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一夕之歡 三百美金]
胡志伟文集
·胡志偉著作(部份)目錄
·回歸年的香港文壇概覽——簡介《一九九七年香港文學年鑑》——
·新聞運作與愛慾情色交織的圖景——介紹張文中新作《傳媒風雲》——
·晚清文學刊物《中外小說林》殘本重印價值
·風雨獨立路 辛酸誰人知——評《李光耀回憶錄》
·淺論《陳君葆日記》
·以一人而敵一國 振千仞足垂千秋——哭紹唐先生——
·氣勢磅礡 結構渾成---論兩漢三國的優秀傳記作品---
·從文學作品探討中國現代史--重讀《汪政權的開場與收場》--
·以德服人的外交家--評歷史小說《鑿空行--張騫傳》--
·--評舒巷城自傳體小說《艱苦的行程》--
·文學作品可以與政治無關嗎?
·一生真偽有誰知?——讀曹汝霖《一生之回憶》有感
·一本按語多於厚文的奇書——重讀莊士讀回憶錄《紫禁城的黃昏》——
·奈何橋畔的怒吼
·文集第三輯
·文集第四集
·文集第五集目錄
·文集第五集文章
·胡志偉文集第六集
·《長征的神話與真相》序言
·12個月逃竄6000公里損失20萬官兵
·毛泽东两次险些被国军活捉
·所謂北上抗日純係無恥謊言
·歷史是一面鏡子
·十年天地干戈老 四海蒼生同聲哭*
·朱德李富春陳毅等百多名中共高幹中招被囚
·台灣國防部情報局心戰專家炮製的「共革會」假案
·「同國民黨反動派長期鬥爭的繼續」
·種瓜得瓜 種蒺藜者收穫芒刺
·「我一定要在有生之年帶著你們打回大陸去」——反攻大陸的國光計劃曝光
·十七名精英將校擬訂113本反攻計劃
·第一梯次擬登陸廈門福州廣州
·蔣介石說:與其死在台灣,不如死在大陸戰場
·蔣介石說:我們反攻是行使國家主權
·美國主流輿論盛讚老蔣「至死不渝其志」
·《十大戰爭真相》第二輯序言
·在無數片面之辭中發掘歷史真相
·民間史料比官方正史更鮮活更具體
·口述歷史暴露出驚人的史實
·1962年中共一度打算撤離上海
·兼聽則明,偏信則暗
· 痛悼好好先生姚立夫
·《春秋》壯盛的作者陣容
·有華僑的地方就有《春秋》
·一生行芳志潔輕財重義
·〈日軍芷江洽降與蕭毅肅上將紀念座談會〉發言
·國軍三大參謀長之首
·貶抑國軍戰績必然貶損整個中國抗戰
·恢復歷史真相才對得起殉難的三千萬軍民
·極左黨棍仍在竄改歷史
·張宏志站在日寇立場醜詆抗日軍民
·忘記歷史的民族沒有前途
·美國外交官洩密致使國軍突擊隊全軍覆沒
·文集第七集目錄
·傳記文學、口述歷史與當代史研究
·傳記與傳記文學的分野
·中國古代的傳記文學的分類
·傳奇文與碑傳文的區分
·第三勢力人物傳記的空白年份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顧維鈞口述史料不幸被刪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的禍首
·
·「善惡必書」是中國傳統史德
·文史叢刊掛名者多出力者少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一窩蜂為周作人唱讚歌是「美麗的諘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註解:
·海峽兩岸口述歷史的今昔及其牽涉的若干道德、法律問題
·兩千五百年前就有口述歷史
·《我的前半生》是口述歷史佳作
·《顧維鈞回憶錄》是黃鐘大呂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李宗仁回憶錄》謊話連篇
·訪錄者切忌逢君之惡
·臺灣聘用史學俊彥從事口述歷史
·大陸從事口述歷史者門檻太低
·部份作者與編輯缺乏史學訓練
·香港口述歷史的現狀
·民間的史學探索促使官方逐漸開放史料
·有關傳主與執筆者分享版權的爭議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在兩岸都當烈士的騙案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真史戰勝偽史
·結論
·註釋
·〈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第一屆年會〉紀實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滾滾紅塵》是為漢奸翻案的始作俑者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兩岸三地奉旨諛上的周作人、胡蘭成熱
·泛濫於學術界的「漢奸無罪」論
·江澤民之父是胡蘭成助手
·〔附錄一〕《滾滾紅塵》與胡蘭成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至死不悔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夕之歡 三百美金

   
   
   由於新天的通訊員廣泛分佈於大陸各省大中城市,故五十年代初期,該刊的大陸政經軍事報導遠勝於中外的官方通訊社。然而,隨著雷厲風行的鎮反、肅反運動的開展,為新天撰寫航訊的筆桿子陸續被捕被殺被關,其報導與評論重點逐漸由大陸轉向台灣。到《七十年代》《爭鳴》等政論刊物面世後,新天在香港報攤極為罕見。新天在台灣非但未能暢銷,賣刊收入連辦事處的經費都無法維持,所謂內銷乃是每週空運幾百本到臺北,由駐台辦事處分寄黨政機構、國營事業、傳播媒介以及達官貴人,從贈閱過渡到訂閱,且動員公司商行刊登廣告,動輒以揭露隱私迫使對方就範——自動掏錢贖稿或者為卜氏飲宴付鈔。卜少夫需索的層次比一般台灣報刊高出一籌,其需索對象多數是政府高層機構,迫使他們在每年預算中留出一筆可觀的「政令宣傳費」。卜少夫的理由是:他辦新天在香港孤軍作戰,與共匪針鋒相對,功在黨國,黨國豈可不照顧他?在反共旗號下卜少夫混了四十年,公私兼取,黨政通吃,於是行政院僑委會、新聞局、國民黨中央海工會、文工會盡皆源源不絕地為他輸血(註十四)。民五十九年因向港府疏通開闢港臺航線有功而受聘為華航顧問後,享有長期免費機票服務優遇,故半個世紀往來港臺數百次,自詡「我若意志不堅中途變節,對於反共事業的震撼遠遠超過美國與我國斷交,遠遠超過徐蚌會戰的失敗,我有此自負,也有此肯定」(註十五)。
    一九四九年十月十三日國軍棄守羊城,中國國民黨南方工作組組長沈之岳奉令主持爆破廣州海珠大橋,成功後潛返香港。當時香港政府與澳門政府都以巨額獎金通輯沈之岳,而沈卻在公共電話亭中打電話給卜少夫,約卜到一家飯店喝茶,「我接到電話大吃一驚,乃約好時間地點,且以彼此左手拿報紙為見面信號……他竟然信任從未謀 面的我,我沒有出賣沈之岳,亦從未對人談起這段事……我們在九龍漆咸道飯店的咖啡座談了三十分鐘。他並無任何事交辦,告訴我還要逗留兩天。我勸他速離開,不要用正常交通管道。後來我才知道,他還是正式通過啟德機場移民局檢查,乘民航機回臺北的。以後來往中,我從未問他為何那次要與我見面?我想,唯一的原因是向我表示有膽、有勇氣,讓我認識他,要我替他宣傳。四十年來,我從未向任何人談及此事(註十六) 」。通常香港警方不會協助中共追捕國特,然此案非同小可——是役沈之岳飛穗指揮國防部保密局技術總隊副總隊長胡淩影用四百箱黃色炸藥炸毀了廣州最壯觀的海珠大橋,死傷平民五百,沉毀中外船舶百餘艘,造成災民三千,那時英國已決定與中共建立外交關係,故對鄰近地區巨大傷亡案的主謀自然不能置若罔聞(註十七)。
    民國卅九年七月,《新聞天地》推出英文版半月刊(主編張沅長),因營業收入不夠挹註印製成本,於半年後停刊。四十年三月七日,卜少夫與劉百閔、雷嘯岑、吳俊升、陶百川、彭昭賢、成舍我、程滄波、左舜生、陳石孚、王雲五、許孝炎等十四人發起創刊《自由人》三日刊,旨在同「第三勢力」對抗,出任該刊總經理,總編輯為成舍我。同年八月,卜少夫赴日本冶遊,自辯曰:「我不敢自況是蔡松坡先生,時代衝擊與拂逆,每每引起無限惆悵,寄豪情於聲色,蓋有其難以自遣之痛」(註十八)。一日去苗劍秋家遊宴,驀地驚艷,必求一夕之歡,代價為三百美金。酗酒倒地不起,入赤坡山王醫院急救,療治兩個月勉強帶傷返回香港(註十九)。東京之行,本欲對聯合國軍司令麥克阿瑟作一專訪,又想透過盟軍總部,在南韓的中共志願軍戰俘營中開闢新天的銷售市場(註廿),麥帥未見到,反留下一筆風流孽賬。


    民四十一年,獨子凡生於香港。四十二年七月廿九日,蔣總統「召見中央黨部秘書長張其昀及第一組主任唐縱,聞有申斥之聲,據(秦)孝儀兄言,這與日來《自由人》《新聞天地》及英文《中國日報》所載孔祥熙、宋子文被開除黨籍一節有關。昨天把周宏濤叫去,也是為此,並怪他不先報告。後來陸軍侍從武官文立徽兄告我,據副官言,蔣公夫婦一天沒有講話,連吃飯時都悶不作聲」(註廿一)。九月,《新聞天地》受到當局處分,不准其結匯,一時對主力內銷台灣之《新聞天地》影響甚大。
(2019/12/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