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卜少夫左右逢源國共通吃花天酒地的一生〉]
胡志伟文集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吳法憲承認志願軍擊落美機數字有假
·吳法憲承認志願軍擊落美機數字有假
·全民皆貪 全民皆盜 全民皆賄 全民淫亂
·六國之亡 亡在賂秦
·六國之亡 亡在賂秦
·六國之亡 亡在賂秦
·歲輸稱臣 討好周朝
·歲輸稱臣 討好周朝
·屈辱獻地 以圖苟延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滅亡之道切毋忘
·倘若台灣出產五十個朱伯舜 反攻大陸早已勝利成功
·各種榮銜皆得益於「六四」
·蓋蘇文後裔敢於摸老虎屁股
·李萬銘式的騙子逍遙法外
·江澤民李鵬朱鎔基都上了老千的當
·超級老千玩殘中共領導人
·中共傳媒吹捧老千令人咋舌
·偽造文件 假戲真做
·香港《文匯報》淪為騙子工具
·中共大小黨官被耍弄哭笑不得
·中共大小黨官被耍弄哭笑不
·二‧二八事件的真相
·二‧二八事件是一場小型的南京大屠殺
·「處理大綱」換了中共恐更難接受
·警民衝突成了導火線
·台中暴亂最激烈 謝雪紅奪槍兩千枝
·暴亂的主力是日寇潰兵
·暴民首先開槍挑釁
·中共地下組織奪槍兩千餘枝
·中共地下組織奪槍兩千餘枝
·中共地下組織奪槍兩千餘枝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長期支持台獨份子顛覆國民政府
·國民黨目光短淺畏首畏尾
·紀念二‧二八是煽動台獨的一張王牌
·錚錚鐵漢 萬古流芳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錚錚鐵漢 萬古流芳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首位向全球宣告二戰結束的記者
·出生入死、實地報導
·在立法院為調景嶺老兵請命
·籌款建華夏大廈振奮時報員工士氣
·遵循記者操守、牢記社會責任
·對蠅營狗苟之徒深惡痛絕
·四十年如一日忠於國家
·一百個偶然演變成一個必然
·一、 襄公之仁
·二、 主帥優柔寡斷舉棋不定
·三、 粗枝大葉,麻痹輕敵
·四、 專家判斷失誤
·五、 忽視情報工作
·六、 主管官員尸位素餐、能不稱官
·六、 主管官員尸位素餐、能不稱官
·七、 人事傾軋,以私害公
·八、 驕兵悍將陽奉陰違,抗命怠工
· 十、 軍閥作亂的後遺症
·九、 軍閥政客引狼入室與吃裏扒外
·九、 軍閥政客引狼入室與吃裏扒外
·十一、軍閥餘孽叛變
·十二、啣私怨導致叛變
·十二、啣私怨導致叛變
·十三、被俘乞活出賣黨國
·十五、共諜與內奸偷竊情報、策動叛變
·十四、為保身家、發橫財而叛變
·十六、共方心理戰、情報戰奏效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卜少夫左右逢源國共通吃花天酒地的一生〉


   
   同年十月五日晚十一時,妻子徐天白因心肌梗塞在香港灣仔律敦治醫院去世,年八十五。十九日,在北角香港殯儀館舉殯。喪禮結束後,作為「杖期夫」的卜少夫在居所旁之金迅小廚設「解穢酒」兩席招待送殯親友。席間,六弟卜幼夫借酒大罵何錦玲故意缺席(註七十四):「何錦玲這個臭 ×,什麽東西!她也不想一想這集成書局經理的職位是哪兒來的?連他在星島的職位都是我二哥的面子,不然她能在胡仙小姐手下做到七十多歲?」汙言穢語嚇得在場女賓盡皆花容失色,現場秩序大亂,餐館老闆與侍應勸解不成,卜幼夫愈罵愈兇,兩桌客人逃剩半桌,終於不歡而散。自始至終,卜少夫坐在旁邊莞爾微笑,持老僧入定姿勢。赴席友人咸認為幼夫鬧酒係少夫唆使,亦即商岳衡所說的「卑鄙無恥手段」。
    面諛共酋 恬不知恥
    同年四月十六日訪問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周南(高慶璉)。周氏介紹職務分工時說:「我是偏重於聯絡上層人士的,像閣下這種人士就包括在內」,周氏表示中共對台政策比對香港更加寬鬆,連軍隊都可以保留,又何樂而不為呢?卜少夫介面道:「是的,真不知道台灣當局在想什麽?」其口吻全似中共幹部。

    卜少夫常說:「士不可以不弘毅」,但在三小時的專訪開場白中就諛詞畢露:「據我個人瞭解,周先生是香港新華社社長中任期最長的一位社長」。自稱在「比故鄉更故鄉」的香港居留了五十三年的「老報人」居然不曉得梁威林執掌香港新華社二十年(民四十七——民六十七);那一個被恭維的新華通訊社社長竟也答以「不錯!」(註七十五)這可以列為香港近代新聞史上的一則奇聞。
    八十六年六月卅日下午,卜少夫與范止安、張孝權應邀出席在「灣仔會議展覽中心」舉行之慶祝香港回歸各項活動,七時酒會,九時晚宴,十一時政權交接儀式。七月一日出版之新聞天地第二四O三期,已將中華民國年號改為西元,終於撕掉了最後一層偽裝。同年十月,由館長李準、副館長舒乙陪同,主持北京「中國現代文學館」中「卜少夫文庫」開放儀式。廿三日會見六十七年的老同學、退役上將張愛萍;對方贈以《張愛萍詩詞、書法、攝影選集》,旋南下,在上海衡山賓館與海協會會長汪道涵作第三次會談。
    十一月十五日,在新聞局駐港機構——香港光華新聞文化中心主持〈陳定炎高宗魯先生新書發布會〉,並致詞曰:「歷史公案永遠糾纏不清,爭議不斷,陳炯明孫中山蔣介石這件民初的恩怨事件,各有各的說法」,接著竭力讚頌陳炯明兒子陳定炎與高宗魯為陳炯明翻案的厚厚一冊《一宗現代史實大翻案——陳炯明孫中山蔣介石恩怨真相》,新聞天地十一月號特地刊登該書首發式的預告以及編者李龍鑣歌頌陳炯明的長篇文章,十二月號卜少夫日記又刊出十一月十五日晚上陳定炎宴請卜少夫時卜所說的話:「令尊在天之靈從今以後應該得到安息」。「事後,此舉受到中山信徒批評,指卜少夫老而糊塗是非不分,有一些向來反共人士指他晚節不保,懷疑他被大陸統戰而轉(註七十六)」。
    香港盛傳新華社共幹吝嗇成性,出外應酬從不付錢,但對卜少夫是一個專案例外,從民八十八年十一月廿七日至八十九年八月廿二日的卜少夫日記可悉,共方宴請他的次數多達三十次(註七十七),新華社台灣工作部部長邢魁山甚至有一日宴請卜少夫兩次的記載。作為回報,卜少夫以退職僑選立委身份,透過混跡官場六十多年的人脈,大量填具大陸黨政幹部的入台擔保書,有求必應(註七十八)。「我未以僑選立委身份進入立法院之前,已和(境管局)馬局長打交道了……與他打交道,也方便了若干朋友急需入出臺灣,我擔保,他都OK(註七十九)」。此時,新天出現廣東肇慶製衣廠與左派船務公司的整版廣告。
    八十七年七月,出席在香港君悅酒店會議廳舉行之「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研討會」,會期三天,與梁肅戎、林洋港、許歷農等人任主席團主席;九月下旬應邀北上出席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五十週年慶祝活動(包括國宴,閱兵典禮),返港後在新天二四三一期發表〈留京七日〉一文,不勝欣喜。八十九年元旦,卜少夫為新天二O三三號扉頁撰寫《迎千禧年》一文,提醒中共:「擺在面前還有一件大事未完成,那就是台灣在分裂狀態中」,還刊載〈李登輝對政黨民主狗屁不通〉〈看不出國民黨是什麽東西!〉等謗文。
    一月廿三日,到大會堂擔任「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香港分會」成立大會主禮嘉賓,與中共人大副委員長曾憲梓,莊世平,全國政協常委徐四民,李東海,中聯辦邢魁山等並排坐。
    為虎作倀 恐嚇台灣
    一月廿八日到香港會議中心出席中聯辦台灣事務部主辦的「香港各界紀念江澤民主席八項主張發表五週年座談會」。中聯辦主任姜恩柱先作引言,卜少夫輪到第五名發言,題為〈兩岸關係春暖花開〉,次日左派文匯、大公報刊出發言全文。卜少夫在日記中自述「鼓掌聲較多」「事後頗獲好評」。二月十七日,在中聯辦新春酒會上覲見中聯辦主任姜恩柱以及宣傳部長孫南生、台灣事務部長邢魁山。姜稱讚道:「少老在(廿八日)座談會上講話很精采」,卜少夫日記曰:「他還記得很清楚,來恭維我一次」。
    新天二四三六期(八十九年四月號)刊出李崇威文:「李登輝狼子野心……李登輝並不希望中華民國千秋萬世」。
    四月廿五——廿七日與中聯辦處長李逸舟同去深圳出席蛇口南海酒店出席全國政協、台聯、海協會、和統會合辦的「反台獨、促和平研討會」,發言稱「陳水扁就職演說是一套花言巧語,絕不會有真正的誠意、善意」,還和用這本行銷台灣的刊物嚇唬台灣人民「三顆導彈統一台灣:一顆攻臺北總統府,一顆攻台中清泉崗空軍基地,一顆攻高雄左營海軍基地,台灣軍力解體,台灣立即解放」。
    八月,在新天二四四O期上撰文〈北京道上有絡繹不絕之人〉,為自己解嘲:「密使是何等人物?密使有指派的,有自動請纓的」。同時刊登李崇威文章〈禁止台商為台獨作倀〉,強調中聯辦台灣事務部副部長何志明在中華總商會午餐會上演講,引述國務院台辦主任李炳才四月初的北京講話,指台灣一些工商界頭面人物「一方面在島內公開支持台獨,另方面又在與大陸的經濟活動中撈取好處,這是絕對不允許的」,何志明又訓斥香港商人「應該知道怎樣去選擇合作夥伴」。翌日香港傳媒紛紛指摘何志明言論不當,有違自由貿易精神,特區政府行政司司長陳方安生也表了態。李崇威文章反擊了香港主流輿論,指「台灣某一家後起的航空公司(指長榮),完全由李登輝護航成立,亦是李之好友,一直是台獨運動的金主,更是陳水扁奉為上賓之人,現在更染指瓜分(港臺間)『黃金航線』,難道就可以由這一些人左右逢源嗎?為什麽何志明一句話就加上大帽子呢?我更希望全球華人共同抵制支持台獨的數典忘祖商人!」同一期新天還刊登了李龍鑣給孔令儀的一封諂媚信〈給孔大小姐一信〉,稱「要從老院長的一生言行和政績去證明他對國家民族的種種貢獻,推翻已往那些不顧史實的講法」,作者寄去十八萬字頌揚孔祥熙的文章,乞求「面聆教益,刪除補正」,與新天五十多年前揭櫫的反孔宋反豪門主旨明顯背道而馳(註八十)。
    早在民八十五年春,卜少夫意欲放盤套現,曾讓摯龍劉紹唐放出空氣。傳記文學的作者、台灣名記者袁睽九聞訊躍躍欲試,擬集資三百萬收購新天,然卜少夫意猶未足,以致錯失良機,此後再也無人問津(註八十一)。於是他於同年六月宣佈「凡是有人願意接辦新天,無條件讓出(註八十二)。八十九年八月卜少夫病重時委託老友陸鏗作伐,「日前陸鏗電話中向我商量,說卜少夫想把一手創辦半個世紀的新聞天地送給李敖,由李敖接手辦下去。卜少夫說全世界只有李敖最信得過。我說《新聞天地》是卜少夫個人特色的雜誌,理應與卜少夫『及身而絕』,但他活得太久了,結果該絕而不絕,弄得只居餘氣。他的厚愛,我謝了(註八十三)」。卜少夫本人在新天二四四二期(停刊號八十九年十月) 〈告別讀者〉一文中慨嘆新天「未能建立它的經濟上鞏固地位,人存政在,人亡政息……它既沒有出讓的條件,但有贈送的價值,我祗有一個選擇,我願意無條件的讓李敖來接辦,曾請陸鏗徵詢過,李敖無意,新天也祗好就此淡出了」。
    吃盡當光 遺留債務
    在新天二四四一期(八十九年九月出版)封二,卜少夫親撰特別預告:「下期為本刊告別讀者紀念特大號,亦為公開十年前秘密從事促進和平統一之長流計劃全部經過之密使特刊,請讀者注意」,八月十七日日記有:「與李崇威、卜凡決定十月號公開揭露十年前,我與何景賢博士二人共同從事促進中國和平統一運動之長流計劃全部經過」。但二四四二期的告別辭卻說「長流計劃由於好友們勸告,我也認為時不適宜,可留待將來寫回憶錄時再為發表」,卜少夫常說「事無不可對人言」,此事反反復復,欲開口又噤聲,可見偷偷摸摸的事不可見於光天化日之下,乃大言不慚道:「當我決定公開長流計劃時,我即有譚嗣同當年的絕命詩『我自橫刀向天笑』的慷慨情緒,有那種氣勢,主要在無愧無悔,可以對天大笑」。前文所指老友係新亞洲出版社老闆范止安(註八十四)。新天最後三年由李崇威擔任執行編輯,白字錯字甚多,令人不忍卒讀。停刊後李崇威企圖遊說金主投資,接辦新天,終未成事。
    八十九年二月十日,老友劉紹唐病逝臺北,十三日在治喪委員會|議上反對在劉紹唐遺體覆蓋國旗與黨旗(註八十五)。夏,因性肺炎先後入住臺北榮民總醫院、宏恩醫院。九月入住香港聖保祿醫院,旋轉律敦治醫院。
    十一月四日淩 晨四時許,預知天年將盡,趁護士不備,突然自行拔去喉管,且不肯進食飲水。上午十時卅分去世,終年九十二。十九日在香港殯儀館舉殯,移靈哥連臣角火葬場火化。
    十一月十二日香港公正報、台中市台灣日報同時以整版篇幅刊出陳復中文章〈卜少夫富爭議性的一生〉,民九十年一月六日,美國新澤西時報與華報同時刊出此文,標題易為〈卜少夫左右逢源國共通吃花天酒地的一生〉。
    趙敏夫是卜幼夫少時的戰友,一九八七年入新天,跟卜少夫工作近十四年,編輯、總務無所不幹,「與我親如兄弟,新天大小齊事均由他一手料理(註八十六)」,然卜少夫撒手塵世時,欠下這個「親如兄弟」近一年工資以及遺散金。卜少夫臨死前兩年將臺北房產抵押給銀行,他留給未婚獨子卜凡的是一身債務,單是銀行抵押利息就是每月五位數。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