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轉戰千里,矢盡道窮]
胡志伟文集
·封建統治階級的鷹犬世家 張文達及其父祖張叔平張百熙"(全文)
·──介紹夏菲爾新書《毛澤
·話說中國大陸的古拉格群島
·半世紀來幾千萬人經歷煉獄
·中國人絕不會變成失憶民族
·中國人絕不會變成失憶民族
·戰俘揭露蘇軍介入國共內戰
·戰俘揭露蘇軍介入國共內戰
·二十世紀的凌遲處死
·二十世紀的凌遲處死
·老毛死時幾萬人殉葬
·三年災荒時墳場屍滿為患
·留場就業連條狗都不如
·留場就業連條狗都不如
·宗教局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嗜殺者被仇家活活打死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當人民畏懼政府,你得到暴政
·勞改基金會應得諾貝爾和平獎
·俠肝義人樂於助人的陳蝶衣
·俠肝義人樂於助人的陳蝶衣
·深圳深圳踢竇記
·超級老千充當深圳黃埔同學會會長
·自稱是胡宗南外甥、顧祝同女婿
·口沫橫飛 漏洞百出
·李萬銘式的騙子逍遙法外
·吳法憲臨終大罵毛澤
·從未想到要坐共產黨自己的大牢
·迫害幹部的罪魁、全面武鬥的黑手都是毛澤
·迫害幹部的罪魁、全面武鬥的黑手都是毛澤
·迫害幹部的罪魁、全面武鬥的黑手都是毛澤
·不相信林彪反毛,不相信林彪搞政變
·證明周恩來逼死林彪
·對仇人惡有惡報感到快感
·對仇人惡有惡報感到快感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吳法憲承認志願軍擊落美機數字有假
·吳法憲承認志願軍擊落美機數字有假
·全民皆貪 全民皆盜 全民皆賄 全民淫亂
·六國之亡 亡在賂秦
·六國之亡 亡在賂秦
·六國之亡 亡在賂秦
·歲輸稱臣 討好周朝
·歲輸稱臣 討好周朝
·屈辱獻地 以圖苟延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滅亡之道切毋忘
·倘若台灣出產五十個朱伯舜 反攻大陸早已勝利成功
·各種榮銜皆得益於「六四」
·蓋蘇文後裔敢於摸老虎屁股
·李萬銘式的騙子逍遙法外
·江澤民李鵬朱鎔基都上了老千的當
·超級老千玩殘中共領導人
·中共傳媒吹捧老千令人咋舌
·偽造文件 假戲真做
·香港《文匯報》淪為騙子工具
·中共大小黨官被耍弄哭笑不得
·中共大小黨官被耍弄哭笑不
·二‧二八事件的真相
·二‧二八事件是一場小型的南京大屠殺
·「處理大綱」換了中共恐更難接受
·警民衝突成了導火線
·台中暴亂最激烈 謝雪紅奪槍兩千枝
·暴亂的主力是日寇潰兵
·暴民首先開槍挑釁
·中共地下組織奪槍兩千餘枝
·中共地下組織奪槍兩千餘枝
·中共地下組織奪槍兩千餘枝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長期支持台獨份子顛覆國民政府
·國民黨目光短淺畏首畏尾
·紀念二‧二八是煽動台獨的一張王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轉戰千里,矢盡道窮

   中國古代的傳記文學的分類 中國古代的傳記文學大體可分爲五類:一、史傳文學,以《史記》、《漢書》爲代表,史傳兩字出自《文心雕龍》。二、雜傳,如《古列女傳》、《唐才人傳》等,以類相從,內容龐雜。三、散傳,即傳狀、碑銘、自序等,如蘇軾的《方山子傳》、李清照的《金石錄後序》、柳宗元的《段太尉逸事狀》、明代李開先的《亡妻張宜人散傳》。四、專傳,指中篇以上的單人文學傳記,如《大唐三藏法師傳》。五、傳記體小說,像《謝小娥傳》、《李師師傳》、《趙飛燕傳》等,前者還被收入正史的列傳裏。雖然小說不同於傳記文學,但《新大英百科全書》的「傳記文學」條目中就載有「傳記小說」與「傳記體小說」一兩種。韓愈的《毛穎傳》和《聊齋志異》中的花妖狐怪故事乃至上世紀六十年代的《歐陽海之歌》皆屬傳記小說。
    《史記》是廿六史的龍頭,它開創了紀傳體的先河。紀即是傳,司馬遷所寫的《項羽本紀》、《高祖本紀》事實上是《項羽傳》和《劉邦傳》。司馬遷不但傳記文學寫得好,自傳(註2)也照樣寫得出色。他的《太史公自序》乃是第一流的文學作品。後世的傳記與自傳,不少已淪爲年譜式的流水賬,便少了可讀性。然而竇宗一所編的《李鴻章年(日)譜》(一九六八年友聯版)就是一本不朽的著作。作者在全書沒有下過一句主觀評語,他只是從多如牛毛的李鴻章史料中選取菁萃,按時序排列,突顯出一個栩栩如生的李鴻章來,令人百讀不厭
   傳奇文與碑傳文的區分 已故的台大中國文學系主任臺靜農說:「史筆這一淵源,分爲兩大支流,一是碑傳文,一是傳奇文;傳奇文重創造不重寫實,碑傳文則重寫實不重創造」(註3)。臺靜農所說的傳奇文相當於我們今日所說的傳記文學。有人認爲,文學性與歷史性是不相容的,似乎一講文學性,就影響歷史的真實性。他們認爲寫歷史只能夠有什麽寫什麽,絕不能誇張想像、更不能虛構。因此一提到《左傳》、《史記》,他們便認爲那些記載都是真的、是實錄;然而中國古代的描寫情節、場面、人物爲中心的歷史著作,畢竟會包含想像、誇張、虛構成份的。譬如項羽被劉邦包圍在垓下時作詩曰:「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騅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歌數闋,萬人頌之。這跟現代描繪戰爭的影片往往加插愛情片段故事,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又如《報任安書》評述李陵「提步卒不滿五千,深踐戎馬之地,足歷王庭,垂餌虎口,橫挑疆胡,迎億萬之師,與單于連戰十有餘日,所殺過當,虜救死扶傷不給,旃裘之君長咸震怖,乃悉徵其左右賢王,舉引弓之人,一國共攻而困之,轉戰千里,矢盡道窮,救兵不至,士卒死傷如積,然陵一呼勞,軍士無不起,躬自流涕,沬血飲泣,更能空拳,冒白刃,北向爭死敵者」,其中「億萬」「一國」「千里」等,自不無誇張、想像成份,但此文傳誦兩千一百多年,無人責備太史公造謠。相反,越是抽象、空洞、概括,就越保持真實。像《清史列傳》和《清史稿》中的列傳,千人一面,其形式主義泛濫至不忍卒讀,這就是「閉門造車」的後果。然而太史公寫七十篇列傳,其中絕大多數不是他同時代的人,傳中主要情節都是道聽途說的,即今人所謂「二手(甚至八、九手)傳播」,後人能苛求于司馬遷嗎?
    臺靜農又說:碑傳文未必重寫實不重創造,「碑傳文除了碑主的郡望官秩生卒當可徵信外,其品德行爲沒有不被加以藻飾誇張的……這一文體虛而不實,原是裝點死人的工作,而竟延續了一千六七百年之久。」早在八十多年前,梁任公就指出,私家之行狀、家傳、墓文等類「其價值不宜誇張太過。蓋一個人之所謂豐功傳烈,嘉言懿行,在吾儕理想的新史中,本已無足輕重,況此等虛榮溢美之文,又半非史耶?」(註4)這兩位大儒都認爲,在孝子順孫載筆具禮以求文的情形下,碑傳資料彰善掩過之意多,繩謬糾非之旨少。然而,不幸的是,我們今日所見的傳記作品,有許多尚停留在碑傳文的窠臼之中。最令人吃驚的一例是,上世紀五十年代在香港轟轟烈烈展開的第三勢力運動竟悄然消失於海峽兩岸編纂的史籍。
(2019/12/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