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冒名頂替 居然獲獎]
胡志伟文集
·曹操的自傳《讓縣自明本志令》
·曹植《王仲宣誄》傳誦千古
·嵇康任性而佻達
·大陸學者尊崇錢穆鄙視郭沫若范文瀾
·錢穆推崇孫文學說融會中西開創新局
·共軍渡江前錢穆號召知識份子人自為戰
·二十世紀學術思想史上的一座豐碑
·錢穆說「漢賊不兩立,王業不偏安」
·馬列主義未能泯滅錢穆思想的光芒
·反對民族虛無主義 維護中國歷史文化
·《國史大綱》風行全國
·譴責康有為罵盡中國全部歷史
·中國傳統政體有其善制
·早亨廷頓廿四年批判文明衝突論
·早亨廷頓廿四年批判文明衝突論
· 鄧小平江澤民盡皆拾錢穆思想之牙慧
·以一人而敵一國 振千仞足垂千秋
·座上客常滿 樽中酒不空
·絕不給活人立傳
·痛斥學界敗類 反對竄改史實
·聯合國裡的華人
·顧維鈞曾任國家元首
·翟鳳陽召集了一千多次緊急會議
·賴璉在美組織千人反共大會
·虎報記者官至聯合國的司長
·聯合國是個超級間諜窩
·文學史上最具影響力的香港作家
·文學史上最具影響力的香港作家
·文學史上最具影響力的香港作家
·陳炯明枉殺功臣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禍首都是胡漢民
·痛斥袁世凱戕同媚異
·真正的香港本土作家
·真正的香港本土作家
·《鯉魚門的霧》
·充滿血淚的紀錄
·火車上難民擠成沙汀魚罐
·泥獰、齷齪、死亡、傳染病
·黑社會奉行「狡兔三窟」
·一幅險象環生的流民圖
·在危難中堅信抗戰一定勝利
·中日雙方力量對比懸殊
·舒巷城在美軍駐華機構任過譯員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陳孝威先生行述
·泰寧中將鎮守使
·《美國將校與中國抗戰》
·《美國將校與中國抗戰》
·主張盟軍先擊敗日本會師
·義不帝秦,道宜存魯
·從大陸小說看吏治腐敗道德淪喪
·騙子說:這個世界沒有真相
·獲獎有竅門:有錢花錢,沒錢賣身
·大陸形形色色文藝獎項的評選黑幕
·人人向錢看齊 個個見利忘義
·一個暴發戶的豬狗畜生行逕
·一個瘋狂、瘋狂、瘋狂的世界
·孽書壓死書店老闆
·活到四十四還娶不上老婆
· 拖欠陳蝶衣數十萬書款賴債
·列寧嫖娼患過梅毒
·推動中國現代化的頂天立地巨人
·極有民族氣節和風骨的領袖
·拉鐵摩爾讚蔣公比羅斯福邱吉爾更有遠見
·斷定美國將深陷越南泥淖
·羅斯福讚蔣為「剛毅不屈的領袖」
·尼克森一度同意中共武力攻台
·共產主義不適合中國國情
·史迪威兩次圖謀暗殺蔣公
·大陸陷共是狂妄自大的史迪威植下的禍根
·大陸陷共是狂妄自大的史迪威植下的禍根
·馬歇爾來華調停偏幫中共態度蠻橫
·大陸沉淪是馬歇爾來華調停之恶果
·美方檔案證明孫立人謀反證據確鑿
·美方檔案證明孫立人謀反證據確鑿
·美方檔案證明孫立人謀反證據確鑿
·蔣公阻止美國在金門危機時使用核武器
·蔣公阻止美國在金門危機時使用核武器
·宋美齡為史迪威、馬歇爾做情報
·斯大林向毛澤
·陶涵對史料的搜集與研判勝過中國學者
·西方學術界對陶涵蔣傳好評如潮
·陶涵的蔣傳鞭闢入裡
·蔣介石座機機長曾駕機轟炸出雲號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冒名頂替 居然獲獎

   
   如此花天酒地,不務正業,自有報應:民四十八年九月十三日,《自由人》三日刊停刊。同年與張國興、李秋生、徐訏、馬義等人作印度之遊。五十年八月,代表香港文化新聞界出席陽明山第二次會談。五十二年一月,友人賈亦棣因丁中江案牽連,被港府羈押於港島摩星嶺道政治犯集中營,卜少夫在臺北聯合報撰寫香港航訊〈軍火間諜案的牽連與控訴〉,賈亦棣獲釋返台後,應卜之約,在新天第八O六期發表〈中共特務和我同囚在香港集中營裏〉一文。民五十三年訪問炮火下之越南西貢。五十四年六月,為了籌措新天經費,創辦《旅行雜誌》(襲用戰前中國旅行社發行、趙君豪主編之旅行雜誌名),任社長兼主編,因而常獲多家航空公司贈與免費機票至世界各地觀光旅行,「甚至一年中有大半年在外面過」(徐天白語)。同年秋,任香港各界紀念孫中山先生百年誕辰籌備委員會委員(主任委員張發奎)。
    冒名頂替 居然獲獎
    五十五年秋,向聯合報總編輯劉昌平自薦出任聯合報香港特派員,「我請他推介一位香港特派員,他說我自己來替你們作吧,我可能是面有猶豫表情,他又說:講私人關係,我們是師生;但講工作,你是總編輯,我是特派員,該怎麽樣就怎麽樣,你不必介意(註卅四)」。這同十四年後運動僑選立委席位一樣,都是出於經濟利益的考慮,藉以彌補吃喝玩樂的巨額支出,自己有家刊物不去全力搞好,反而為別人打整份工,這正如他的舊上司陶百川所說「捨己之田,耘人之田(註卅五)」。
    民五十六年,香港左派掀起文革式暴動,高叫「收回港澳,解放台灣」,到處放置炸彈,宣稱要炸死白皮豬(英警),嚇死黃皮狗(華警),弄得香港人心惶惶,有辦法的人千方百計移民歐美,股市下跌,美元跳升,生產萎縮,市面蕭條。「對台灣來說,香港萬一被中共攫去,立即威脅台灣。基於唇亡齒寒的道理,臺北聯合報當然需要這類新聞,那時聯合報的採訪主任是採訪政治新聞的于衡,他與卜少夫、歐陽醇私交不錯,常為新聞天地寫臺北政壇的內幕新聞,賺了新天不少稿費。基於這點香火緣,于衡便把美聯社、合眾國際社、中央通訊社從香港發出的消息加以改寫,一律冠上「本報駐香港特派員卜少夫」之名。事實上,卜少夫與聯合報駐港記者王會功從來沒有撰寫過香港暴動的消息。那時候我負責與卜、王兩人聯絡,他們不但不知道新聞,連已經在報上刊出的舊聞也不清楚,最後無計可施,我只好與香港《工商日報》(當時很暢銷)的突發新聞記者梅元欽聯絡,從他那裏得到不少當日發生的重大事件新聞,這些新聞依例也一律冠上卜少夫之名。從版面上看去,似乎卜少夫出生入死在香港採訪暴動新聞。其實,真正冒著生命危險採訪新聞的是工商日報梅元欽,他曾經在若干採訪場合被左派暴徒襲擊,被左報記者圍剿。他與其他香港非左報記者一樣,每天早上出去,不知道晚上能否回來,因為左派暴徒都把他們視為「國民黨喉舌」與「港英走狗」。那時候卜少夫仍然經常出入舞榭歌臺,照常打麻將與吃喝飲宴。有一天晚上,香港因暴徒放火砸搶,並爬上港督府貼『造反有理』標語,使香港市面入黑之後陷入死寂蕭條中。而那天晚上,卜少夫則與《快報》社長鄺蔭泉等人在酒樓豪飲後僱不到回家的計程車,差一點露宿街頭。但是,那天晚上的香港新聞在臺北聯合報第三版出現時,仍然是『本報駐香港特派員卜少夫』專電。


    「于衡為了表示他處理新聞得當,同時也為了討好卜少夫,居然在香港暴動結束後,替卜少夫申報『嘉新水泥公司』設立的嘉新新聞獎。于衡甚至特地打電話給主持新聞獎的人,請他們重視聯合報的表現。果然,那一屆新聞獎頒給了卜少夫,並請卜少夫到臺北領獎狀及獎金。
    「卜少夫得獎的消息在港臺兩地傳出後,一片譁然。知道內情的人向嘉新公司反映,認為《聯合報》于衡不但欺騙讀者,也欺騙了嘉新新聞獎的評審人員;香港方面更是吵翻了天,幾家報社的記者公開發表聲明,指證卜少夫從來沒有到過任何一個暴動現場採訪。快報社長鄺蔭泉並指證,香港最危急之夜,卜少夫正在酒樓打麻將飲宴,差一點回不了家。
    「卜少夫自知此獎不好領,因此在頒獎典禮上宣佈捐出獎金給新聞系學生當作獎學金。也就因為此事,聯合報以後再沒有報領嘉新新聞獎,而卜少夫再也不提他此一『光榮事績』。當然聯合報上層的人對卜少夫有了更深刻的認識。時隔多年我去香港,香港新聞界還對此事有十分激動的反應,尤其是在暴亂中多次冒生命危險採訪的《工商日報》記者梅元欽最為強烈,他甚至因此憎厭聯合報,並禍延我這個在聯合報工作的老朋友,與我從此斷絕往來(註卅六) 」。
   
   如此花天酒地,不務正業,自有報應:民四十八年九月十三日,《自由人》三日刊停刊。同年與張國興、李秋生、徐訏、馬義等人作印度之遊。五十年八月,代表香港文化新聞界出席陽明山第二次會談。五十二年一月,友人賈亦棣因丁中江案牽連,被港府羈押於港島摩星嶺道政治犯集中營,卜少夫在臺北聯合報撰寫香港航訊〈軍火間諜案的牽連與控訴〉,賈亦棣獲釋返台後,應卜之約,在新天第八O六期發表〈中共特務和我同囚在香港集中營裏〉一文。民五十三年訪問炮火下之越南西貢。五十四年六月,為了籌措新天經費,創辦《旅行雜誌》(襲用戰前中國旅行社發行、趙君豪主編之旅行雜誌名),任社長兼主編,因而常獲多家航空公司贈與免費機票至世界各地觀光旅行,「甚至一年中有大半年在外面過」(徐天白語)。同年秋,任香港各界紀念孫中山先生百年誕辰籌備委員會委員(主任委員張發奎)。
    冒名頂替 居然獲獎
    五十五年秋,向聯合報總編輯劉昌平自薦出任聯合報香港特派員,「我請他推介一位香港特派員,他說我自己來替你們作吧,我可能是面有猶豫表情,他又說:講私人關係,我們是師生;但講工作,你是總編輯,我是特派員,該怎麽樣就怎麽樣,你不必介意(註卅四)」。這同十四年後運動僑選立委席位一樣,都是出於經濟利益的考慮,藉以彌補吃喝玩樂的巨額支出,自己有家刊物不去全力搞好,反而為別人打整份工,這正如他的舊上司陶百川所說「捨己之田,耘人之田(註卅五)」。
    民五十六年,香港左派掀起文革式暴動,高叫「收回港澳,解放台灣」,到處放置炸彈,宣稱要炸死白皮豬(英警),嚇死黃皮狗(華警),弄得香港人心惶惶,有辦法的人千方百計移民歐美,股市下跌,美元跳升,生產萎縮,市面蕭條。「對台灣來說,香港萬一被中共攫去,立即威脅台灣。基於唇亡齒寒的道理,臺北聯合報當然需要這類新聞,那時聯合報的採訪主任是採訪政治新聞的于衡,他與卜少夫、歐陽醇私交不錯,常為新聞天地寫臺北政壇的內幕新聞,賺了新天不少稿費。基於這點香火緣,于衡便把美聯社、合眾國際社、中央通訊社從香港發出的消息加以改寫,一律冠上「本報駐香港特派員卜少夫」之名。事實上,卜少夫與聯合報駐港記者王會功從來沒有撰寫過香港暴動的消息。那時候我負責與卜、王兩人聯絡,他們不但不知道新聞,連已經在報上刊出的舊聞也不清楚,最後無計可施,我只好與香港《工商日報》(當時很暢銷)的突發新聞記者梅元欽聯絡,從他那裏得到不少當日發生的重大事件新聞,這些新聞依例也一律冠上卜少夫之名。從版面上看去,似乎卜少夫出生入死在香港採訪暴動新聞。其實,真正冒著生命危險採訪新聞的是工商日報梅元欽,他曾經在若干採訪場合被左派暴徒襲擊,被左報記者圍剿。他與其他香港非左報記者一樣,每天早上出去,不知道晚上能否回來,因為左派暴徒都把他們視為「國民黨喉舌」與「港英走狗」。那時候卜少夫仍然經常出入舞榭歌臺,照常打麻將與吃喝飲宴。有一天晚上,香港因暴徒放火砸搶,並爬上港督府貼『造反有理』標語,使香港市面入黑之後陷入死寂蕭條中。而那天晚上,卜少夫則與《快報》社長鄺蔭泉等人在酒樓豪飲後僱不到回家的計程車,差一點露宿街頭。但是,那天晚上的香港新聞在臺北聯合報第三版出現時,仍然是『本報駐香港特派員卜少夫』專電。
    「于衡為了表示他處理新聞得當,同時也為了討好卜少夫,居然在香港暴動結束後,替卜少夫申報『嘉新水泥公司』設立的嘉新新聞獎。于衡甚至特地打電話給主持新聞獎的人,請他們重視聯合報的表現。果然,那一屆新聞獎頒給了卜少夫,並請卜少夫到臺北領獎狀及獎金。
    「卜少夫得獎的消息在港臺兩地傳出後,一片譁然。知道內情的人向嘉新公司反映,認為《聯合報》于衡不但欺騙讀者,也欺騙了嘉新新聞獎的評審人員;香港方面更是吵翻了天,幾家報社的記者公開發表聲明,指證卜少夫從來沒有到過任何一個暴動現場採訪。快報社長鄺蔭泉並指證,香港最危急之夜,卜少夫正在酒樓打麻將飲宴,差一點回不了家。
    「卜少夫自知此獎不好領,因此在頒獎典禮上宣佈捐出獎金給新聞系學生當作獎學金。也就因為此事,聯合報以後再沒有報領嘉新新聞獎,而卜少夫再也不提他此一『光榮事績』。當然聯合報上層的人對卜少夫有了更深刻的認識。時隔多年我去香港,香港新聞界還對此事有十分激動的反應,尤其是在暴亂中多次冒生命危險採訪的《工商日報》記者梅元欽最為強烈,他甚至因此憎厭聯合報,並禍延我這個在聯合報工作的老朋友,與我從此斷絕往來(註卅六) 」。
(2019/12/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