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某公厚吾」]
胡志伟文集
·老毛死時幾萬人殉葬
·三年災荒時墳場屍滿為患
·中國的知識份子殊難成為一支獨立的政治力量
·留場就業連條狗都不如
·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金庸作品宣揚的漢奸哲學
·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勞改基金會應得諾貝爾和平獎
·蓋棺論定唐德剛
·蓋棺論定唐德剛
·蓋棺論定唐德剛
·蓋棺論定唐德剛
·李白與共軍相約夾擊中央軍
·李宗仁逼宮
·李宗仁逼宮
·李宗仁逼宮
·李宗仁逼宮
·李宗仁逼宮
·唐德剛首鼠兩端 左右逢源
·從書海中探索歷史真相
·蘇雪林斥唐德剛妄誕淺薄
·唐德剛未為人知的一面
·康生要江青學唱京戲以接近老毛
·斯大林策划的謀殺案
·貳臣卜少夫的一生
·剿匪總部 情報科員
·攜卅萬港幣赴港
·一夕之歡 三百美金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冒名頂替 居然獲獎
·曾恩波對卜少夫從來不假以顏色
·曾恩波對卜少夫從來不假以顏色
·生前編誄 欺世盜名
·僑選立委 鑽營失格
·五十萬元 出賣靈魂
·「某公厚吾」
·「某公厚吾」
·〈卜少夫左右逢源國共通吃花天酒地的一生〉
·一生名利薰心,見利忘義
·陶勇之死
·雲南王譚甫仁被暗殺之謎
·福州軍區第二政委劉培善之死
·台灣老千朱伯舜訛騙中共六十五
·陰溝洞裡翻船
·江李朱統通上當
·一塊錢也不掏出來的騙子
·自稱榮獲聯合國和平獎章
·陳長捷日夜捱鬥自殺身亡
·張居正出席國民党四屆六中全會
·上古時代就有口述歷史
·殷鑒不遠
·屈辱獻地 以圖苟延
·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邪!
·稱臣稱兒 枉費心機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滅亡之道切毋忘
·李兆麟死於情殺
·楊綽庵終於平反
·李兆麟被刺於一單身女人的住所
·李兆麟貪色喪命
·李宗仁欠缺毅力 白崇禧非常陰險
·閻錫山狡黠圓滑 馮玉祥貪生怕死
·保甲制度徒有其名
·張發奎一生精忠報國守志不移
·張發奎反對英軍在香港受降
·張發奎扶植胡志明攀登北越元首寶座
·張發奎義釋胡志明
·供養了數千名流亡中國的越南志士
·越南志士協助國軍退入諒山
·一代詞宗陳蝶衣軼事
·選美始祖——陳蝶衣
·花窠詩葉 永垂青史
·光風霽月 德厚流光的張發奎
·俠肝義腸 樂於助人
·張發奎下令槍決廣州暴動五百個縱火歹徒
·廣州暴動有五千七百平民被殺
·美軍誤炸六寨 七千軍民葬身火海
·李煦寰跪求余漢謀迷途知返
·黃紹竑遺棄一個又一個女人
·張發奎嚴以律己 脂膏不潤
·二‧二八事件的真相
·二‧二八事件是一場小型的南京大屠殺
·深圳踢竇記
·超級老千充當深圳黃埔同學會會長
·自稱是胡宗南外甥、顧祝同女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某公厚吾」


   
   然當時新天的主要財源仍在台北,故卜少夫表面上還裝出一副忠貞不貳姿態,民七十五年一月四日,他在新天第一九七七期上發表長文《枕頭為我作證》:「首先談中共購買新天四十年合訂本的問題。這個消息傳播最廣,是中共散發的, 一些自以為施出這最惡毒的一招可以置我於死地的人在到處播放,意思是中共收買了卜少夫,卜少夫接受了收買」,然他又不諱言「新天印行四十年合訂本,香港有一些出版社來預約,我們也不管它是左或右的,當然一概接受……說預約新天四十年合訂本若干套就可收買了卜少夫,那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不啻此地無銀三百兩式的詭辯。七十四年八月十七日他在新天發表長文〈謝謝許家屯先生的好意〉當可理解為他對五十萬元訂單的感謝,唯雙方當事人皆能切實理解其中微妙意念。
    民七十五年十二月,卸除僑選立委職務,結束了兩屆六年任期。七十六年一月五日,臺北友人劉紹唐等假亞都飯店舉行「恭祝少老重返自由身」晚宴,此後行動逐漸偏離正道。七十七年六月,由新聞天地社出版《卜少夫這個人》第三集,仍掛名劉紹唐編輯,內收李荊蓀、喻舲居等文章一百零二篇,其中黃天心文章披露卜少夫對李敖的評價是「狂狷之士,非國家之福」,文後「少夫謹註」則強調「李敖的若干行徑越出我們目前社會的規範,製造社會紛亂,也帶給社會不良的後遺症」(李敖在〈送李敖回大陸〉一文中直指卜少夫是文化特務,所以卜少夫長期耿耿於懷) 。
    逆流而動 秘密北上

    民七十八年六月四日,共軍戒嚴部隊五個步兵師和三個裝甲團開入天安門廣場,鮮血染紅了東西長安街。西歐、北美、日本宣佈對中國大陸實施經濟制裁,中共面臨空前的危機。卜少夫逆勢而動,確定這是投共的最佳時機,能收一本萬利之效,他把經常掛在口邊的豪言「我卜少夫燒成灰也反共,燒成灰也是國民黨」以及悼念他的舊上司潘公展時所寫的「重要關頭,必須堅持原則與立場。兵荒馬亂,人心惶惶,風聲鶴唳,謠言四起,處身此種危急混亂的境地,冷靜第一,決不輕率衝動、受環境氣氛所眩惑迷亂而失去立身行事的準繩。安樂的日子與危難的日子,正常的日子與非常的日子,正是考驗一個人的意志與智慧的時機,一失足成千古恨,歷史上有太多這類事例了」統統拋到九霄雲外,「秘密從事促進和平統一之長流計劃」(註六十八)北上投共。七十九年十月,他由香港新華社安排,先飛上海與海峽兩岸關係協會會長汪道涵舉行會談,然後前往北京覲見鄧小平。據金堯如回憶:「卜老哥訪京之受北京高層重視和歡迎,在當年的港臺人士中,我以為是第一人(註六十九)」。事後他頻頻在鄉村飯店和金迅小廚的飯局中眉飛色箅地向舊雨新知誇耀「某公厚吾」。此時台灣在民主化路程上已邁開大步,李登輝出任總統後宣佈停止戡亂,隨後取消了黨政機構對海內外報刊的反共抗俄宣傳津貼,事實上僑委會、海工會、新聞局不可能再拂逆民意用巨額公帑資助一份在僑居地零銷量的二三十頁篇幅之微型刊物,卜少夫也確定已撫植、滋養他六十年的中華民國政府与中國國民黨不可能繼續充當搖錢樹的角色,所以新天的編輯方針從極右急轉極左。一九九一年六月八日,卜少夫在新天發表〈北京道 上人擠人〉一文,說「有人將台灣與大陸比喻為『與狼共舞』……現實情況中共不可能再像狼那樣殘虐了」,為自己業已擠入「人頭湧湧」的北上行列自辯,又說:「即使他們為了個人利益,總的來說,對於大陸如何都是有利的,對於大陸總是有貢獻的」,卻不談自己從中攫取多少利益而造成中華民國多少傷害。八十年十一月十六日(第二二八三期)新天刊出卜少夫會見中通社記者的專訪;八十一年三月十四日(第二三OO期),卜在扉頁〈每週評論〉欄中撰文〈鄧大人,你要多活幾年!〉以中華民國法定機構「中華港澳之友協會」理事(會長張希哲)的身份竟向尚未停止戰爭狀態的敵人首領獻媚呼叫「大人」,委實有失國格與人格;三月廿一日在該欄稱「反正政府有錢,有八百億美金外匯存底;不用白不用,不拿白不拿」;同年十月十日,在中華民國國慶日以社論叫囂「售戰機(指F十六A╱B型機)給台灣——未免多此一舉」,此時他已完全站在中共立場反對豢養了他六十年的中華民國政府。為了取悅中共,自八十一年起,他經常以中共要人的肖像充當封面,諸如第二三OO期(八十一年三月十四日)、二三五八期(八十二年十月一日)、二三七四期(八十四年二月一日)、二三九九期(八十六年三月一日)以鄧小平肖像為封面;二三三三期(八十一年十月卅一日)、二三六O期(八十二年十二月一日)、二三七六期(八十四年四月一日)、二三八三期(八十四年十一月一日)、二四O七期(八十六年十一月二日)、二四一八期(八十七年十月號)、二四三三期(八十九年一月號)以江澤民肖像為封面;第二四一O期(八十七年二月號)以朱鎔基肖像為封面;第二四O一期(八十六年五月一日)以他與周南合影為封面;第二四一一期(八十七年三月)以他與張愛萍合影為封面,以此表示他對中共的擁戴。
    到民國八十二年時,雖然新天的員工已十年未獲加薪,作者已超過廿年免費供稿,但在競爭激烈的政論刊物市場連打字費都賺不回來,追隨卜少夫近半個世紀的李杞柳斷然離開了新天。李杞柳窮苦出身,十四歲到廬山日報當送報工人、排字工人,一九四四年廿一歲在上海進新天工作,從辦公室助理、發行員、校對,經刻苦自學,成為資深編輯,以筆名狄夢嬌撰寫每週專欄〈香港屋檐下〉深獲讀者讚賞,以卜少夫付給的微薄薪金將三個女兒陸續送到美國留學成才,幼兒考入港大醫學院。他苦捱苦熬了卅五年,才因陸鏗建議,在版頭上取得「經理」名份。八十二年三月他向卜老闆要求十年內首次加薪,對方反問:「你兒子當醫生你還不夠錢用?」就此逼迫這位七旬老臣離職。四月一日起,新天改出月刊(第二三五二期)。民八十二年為了搞錢,以八五高齡毛遂自薦要求樹仁學院校監胡鴻烈讓他擔任新聞系主任,事為樹仁校長鍾期榮博士婉拒。
    八十一年六月再次北上,入住五星級的北京飯店(註七十),廿二日與海協會會長汪道涵在首都賓館會談。在感恩戴德下,於新天二三五六期(八十二年八月一日)撰寫社論〈祝李鵬早日康復〉,對國人皆曰可殺的獨夫民賊搖尾乞憐。同期刊出訪問記〈張學良想回故鄉〉,旨在趁隙給張學良捎口信:中共請張回東北訪問,瀋陽大帥府已經重修,是觀光勝地。可惜碰了軟釘子,趙四代答:四海為家。
    見利忘義 赤膊上陣
    自二三六七期(民八十三年七月)編發批判李登輝特輯起,新天對李總統的人身攻擊逐步升級,諸如卜少夫自撰的〈不是中國人〉(八十三年七月)、〈李登輝下臺,共產黨不來〉(八十四年十二月)、〈李登輝不是人嗎〉(八十五年二月)、以「台灣籌安會」名義刊登〈擁護李登輝競選連任〉(八十五年三月)、〈選出假摩西必降災疫〉〈台灣不能成為漢奸省〉(八十五年四月)、〈李登輝是袁世凱嗎?〉(八十五年五月)、〈總統府之賊〉(八十五年九月)、〈李登輝四大驚人毀壞〉(八十六年十一月)、〈李登輝既厚且墨〉(八十六年十二月)、〈李登輝的獨(毒)論〉(八十七年二月)、〈李登輝還要赤膊上陣〉(八十七年四月)、〈李登輝還要赤膊上陣〉(八十七年十一月)、〈解決台灣問題的幾個看法〉(八十七年十二月)、〈陳水扁的綠色恐怖〉(八十八年三月)、〈李登輝的搏命演出〉(八十八年六月)、〈李登輝李洪志父子關係〉(八十八年十一月)、〈連戰會成為光緒皇帝嗎?〉(八十九年二月)、〈李主席的蛔蟲〉(八十九年六月)、〈李登輝放屁〉〈假如阿扁不是中國人〉(八十九年七月)、〈李登輝刨國民党祖墳〉(八十九年八月)、〈李登輝十二年一手遮天〉〈陳水扁是什麽人〉(八十九年十一月)、〈綠色恐怖來了〉(八十九年十二月),罵國民黨,也罵民進党,在朝在野統統罵,誰當總統就修理誰,後期陷於潑婦罵街格局。終於被讀者唾棄。
    民六十七年長榮集團開闢歐洲航線未果,委託「記而優則仕」的葉建麗撰寫說帖式文章投寄新天,長榮老闆張榮發看了清樣盼能更改部份內容,當時版樣已排好,葉氏連夜致電香港,卜少夫破格見許葉去印刷廠改版。自民國六十九年卜少夫進入立法院後,預估具有日資背景的長榮華團潛力不凡,便在立法院蓄意造勢,逼迫交通部屢次修訂、增訂法規為長榮暢開綠燈。此後長榮開拓航空事業,卜少夫盡皆全力在立法院為其抗爭,所以自民國七十年起,長榮集團長期在新天刊登全版廣告,再加上華航、日本僑領李海天的東京重慶飯店廣告與嚴長壽嚴長庚兄弟的臺北亞都飯店廣告,新天即使零銷量也足以維持運營成本外加卜少夫本人的吃喝嫖賭支出,何況稿費零支出、員工薪酬長期凍結。民八十二年新天改出月刊後,長榮一直每期贈予兩個整版的廣告。可惜卜少夫晚年重用獐頭鼠目的李崇威,闖下一場大禍:八十五年八月(二三九二期),新天刊出署名李申道的長文〈縱橫海空張榮發〉,且連載至十一月(二三九五期),全文把長榮老闆張榮發的發家史挖掘得纖毫畢露,對張本人的人格品德極盡貶抑醜化之能事(註七十一),作者李崇威本係華航一名低級地勤藍領,資料取自台灣本地的《財訊》等雜誌,創作意圖是想以打擊長榮與張榮發的聲譽來向華航高層邀功領賞,改變自己二十年不獲升級的窘況。可是張榮發絕不允許受他經濟資助的人吃裏扒外,經第二三九四期警告性暫停廣告後,二三九六期起徹底切斷了廣告訂單,結束了長榮對卜少夫將近二十年的「輸血」,此舉對卜少夫的事業打擊甚巨。然後,他祈求門生故舊、星島日報副刊主任何錦玲女士,安插在副刊「星辰」版撰寫八百字專欄,自民八十三年三月十六日起。何氏知其窮蹙,嚮以星島最高稿酬,月付七千,這是卜少夫晚年主要生活來源。八十七年起藉口老病改為每週寫四篇,然仍有精力安排原香港基本法草委會付主委查良鏞夫婦赴臺北與病中之蔣緯國見面。八十四年七月,將星島 之專欄短文一百九十二篇結集,由何錦玲主掌之集成圖書公司出版,集成為臺北黨營正中書局之香港分支機搆。卜少夫死前四十日在律敦滋醫院說:「我一生無錢,從未起過賺錢的念頭」(註七十二),卻絕口不談台北聯合報大老闆王惕吾晚年餽贈五百萬台幣一事,也不談嚴長庚、嚴長壽弟兄每年賜贈上百萬台幣之事。八十五年三月十一日,王惕吾病逝臺北,卜少夫撰〈悼惕吾〉一文,且至臺北聯合報大樓參加聯合報系主辦之「王故創辦人追思會」。六月廿四日假香港光華新聞文化中心舉行新天創刊五十二週年紀念酒會,展出私藏名家書畫百餘幅,其後將十三幅字畫交付大陸官方的「中國嘉德拍賣公司」在北京拍賣,售出十幅,其中郭沫若之中堂、龐薰之素描各賣得三萬二千元。同月新聞天地社出版《卜少夫這個人》第四集,仍以劉紹唐掛名「編者」,內收金堯如、潘耀明等人八十一篇文章。此時灣景樓十五坪之居所書滿為患,意欲捐贈香港市政局圖書館,鄰居文友胡志偉電告:「大陸學術水平比香港高,但苦於經費匱乏,資料欠缺,香港次文化泛濫卻是個富裕社會。你贈書給市政局圖書館,他們藏書多得書架上擺不下要積壓於書庫,憑訂閱單付錢兩週後才能從書庫裏運到外借部門,普通書與館藏書重復的,前門送進可能即從後門棄置,到不若送給大陸高校,讀者會比香港多一千倍,更能促進大陸社會進步與學術開放,何樂而不為?(註七十三)」卜少夫聞言同意照辦,先擬贈送廣州中山大學中文系正在籌建之現代文學資料館,後因對方要求卜少夫自付運費才決定贈予北京中國作家協會屬下之中國現代文學館,九月廿四日由該館常務副館長舒乙(老舍之子)率資料室主任唐文一、編目組組長李家平三人專程來港接收贈書,打包裝箱,並攜具有司批文,從深圳口岸免檢運入內地。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