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曾恩波對卜少夫從來不假以顏色]
胡志伟文集
·張發奎是唯一獲准攜槍抵港的前朝軍人
·李宗仁在美國公開宣稱他在華南有幾十萬遊擊隊
·空降海南島的卅多人,全部被俘處決
·反攻大陸的「總司令」竟變成對台統戰的馬前卒
·美軍轟炸機十七架誤炸六寨鎮死軍民七千
·十二萬美金收購李宗仁
·張發奎回憶錄對中國現代史的補充
·程的西裝口袋中裝著《性史》及春宮淫畫
·陳濟棠妻莫秀英在香港有九十八處鋪租收入
·淺論《陳君葆日記》
·日記中頻頻出現各界名人
·陳君葆生平事跡
·陳君葆日記一百冊千萬字
·若干秘聞正史從未提及
·斯大林對孫科說有朝一日中國強大起來,會把外蒙歸還給中國
·殖民地教育誤人子弟
·陳君葆欽佩蔣介石不為武力所壓
·陳君葆讚賞蔣介石對日不屈不撓
·讚賞蔣介石對日不屈不撓
·淪䧟三年零捌個月附逆
·陳君葆對附逆的經過語焉不詳
·陳君葆同日本憲兵特務酬酢頻繁
·陳君葆錯估世界形勢輕視人民力量
·陳君葆 日記尚有價值編校水準甚差
·《陳君葆日記》編校怠惰 佛頭著糞
·博士編輯不知雷鳴遠張蔭梧
·一生真偽有誰知?——讀曹汝霖《一生之回憶》有感
·海峽兩岸對曹汝霖均持貶辭
·曹汝霖謗滿天下實拜國定教科書之賜
·《一生之回憶》大部份尚近事實
·曹汝霖同日本的千絲萬
·曹汝霖 拒任偽職晚節可風
·英美公使逼迫老袁接受廿一條
·廿一條并非曹汝霖簽署
·西原借款日方血本無歸
·官修教科書舛錯甚多歪曲歷史
·巴黎和會前列強已訂密約損害中國
·許德珩等人回憶五四錯誤多多
·袁世凱對日寸土必爭
·袁世凱對日寸土必爭
·反對廿一條最烈者是段祺瑞
·領導五四運動的湯爾和落水做了大漢奸
·曹汝霖到廬山要求蔣委員長抗戰到底
·曹汝霖到廬山要求蔣委員長抗戰到底
·曹汝霖回憶錄基本可信
·袁世凱稱帝係受英使朱爾典蠱惑
·王正廷昏
· 汪精衛的救命恩人是章宗祥
·侍郎是正二品,怎有三代加封一品之理?
· 丁中江說曹汝霖對自己頗多迴護
·蓋棺論定唐德剛
·李宗仁是一個口是心非、老奸巨滑、吃裏扒外、翻雲覆雨的濫小人
·李宗仁私通敵營
·李宗仁私通敵營
·李白與共軍相約夾擊中央軍
·李宗仁未在《國內和平協議》上簽字是迫於全體與會者均不同意
·利祿薰心 既不能命又不受命
·李宗仁既不能命又不受命,利祿薰心
·白崇禧遵中共指示不戰而退
·白崇禧阻止救援黃維杜聿明導致廿萬人被殲
·首鼠兩端 左右逢源 學風妄誕 永遠有理
·夏志清宋淇蘇雪林對唐德剛嗤之以鼻
·夏志清宋淇蘇雪林對唐德剛嗤之以鼻
·人頭畜鳴 奸同鬼蜮
·唐德剛是當代陳世美
·翁婿都是陳世美
·唐德剛的「盛譽」大致都是自己刻意製造的。
·顧維鈞之女稱其父回憶錄非唐德剛所撰
·忘却歷史的民族是沒有前途的
·忘却歷史的民族是沒有前途的
·漢族遭受戎狄夷蠻欺壓蹂躏罄竹難書
·金兵共俘虜宋后妃3000餘人淫辱
·徽欽二帝后妃公主均淪落妓寨
·趙構(後南逃登位的宋高宗)之后妃母女均被金兵輪姦
·第一批宮女3400人押解千里一路輪姦抵燕山死剩一半
·蒙古軍屠殺一
·满清屠殺漢人近两
·满清屠殺漢人近两
·八旗軍把掠來的婦女分給各營,晝夜不停的輪姦
·八旗軍把掠來的婦女分給各營,晝夜不停的輪姦
·連鄭成功的母親,都成為清軍強姦的對象。
·地方誌對清兵大屠殺的記載
·地方誌對清兵大屠殺的記載
·地方誌對清兵大屠殺的記載
·地方誌對清兵大屠殺的記載
·潮州大屠殺,「縱兵屠掠,遺骸十餘萬」
·江陰城守紀》:是役也,守城八十一日,城內死者九萬七千餘人
·清興安總兵搶奪婦女達100多人裸姬妾數十人於床,「次第就押床淫之,
·清興安總兵搶奪婦女達100多人,「淫慾無厭」
·清兵入關殺四千萬漢人
· 满蒙統治者根本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
·真正的中原話乃是如今河南開封、洛陽的方言
· 厚誣古人的狂妄之徒必自取滅亡
·一切諉卸於古人,此乃一種似是而非之文化自譴
·列祖列宗受屈辱、被蹂躪的史實(全文)
·從書海中探索歷史真相
·毛澤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曾恩波對卜少夫從來不假以顏色

   
    「一九六七年港共在香港暴動,港府頒布戒嚴令,一時風聲鶴唳,謠言四起,老總統關心留在香港的一些反共人士安全,特邀請了錢穆、左舜生、胡家健和我回臺北,並在陽明山官邸以茶會款待我們,一方面徵詢我們的意見,一方面也安慰我們。茶會前後,建中兄對我說,香港局勢不會擴大惡化,他認為中共不會讓香港成為一個死城死市的(註卅七)」。所以,卜少夫在新天的「每週評論」欄連續發表〈左派造反的慘敗〉〈香港左派敗得慘!〉〈毛共坐視港共就死〉〈港共將與江青偕亡〉〈港共夢幻的破滅〉〈看港共的垂死掙扎〉等義正辭嚴社評,還以本名在新天發表《毛共暴亂中的呈現》(第一OO七期)、《奉勸費彝民兄》(第一OO八期,大公報社長費彝民當時任港九同胞反對港英迫害鬥爭委員會委員,儼然暴亂的指揮官)、《掃蕩匪巢擒匪首》(第一O一四期)等文,又在第一O二四期發表《香港暴亂前後》,揭露毛共幕後支持港共之陰謀與猙獰面目。卜少夫的善於做戲,表現於他在新天第一O一O期撰寫的《我接到兩封恐嚇信——警告偷偷摸摸寄發無頭信的毛共鼠輩們》一文中:「我卜少夫行不改姓,坐不改名,我反共,我要打倒毛澤東,我要打倒共產黨!」在民國五十六年七月十五日出版的第一O一三期新天上,他則轉過身來向總統蔣公表忠心曰:「公開在戰鬥、赤膊上陣的忠貞人士、本乎良知良能、愛國情操,克盡神聖天職,也不介意政府作什麽安排或什麽獎勵。愛國反共是自動自發的,是每個中華兒女的本份,如存有交換條件、存有期待保障,那不是真正的愛國、真正的反共」,進而呼籲「台灣的精神、物質以至軍力支援,共同保衛香港,此其時矣!」直至十三年後他回憶這段經歷時還說:「六七年在香港發動大暴亂,到處是炸彈,一時風聲鶴唳,謠言四布:民兵要來了,解放軍要來了……于右任老先生來信勸我先回台灣避避鋒頭,我回信只有十個字:出門二十步,便是一大海。因為那時我住在銅鑼灣海濱高士打道,隔一條馬路對面的現在海底隧道以及新填地那塊大土地,都是維多利亞海峽的一片海水(註卅八)0」。
    對於卜少夫的作秀,不畏權勢的剛直人士從未被矇蔽過。曾跟隨美國空軍轟炸日本本土、親涉緬甸叢林十四個月,直至菠蘿遍地的香港左派大暴動一直出生入死實地報導的元老記者曾恩波對卜少夫從來不假以顏色——自民國五十五年至七十七年,在曾氏出任港九教育新聞文化影劇界慶祝雙十國慶籌委會主任的廿二年期間,都堅拒把卜少夫安插到在希爾頓酒店舉行的慶祝雙十國慶酒會以及新年春茗、九‧一記者節宴會的主席臺上。
    民六十年前往美國舊金山出席世界中文報業協會年會,斯時聯合國已通過決議排斥中華民國,按納中共為會員國。卜少夫在友人所設晚餐上邊喝邊談,醉後情緒激動,大罵聯合國的姑息氣氛和尼克森的忘恩負義(註卅九)。在新聞天地上也作了類似表態。民六十四年三月十日,中國國民黨總裁蔣中正以榮譽獎狀頒贈予資深黨員、新聞天地社社長卜少夫。四月五日,蔣公病逝臺北,卜與余鑑明等十餘人回臺北參加喪禮。同年六月廿三日,申報的老上司潘公展在美國逝世,卜少夫發表〈為潘公展先生憾〉一文,提及「民卅八年三月上海已人心惶惶,湯恩伯在佈置大上海保衛戰了,潘為公子在九江路都城飯店舉行婚禮,飯店裏的花籃已無法容納,擺滿了附近兩條街人行道,車水馬龍冠蓋雲集,那個排場可說為淪陷八年勝利三年大上海一件盛事,足以笑傲王侯。這種踵事浮華不顧時局多艱的舉措,頗為不智。他遠在上海陷共前一個月——四月初就悄然離滬走避香港,他之早走,影響了一部份人心,也引起不少人的攻擊(我是五月十五日從龍華乘機飛廣州),他當時在上海的地位與所負的責任,應該留到最後,他也不愁不能撤退。對這兩件事,總統多少有些不悅,因此廿多年來,有各種各樣機會,也從未想到有這位同志……直到他一瞑不視,卻從未有機會踏上我們反共復國的聖地――台灣的土地(註四十)」。對此,幼夫的軍校同學陳賢文直指是「誹議(註四十一)」。此時《新聞天地》幾乎在港九報攤絕跡,其發行最主要是寄贈臺北黨政機構、國營企業以及海內外的舊雨新知,經費來源端賴每年三次分別在香港、臺北舉辦的壽宴和報慶的募捐。新天的十一位創辦人之一、參加過兩次緬甸戰役的老記者樂恕人一九七八年坦言「在經營上,新天本身是一個爛攤子,沒有成為企業形式,一切由卜少夫決定,一切也沒準;多少錢進來,多少錢出去,只有他一個人知道,另外說到內容,讀者對近十幾年來的評價是很低的,一般批評是不充實、不精采,好像每一期拿過來,信手翻翻,無啥意思就扔開了(註四十二)」。另一位創辦人陸鏗,被中共特赦釋放後於一九七八年四月卅日出境到了九龍,在旅館放下行李第一件事就是找一本新聞天地,「打開一看,只皺眉頭,可以毫不誇張地說,很少像樣子的文章,有些『文章』簡直不知所云,甚至無法自圓其說,天哪!何至於如此?……少夫坦承這些年來確實沒有辦好,精力也沒有集中,有時連稿子都沒有過目(註四十三)」。連心慈面軟的老立委、名作家陳紀瀅都拋出金玉良言:「盼望少夫於遊樂之餘,多把精神放在您那應世『本錢』的刊物上……近若干年來,不但內容無所改進,即文字上也不可讀,這完全是缺少經營之故(註四十四)」。民六十五年三月十日在新天撰文《海外兩重人格的人》,指責「五類心智畸型的人」是投機無恥的「文娼」,說「最無恥是這類人,過去反共,後來恐共,現在又媚共,而媚共又不敢挺身而出彰明昭著,卻躲躲藏藏,扭扭捏捏,而醜態真令人作嘔……主張雙方和談,有意無意在為中共做統戰工作……」
(2019/12/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