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生命禅院
[主页]->[宗教信仰]->[生命禅院]->[生命的主旋律(一)——真爱在哪里?]
生命禅院
·传道篇:唯有破釜沉舟者才有希望打开天国之门
·你凭什么得救
·感恩--升华生命的第一要素
·人类新生活浑沌管理程序纲要
·为自己活 不要为谁活
·只有共产主义才能救人类
·比较之心乃恶心
·在爱里升华复活
·虚荣是人生的癌细胞
·为别人而活的人最自私
·致五百年前失落的莲子
·在动物眼中人像不像魔鬼
·新时代微视频(5月汇总)
·埋怨是一支毒箭
·共产主义旗帜依然在这里飘扬/雪峰
·人类坐失了一次良机/雪峰
·从众易犯规/雪峰
·人类遏制气候恶化的唯一途径/雪峰
·谁能经营好夫妻生活/雪峰
·再议“报仇雪恨”/雪峰
·共产主义旗帜依然在这里飘扬
·人类从新冠病毒疫情中应当明白这八个道理(雪峰)
【雪峰文集——诗歌篇】
·在上帝的怀抱中撒娇欢腾
·夏日秋凉
·就这么永别了吗/雪峰
·向往世外桃源/雪峰
【雪峰文集——心灵篇】
·走出人性的雾霾/雪峰
·曝光导游心灵丑陋的一面/雪峰
·人生加油站/雪峰
·心灵之战/雪峰
·诚信是人生的第一财富/雪峰
【雪峰文集——励志篇】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奥修是我的知音
·信仰!
·被动潜藏着被淘汰的危机
·奔向高潮 拥抱精彩人生
·以天国品质待人
·成功人生的八大基石
·关山重重走泥丸
·活到极致 挥洒到极致/雪峰
·持久的动力来自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雪峰
·打造精品人生
·获得开心快乐自由幸福的途径/雪峰
·看看自己有什么立生之本/雪峰
·你们当自强/雪峰
·努力培养完整独立意识/雪峰
·跑步前进/雪峰
·人生应该这样度过/浑沌草
·人生最关键的一步/雪峰
·忘却昨日 忘却过去/雪峰
·人生每一次际遇都是一场考试/雪峰
·人与人的特殊关系会毁掉前程/雪峰
·我的人生定位/雪峰
·我的信仰和人生观/雪峰
·我们是上帝的护士/雪峰
·无悔人生/雪峰
·冥冥巧安排 平凡度人生/雪峰
【雪峰文集——杂文篇】
·被动潜藏着被淘汰的危机
·躲过了苦难等于创造了幸福
·千万不要试图改变别人/雪峰
·请帮助我在地球上建一处天堂/雪峰
·你还在淤泥中洗脚吗/雪峰
·人生行为三要素/雪峰
·无用之用有大用/雪峰
·朝着青春永驻仙境攀登/雪峰
·五国八位外宾在四分院的合影/雪峰
·第二家园走不复古文明道路/雪峰
·果断舍弃伤痛源 昂首向阳无遗憾/雪峰
·你离天堂有多远/雪峰
·禅院草不作非分之想/雪峰
·生命绿洲四分院全面进入浑沌管理/雪峰
·打情骂俏有利于身心健康/雪峰
·按照科学发展观修行修炼/雪峰
·小心 自由的大地上野草会疯长/雪峰
·过河弃船上岸/雪峰
·度化乾坤经文/雪峰
·守道守什么/雪峰
·《奇迹课程》究竟是怎样的一本书?/若水
·生命禅院又诞生一位元初/雪峰
·封美国人JoelWilson 为禅院草/雪峰
·感恩佛祖上帝赐予我们第二家园/雪峰
·每个人的状态暴露着自己的品质和修为/雪峰
·正义永远战胜不了邪恶/雪峰
·普世价值有多好
【禅院百科】
·【禅院百科】生命禅院
·【禅院百科】禅院草
·【禅院百科】生命绿洲
·【禅院百科】生命签证
·【禅院百科】导游路线图
·【禅院百科】人生和生命线路图
·【禅院百科】导游雪峰
·【禅院百科】《新时代人类八百理念》
·【禅院百科】完美人性的标准
·【禅院百科】“成熟的庄稼”
·【禅院百科】极乐妙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生命的主旋律(一)——真爱在哪里?

生命的主旋律(一)/乾坤草

   

   1.真爱在那里

    相信世界上许多许多的人都在寻找真爱,这是一种不可言说的感觉,是心底的一种向往,这种生命的冲动它藏得很深很深,以至于一些人终生在忙忙碌碌,当你问他在忙什么的时候,他或她也答不出来,说是为了爱吧,曾经沧海难为水,青春的冲动或事业的奉献,有一点点爱曾经挥洒的感觉,自己的愿望无论是已了结或是心愿正在途中或是彻底绝望,一旦回过头来看看自己的初衷,可能你也不明白当初的选择。跟着感觉走,也许这就是爱了。有多少人为了寻找生活的幸福,确确实实为爱挥洒了许多许多的汗水与泪水。这是一种憧憬、一种向往、一种与生俱来的权利,人的一生就是为爱而下的赌注,有人连本带利的收回荆州,有人赔了夫人又折兵。一样的爱的初衷,结果却是千人千面,我们无法对爱下一个确确的定义,过尽千航皆不是,层林尽染与秋同,岁月越长越不敢言爱,只有心底下的那片朦胧依然存在,只是转眼间又见白雪了。

    真爱无爱,至爱无爱,不是没有爱,而是无法去表达这份爱。正是真爱是无法诠释的语言,所以,自古以来真爱就成了永恒的话题,无数的关于爱的故事、音乐、艺术都在试图表达她,接近她。但她总是傲然独立,柴门紧扣,不现庐山真面目。真爱在那里?寻寻觅觅,只为了生命的安歇;真爱在那里?午夜梦回,只为了从此不再流泪;真爱在那里?激情满怀,只为了从此不再孤单。

    也许冥冥之中有上帝在指引,使我今天能在这里对真爱做一番诠释,下面,我以我的人生经历的感悟,来表达这份真爱。

    在南方潮汕地区一个中等镇旁边,有一村庄与城镇相连在一起,从事农业生产,我就出生在这里。我奶奶说我小时候很乖不爱哭,也许是为了节约泪水留给日后那样狂风暴雨式的心灵洗礼所需要的泪。稍微懂点事之后发觉世界很异样,因为我爷爷是地主成份,我家属于地主家庭,在那个时代黑五类的子孙所遭受的不公平对待和歧视不经历过的可能不知道,太多的内容我就不多说了。还好,物质生活上我还是一路阳光比较顺利的走过来,心灵上却是一程苦旅,无助与无解一直伴随着我,灵魂一直在沉浮挣扎苦苦寻觅出路而走到今天。小时候面对最多的人就是我爷爷了,那时,我爸爸和叔叔都到外地当建筑工人,一年见不到几次面。土地承包后所有的农活基本上就由我爷爷和我完成。我爷爷当时在我的印象中是个百分之百的恶人,平时在家就常常破口大骂,我要是跟他在一起做事,一点做得不好不到位,那个骂呀别提多难听,所以一跟他做事我总是战战兢兢,生怕做错什么,反正我是不喜欢跟我爷爷在一起。我就经常到我外婆那里,外婆家就在我家的后一条街上。外公是一家豆腐厂的领导,整个庞大的家族在当地有点势力。外婆最疼爱我了,那种无微不至的体贴和关爱丝丝入怀,听说离开人世的时候还叫着我的名字(我当时在上大学),有一次生病的时候只有我去喂药外婆才肯喝。也许是外婆对我过分溺爱,自己几十个内孙很少照顾,娘家的人对我也没有好脸色,经常听到一些不好听的话,所以后来我也慢慢少去外婆家了,只有外婆常常往我家里跑。这样就只有继续跟我爷爷去干农活,种菜、种水稻、种小麦我也学会了。可我爷爷的脾气还是那样,骂是他对别人的一种方式。我爷爷很勤劳,总是早上5点左右就起床干活去,但却很吝啬,平时也舍不得吃点好的,我帮他干了那么多活,却从来不给我零花钱。有一次,我在他的房间里发现在一个衣柜的竹筒里有钱,我就偷偷拿了一些,看他有什么反应。过了几天,没有什么反应,我再去看一看那个竹筒,发现钱增加了一点。我以为我爷爷没有发现,又拿了一点钱,就这样,只要我需要钱,我就到竹筒里去拿,竹筒里总是有钱让我拿。小时候在周围的小朋友中我是比较有钱的。有时候早上我跟我外婆到豆腐厂拿豆渣挨家挨户去卖给别人喂猪,每天能得几分钱。钱一多也做了点小生意,从这以后,我偶尔似乎能看到我爷爷的脸上有一丝笑容,我的行动让他感到有一点安慰,因为在干农活的时候他总是在唠叨,种田或做工就算做的太好,也只是温饱,家业要做大只有做生意。当然,这是一种潮汕风俗,我听到许多大人都是这样教育小孩的,也许我的行动是他的一种愿望,加上年纪一大,脾气变好了一点,可过不了多久,在我上初中二年级的时候就去世了。死的时候我在他身边,知道了什么叫死不瞑目。那时我已经知道了我爷爷的过去。我爷爷是少年丧父,我老奶奶(爷爷的妈妈)一生守寡,跟我爷爷省吃俭用,勤劳持家,才慢慢有了一点积蓄,做了点生意,赚了一些钱,买了一座大房子和一些土地。按照解放后的划分成份标准,不可能是地主。在中国,任何事情到最后都变成形式化,谁抓的地主多谁就有功,各地都有指标,为了完成这个指标,不是地主的也要成为地主,因为我爷爷没有兄弟,农村中都是兄弟多的欺负兄弟少的,最后我爷爷就成了地主,地主要有长工,我奶奶的弟弟来投靠我奶奶,奶奶的弟弟就成为长工了。这事我奶奶经常说,我的弟弟怎么成为长工了。就这样,房子和土地没收了,爷爷也被推上街遭批斗,打伤了身体,靠喝尿疗了伤。从此整个人性情大变,内心充满不解、迷惑和怨恨,这就是死不瞑目的原因了。当时死的情景确实给我很大的震撼,我似乎发现了点什么,在一个人性被完全扭曲变形的情况下,人性深处似乎有一样东西存在,就是依然有一点爱、一点善存在,尽管外表已经完全没有表现出来了。到了送葬的那一天,来送行的人还很多,当时我还不明就理,后来才明白,人人心理都有一把秤啊!

    小时候还发现世上还存在一个超级姻缘管理,婚姻前定确实有它的道理。有人用一种办法可以测出每个成年人的生男生女系列。比如,第一胎是男、第二胎是女、第三胎是男等等。即每个人都有一个生育码。当是测了很多成为夫妻的人,发现他们的生育码是一样的。也就是说,只有生育码是一样的人才会结成夫妻,双方之间有一种无形的感应关系。周围未结婚的青年也测了,后来我观察他们生的小孩系列同生育码是一致的。我妈能嫁给我爸,看来也是姻缘前定。按照当时的情景,我爸肯定娶不到老婆。但我妈是个聋哑人,三岁时候大病不死吃药导致的。外婆生有好几个儿子,只有我妈一个女儿,从小到大很痛惜她了。我妈很聪明,她能做的事情别人一教或自己观察后都能做,也许是母子连心的关系,也许语言用不上,我跟我妈的交流用一个眼神或面部表情或一个动作就相互之间能明白,这样也就培养了我敏锐的观察力。在当时这样的家庭背景下,我一走到那里,周围的人都在闲言闲语,经常听到一些侮辱性的话,特别是一些同龄小孩。所以,那时我经常跟别人打架,只要我听到别人说我家的坏话,无论是男女老少,就开打,打输就算了,打赢了后果又来了,特别是跟一些同龄小孩打,小孩的妈妈可凶了,兴师上门问罪,什么话都骂的出来。后来我是怕了,见到这些人我就怕。当时的心情就想找一种超级武器,来个同归于尽。若没有我外婆照顾,我会这样做的。正是这样的心理反应,我学会了分辨那些人是“好人”,那些人是“坏人”,我看他们的眼睛和脸部表情就知道了。在这样的观察中,我发现周围一些人的眼睛和脸部表情表现出了一种同情与怜悯,一些人麻木,好多人有鄙视的神态。政策放开后,宗教自由了。我发现那些有同情与怜悯的人不是佛教徒就是基督教徒,在我家后几条街的地方原来有一教堂,后来恢复了,那些人就经常去教堂。我奶奶和我叔叔一家后来也成了基督教徒,奶奶经常往教堂跑。这样的观察结果我知道了一个事实,就是佛教与基督教里面有爱,可能是从小到大没有真正放松的体验到爱的缘故,内心深处有一种渴求。这样,我接触佛教与基督教的原因就是为了一种爱,一种体现同情与怜悯的东西。

    后来读佛经和《圣经》我就是以里面有爱的态度和心理需求来读的,佛经越读越感到亲切,里面确确实实在讲一种爱,当时我无法说出来,不过以这样的心态去读佛经我能看得懂。我不知道别人是如何读佛经的,也许就象侠客岛的武功秘籍一样,人们只在研究它的招数,却不明白它的主题和整体。也许许多人读佛经都不明白里面真正在讲什么,反正我以理解爱的态度去读佛经却能读懂。佛经总在说空,空是什么呢?我当时认为就是一种爱,一种终极的爱。因为我观察到佛陀像的眼睛里有一种慈爱,脸部充满深情。佛陀讲空理的时候,想是满怀慈爱与深情在讲。他讲出来的空理,肯定是他内心的一种表达,虽然我那时不明空理,但我明白这是一种终极的东西,就是爱的终极,就是真正的爱,这就是本文的真爱。

   除了读佛经之外,就是读《圣经》,《圣经》好读,里面的爱跃然纸上,耶酥讲爱很具体,这些很具体的爱好象在引导我们走向一种终极的爱,也就是佛的空理。每次去到奶奶的房间,看到耶酥的像,耶酥看上去是那么平凡,可眼睛和脸部同样充满一种慈爱与深情。同佛陀一样,无形的吸引力每每使我有一分莫名的感动。基本上大部分大学的时光和毕业后工作剩余时间我都投入到宗教的研究中,目的就是去解开真爱到底是什么,这也就是求道悟道的过程。悟道后终于明白了真爱在那里了。真爱具体来讲就是人的良心、良知、恻隐之心,它藏在每个人内心的最深处,是生命组成中最底层的本体,也叫佛性,真我,灵性。正是因为它藏得很深很深,所以我们很难觉察到它,似乎它不存在一样,而实际上,在你不经意的时候,它却在起主导作用,发射出它的真爱,只是你没有觉察而已。人人都有良心(机器人除外),可是在这个世界上,它却被其他的东西埋起来了,人人都戴着一副假面具,真爱受到高度的扭曲和变形,失去了它本有的最自然的模样,失去了主动性变得很隐蔽、很被动。这也是人间为什么是苦难之地的原因所在,人的真爱几乎被埋藏起来了,灵光暗淡。尽管如此,真爱仍然存在在每个人的心理,它永远也不会消失,因为它是恒古不变的,是上帝的属性,是宇宙的本原,是生命的本质。虽然我爷爷的人性整个被扭曲了,但在我偷钱这件事上,依然可以发现爱的存在;从那些来送葬的人中,也依然可以发现爱的存在。后来更多的社会实践,发现人人都在不在意间表现出他们的爱。这些爱的实质就是来自那个自我的真爱,只是人们不知道而已。

    道学把人的这点真爱称为元阳或元神,修道修的就是它,道学认为人的身体都是渣滓,只有元阳或元神是主宰,只有自明主宰才能真正的修道。可主宰该如何自明呢?道学书籍汗牛充栋,说到要点的无多,假传万卷书,真传一句话。实际上,修道最直接的就是从人自身的良心、良知出发,即修爱,这是一种最直接最殊胜的法门,奇峰草说过,人千修万修就是一个‘爱’字;沁心草说过,生命的层次由爱的含量决定;导游说过,至爱者升华为天仙。修爱是一种最朴实、最自然的、不需要高深理论的修法,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升华生命的品质,导你走向开悟。开悟就是你找到真爱的那一刻,整个身心都溶进上帝的大爱中,喜乐无比,喜极而泣,就象找到了多年失散的宝物,无比亲切;就象游子回到了多年阔别已久的家乡,一切是那么的熟悉;就象奴隶遇到相识的狮子,感到亲热无比。找到了真爱,就是明悟了佛的空理。佛学有一比喻,把人修佛的过程形容为炼金的过程。金指人的佛性,恻隐之心,未成佛之前,金在矿中。被各种各样的杂质所掺杂,不见金性。一步步的除去杂质之后,金性就显示出来了。这过程中,金性自始至终并没有任何改变,改变的只是杂质除尽了。所以,爱的修炼就是炼金的修炼,爱的杂质除尽后,真爱就完全的呈现出来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