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胡志伟文集
·兩千五百年前就有口述歷史
· 《我的前半生》是口述歷史佳作
·《顧維鈞回憶錄》是黃鐘大呂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李宗仁回憶錄》謊話連篇
·訪錄者切忌逢君之惡
·白崇禧太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大陸從事口述歷史者門檻太低
·近代史書刊的編輯人員大多不具備勘誤補遺能力
·五、六十年代的香港,傳記文學空前繁榮
·兩岸的當政者,長期以來都習慣於將史料列為秘藏而禁止借閱
·海峽兩岸的當政者,長期以來都習慣於將史料列為秘藏而禁止借閱
·有關傳主與執筆者分享版權的爭議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在兩岸都當烈士的騙案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 真史戰勝偽史
·歷史是勝利者寫的,歷史書是知識份子按照勝利者的要求寫的
·全文註釋
·民國肇建後第一宗政治冤案——辛亥革命功臣黃世仲之死
·啟德機場七架飛機是誰炸毀的?
·宋祥雲隻身潛入機場一舉爆破七架飛機
·台灣總統府褒揚哪些香港名人?
·台灣總統府兩次褒揚董建華之父董浩雲
·總統一九八○年褒揚患肝病在香港養和醫院逝世之球王李惠堂
·總統頒令褒揚退役陸軍二級上將余柏泉,其七弟余叔韶是香港首位華人檢察官
·總統下令褒揚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副理事長董之英
·總統下令褒揚香港人人書局創辦人余鑑明
·總統頒令褒揚香港珠海書院董事長江茂森,稱其「育才有方
·總統下令褒揚香港人人書局創辦人余鑑明
·總統頒令褒揚香港珠海書院校長梁永燊
·總統下令褒揚香港殷商何
·中共決策層頒布的諡號,是可以隨著黨內派系的升沉而「加膝墜淵」的
·郝柏村訪問記
·國軍巨炮並未向廈門發射原子彈
·國軍巨炮並未向廈門發射原子彈
·二四○巨炮造成共軍損失慘重,這才迫使毛澤
·九月三日一天,金門醫院就遭直接命中五十三次之多,傷患百餘人慘被炸死
·八吋榴的彈頭重二百多磅,二四○炮的彈頭重三百六十多磅
·金門炮戰這一幕歷史不可以再重演了!
·金門炮戰這一幕歷史不可以再重演了!
·毛澤
·閻海文擊落敵機後不幸被敵彈擊中,他跳傘落地後擊斃多個前去圍捕他的日寇,
·國民黨是以知識份子——記者、教師——為主體的政黨,她在基層工作、組織工
·台灣對大陸擁有的優勢仍在於政制民主化
·大陸學者尊崇錢穆鄙視郭沫若范文瀾
·錢穆推崇孫文學說能融會中西開創新局
·共軍渡江前錢穆號召知識份子人自為戰
·效法明末朱舜水流寓日本傳播中國文化
·怒斥「毛澤
·怒斥「毛澤
·二十世紀學術思想史上的一座豐碑
·把新亞書院辦成香港的一流大學
·馬列主義的強迫灌輸始終未能泯滅錢穆思想的光芒
·馬列主義的強迫灌輸始終未能泯滅錢穆思想的光芒
·一個熱愛中國民族歷史文化的心靈
·《國史大綱》增強民族凝聚力
·反對民族虛無主義 維護中國歷史文化
·《國史大綱》振奮國人抗戰必勝信念
· 譴責康有為罵盡中國全部歷史
·錢穆愛國家愛民族的堅定信心
·早亨廷頓廿四年批判文明衝突論
·鄧小平江澤民盡皆拾錢穆思想之牙慧
·晚清文學刊物《中外小說林》殘本重印價值
·黃世仲的小說作品比諸李伯元、吳趼人、曾樸等譴責小說更勝一籌
·《中外小說林》殘本經校勘修補後重印為廿冊
·黃嘉音與黃嘉德弟兄的遭遇
· 黃嘉音死得冤枉
·鄭成功父子與蔣介石父子
·鄭成功父子與蔣介石父子
·鄭成功父子與蔣介石父子
·鄭成功父子與蔣介石父子
·蔣介石臥薪嘗膽毋忘在莒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蔣經國所託非人
·清廷不滅明鄭猶如芒刺在背
·鄭經年貢六萬兩銀息兵安民之建議
·三百多年前的「一國兩制」芻議
·稱臣稱兒 枉費心機
·「黑社會中也有愛國者」之考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另外,近年也出現一些個案,是楊虎城槍決的西北軍某將領的後代一面在北京大肆活動,要求中共為其祖父平反昭雪,將遺骨入祀北京八寶山烈士公墓。其鳴冤文章多次登載於文化部屬下的《炎黃春秋》等刊物;另一面又跑到台灣向國防部聯勤司令部申請,且成功將其祖父入祀圓山忠烈祠,每年赴台出席秋祭大典。如此左右逢源、兩面取利,這樣的怪事也只有在我們這個分裂分治歷五十七年的國家才能發生,所以我們史學工作者真是任重而道遠。
   上述個案扯出一個「死人有沒有名譽權」的問題。在這一問題上,世界各國的立法迥異。大陸與香港好像沒有這一類判例,台灣卻有。一九七六年台灣發生一宗轟動社會的「誹韓案」,有個文人郭壽華撰文指唐代韓愈因染上風流病而死。韓愈第卅九代孫韓思道在韓氏宗親會支持下,一怒告上法院。地院以郭氏誹謗罪成而科處罰金三百元,被告不服上訴,高院維持原判。
    目前在台灣實施的刑法(見陶百川等編《六法全書》,一九九七年十一月臺北三民書局出版,頁928)第二編第27章〈妨害名譽及信用罪〉第312條〈誹謗死者罪〉有云:
    「對於已死之人公然侮辱者,處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對於已死之人,犯誹謗罪名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千元以下罰金」。其立法理由是:「考外國立法例,多有類似之規定,所以保護死者後人之孝思也。我國風俗,對於死者,其尊重心過乎外國,故不可不立此條,以勵薄俗而便援用。(又本文第二項,以明知虛偽之事為限,其保護之範圍不如對生人之廣,蓋妨礙死者之名譽,實為間接之損害,且已死之人,蓋棺論定,社會上當然有所評論及記錄,其損害名譽,不若生人之甚也)。妨害名譽分侮辱及誹謗兩罪。稱侮辱者,以言語或舉動相侵謾而言;稱誹謗者,以指摘或傳述足以毀壞他人名譽之事而言。二者之區別,若侮辱則無所謂事之真偽,至誹謗則於事之真偽應有分辨者。
    然而,為了賺喪心錢,還是有人敢做出違法犯罪的事。去年初,有人在耶穌身上做翻案文章,推出《達芬奇密碼》一書,由於聳人聽聞,賺了個盤滿缽滿。接著有個高幹子女張戎效法,去年六月在英國推出《毛:不為人知的故事》,此書顛覆了中國現代史上許多重大事件,如宣稱蔣介石故意放紅軍一條生路是為了和斯大林做交易釋回羈留蘇聯的長子蔣經國;說紅軍飛奪瀘定橋全係子虛烏有,未經作戰就過了大渡河;說淞滬抗戰是張治中奉斯大林之命令率先尋釁日軍開啟戰端旨在把西進日寇的兇燄南移;說胡宗南是mole, red- sleeper,他與毛澤東合謀將幾十萬國軍送進火坑等等,等等,極盡譁眾取寵之能事,也確實滿足了西方國家讀者的獵奇、窺秘心理。故此書剛在英倫推出時,八萬冊精裝本便銷售一空,還躍居英國亞馬遜網非小說類排名榜榜首,並成為英國暢銷書第一名。幾乎英美全部主流報刊都對此書讚譽有加,稱此為「震驚世界之作」,迄今已賣出25個國家的外文版權。起初,細心的中國讀者發現,此書中某些言之有據的觀點,都是別人早就寫過的,但張戎沒注明出處,統統當成她自己的原創,而真正屬於張戎的獨創觀點,卻都可以輕易駁倒,其誇張臆造,邏輯混亂,前後矛盾,除了處心積慮想引起爭議以便炒熱此書的市場外,真是乏善可陳。可惜最初半年,國外的平面、電子媒體都拒絕刊登批評此書的文章。到外籍史學家史景遷、紀思道、黎安友、林培樂群起而攻,指責張戎「引用檔案史料極不誠實」「對當代中國研究是一大禍害」「有違事實,曲解史料」時,情況才發生了變化,海外華文媒介也逐漸選載批評此書的文章,我本人也寫了四萬多字。


(2019/12/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