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缘分的缥缈]
非智专栏
·“三个代表”,改变中国
·华人商家的“戏法”
·说话的权利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各领“风骚”,极尽品味
·“忠党爱国”之误国
·简单的道理
·募捐之善举
·对恶人的宽恕,是对人民的犯罪
·2008年的中国
·“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是“柏斯”,还是“珀斯”?
·"8"字之吉利?
·阿玲的故事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缘分的缥缈


   早晨起来,天气灰蒙蒙,深秋时,雨时有时无,人在这样天气,似乎懒散许多。汪嵩不想到工地,呆在东柏斯靠近中国驻柏斯总领馆附近的公司办公室里,沏上茶,拿过一份当地华文报《澳大利亚时报》随便翻翻,在这个当地报纸上,可以了解当地华人社团的活动信息。那一次妇联会举办的活动,也曾在这报上报道,其中还有他作为嘉宾参加活动的照片。虽是西澳华人社团的活动分子,但汪嵩却社团生意两不误,在生意上做得有声有色,这是西澳认识他的华人都知道的事。
   
   
   汪嵩做建筑装修工程已有十几年。在西澳,做建筑装修最多的是福建人,但做得最早的应该是新疆人。在60年代,澳洲政府实行“白人政策”,限制亚洲人移民澳洲,由于需要劳力,澳洲曾通过国际难民委员会,接受了一定数量有着俄罗斯血统或亲戚关系的新疆人,这部分新疆人多数没有中国国籍或俄罗斯国籍,因此被作为国际难民,经过香港,定居澳洲,这些早年到澳洲的新疆人,最初所从事的事业,就是装修和建筑。福建人来得迟,大量福建人到澳洲,是在70年代后期工党实施了移民开放政策,废除了只允许白人或白人血统的人移民澳洲政策后。具体讲,福建人大批移民澳洲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而历来擅长“爱拼才会赢”的福建人什么都干,很快,在西澳建筑装修领域,也涌入大量的福建人,但其中做的好的,成规模的,要算汪嵩。

   
   中午饭后,天空出现一点蓝,雨也消停,还在犹豫到不到工地的汪嵩,突然接到工头老杨头的手机,告知工地出了问题。
   
   由汪嵩建筑公司承包的一栋三层楼十套公寓的建筑,基本已完工,正进入内部装修阶段,已有三套公寓油漆基本完成,第四套也在油漆之中,如果没有出任何问题,估计再不到三周就能将余下的六套公寓全部油漆完成。汪嵩将油漆工作下包给也是华人的亮彩公司,油漆由拥有资格证的油漆工去做。第一套公寓油漆完成后,汪嵩曾去检查,觉得满意,于是就放心地由亮彩公司负责全部的油漆工程。不料投资这栋公寓的开发商,下午一点左右没有打招呼就直接到工地,联系了老杨头后便去检查已油漆完成的几套公寓。检查的结果,对油漆效果,不是一般不满意,而是极为不满意。当老杨头电话告知汪嵩这事时,汪嵩第一感觉是这开发商纯粹是找茬子,是吹毛求疵,因为他已检验过亮彩公司所做的油漆,效果还是不错的。但接着工头老杨头在电话中说:“我们后来了解了,亮彩的老板为了赶工,请了几位没有资质的业余油漆工,结果把事情做砸了。” “我过去看看,你在工地等着。” 汪蒿说着就挂断手机。
   
   
   柏斯有不少华人装修队伍,而单做油漆的则更多,不过,真正有资质的还不多,在柏斯要考到油漆资质,还不容易,多数拥有油漆资质的,都是在东部经过考试,才拿到资格证书。这东部的资格证书,到西澳后经过西澳政府有关部门审核后,予以认可。故此,有不少西澳的油漆工特意到东部去学并获得证书。澳洲是个什么都需要证书的国家,严格地讲,连换个灯泡,也需要电工的资格证书的。当然,有许多迹象说明处处要求资格证书,是行业垄断的行为,但实际上更应该说,这是因为澳洲工会强大,要求对众多职业的控制,因此强行采取这众多行业资格证书要求。油漆工作是一种技术和艺术的结合,不是一件任何人都可以做的简单的工作。要油漆好,是需要正规培训和大量的实际经验。所以当亮彩公司为赶工让那些没有学过油漆,没有资格证书的人来刷油漆,问题的出现,就必然不可避免。
   
   
   汪嵩赶到工地,看了几套已油漆的公寓后,也着实又惊又气。他即刻让工头老杨头把亮彩公司的负责人老高叫过来,要求他派有资质有经验的油漆工来重新粉刷。老高起先为自己公司所做的活争辩几下,汪嵩说如果没有重新油漆,工钱是拿不到,“这不是威胁,你想,如果开发商不给钱,我哪有钱给你?” 汪嵩语气沉重地说,老高这下也急了,说他实在很难找到好油漆工,尤其有资质的油漆工,说他将尽快在一二天里解决问题。汪嵩突然想起有人曾对他提起青拥有油漆资格,只是他还没有听到过青曾有做过任何工程。想到这,他对老高说,我也帮你问问有资格的油漆工,看能否帮上忙。
   
   
   想着找青,脑袋里就有了青的影子,那个在大热天辛勤做事,有着妩媚体态,有女人味的女人一下就浮现在他的记忆中。他翻找她留给他的微信,找到,发现青已给了他留言,要他给她电话,并留有手机号码。“这真巧,竟都想到一块了。” 汪嵩这样想,拨打了青的手机号。
   
   
   寂寞的青,有着一种想找人聊天的情绪,在给汪嵩留言后,久久没见汪嵩回复,在那个秋雨濛濛天里,有着一种同秋雨一样的郁闷。到中午,天有点晴,青想同坎儿聊聊,坎儿是她聊天对象,青有什么疑难烦恼都喜欢同她说,刚拿起手机要给坎儿打,突然,铃声响了,屏幕显示有人打进来,青忙按了接收按钮,即刻听到一个男人略带磁性的声音说,“是小青吗?抱歉,现在才看到你的留言。回复迟了。” 青听到是汪嵩声音,已是一阵高兴,忙不迭地说“ 不迟不迟,没事的。我给你留言时,是想找你聊聊,如果你有空的话,现在倒没这么想了。”“噢,有什么事我可以帮你的吗?” 汪嵩在手机那头说。青没有回答,她真的不知怎么说好,说真的有事,那是假的,说没有事,那也是不正确的,青确实需要汪嵩帮助,至少在工作上给点帮助。在青还在犹豫怎么回答时,汪嵩又说道:“听说你有油漆资格证,你会刷油漆?” “是的,是的,我刚拿到证书不久,还没有完全开展工作呢。”
   
   
   “如果现在有油漆工作,你干吗?” 汪嵩这样问道。
   这下青有点激动,说:“干啊,为什么不?”顿了一下,她又说“其实我找你,也是希望你给帮个忙。没想到想到一块了。哈哈,是不是我们有缘?好朋友缘。”
   “那当然,朋友有缘来相会, 我们就是这样。” 汪嵩说,“那好,你把资格证书扫描一份传给我,明天早上9点到我的工地来,行吗?我给你邮址和工地地址。”“好的,没问题。那就太谢谢你了。”“明天你过来后,中午我们一起喝个茶,同意吗?” 汪嵩在收线前说。“好啊,我同意。”青一心欢喜,没想到,事情竟在完全没有预料的方向上如此顺利地发展。
   
   
   通话后,青的心情突然变得开朗许多,一天被阴灰的天气和朦朦秋雨搞得心烦的情绪,一下因汪嵩的一通电话,全改变过来。
   
   
   她开始在屋里四处忙着找那张油漆资格证书,记得拿到资格证后,装在一个白色大信封,当时不经意地往抽屉一塞,现在也忘了到底在哪里。
   
   
   青原先并不怎么在乎做不做油漆活,她考那个证,是跟着别人热闹,她知道做油漆,不仅累,实际也不适合她,一个并不硕大的女人,挥舞几下油漆刷子,手臂都抬不动,哪能干长久?她当时去考那个油漆资格,她的朋友坎儿劝她不要做那活儿,说那不是女人的活。阿琴则是事事鼓励的,说不妨试试,多拿些资格,多有机会,何况澳洲是什么都要资格的国家。艳芬对青是否能拿到油漆资格存有怀疑,艳芬对青说:“我听说画家阿昆是柏斯华人中最早拿到油漆资格的,他告诉我的朋友很不容易的,要求英语好,还有技术要过关。青姐,真的不是说你不行,你是个很能干的我的姐。我说这话,是提醒你别浪费时间和钱去考一个你不一定能拿到的资格。” 也许,青去考油漆资格,是因为阿琴的鼓励,也许是要赌一口气给艳芬看看,不管怎样,她是考下来了。不过,到目前为止她还真的没做过什么活,有的就是给两个家庭做的小油漆活儿。青更喜欢烹饪,做菜,她能做出创意来,她常说,烹饪就是一种文化,也是一种创作,油漆实在太单调了。
   
   
   翻遍抽屉找到油漆资格证书后,她怀着喜悦的心,一边把长头发盘上,一边哼着小曲进了浴室,青打算梳洗完就到阿琴家,让她帮忙把资格证书传给汪嵩。
   
   
   缘分缥缈,青最后没有到汪嵩工地刷油漆。
   
   
   亮彩公司的老板老高另找了人,是当地一个有点名气的画家,叫阿昆。在西澳柏斯,画家想单靠画画谋生,实在很难,尤其是华人画家,就更不容易。华人很少有专业画家,就像根本就难有华人专业作家一样,多数的画家揽起工艺活,做些相框装潢,广告设计,安装招牌的活儿,更成功的,自己注册建筑公司,盖起楼房。这位画家阿昆平常教几个学生,也做些广告牌设计安装,因为好学,有一定英语基础,也考了个油漆资格,而且活做得精细,手下几个人,原是他的学生,偶尔也帮着他干活,后来就成了组合,常一起拉些活干。阿昆认识亮彩公司的老高,闻听老高需要油漆工,就自己找上门,老高知道阿昆工作认真质量好,自己手上正需要油漆工,就同意他帮着做油漆。
   
   
   阿昆带着他的学生,把余下的大部分的油漆活都做了下来。阿昆这油漆活做得不仅工头满意,汪嵩满意,连建筑商都赞不绝口。
   
   
   油漆活虽做得令人满意,但汪嵩心里却有些不舒坦,觉得对不住青,原想让她帮忙,也是有意让她赚点钱,现在却机会没了,虽可以解释过去,但毕竟有损情面。这一来,似乎连见面都有点尴尬。
   
   
   也就在当天下午,青还没来得及将她的油漆资格证传真过去,汪嵩就再给她电话,告诉她老高已另找了油漆工,说抱歉不好再给老高推荐油漆工,电话中她很客气地表示没什么,心底里她却感到遗憾。
   
   
   遗憾的不单是没有油漆工作,遗憾的是少了直接接近汪嵩的机会。她对汪嵩好感,隐隐约约觉得同他能谈得来,她自己在心里细数一下,实在没有一个谈得来走得近的男性朋友,除了阿琴坎儿等算是女性闺蜜,她渴望有着能交心的男性朋友。在心里,她把同汪嵩的交往定为可以谈得来走得近的男性朋友,或者说是她心里有缘中意的人。如果能在汪嵩的工地干活,同汪嵩的来往接触就是自然之事,即便喜欢流言蜚语的柏斯小城的华人社区的一些无聊男女,也不会有什么口实来背后说她。但现在就不是那么一回事,有什么机会走近汪嵩?午茶她婉拒了,原是为工作到他工地见他,然后一起吃午茶,现在油漆工作没有了,她也就不过去,午茶当然也就算了。
   
   
   这之后连续一周,都没有汪嵩的微信或手机,青有些怅然,想再主动同他微信聊天,或手机联系?可怎么开头,又能说什么呢?
   
   
   青有点郁闷,在心里嘀咕,有着想找阿琴倾心一谈的念头,她知道阿琴是有主张的女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