),也是不可以的。
     
     自然,从静止者自己的角度来推测,高速飞行者他自己的速度不能超过光速(29.9792458万公里/秒),也是不可以的。
     
     通过我们前面的讨论,相对论中的“光速是最高速度”就应当理解为(修改为):“只仅仅是,只单单是,相对于静止者自己来说,30万公里/秒是最高速度,任何速度都不能超过30万公里/秒(C);只仅仅是,只单单是,相对于静止观察者自己来说,那些高速飞行者的速度永远不能超过30万公里/秒(C)。”
     
   (3)、当我们的速度是无限大时,相对于我们来说,整个宇宙就会成为一个“点”
     
     从高速飞行者(自己)角度看问题,应当是,相对于高速飞行者自己来说,高速飞行者自己可以以任何速度飞行,很高的速度飞行,甚至是无限大的速度飞行,只是同时出发的光(光柱)依旧比他自己还要再快30万公里/秒。
     
     如你用1年的时间绕着整个宇宙空间飞行一圈,你是和一束光(光柱)的前端同时从地球出发,再返回到地球。虽然你的速度是非常的快,但是在飞行中你会发现,这束光(光柱)的速度比你的速度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秒,光(光柱)相对你的速度不变。(这束光、光柱,可想象是个百亿光年长的火车,一节节车厢是连续着以30万公里/秒的速度在超你)。
     
     这束光(光柱)的前端一定比你先返回地球,你只能和这束光(光柱)的中部甚至后端同时返回地球。如果这趟旅行的距离是100亿光年;相对于地球上等待者来说,他看到这束光(光柱)的前端返回地球时,自然是在第100亿年结束这一时刻;他看到你返回地球时,一定是在第100亿年结束之后的某一时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