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各有心思]
非智专栏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善,乃人之本性
·文章之议
·老人不老
·宇宙的起始
·国民心态
·天道酬善
·妓女随议
·孤独者
·从这次澳洲大选谈起……
·不争则善胜 ---一点感悟
·不抗争的代价
·对流氓从政说“不”
·闲聊互联网
·澳洲华人从政之意义
·穆斯林问题
·“思想自由,独立精神” 之呼唤
·新一年的希望
·记得,是昨天
·圣诞之时说《易经》
·丙申除夕之日的随笔
·美国总统川普的旋风
· 小议元宵节
·对“政治正确”的反思
·评美国商业集团美国式的傲慢
·闲时的“胡思乱想”
·守住自己的心,守住自己的口
·谈川普的“收缩”政策
·诺贝尔奖在中国
·对种族主义的抗争
·对禁止穆斯林在公共场合穿“布卡”的一点看法
·没有自由,何来幸福?
·独裁者,结局必惨
·从过圣诞节想起、、.
·政治上的“碰瓷”行为
·中国女人、文化和老外老公
·生活剪影一二
·对独裁政府绝不能姑息绥靖
·生活剪影一二:柏斯的东北媳妇
·过年的感想、、.
·漫谈西澳警察
·从武术上的作假说去、、、、、、
·读《易经》点滴心得
·读“明史”的感概
·《周易》的处事哲学
·城头变换总理旗
·柏斯太小,流言太多
·从政治人物佩戴假勋章谈起
·厉害之文之用心
·怪人川普的计谋
·“无政府主义者”之论点
· 金钱与政治
·珀斯男人:喝酒玩手机
·是神人,还是魔鬼
·冬季柏斯的小故事
小说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连载)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家变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老乡阿琴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五 来自中国柏斯女人(连载)--坎儿的故事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来自中国来的柏斯女人(连载)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天堂的失落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偶遇汪嵩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缘分的缥缈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倾吐心思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各有心思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度假邂逅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用心良苦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坎儿的心机
·1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各有所爱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佛道之理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周六聚会的故事
小说
·困惑--第一章
·困惑--第二章
·困惑--第三章
·困惑--第四章
·困惑--第五章
·困惑--第六章
·困惑--第七章
·困惑--第八章
·困 惑--第九章
·困惑--第十章
·困惑--第十一章
·困惑--第十二章
·困惑--第十三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各有心思


   “真谢了,阿琴姐,还记着我请我参加派对啊。可工期快到,我忙着,去不了。过几周准没问题,到时我请你们吃大餐,嗯嗯,当然是说真的。“ 接到阿琴邀请他参加派对的电话时,汪嵩推辞地说。
   
   阿琴没料到汪嵩会推迟,原是一请就到的他,估计实在是工程忙,阿琴也就没有再硬邀。
   

   
   没能将汪嵩叫出来,阿琴到青工作的华人商场告诉青,青听了一脸呆然,没有什么反应。阿琴没想到青如此淡定,这同那天晚上在她家倾吐心思时的情绪大为不同,她有点不解,便说“ 他不参加不会让你失望吧?那派对还办不办?“ 青平静地说:”办啊,为什么不?自己热闹吧。”“不是为了要邀请他才想到办派对的?他不来,你还有兴趣?”“哎呀,我的姐,我同汪嵩没任何关系,他是他,我是我,他不来,又怎样了?你说你一定能请到他,这不,也有请不到的时候。嘿,这男人摆什么架子?” 青说的最后一句指的是汪嵩,阿琴知道,心里也不是滋味,但还是说 “ 他确实是忙,何况他都不知道请他参加派对的目的,没有什么架子的。嗨,我再叫他,这次不管他多忙,非叫他出来不可,如果他不出来,我就不是你的琴姐。“ 青的一句”也有请不到的时候“,让阿琴觉得有失面子,虽然是很好的姐妹,有时候,面子也是很重要的。
   
   
   想再找一个男人的念头,是在遇到汪嵩后才有的,有了心动的感觉,她知道自己是在另一次爱情中了。
   
   
   陷于爱情中的女人的精神状态,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极为淡定,除了贴身闺蜜外,少有向人吐露自己的心思,多是默默地想着怎样将爱争取到手;另一种,则是处于精神癫狂中,不断张扬找机会宣泄她的爱,在电话中在酒桌上动不动就把自己的爱情状况通告大家,唯恐众人不知,这种爱情状态,常常很快窒息于胎中。青是默默筹划的人,在向阿琴吐露心思后,她就不再表现任何对汪嵩的热情。阿琴告诉她汪嵩不参加派对,青内心是感到失落不高兴,但表现得似乎无所谓,让阿琴觉得她的那一夜倾吐心思的表现,不过是人在寂寞时寻求内心抒发的自然结果,对汪嵩并没有什么多大的感觉。
   
   
   默默不张扬自己感情的青,期盼汪嵩能给她微信或电话,没有,整整一个月没有他的电话信息。她还是时不时漫不经心地转发一些养生健身之类的短文给汪嵩,这些短文也是别人传给她,她不过顺手转给几个朋友,其中有汪嵩。转这些养生的文章给他人,是难以期望对方会有什么回复的,对于汪嵩那一头的冷漠,青只能祷告有一天那一盏灯能对她亮起来,能在微信中听到他的问候。
   
   汪嵩的那盏灯是亮着,但只为他女儿亮。
   
   
   汪嵩两年前离婚,自己搬出来住,目前还单身,有一个女儿,今年9岁,懂事伶俐,同她妈妈住在一起。女儿很会看她妈妈的眼色,似乎什么都不怕,就怕她妈妈。他十分疼爱这个女儿,疼爱到由着她任性也嘻呵呵的,有了这个女儿,其它女人就难以进入他的心。他的前妻,也就是女儿的妈妈是个厉害的角色,知道怎样对付女儿的爸爸,尤其她知道这个爸爸很爱他的女儿,女儿就时常成了她手中的筹码。汪嵩工作之外的许多时间都在争取同女儿多呆在一起,只要女儿的妈妈说她突然有事,这个看顾女儿的任务就迅速地直接下达给汪嵩,不管刮风下雨,天暖天寒,只要女儿妈妈一个电话,他就直接过去将女儿接到自己的住处,或带她出去商场购物,或载她到她要去的地方。有几个黄昏时刻,他已穿戴整齐,准备外出参加活动,刚发动汽车,就被女儿妈妈电话叫过去看顾女儿,有时他才下班到家,踏进门不久,就接到女儿电话,要他带她去买第二天学校所需要的东西,他饭也没做就直接赶过去。他总是及时迅速赶过去,但有时赶得匆忙,几次经验后,他就尽量少外出参加活动,如果有重要的社团活动,也多选择白天或周末,工作之余,他就呆在家里看手机看书玩微信,等待着看护女儿的命令。这也是他推辞阿琴的派对邀请的原因,也能解释他为什么不热切同青往来交流,他的心思都在女儿身上。
   
   
   搬出家后,汪嵩就在靠城较近的文申镇,租了一套公寓。面积不大,在二楼,二居室,一个客厅也是饭厅,连着厨房,一个小门通向一个小阳台,一个卫生梳洗间,楼下一个公共洗衣房及晒衣处。这是汪嵩住的地方,简单,但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到处摆着吊兰、文竹、铜钱草等绿色小植物,散发着生活气息。他是爱干净的人,总喜欢把房间收拾干净后,才坐下来喝咖啡看报纸玩微信。汪嵩认为美好的环境是为自己,并不为别人。生活在世界上最宜居的城市柏斯,他想起了一句话,“一个好的城市,是给鱼最鲜美的水,给鸟最清澈的蓝天,给动物最自然的森林、草原和山脉。” 是谁说的,在哪本书看到,他已忘了。他读了很多书,但也忘得快,象陶渊明一样,好读书不求甚解,读过的书,最后都融入自己大脑,成为自己大脑的一部分。
   
   
   天气好的时候,他喜欢坐在小阳台上。公寓面对着一个小湖,湖不大,是人工制成的湖,在湖中堆积了一个芦苇茂盛的小岛,渐渐成了水鸟鸭子甚至黑天鹅栖息的地方。他有空会观察小岛上住客们的生活,还为其中常住的黑天鹅起了名字。望着黑天鹅在清澈水中悠哉地游来游去,有时是大的带着小的,一家人似的亲密悠游,他就会有点感慨自己的孤零,他不是怕寂寞的人,只是更想着女儿。他形容的他离开家是被扫地出门,在同女儿的妈妈冷战一段难以忍受的时期后,他在“你哪好哪去”的叱喝声离开了家,那句”哪好哪去“的话刺痛了他,尤其是孩子的母亲是当着她的一个朋友的面这样说的。他不是不喜欢这个家,只是无法同孩子的母亲相处。孩子的母亲是个性格独立很有主见的北方人,对生活的态度总是不冷不热,相处一起,南方人的他总搞不透她的心思,也不明白他们间如此这么冷淡,何以生活在一起。在他的生活经历中,他认为,冷暴力比一顿暴打更伤害人。分开,其实是他们最好的选择,对女儿也好。至少女儿曾告诉他,爸爸离开后,家里再也没有不高兴的爸爸妈妈吵在一起。而且,不住在一起,女儿要求爸爸更多,也更直接了,想买什么,就直接开口,不用像以前要等着她妈妈的同意。他几天前才带女儿到商场购物,买了鞋子,帽子,书包和衣服等,购买了一大堆,结果被她妈妈说浪费钱。对自己汪嵩倒是很节俭,对女儿,则有求必应,这也令女儿知道怎样能从爸爸那边讨得好处。
   
   
   分开后,令他想得最多的是他的女儿,那个总喜欢同他争论的女儿,她小小年纪就有着自己的一套理论。汪嵩想起了几次争论,觉得有趣,自己笑了起来。
   
   
   他记得一次他忘了带那条比熊狗出去溜达,女儿就告诉他,比熊狗不高兴了,他说:“我没空,你也可以带它出去溜达。” 女儿说:”爸爸,不是我不带狗狗出去,是法律不允许我自己出去。“ 他忙说:“我的意思是你同你妈妈一起带狗狗溜达。“ ”那怎么行?爸爸,那是你的任务,不是妈妈的。狗你要养,你就得带它出去。不然,你就不要养。“ 他没办法辩过她,细想,觉得她是对的。最终,汪嵩实在没有时间带狗狗外出溜达,她妈妈就将狗送人了,道理一样,你不带狗狗出去,你就不要养了。
   
   
   镇政府特意绕湖开辟一条让人们散步的小径,这湖的周围就常有人来散步看水鸟。周日早上人们来得迟些,来散步的人还不多,望着两两三三散步者悠闲地在小径走,他又想起了那一次女儿将她的平板小电脑摔破屏幕后的争论。那小电脑是她生日时他买给她的,摔破的那天,他看到了,问她怎么那么不珍惜把小电脑摔破了,她说:”我没有不珍惜啊,我是很小心的。“ 他问:”那为什么摔破了?“ ”学校的路上有石头,我踩上摔倒了。“ ”人没事吧?“听到女儿摔倒,他极为担心忙问。”没事的,小电脑掉地上摔破了。“听到没事,他舒了口气,但还是说,“有石头你踩上去,就说明你不小心,不对吗?” “爸爸,你不能这样认为。我是很小心的。谁知道在学校的路上会有石头?” 他想了想,那也是,学校里的道路上应该是不会有石头的,就像这散步的小径,是不应该有石头的,如果有,那是意外,不能怪她。“那好,人没事就好。” 他说。
   
   
   
   远眺着湖面上飘动的黑天鹅和一群水鸟,他的思路都在女儿身上,“将来定是个律师的料。” 他这样判断他的女儿。这些都发生在一起生活的日子里,是以前的事了。现在见面,倒有些生疏的感觉,女儿已没有那么任性,而且说话也礼貌多了,是长大懂事了还是不生活在一起变得陌生了?他自己问着自己。
   
   
   临近中午,小湖里的动物住客出来活动越来越多,在湖边的散步游玩的人陆续多了,这个小公园一下热闹起来。他不喜欢热闹,他总记得朱自清的“热闹的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那句话。他站起来,进了屋里,把茶水加满杯子,往小茶几上一放,在厅上的沙发上斜躺着看微信。他看到了阿琴在“柏斯华人互助”微信群发的帖子,突然想起之前答应阿琴几周后请客的事,“嗨,怎么这么没记性。忘了,这脑袋。” 他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坐直身体,忙着找阿琴的手机号。
   
   
   阿琴邀请他参加派对已是快一个月前的事了,之后,他再也没有接到任何邀请或电话。他承包的工程已完工,一切都还顺利。活干完了,钱也收回来,是到了该请客的时候了。
   
   “你说我是不是该死,说好了请客,竟给忘了。琴姐,你组织一下,我来请。” 汪嵩给阿琴打手机,问好后,直接就说。
   
   “是啊,是啊,我们等着你请客啊。你是大财主,请客一定是大餐的,呵呵。”阿琴开玩笑地说,“你要我准备啊?没事,我给你拉个大场子,怎样?”
   
   “没问题,只要在周末都行。多叫几个人好啊,热闹啊。” 不喜欢热闹的汪嵩,应和着阿琴,说出了爱热闹的话。
   
   “我同青商量一下回复你,行吗?”阿琴说,
   
   “青吗?就是那个有油漆资格的对吧?我还欠着她呢,说要请她喝午茶,还没机会,这次一起请。”
   
   “午茶不干,要请请大一点,热闹一点。”阿琴说。
   
   “当然当然,你说了算,听你的,绝对的,你是我大姐。”
   
   “这样吧,我也不同青商量了,我们就定吧。在你们会馆,阿文阿川会煮,叫他们过来帮忙,这周六晚上六点,行吗?”
   
   “没问题,让阿文买了东西送到会馆,你也帮买些海鲜,龙虾、白蟹的,都算我的。” 汪嵩说。
   
   
   阿琴同汪嵩确定后,第一时间就手机通知了青。
   
   “汪嵩请客,在福建会馆,这周六晚上。我们在会馆好好热闹热闹,大家很久没有聚在一起了。” 阿琴告诉青。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