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shenmecaishiminzhu
[主页]->[新会员区]->[shenmecaishiminzhu]->[ 毛泽东和斯大林的交易]
shenmecaishiminzhu
·国会将通过禁止中国及其他危害国家安全的资金投资美高端科技
· 国会将通过禁止中国及其他危害国家安全的资金投资美高端科技
·全美炸锅 普普会罕见速要梅开二度
·峰会才提避武器竞赛 蒲亭回国就展示新武器
·川普谈普京:我将成为他最大的噩梦!
·蓬佩奥向日韩及安理会强调不放松制裁朝鲜
·美官员:习近平治下的中国对美国展开“新冷战”
·默克尔愿与美国合作 但不再依靠美国
·默克尔愿与美国合作 但不再依靠美国
·美国演练击沉战舰 与中国作战一次预演
·贸易战全面升级 特朗普准备向全数进口中国商品征税
·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准备对价值5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
·中共密会塔利班 讨论维吾尔人反共行动
·16参议员致信美政府 促遏制一带一路债务
·葡萄牙被中共趁虚而入 欧盟警惕拟反制
·美民众赞川普:继里根后美国最好的总统
·贸易战激烈 中共在四方面被川普“掐脖子”
·【翻墙必看】应对中共崩溃 美专家提六点建议
·美专家:如果中共垮台 美国应如何应对
·俄总理下令对美国部分商品加征40%关税
·中美贸易战:特朗普信心爆棚不惧中国报复
·最强有力制裁中国 白宫与议会罕见一致
·俄专家评中美贸易战:中共已乱了阵脚
·FBI局长说美国50州每州都有中国间谍活动
·脸书已掌握“俄干涉美总统大选”证据
·特朗普让国家安全顾问安排普京今秋访美
·特朗普:与普京公开好,还是私下好,这是个问题
·欧巴马暗呛川普 痛批说谎政客恬不知耻
·奥巴马:否认事实有可能终结世界各地民主
·曼德拉百岁冥诞 欧巴马将发表演说
·中欧峰会 欧洲再拒中共 称美国仍是盟友
·美重启对伊朗制裁 欧盟誓即刻保护欧洲企业
·中方称不会接受美国贸易“讹诈” 特朗普总统表示关税正在起作用
·贸易战、冷战思维与零和博弈
·中资入侵欧洲: 葡萄牙成为中国资金锁定新猎物
·川普语出惊人 中国留学生都是间谍
·特朗普说“留学生几乎都是间谍” 侨报要求给中国留学生一个说法
·中国学生都是间谍?国务院:关切部分人窃技术资讯
·川普间谍言论 危害全美500万华裔
·【新闻看点】留学生是间谍?遭中共绑架的悲哀
·川普再发攻击留学生言论 针对中国
·“一带一路”到底侮辱了谁?中国留学生都是间谍吗?
·美签严审中国科技专才 去年获F-1者大减24%
·美签严审中国科技专才 去年获F-1者大减24%
·惊天雷!全面反击:美国对华政策变脸前后大揭秘!
·专家:美应六方面准备 应对中共崩溃
·川普语出惊人 中国留学生都是间谍
·川普批评一带一路倡议 暗指中国学生是间谍
·【新闻看点】中共间谍渗透各领域 震惊美政坛
·特朗普指中国留学生都是间谍 华生认为与大陆洗脑教育有关
·特朗普私人餐会上批中国留学生“几乎个个都是间谍
·美法官命令被遣难民折返美国
·数十学者联名:关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权灾难的呼吁书
·庇护申请者被遣返 美法官威胁要判司法部长蔑视法庭
·通俄案/合夥人作證:馬納福指使我作假帳 錢藏海外帳戶
·「會否自查」 川普譏參議員范士丹被中諜滲透
·錄音曝光/努尼斯:共和黨需掌控國會「護川」
·司机涉嫌为共谍 美参议员曝与中共深交40年
·不满马航MH370报告 法国决定插手调查
·入侵格鲁吉亚10周年 周边邻居日益感受俄威胁中国例外
·中国多次接触塔利班 密谈新疆问题
·制裁前一刻大转弯 伊朗总统:愿跟川普谈判
·俄美议员讨论“俄干预美国大选”问题
·梅德韦杰夫解释为什么北约不应当接纳格鲁吉亚
·俄专家:格鲁吉亚可能将永远不会加入北约
·美国拟出台新规 拿福利者不得入美籍
·“祖国”的召唤?新加坡警惕中国向华人施加影响力
·中国打文化血缘牌 新加坡警惕
·越媒:王毅南海自卫说法“自相矛盾”
·川普拼经济 “肥肉”却落在民主党票仓
·德国政府摆乌龙误遣维族难民回中国
·德巴伐利亚邦行政疏失 维吾尔男子遣返中国
·德国误将维吾尔难民遣回中国 音讯全无
·难民危机:德国官方沟通失误 一名维族人被遣回北京
·德国终于将本•拉登前保镳驱逐出境
· 俄媒高调批“一带一路” 北大教授称难得民心
·俄媒罕见批“一带一路” 称中亚反华浪潮高涨
· 俄专家: 中国星空-2号抄袭俄技术难列装
·美重启对伊朗片面制裁 俄罗斯:深感失望
·美国恢复制裁伊朗 鲁哈尼称要谈判先把刀收起来
·伊朗:特朗普第二梭子弹瞄准石油与央行•••
·川普证实重启伊朗制裁 对新核协议态度开放
·美国首波制裁生效 伊称谈判应先收刀 欧盟祭新法反制
·伊朗遵守核子协议承诺 欧盟鼓励企业与伊贸易
·在美国投资遇阻 中共将9倍资金投入欧洲
·中国在欧洲投资比在美国多出9倍
·中欧峰会落幕 中国“联欧抗美”新伟业能否实现
·对抗保护主义 日本欧盟签署重大自由贸易协议
·欧盟裁决冲击商业模式 谷歌在欧“大位”难保
·贸易战打到G20财长会 米努勤搞心战 美中无休战迹象
·为何谷歌在欧遭重罚 在美“没问题”?
·揭密!美中贸易战 因“他”不让步 川普首席经济顾问痛批
·不满中国、欧盟、加拿大等国报复性关税 美国向WTO提诉
·欧洲议会议员团访台 蔡英文:盼国际同台湾捍卫自由民主
·台湾立法院访团抵华盛顿 将拜会美议员
·北京全面规避“中美贸易战”表述的背后
·美国在世贸组织启动对中国等多方的诉讼
·欧洲令北京失望 李克强对美抛橄榄枝
·美副总统:会继续对华采取强硬措施
·川普赢得胜利 三大迹象北京付出沉重代价
·“爱国华人”把美国华人推入险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和斯大林的交易


   毛泽东和斯大林的交易
   
   选自:《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
    主题:毛泽东同斯大林签的损害中国利益的秘密协定,毛自己把东北和新疆叫做【殖民地】

    1949~1950 年 55~56 岁
   
   https://blog.boxun.com/hero/200810/seyyidxelil/6_1.shtml
    毛泽东最有求于斯大林的,是帮助他建立一流的军事工业体系,使中国成为全球军事大国,为他扩张势力范围作后盾。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必须要让斯大林相信:最后的大老板还是你。毛对米高扬一再表示对斯大林的忠诚,在联络员科瓦廖夫面前,也作了好些表演。科瓦廖夫向斯大林报告说,毛有一次“跳起来,高举双手,连呼三声:“斯大林万岁!””除了这些口头上的花样,毛还采取了一个所有东欧共产党国家都未采取,连斯大林本人也没有指望的极端行动:同西方不建立外交关系。西方那时已经与共产主义阵营形成两军对垒。毛告诉科瓦廖夫:“我们巴不得所有资本主义国家的大使馆都从中国一去不复返。”毛要让斯大林放心,他在以斯大林为首的共产主义阵营待定了。
    跟西方切断关系也有国内的考虑。毛担心西方人在中国会给自由派人士和反对他的人增加勇气,使他们存有一线希望。他对米高扬说:“西方承认只会有利于美、英的颠覆活动。”毛为中国制定了这样一个外交政策:“打扫干净房子再请客”。这一句听起来礼貌客气的话,实际上杀机四伏。
    西方在中国的影响很强。正如毛对米高扬所说:“中国知识分子的许多代表人物都是在美国、英国、德国、日本受的教育。”几乎所有现代教育机构都是西方人,特别是传教士办的,要不就是在西方影响下建的。刘少奇在一九四九年夏天写给斯大林的报告里说:除了报章杂志、新闻通讯社以外,仅美国和英国在中国就办了三十一所大学、专科学校,三十二所教会教育机构,二十九座图书馆,二千六百八十八所中学,三千八百二十二个传教机构和一百四十七所医院。
    毛泽东需要这些机构培养的人才帮他管理、发展城市。人们常说毛代表农村,其实他关心的是城市,進城前夕他告诉中共高层,城市搞不好,我们就会站不住脚”。改造知识分子,把他们亲西方的倾向,从西方教育里学来的思想方式清除掉,是毛“打扫干净房子”的目标之一。
    人们一般认为中共建国之初没跟美国和西方建交,是因为美国不承认中共政权。事实上,毛故意采取了一系列敌对动作,使西方不可能承认中共。中共攻占沈阳后,中共干部最初对美、英、法领事馆是友善的。但毛很快就制定了“挤走”这些领事馆的方针,周恩来告诉米高扬:“我们叫他们的日子过不下去,不得不走。”“我们的目标是把东北挡在铁幕后面,除了苏联和人民民主国家[东欧]一概不跟外国政府打交道。”美国驻沈阳总领事瓦尔德(Angus Ward)和领事馆成员被软禁起来,瓦尔德后来被指控搞间谍活动而驱逐出境。以同样敌对的姿态,中共军队進入南京后,闯入美国大使司徒雷登(John Leighton Stuart)的住宅。
    对英国,毛也表现得火药味十足。中共横渡长江时,“紫石英(Amethyst)”号等英国军舰停在江面。毛的命令是:凡是“妨碍我渡江作战的兵舰,均可袭击,并应一律当作国民党兵舰去对付”。四十二名英国水手在炮击下毙命,“紫石英”号受创滞留江上。在英国,愤怒的海员痛打英国共产党领袖波立特(Harry Pollitt),打得他伤重住院。反对党领袖邱吉尔在国会发言,责问为什么“在中国海上没有一两艘航空母舰”,使英国能够“有效地進行报复”。
    斯大林害怕西方武装干涉,把苏联卷了進去。他令驻远东的苏联部队進入全面战备,一面给毛打电报,叫毛不要张扬跟苏联的关系:“我们认为宣传苏联与民主中国之间的友谊现在不是时候。”毛调低调门,要部队:“避免和外国军舰发生冲突”,保护外交人员,“首先是美、英外交人员”。他一度下令停攻上海,考虑到这里西方利益最集中,是最可能引起西方干涉的地方。
    但很快毛就恢复了進攻,一九四九年五月底拿下上海。毛深信,西方不会莽撞地武装干涉中国。为了万无一失,毛同时采取“兵不厌诈”的计策。五月三十日,周恩来找一个中间人带信给杜鲁门总统,说中共领导人分两派,一派是以刘少奇为代表的亲苏的“激進派”,一派是以他本人为代表的亲西方的“自由派”,如果美国支持他,他也许可能影响未来的中国对外政策。这番话让一些美国人焦急等待,等待中共哪天投入西方的怀抱。
    毛还派人同美国大使司徒雷登谈判。司徒雷登是个“中国通”,一厢情愿地以为他能给美国和毛做月老。其实正如毛的谈判使者、后来的中国外交部长黄华所说:“毛和周并非寻求[与美国的]友好关系,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即防止美国大规模武装干涉,在最后关头救了国民党。”
    到大局已定时,毛公布了他的关门政策。六月三十日,《人民日报》上发表毛的署名文章,宣布外交上“一边倒”。这不只是重申中国属于共产主义阵营,而且意味著在最近的将来不与西方国家建交。为了加强效果,几天后,美国驻上海的副总领事奥立佛(William Olive)在街上被抓去痛打一顿,不久死去。美国立刻召回大使。七月底,当“紫石英”号逃离时,毛下令狠打,“紫石英”号多处中弹,紧靠一艘中国客轮以作掩护,结果客轮被炮弹击沉。
    毛向斯大林郑重申明,他要“等一等,不急于要西方国家承认”。斯大林很高兴,在这句话下画了道著重线,批道:“很好!不急最好。”
    与西方割断关系是毛泽东给斯大林准备的见面礼。一上台,毛就急于去见大老板。这不仅是非有不可的礼仪和面子,他同斯大林还有交易要做。
    一九四九年十月底,周恩来上门告诉苏联大使,毛希望在斯大林十二月二十一日七十大寿时,到莫斯科去给斯大林祝寿。斯大林点了头。毛刚把世界四分之一的人口纳入共产主义阵营,斯大林却没有给他应有的待遇,把他作为英雄来欢迎。毛去苏联只是全球一大堆给斯大林祝寿的共产党领导人中的一个。
    毛十二月六日离开北京赴莫斯科,一生中第一次出国旅行。代表团里没有一个其他中共领导人,最大的官是秘书陈伯达。科瓦廖夫一语道出了毛的心思:毛知道斯大林一定不会善待他,他丢脸时“不想有中国人在场”。“脸”就是权。斯大林的羞辱会损害他在同事中的权威。同斯大林首次见面时,毛甚至连中国驻苏大使王稼祥也不让参加。
    首次见面是毛到莫斯科的当天。毛向斯大林再次重申他“一边倒”的政策,说:“好几个国家,特别是英国,都在积极地争取想要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但是我们不急于建交。”
    毛做出重大让步。他来莫斯科时曾希望签订新的中苏友好条约,取代苏联与蒋介石签订的旧条约。可是,当他听见斯大林说,废弃旧条约会牵涉雅尔达协议,苏联决定 “暂时不改动这项条约的任何条款”时,毛立即表示赞同:“对我们的共同事业怎么有利,我们就怎么办”,“目前不必修改条约。”毛主动请求苏联继续保持旧条约给苏联的领土特权,说它们“与中国的利益一致”。
    作为回报,毛摆出了他的要求:帮我建立一支强大的军队,一个全面的军事工业系统。
    对毛的要求斯大林需要权衡。军事强大的中国对他有利有弊:利在能增强他领导的共产主义阵营的力量,弊在有全球野心的毛会如虎添翼,威胁斯大林本人的地位。
    毛被送到远离莫斯科的斯大林的二号别墅,一幢安著窃听器的大屋子。一连数日毛被晾在那里,从落地大玻璃窗看窗外的雪景,朝身边工作人员发脾气。何时同斯大林正式会谈遥遥无期。斯大林派一个个底下人来看毛,但他们没事可谈;就像斯大林对莫洛托夫所说:“去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科瓦廖夫报告斯大林说,毛“很生气,很焦虑”。斯大林回答道:“我们这里有很多外国客人,没必要专门给毛泽东同志特殊待遇。”
    莫斯科那时聚集著全世界的共产党领导人,毛想见他们,他们自然也想见毛,毛毕竟刚取得自“十月革命”以来共产党世界中最大的胜利。但斯大林拒绝让毛见任何一个外国党领袖,只让匈牙利平庸无奇的拉科西(Matyas Rakosi)跟毛说了几句不关痛痒的话。斯大林死后,毛一次对意大利共产党代表团说,他曾提出想见意大利共产党领袖陶里亚蒂(Palmiro Togliatti),但“斯大林千方百计不让我见”。
    尽管一肚子不满,斯大林七十大寿那天毛还是做得很像样,引人注目地为斯大林鼓掌。斯大林看上去也对毛格外亲切,让毛坐在他右手边主宾的位子。《真理报》报导说,毛是唯一讲话后全场起立致意的外国领袖。文艺演出结束时,全体观众起立朝毛坐的包厢欢呼:“斯大林!毛泽东!”拉科西说这样的场面莫斯科大剧院还从来没有过。毛也朝观众呼口号:“斯大林万岁!”“光荣属于斯大林!”
    第二天,毛要求跟斯大林会谈,说:“我仅仅是来祝寿的吗?我是来办事的。” 他的用语还色彩十足:“难道我来这里就是为天天吃饭、拉屎、睡觉吗?”
    就连这三样生理活动毛也不顺心。吃的方面,苏联主人送来的只有冰冻鱼,毛生气地对卫士说:“告诉我们的厨师,只能给我做活鱼吃,如果他们送来死鱼就给他们扔回去!”拉屎呢,他一向有便秘的毛病,又只习惯蹲式马桶,别墅里的坐式马桶使他没法子方便。睡觉他又不喜欢钢丝软床,受不了鸭绒枕头,按按枕头说:“这能睡觉?头都看不见了。”他让人换上自己的荞麦枕,把床垫掀掉,铺上中国大使馆送来的木板。
    发脾气之后两天,毛见到了斯大林。但斯大林闭口不谈毛上次提出的建设军事大国的要求,只谈上次没谈到的问题,即毛与越南、日本、印度等亚洲共产党的关系。斯大林在观察毛的野心到底有多大。观察完毕,又是许多天没有消息。在此期间,毛本人五十七岁的生日无声无息地过去。毛整天待在别墅里用电报处理中国国内问题。他后来说,“我往斯大林家里打电话,那边竟回答说斯大林不在家,让我有事找米高扬。”“科瓦廖夫来,问我去不去参观,我说没兴趣,我说这次不是专来替斯大林祝寿的,还想做点工作。”“我拍了桌子,骂了他王八蛋,我的目的就是请他去告诉斯大林。”斯大林给他打了几次电话,但都是寥寥数语,又言不及义。毛无可奈何,随员看得出他心情“非常寂寞 ”,“非常郁闷”。
    毛想了个高招来调动斯大林:“打西方牌”。在他那安著窃听器的屋子里,他谈论著中国准备和“英、日、美等国做生意”。他刚到莫斯科时曾告诉斯大林,他不急于同英国建交,但此时他指示同英国加速谈判,英国很快在一九五0年一月六日承认毛的中国。英国通讯社说,毛被斯大林软禁起来了。这个风声,很可能是毛的人放出的。元旦那天,毛告诉斯大林的使者,英国将要承认中国。毛后来说,就在这一天,“我收到了一份由斯大林签署的毛泽东对报界的谈话稿”。斯大林同志改变观点了。他起草了一个我的谈话稿,他给我当秘书。”毛说是英国帮了中国的忙,承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促使斯大林态度的改变。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