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新“焚书坑儒”与“胡锡进现象”]
陈奎德作品选编
·近代宪政的演化(68)毛时代的结束与中国民主浪潮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69)波兰的团结工会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70)八十年代苏联的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1)台湾的宁静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72)当代菲律宾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73)南韩转向民主
·近代宪政的演化(74)中国大陆在八十年代的经济改革
·近代宪政的演化(75)中国八十年代的政治风云
·近代宪政的演化(76)中国八十年代的社会和文化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7)一九八九年中国天安门事变
·近代宪政的演化(78)柏林墙的倒塌
·近代宪政的演化(79) 波、匈、捷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0)罗马尼亚的民主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81)保加利亚、南斯拉夫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2)风雨飘摇:戈尔巴乔夫后期的苏联
·近代宪政的演化(83)苏联解体,冷战结束
·近代宪政的演化(84)冷战后东欧的艰难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5)中共抗拒世界潮流
·近代宪政的演化(86)苏俄:艰难的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7)中共乞灵于民族主义
·近代宪政的演化(88)亚洲金融风暴与“亚洲价值论”的破产
·近代宪政的演化(89)1998:“北京小阳春”
·近代宪政的演化(90)金融危机的政治后果—— 印尼的民主化
·近代宪政的演化(91)人权高于主权——科索沃战争缔造新秩序
·近代宪政的演化(92)新千禧年十字路口的中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93)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1)
·近代宪政的演化(94)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2)
·近代宪政的演化(95)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3)
·近代宪政的演化(96)“9.11”事件:历史的转折点
·近代宪政的演化(97)美国新保守主义的兴起(1)
·近代宪政的演化(98)新保守主义的兴起(2):伊拉克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99)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1)
·近代宪政的演化(100)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2)
·近代宪政的演化(101)左翼极权滑向右翼纳粹
·近代宪政的演化(102)胡温政权向毛主义摆动
· 近代宪政的演化(103)伊拉克战后民主进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104)赵紫阳逝世与中国政局
·近代宪政的演化(105)近代宪政的演化结束语
《海耶克》
·《海耶克》目次
·《海耶克》 序
·第一章导言:二十世纪的先知
·第二章风华时代:维也纳—纽约—伦敦
·第三章风雨交加:《通向奴役的道路》①
·第四章赴美前後
·第五章《自由宪章》和《法律、立法与自由》
·第六章晚年总结:《致命的自负——社会主义的谬误》⑴
·第七章保守主义还是自由主义?
·海耶克生平年表
·海耶克的论著
·参考文献
陈奎德部分中文作品
·陈奎德部份文章目录
·2003回眸:民权年
·超越两极线性摆动
·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毛泽东忌日二十七周年
·迎接“新诸子时代”
·退而结网 疏理混沌
·论道问学揽风云
·《浴火重生》阅后
·六四薪火——关于六四与中国新生代
·“1984”,又临中国
·三个中国的演变趋势
·吊“萨斯北京”文
·六四:现代中国的十字架
·纳税人的诞生
·"自请违法":公民不服从运动
·追梦的踪迹——从近代史看中国的宪法.宪政.法统
·儒家谱系 . 自由主义——与新儒家杜维明先生对话
·中国大陆新闻政策与执行的分析
·回儒恩怨_______兼评“张承志现象”
·审毛: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毛泽东忌日二十七周年
·【祭文】悼金尧如先生
·韩战与中国国运——韩战停战五十年纪念
·公开信:致中国网警
·台湾总统大选与中国大陆的互动
·滑向“新纳粹国家”之路?
·稳定,稳定,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而行!
·超越中共的两极化线性政治摆动
·“反向歧视”何时休?
·评中共的“内外神经分裂症”
·伊战与江胡
·中国人文精神的现代命运
·悲剧人物---邓小平
·创建未来,还是毁弃未来?_______概览中国教育界
·潮起潮落又逢君--“反西方主义”一瞥
·新阶层: 绿卡精英
·当代中国意识形态分疏
·文化中国的历史际遇
·扫荡意识形态
·全美学自联第八次大会评述
·中国文化的现代裂变及其变体间的互动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全球人文地理的大变迁
·心有灵犀跨海通----台海两岸学术交流述评
·揭开新一轮政治游戏的序幕
·中国:民族主义与民主
·何物百年怒若潮?
·奥运梦的历史功能
·次韵答鹏令兄
·时空的循环互动——兼论拟古与创新
·商海乱世之胎_______当代中国私营业主及中产阶级的出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焚书坑儒”与“胡锡进现象”

从烧书到烧人

   

   

   要来的,终于来了,焚书坑儒再现中国。

   

   中国甘肃省镇原县图书馆日前奉旨焚书,从政治高度彻底审查图书资料。此事标志着秦皇式的焚书坑儒、中国文革式的烧书狂潮以及希特勒1933年5月10日的焚书运动已经在中国开始。

   

   

   一旦踏入一条歧途,往后的路径常常是顺坡下驴,难于回头。从“国进民退”到党管企业,从“七不讲”堵塞言路,到抵制和攻击宪政与司法独立,从加紧封网,迫害敢言教授,驱赶低端人口的对内镇压,到以一带一路之名的向外扩张,蔑视海牙国际法庭裁决,咄咄逼邻于南海、台海,从废弃任期制,强行终身制,到定习于一尊的高度极权,……中共政治的步伐,一环接一环。实施了这一步,紧接着就不得不实施相应的下一步,……亦步亦趋,政治上呈现出某种强制性逻辑,或依经济学家的说法,是路径依赖。

   

   今天,终于走到了新式焚书坑儒。

   

   今年10月30日,中国国家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发布通知,部署开展全国中小学图书馆图书审查清理专项行动,要求非法图书要坚决清理,停止流通,另库保存。根据通知,危害国家统一、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图书;戏说党史、国史、军史的图书;存在违反宗教政策的图书等都在必须清理的范围内。

   

   新疆伊犁哈萨克斯坦族自治州多所学校自上周起,强迫学生交出哈萨克斯坦文读物。甘肃省镇原县图书馆的焚书一举,引发了内外舆论的惊骇。深恐此风将开启“焚书新时代”。网民指出“人类历史几千年,‘烧书’没一件是好事。用来藏书的镇原县图书馆带头烧书,还有比这更悲凉的吗”。

   

   知名作家章诒和发文痛斥:“以清查为名,以学校为始,全国范围‘焚书’,事关中国文化命脉,必须由全国人大举手表决通过。请问这是谁批准的?谁签的字?”她还直接向现任文化和旅游部部长雒树刚放话:“图书馆也烧书,图书馆归属文化部。文化部发文了吗?雒部长。”

   

   

   诚如海涅 倍倍爾所言: 「那僅僅是前戲。人們在哪裏燒書,最終將在那裏燒人。」

   

   

   事实反复佐证了这点。正如两千多年前的秦帝国,“焚诗书”之后,就是“坑术士”了,始皇帝早已做过了,那也是路径依赖,皇权铁的逻辑。

   新“焚书坑儒”与“胡锡进现象”
秦始皇焚书坑儒

   2232年前发生在秦朝的焚书坑儒事件,84年前在柏林发生的焚书事件,以及53年前在中国发生的焚书运动都遵循了从“烧书”到“烧人”的路径模式,体现了二者之间强固的逻辑关联。

   

   

   今年8月我去柏林,就在友人陪同下参观了第三帝国焚书的倍倍爾廣場(Bebelplatz),它地处德國首都柏林市中心,該廣場位於菩提樹大街這條東西向橫貫市中心的主幹道南側,其東側是柏林州立歌劇院,西側是洪堡大學法學院的老圖書館,南側是柏林最古老的天主教教堂,聖黑德維希主教座堂。該廣場得名於19世紀德國社會民主黨領袖奧古斯特·倍倍爾。 倍倍爾廣場由普魯士國王腓特烈二世開闢於1741年到1743年,最初稱為歌劇院廣場(Opernplatz,或Platz am Opernhaus)。從1911年到1947年,此處以奧地利皇帝弗朗茨·約瑟夫一世命名為弗朗茨·約瑟夫皇帝廣場(Kaiser-Franz-Josef-Platz)。 使倍倍爾廣場聞名於世的是1933年5月10日,褐衫隊和希特勒青年團的成員,受到宣傳部長約瑟夫·戈培爾的鼓動,在此舉行焚书仪式。纳粹烧毁了大约20,000本书籍,其中包括托马斯. 曼, 埃里希.玛利亚.雷马克、海因里希.海涅、卡尔.马克思……和其他许多人的著作。

   新“焚书坑儒”与“胡锡进现象”
倍倍爾廣場焚书(1933年5月10日)

   广场周围的建筑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大多被摧毁,后来得以重建。今天,在倍倍尔广场设计了一个玻璃圆顶,放置了一个空书架,以纪念焚书事件。赌物忆旧,遥想当年广场的火焰,追忆那些被焚毁的文明载体,不胜唏嘘。

   

   

   

   新“焚书坑儒”与“胡锡进现象”
倍倍爾廣場烧书地址纪念牌(作者摄)

   

   众所周知的是,在倍倍爾廣場烧书之后,烧人也就接踵而至了——600万犹太人在焚尸炉里化为缕缕青烟。

   

   

   中国文革期间的焚书,在其规模及其普遍性上,远超纳粹德国,令人叹为观止。一个经典的镜头是,贵为人大副委员长和毛泽东朋友的郭沫若,也不得不诚惶诚恐声称,“我是一个文化人,甚至于好些人都说我是一个作家,还是一个诗人,又是一个什么历史家。几十年来,一直拿着笔杆子在写东西,也翻译了一些东西。按字数来讲,恐怕有几百万字了。但是,拿今天的标准来讲,我以前所写的东西,严格地讲,应该全部把它烧掉,没有一点价值。”

   

   新“焚书坑儒”与“胡锡进现象”
红卫兵在山东曲阜的孔子故居焚书毁庙

   

   在如此恐怖气氛下,千万毛氏红卫兵上街横扫“四旧”,捣毁曲阜孔庙,大规模焚书便成为中共扫除“旧文化”的举国时尚。这是中国文明有史以来最惨烈的一次浩劫。无数的书籍,无数羸弱无助的读书人,焚化于那场千古劫火之中。

   

   当下,这一黑影正在大规模地、不事声张地进入并笼罩中国。

   

   

胡锡进现象

   

   

   历史上发生的焚书坑儒,其必要的生态环境,是一个孤绝于世的封闭体系。而要养成并维系该封闭体系,必备愚民喉舌,专职封锁言路,勠力扫荡异端,实施自我辩护。譬如秦朝李斯赵高,纳粹的戈培尔,苏共后期的苏斯洛夫,毛共时期的姚文元,……论者或问,何人堪称当下中共的首席喉舌?

   

   是僵尸模样面目可憎的《人民日报》、《求是》、《央视》,还是外交部新闻发言人? 过去曾有几位毛左备胎——孔xx、司马x、周xx、张xx……曾欢蹦乱跳过一阵。然近年来举目四顾,尽皆销声匿迹,龟缩入洞,茕茕然仅存一枝独秀了。

   

   此公何许人?环球日报胡锡进是也。当下,胡某人作为中共首席代言人,当之无愧,舍此不作二人想。

   

   何故?

   

   因为胡主编“甘愿为党叼飞盘,” “无论政府把盘子扔多远,他都能叼回来。”

   

   既然有此特异功能,故此公荣膺升级版即2.0版的姚文元,党国状元,当是实至名归,算与时俱进了。

   

   偌大一个政党,每年耗尽百亿巨资(2016年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学者沈大伟估计中国每年在外宣上花费100亿美元,远超美国。2014年,美国在公共外交上的花费是6.66亿美元),而今竟然已找不出任何一位像样的叼盘手了。自打盘踞《环球时报》后,风云流转二十多年,胡锡进至今仍是孤家寡人一个,竟然没有一个拿得出手的同行五毛前后呼应,攻守相助。旁观外交部发言男女,仅为鹦鹉,官方文稿的背诵机器而已;上观而更高层的宣传头目,除了衙门深似海的内部讲话外,对外则作神秘高深态,唯恐面对记者与公众。

   

   而胡某人不然,“虽千万人,他往矣”,他竟敢自蹈粪坑,竟敢公开回应舆论与公众,敢于触碰敏感问题,敢于运用墙外的语言来为高墙辩护。概览中共体制之内,一人而已。且这种孤军作战的凄凉场面,莫名其妙地赏赐给了胡总编一种悲壮感。如此耿耿忠心,据说很得中枢赏识。

   

   在党报党刊党台市场萎缩,被吃瓜群众弃之如敝履之际,据说胡编的《环球时报》目前拥有每天160万份以上的发行量,胡某志得意满曰,这证明自己获得了民众的支持。

   

   所以,胡被称为升级版姚文元,自有其超越姚棍之处。其秘诀无非三条:1)在党话与市场之间走钢丝,2)在内宣与外宣之间走钢丝,3)不遗余力鼓吹极端民族主义。

   

   何以至此?大势迥异也。姚时代中国并无市场而赤色意识形态浓烈,姚棍子是原教旨主义的野蛮单向刀,只需死死盯住毛的脸色即可搞定。胡则必须两面下注,除盯住习脸效忠党国外,同时也尽其所能讨好市场讨好瓜民,用柴米油盐的市井语言,不露声色,接通地气,娓娓道来,缓缓洗脑,售党义于瓜众。偶尔打打擦边球,以率性言辞略微越界,从而与正襟危坐的1.0版党八股拉开了距离。

   

   胡有一名言:中国是复杂的。这是他的论辩纲要。他所着眼的,是外交领域,他的策略是,仍然用国际通用的术语,但借“复杂”二字,掏空它的意涵。

   

   是的,中国是绝对复杂,是超级特殊的。有鉴于此,在中国,自由就是奴役,民主就是党主,人权就是国权……,尔等休要把那套早已过时的幼稚宪政民主理论拿来班门弄斧。在更深的复杂层面,当下的中国模式正是一种升级版的民主。

   

   他的典型句式是:虽然,……,但是……。

   

   胡说:“没人喜欢’防火墙’。但同时必须指出,它在今天的中国有正面作用。……”

   

   对于任何异议论题,你都可以把该典型句式作为公式往上套,从而轻易得出你想要的任何结论—“但是”后面的私货。当然,这种用“中国复杂”来颠覆基本常识,蒙蔽明显事实,能愚弄的,大抵是智商70以下的人。它侮辱人们的基本判断力与直觉,但不能说没有一点效用。

   

   当下,美中貿易戰,如狂飆驟起,愈演愈烈。 號稱要“以牙還牙”的習近平政權,連連遭遇滑鐵盧:從貿易戰而科技戰而金融戰,由地緣政治而意識形態而軍事較量,大批外國企業逃離中國,美中關係日益惡化,正滑向全方位的“新冷戰”。特别是香港的浩大抗争,震撼全球,《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生效,泛民派区议会选举的压倒性大胜,成了习政权的最大夢魘,已擴展爲摇撼中共政权的驚天巨瀾。

   

   在这种翻天覆地的滔滔大势下,北京日益势微,只有躲在防火长城的遮蔽下,内外有别地创造自己的独家“舆论”:

   

   一方面,中共对内严控乃至封锁互联网,残酷迫害与逮捕异议人士与维权律师,用超大集中营关押维吾尔族民众,大肆诋毁普世价值;污指西方害怕竞争,污指港人目标为港独,污指青年为暴徒而暴警守法,制造、扩大并加深港人与大陆人的歧见与矛盾,以稳住阵脚。

   

   另一方面,对外则厚颜宣称自己遵守二战结束以来确立的国际基本秩序,宣称自己对世界开放,并要扩大对世界的开放,要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云云。习近平最近致电欧盟理事会主席说,中国欧盟欧都主张多边主义、自由贸易,都坚定维护以世界贸易组织为核心的多边贸易体制,都主张各国要按规则行事。

   

   这两种截然相反的说辞,表明中南海情急之中,已经乱了章法。

   

   破解中共的最后挣扎抵抗,国际社会和中国人、港人、维族人……拥有一剑封喉的武器,就是突破北京的防火墙,还中国国民以70年来未曾获得过的宪法权利。这是重中之重,是中共问题的根本要害所在,是国际社会并未完全充分重视的关键。(据说中美贸易谈判时华盛顿曾向北京加过这一道菜,然剧情如何,外界不得而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