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倾吐心思]
非智专栏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善,乃人之本性
·文章之议
·老人不老
·宇宙的起始
·国民心态
·天道酬善
·妓女随议
·孤独者
·从这次澳洲大选谈起……
·不争则善胜 ---一点感悟
·不抗争的代价
·对流氓从政说“不”
·闲聊互联网
·澳洲华人从政之意义
·穆斯林问题
·“思想自由,独立精神” 之呼唤
·新一年的希望
·记得,是昨天
·圣诞之时说《易经》
·丙申除夕之日的随笔
·美国总统川普的旋风
· 小议元宵节
·对“政治正确”的反思
·评美国商业集团美国式的傲慢
·闲时的“胡思乱想”
·守住自己的心,守住自己的口
·谈川普的“收缩”政策
·诺贝尔奖在中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倾吐心思

   
   天气渐渐从秋天往冬里走,柏斯独有的高大枫树,常种在公路两旁,在临近冬天时,从秋天枝叶的葱绿,慢慢变枯干,叶子成了咖啡色,而且卷起来,风一吹,纷纷落到地面。柏斯在南半球,冬天一到,吹的是南风。一旦南风刮起,这些落叶就满街往北跑,看到满地翻滚的落叶,柏斯人知道冬季已到。
   
   
   青开着车在落满咖啡色枫叶的斯特林大道,从60公里速度,慢慢减速到50公里,她知道前面斜坡一上,就快靠近阿琴家了。上坡后,再转一个弯,大约不到三百米路,左边那个棕色大木门,两边种着橄榄树,门前右边一棵大棕榈树,就是阿琴家。虽然她到阿琴家多次了,但不记路的她,每次到她家,都还是需要依靠她的手机导航。她儿子说了她多次,要记住路名,记住路的标志,她就是无法做到。柏斯的主要几条大道,她只能记住公路号,什么2号公路,什么5号公路、7号公路等。每当与只记住公路名字而不记公路号的儿子讨论地图和要走的道路,双方都会弄得很憋闷,因为谁也搞不清对方说的是哪一条公路,一个讲路名,一个提公路号,永远统一不到一条路上来。只有从自己在北区的家直接开到阿琴家,青是有把握的,虽然有时还需要导航,但基本有个概念,如果要从其它地方到阿琴家,她的办法是先开回自己家的那条路,再从那儿开车到阿琴家。


   
   
   这是后来她自己告诉坎儿的。那一次她们约在阿琴家,她刚好去看望她儿子,接到坎儿电话说她已到了,要她早点过来,她关上手机,对儿子说她得离开,儿子问她为什么这么急匆匆,她说她得到阿琴家,路很远的。儿子知道阿琴家,曾去过,说:“妈,你别急,从我这儿走,近着呢,我们都在南区,比你从北区家里过来,快得多,真不要急。” “我不懂得从你这走,我是路瞎,能开车已很厉害了。让我边开车边找路,我心担着呢。” “妈,没事,我告诉你怎么走,真的不要急。” “不行,不行。我还是得走我熟悉的路,你就不要操心了。” 说着,青拿起提包就走,上了车,直接往自己的家开,然后再从熟悉的自家的路,一路开往阿琴家。
   
   
   棕色大门外有个长长车道,可以同时停三辆车,青把车停好后,按了门铃,听到里面阿琴说门早开了,推进来就行。推开棕色大门,是个敞开的大厅,一个旋转式通向二楼的大理石楼梯在左手边,右边一个二根大石柱顶起来的拱门,拱门里面是一个会客厅,摆着气派古老的沙发和台几,还有法国路易王朝时期的古董装饰柜,一台钢琴在会客厅的角落。家里有钢琴,这是很多华人家里的摆设,青自己家里就有一台,那是他儿子小时候学钢琴时买的,现在儿子已不感兴趣,搬出去住,也不把钢琴搬走,说是占地方。阿琴家的钢琴比她家的看起来贵重多了,但也是一眼就可看出闲置在角落很久了。
   
   厨房在大厅后面,沿着大厅往后走,一个门进去,就是餐厅和厨房,餐厅很大,摆放一张可坐十个人的餐桌,一个大花缸种植着一棵绿叶繁密的绿萝,立在饭厅的右边角落,但是饭厅看起来还是显得空荡。厨房敞开式,很大,台面都是大理石。
   
   
   阿琴正在厨房忙,看到青进来,把火关小,说:“菜都做好了。正炖着汤,杰森喜欢我做的汤,习惯了,每天我都要炖不同的汤,你来了正好,今晚羊肉炖萝卜,你应该喜欢。”
   
   
   “我真有口福,羊肉炖萝卜正是我喜欢的。你老公呢?”青打量了空荡荡的餐厅说。
   
   “他在书房里,回家就到书房,总有写不完的东西。”
   
   “他那么忙,你们怎么交流?”
   
   “交流?哦,我们常交流的,吃完饭后会一起聊聊各自的事,晚上睡觉前我们都会谈谈家里的事。”
   
   “这真好,我就需要每天有个人同我聊聊。自己一个,寂寞死了。” 青拉了把椅子坐下,有点感慨地说。
   
   “说,有什么事,可以同我聊聊吧?我猜你应该有什么事才会这黄昏时过来,过去你都是白天才敢出门的。” 阿琴也在旁边一张椅子坐下。
   
   
   
   青还没有开口,阿琴的老公杰森从书房踱了出来,见到青,热情客气地说 “很久没见,欢迎你来。近来好吗?”青忙站起来,同杰森伸出的手握了一下,说:“我很好的。你还是那么精神,看来阿琴姐把你照看得太好了。”
   
   “阿琴辛苦了, 天天煲汤,我当然健康了。” 他看了阿琴一眼,眼里带着温柔,青看在眼里,羡慕死了。
   
   “一起吃饭吧,难得你到我们家。”杰森继续说。其实,青经常到阿琴家,只是都在白天,杰森不在家,故此杰森以为青很少到他家来。“我这就准备,你们坐吧。我叫小康过来吃饭。” 阿琴站起来说。
   
   
   阿康是阿琴和杰森的小儿子,大学毕业工作了,还没结婚,同父母住一起,房子大,再住几个人都没问题。大女儿则在墨尔本找到工作,在墨尔本生活工作有两年多了。
   
   
   阿琴把在二楼的儿子叫下来,摆好餐具和菜,又为每人端上一份汤。喝着味美温烫的羊肉汤,在临冬的夜晚,青羡慕着这家人,也为自己的孤单感慨。阿琴家的生活,是澳洲一般成功者家庭的生活,父母有事业,儿女有工作。在澳洲,改变命运的是你的工作,只要你有份好的工作,有份稳定收入,小康之家就没有问题。那些出门开宝马奔驰的华人,多数也不是有什么大生意,不过是有份较好的工作和中等稳定收入。也许在洋人眼里住河边海边山上的都是有钱人,但在华人社区,除了生意做得好的发了财之外,能住海边河边山上的,多是收入稳定工作好的一族。阿琴家就属于这一族,而这一族正是青、坎儿、艳芬所企慕进入的一族。现在青在这一族的氛围里喝着羊肉汤,听着杰森和他儿子流利的英语对话,心里盼着也能有这样的生活。但再找洋人,她是没有兴趣的,她已领教文化不同,生活没有交流的郁闷和寂寞,再要找就得找一个理解自己能谈得来的,她又想到汪嵩。还没同阿琴聊自己的心事,就已蹭了一顿饭,她觉得有点不好意思。饭桌上当着杰森和他儿子的面,她又不愿谈自己的事。闷闷地吃完饭后,杰森和他儿子各自散去,青帮着阿琴收拾碗筷,并一起洗了。
   
   
   收拾完后,阿琴将茶泡上,同青一起到客厅,坐到客厅沙发上。阿琴把茶倒进杯子放在青面前说,“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事呢。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说,我看看能帮你出什么主意。”
   
   “你说我是否需要再找个合适的人?”
   
   “当然,这还用说。儿子搬出去后,我就劝你再找一个生活一起,这也有几年的事了。你说你年纪已大,不再想了,怎么?现在倒提起这事儿?”
   
   “能有个像你这样的家多好。” 青真诚地说,“ 不过,对我,那只是梦。” 她停了一会儿,将阿琴刚泡好的大红袍喝了,说 “ 如果我找到一个中意的,该不该主动追求?”
   
   “哈,这可新鲜,你有了中意的人了?谈上了?是谁?快告诉我。”
   
   
   青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她心里还是无底,所谓的中意的人,只是她一厢情愿,而且,也仅仅是那么短暂接触,说到底还谈不上朋友关系,怎么能把名字说出来?阿琴看出青的为难,舒缓了口气说“不说名字也行。不过,你可以告诉我你的打算?”“我就是拿不定主意才来请教你。” 青挪了挪身体,往沙发靠背一躺,让自己坐得舒服些,又说“ 我们才认识不久,也没有多少接触,但我感觉到他是个好人,是我想找的那类人。”
   
   “哦,你说的那类人怎么说?帅,个高,有学问,有钱,对吧?”
   
   “你这是太理想了吧,哪能好的都摊在一起?人好最重要,体贴关心人,善良,是我想找的。”
   
   “对的,人品很重要,尤其是我们这种年龄,找的是来过日子的,不是来摆着看的,能惦着你,对你好,才是实际。”
   
   “对对,我就是这种观念。”
   
   
   
   “如果是你中意的,人品好,善良又体贴关心你,为什么不主动追求呢?”
   
   “嗯嗯,可我是女人啊,怎么主动追求?人家怎么看?搞不好,把面子都丢了,也难说,对吧?”
   
   “所以你要我给你出主意?”阿琴把弄着手中的茶杯,沉思一会儿,说“怎么说呢?一个女人主动追求男人,可不是我们中国人的传统。还是要慢慢找机会,多接触,让他对你有那份感觉,让他主动追求你最好。”
   
   “我也是这么想。可没有机会啊,我不好主动给他电话邀他出来,对吧?”
   
   阿琴点点头说“那当然,还是要让他邀请你为先。”
   
   
   
   “那怎么做到呢?” 青急切想知道阿琴的想法。
   
   “这男人我认识吗?”
   
   “认识,应该说很熟的。”
   
   “哈,那我猜猜是谁行吗?”
   
   “可以,我想你也猜得出来的。”
   
   阿琴想了想,似乎在掐着指头算卦,一会儿,她说“是不是汪嵩?”
   
   “你怎么那么神?一下就猜准。”
   
   “我算了算,也只有汪嵩可以是你说的那类人。他确实是个好人,为人热情,仗义乐于帮人,条件又好,目前单身,看来很适合你。”
   
   这次轮到青点了点头。
   “没问题,我来制造机会让你们多接触。”
   
   “真的?你能做到?”
   
   “嗯,可以试试。这不难,先组织个派对,小型的,几个亲近朋友,我把他叫出来。”
   
   “那就靠你了,琴姐,你真是个好人,真是我的好姐姐。”
   
   “别拍马屁噢,事情还没办,还不知道成不成呢。”
   
   “你一定成,没有你办不成的。” 青说,举起茶杯说“以茶代酒谢谢你了,干杯。”两个杯子在空中碰了一下,然后两人都笑起来。阿琴说“我明天就为你筹划。把坎儿和艳芬也叫上,你不反对吧?”
   
   “没问题,有她们更热闹。”
   
   
   
   主意拿定后,她们又聊了些别的事。时间不早,青说她得回家了,而且说她担心天太黑了,开车不方便,阿琴没有挽留,把青送到门外后说“等着我的消息。”
   
   
   青的车灯像把锋利的剑,把暗黑的街道划开,晃动着往坡下滑下去,一会儿就消失在暗黑中。
(2019/12/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