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冒名頂替 居然獲獎]
胡志伟文集
·国民党為什麼敗退台湾之十七僥倖與幸運
·国民党為什麼敗走台灣之十八:外國干涉中國內政
·“九命七羊”的王蒙
·王蒙斥自命魯迅的人畫虎類犬,裝腔作勢
·戚本禹披露:鄧小平罔顧人倫誘姦父妾
·劉少奇心恨手辣殺恩人
·陶鑄是國民党臥底 聶榮臻內戚策謀刺毛
·陶鑄是國民党臥底 聶榮臻內戚策謀刺毛
·高崗搞女人無數 蕭華強姦聶榮臻侍女 葉向真罵乃父老不正經
·邱會作逼姦許多女兵 陶鑄霸佔有夫之婦 馮文彬想睡張玉鳳
·周揚弟弟和廖沫沙都想姦污藍蘋 
·陳正人玩弄花旦 汪
·彭真窮奢極侈 周恩來巧言令色
·譚震林罵江青是武則天
·師哲殺胎兒銷骨滅絕人性 葉子龍以毛名義玩女人
·葉子龍盜賣禮品 楊尚昆挾嫌報仇
·田家英罵皇帝被殺 汪
·一百五十萬官兵半年之內全軍盡墨
·白崇禧8配合中共軍隊對蔣作戰
·唐德剛逢君之惡編造李宗仁妄言
·宋美齡長期給馬歇爾寫密函泄露她丈夫的秘密計劃
· 《文強口述自傳》有六百例舛錯
·程潛投共導致華中失守廣州陷落
·大陸編印的口述歷史舛錯甚多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反攻大陸機密檔案》與 《塵封的作戰計劃——國光計劃》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我的前半生》作者李文達為何不能分享版權
·香港最長壽的雜誌:《春秋》
·陳希同說:歷史是勝利者寫的
·春秋的壯盛陣容
·“外交人才养成所”——圣约翰大学
·中國近代史的寳厙
· 《毛呼蔣委員長萬歲》
·列寧受德國賄賂八千萬元
·一百五十萬官兵的大廝殺之真實圖景
·十五萬人齊解甲 竟無一箇是男兒
·蔣介石見周佛海懺悔函潸然淚下
·周佛海介紹毛澤
·廢帝大婚時徐世昌黎元洪各獻兩萬大洋
·陳誠妒賢忌能、驕妄輕敵、以權牟私
·陳誠妒賢忌能、驕妄輕敵、以權牟私
·周恩來向楊淑慧索要周佛海回憶錄
·倉廩實則知禮節,衣食足則知榮辱
·倉廩實則知禮節,衣食足則知榮辱
·倉廩實則知禮節 衣食足則知榮辱
·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
·大陸民間與官方收藏的家譜總數已逾三萬八千種
·轉戰千里,矢盡道窮
·第三勢力人物傳記的空白年份
·唐蟒在日本搞第三勢力
·項羽並未火燒阿房宮
·二戰初期斯大林曾計劃与日寇瓜分中國
·九一八是李宗仁向日本借兵 七七是陳濟棠引狼入室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泛濫於學術界的「漢奸無罪」論
·《滾滾紅塵》與胡蘭成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至死不悔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一望長城內外唯餘荒土 大河上下無官不貪
·介紹《漏網的歷史——近代名人出格言行錄》
·介紹《漏網的歷史——近代名人出格言行錄》
·陳長捷是不堪紅衛兵淩辱,先殺妻子而後自殺
·曹錕當388天總統敛財6000萬大洋
·毛澤
·血戰陽夏
·「我是張宗昌,不是張邦昌」
· 錚錚鐵漢 萬古流芳
·首位向全球宣告二戰結束的記者
·在立法院為調景嶺老兵請命
·遵循記者操守、牢記社會責任
·對蠅營狗苟之徒深惡痛絕
·二‧二八事件是一場小型的南京大屠殺
·處理大綱」換了中共恐更難接受
· 暴亂的主力是日寇潰兵
· 暴亂的主力是日寇潰兵
·暴民首先開槍挑釁
·二‧二八是台獨起源
·紀念二‧二八是台獨份子的一張王牌
·籌安會首腦楊度是中共秘密党員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話說中國大陸的古拉格群島
·鎮反殺人三百萬
·戰俘揭露蘇軍介入國共內戰
·二十世紀的凌遲處死
·老毛死時幾萬人殉葬
·三年災荒時墳場屍滿為患
·中國的知識份子殊難成為一支獨立的政治力量
·留場就業連條狗都不如
·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金庸作品宣揚的漢奸哲學
·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冒名頂替 居然獲獎

   
   如此花天酒地,不務正業,自有報應:民四十八年九月十三日,《自由人》三日刊停刊。同年與張國興、李秋生、徐訏、馬義等人作印度之遊。五十年八月,代表香港文化新聞界出席陽明山第二次會談。五十二年一月,友人賈亦棣因丁中江案牽連,被港府羈押於港島摩星嶺道政治犯集中營,卜少夫在臺北聯合報撰寫香港航訊〈軍火間諜案的牽連與控訴〉,賈亦棣獲釋返台後,應卜之約,在新天第八O六期發表〈中共特務和我同囚在香港集中營裏〉一文。民五十三年訪問炮火下之越南西貢。五十四年六月,為了籌措新天經費,創辦《旅行雜誌》(襲用戰前中國旅行社發行、趙君豪主編之旅行雜誌名),任社長兼主編,因而常獲多家航空公司贈與免費機票至世界各地觀光旅行,「甚至一年中有大半年在外面過」(徐天白語)。同年秋,任香港各界紀念孫中山先生百年誕辰籌備委員會委員(主任委員張發奎)。
    冒名頂替 居然獲獎
    五十五年秋,向聯合報總編輯劉昌平自薦出任聯合報香港特派員,「我請他推介一位香港特派員,他說我自己來替你們作吧,我可能是面有猶豫表情,他又說:講私人關係,我們是師生;但講工作,你是總編輯,我是特派員,該怎麽樣就怎麽樣,你不必介意(註卅四)」。這同十四年後運動僑選立委席位一樣,都是出於經濟利益的考慮,藉以彌補吃喝玩樂的巨額支出,自己有家刊物不去全力搞好,反而為別人打整份工,這正如他的舊上司陶百川所說「捨己之田,耘人之田(註卅五)」。
    民五十六年,香港左派掀起文革式暴動,高叫「收回港澳,解放台灣」,到處放置炸彈,宣稱要炸死白皮豬(英警),嚇死黃皮狗(華警),弄得香港人心惶惶,有辦法的人千方百計移民歐美,股市下跌,美元跳升,生產萎縮,市面蕭條。「對台灣來說,香港萬一被中共攫去,立即威脅台灣。基於唇亡齒寒的道理,臺北聯合報當然需要這類新聞,那時聯合報的採訪主任是採訪政治新聞的于衡,他與卜少夫、歐陽醇私交不錯,常為新聞天地寫臺北政壇的內幕新聞,賺了新天不少稿費。基於這點香火緣,于衡便把美聯社、合眾國際社、中央通訊社從香港發出的消息加以改寫,一律冠上「本報駐香港特派員卜少夫」之名。事實上,卜少夫與聯合報駐港記者王會功從來沒有撰寫過香港暴動的消息。那時候我負責與卜、王兩人聯絡,他們不但不知道新聞,連已經在報上刊出的舊聞也不清楚,最後無計可施,我只好與香港《工商日報》(當時很暢銷)的突發新聞記者梅元欽聯絡,從他那裏得到不少當日發生的重大事件新聞,這些新聞依例也一律冠上卜少夫之名。從版面上看去,似乎卜少夫出生入死在香港採訪暴動新聞。其實,真正冒著生命危險採訪新聞的是工商日報梅元欽,他曾經在若干採訪場合被左派暴徒襲擊,被左報記者圍剿。他與其他香港非左報記者一樣,每天早上出去,不知道晚上能否回來,因為左派暴徒都把他們視為「國民黨喉舌」與「港英走狗」。那時候卜少夫仍然經常出入舞榭歌臺,照常打麻將與吃喝飲宴。有一天晚上,香港因暴徒放火砸搶,並爬上港督府貼『造反有理』標語,使香港市面入黑之後陷入死寂蕭條中。而那天晚上,卜少夫則與《快報》社長鄺蔭泉等人在酒樓豪飲後僱不到回家的計程車,差一點露宿街頭。但是,那天晚上的香港新聞在臺北聯合報第三版出現時,仍然是『本報駐香港特派員卜少夫』專電。


    「于衡為了表示他處理新聞得當,同時也為了討好卜少夫,居然在香港暴動結束後,替卜少夫申報『嘉新水泥公司』設立的嘉新新聞獎。于衡甚至特地打電話給主持新聞獎的人,請他們重視聯合報的表現。果然,那一屆新聞獎頒給了卜少夫,並請卜少夫到臺北領獎狀及獎金。
    「卜少夫得獎的消息在港臺兩地傳出後,一片譁然。知道內情的人向嘉新公司反映,認為《聯合報》于衡不但欺騙讀者,也欺騙了嘉新新聞獎的評審人員;香港方面更是吵翻了天,幾家報社的記者公開發表聲明,指證卜少夫從來沒有到過任何一個暴動現場採訪。快報社長鄺蔭泉並指證,香港最危急之夜,卜少夫正在酒樓打麻將飲宴,差一點回不了家。
    「卜少夫自知此獎不好領,因此在頒獎典禮上宣佈捐出獎金給新聞系學生當作獎學金。也就因為此事,聯合報以後再沒有報領嘉新新聞獎,而卜少夫再也不提他此一『光榮事績』。當然聯合報上層的人對卜少夫有了更深刻的認識。時隔多年我去香港,香港新聞界還對此事有十分激動的反應,尤其是在暴亂中多次冒生命危險採訪的《工商日報》記者梅元欽最為強烈,他甚至因此憎厭聯合報,並禍延我這個在聯合報工作的老朋友,與我從此斷絕往來(註卅六) 」。
   
   如此花天酒地,不務正業,自有報應:民四十八年九月十三日,《自由人》三日刊停刊。同年與張國興、李秋生、徐訏、馬義等人作印度之遊。五十年八月,代表香港文化新聞界出席陽明山第二次會談。五十二年一月,友人賈亦棣因丁中江案牽連,被港府羈押於港島摩星嶺道政治犯集中營,卜少夫在臺北聯合報撰寫香港航訊〈軍火間諜案的牽連與控訴〉,賈亦棣獲釋返台後,應卜之約,在新天第八O六期發表〈中共特務和我同囚在香港集中營裏〉一文。民五十三年訪問炮火下之越南西貢。五十四年六月,為了籌措新天經費,創辦《旅行雜誌》(襲用戰前中國旅行社發行、趙君豪主編之旅行雜誌名),任社長兼主編,因而常獲多家航空公司贈與免費機票至世界各地觀光旅行,「甚至一年中有大半年在外面過」(徐天白語)。同年秋,任香港各界紀念孫中山先生百年誕辰籌備委員會委員(主任委員張發奎)。
    冒名頂替 居然獲獎
    五十五年秋,向聯合報總編輯劉昌平自薦出任聯合報香港特派員,「我請他推介一位香港特派員,他說我自己來替你們作吧,我可能是面有猶豫表情,他又說:講私人關係,我們是師生;但講工作,你是總編輯,我是特派員,該怎麽樣就怎麽樣,你不必介意(註卅四)」。這同十四年後運動僑選立委席位一樣,都是出於經濟利益的考慮,藉以彌補吃喝玩樂的巨額支出,自己有家刊物不去全力搞好,反而為別人打整份工,這正如他的舊上司陶百川所說「捨己之田,耘人之田(註卅五)」。
    民五十六年,香港左派掀起文革式暴動,高叫「收回港澳,解放台灣」,到處放置炸彈,宣稱要炸死白皮豬(英警),嚇死黃皮狗(華警),弄得香港人心惶惶,有辦法的人千方百計移民歐美,股市下跌,美元跳升,生產萎縮,市面蕭條。「對台灣來說,香港萬一被中共攫去,立即威脅台灣。基於唇亡齒寒的道理,臺北聯合報當然需要這類新聞,那時聯合報的採訪主任是採訪政治新聞的于衡,他與卜少夫、歐陽醇私交不錯,常為新聞天地寫臺北政壇的內幕新聞,賺了新天不少稿費。基於這點香火緣,于衡便把美聯社、合眾國際社、中央通訊社從香港發出的消息加以改寫,一律冠上「本報駐香港特派員卜少夫」之名。事實上,卜少夫與聯合報駐港記者王會功從來沒有撰寫過香港暴動的消息。那時候我負責與卜、王兩人聯絡,他們不但不知道新聞,連已經在報上刊出的舊聞也不清楚,最後無計可施,我只好與香港《工商日報》(當時很暢銷)的突發新聞記者梅元欽聯絡,從他那裏得到不少當日發生的重大事件新聞,這些新聞依例也一律冠上卜少夫之名。從版面上看去,似乎卜少夫出生入死在香港採訪暴動新聞。其實,真正冒著生命危險採訪新聞的是工商日報梅元欽,他曾經在若干採訪場合被左派暴徒襲擊,被左報記者圍剿。他與其他香港非左報記者一樣,每天早上出去,不知道晚上能否回來,因為左派暴徒都把他們視為「國民黨喉舌」與「港英走狗」。那時候卜少夫仍然經常出入舞榭歌臺,照常打麻將與吃喝飲宴。有一天晚上,香港因暴徒放火砸搶,並爬上港督府貼『造反有理』標語,使香港市面入黑之後陷入死寂蕭條中。而那天晚上,卜少夫則與《快報》社長鄺蔭泉等人在酒樓豪飲後僱不到回家的計程車,差一點露宿街頭。但是,那天晚上的香港新聞在臺北聯合報第三版出現時,仍然是『本報駐香港特派員卜少夫』專電。
    「于衡為了表示他處理新聞得當,同時也為了討好卜少夫,居然在香港暴動結束後,替卜少夫申報『嘉新水泥公司』設立的嘉新新聞獎。于衡甚至特地打電話給主持新聞獎的人,請他們重視聯合報的表現。果然,那一屆新聞獎頒給了卜少夫,並請卜少夫到臺北領獎狀及獎金。
    「卜少夫得獎的消息在港臺兩地傳出後,一片譁然。知道內情的人向嘉新公司反映,認為《聯合報》于衡不但欺騙讀者,也欺騙了嘉新新聞獎的評審人員;香港方面更是吵翻了天,幾家報社的記者公開發表聲明,指證卜少夫從來沒有到過任何一個暴動現場採訪。快報社長鄺蔭泉並指證,香港最危急之夜,卜少夫正在酒樓打麻將飲宴,差一點回不了家。
    「卜少夫自知此獎不好領,因此在頒獎典禮上宣佈捐出獎金給新聞系學生當作獎學金。也就因為此事,聯合報以後再沒有報領嘉新新聞獎,而卜少夫再也不提他此一『光榮事績』。當然聯合報上層的人對卜少夫有了更深刻的認識。時隔多年我去香港,香港新聞界還對此事有十分激動的反應,尤其是在暴亂中多次冒生命危險採訪的《工商日報》記者梅元欽最為強烈,他甚至因此憎厭聯合報,並禍延我這個在聯合報工作的老朋友,與我從此斷絕往來(註卅六) 」。
(2019/12/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