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陈士胜作品一/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北京周末诗会
·薄熙来,你凭啥子动我们的黄桷树/雕翎箭(墙内网文)
·喊打过瘾,真打要命/文明底
·李庄案的要害是毛左要把重庆民营企业家一网打尽/陈有西律师(公民网刊)
·斯伟江律师关于李庄再次被控辩护人妨害作证罪一审辩护词的特别申明和结束语
·警惕“薄熙来”们争当第二个毛泽东/王小华
·为辛老争自由争公道/朱忠康
·中国的一切问题都是中共造成的/王小华(公民通讯)
·昭和维新之歌/(日) 三上卓 词曲
·艾未未是一个有创造性的艺术家/栗宪庭 章诒和(墙内网文)
·网络让愤青变得獐头鼠目/李铁(墙内网文)
·流氓帝国/bbhyang3008
·辛子陵在科技部离退休老同志座谈会上的讲话
·故宫里面的真假故事(三段)/思宁先生等
·要求中共全面彻底公开毛档案/网文
·六四新曲/朗父塞鸿秋
·为临川钱明奇事斥当朝者/诸葛亮
·极左分子就是恐怖分子和法西斯分子/中国新青年(墙内网文)
·黄万里致江泽民的三封信
·答酬宜之十八韵/黄万里
·“乌有之乡”罪犯语言一瞥/毛家大爹
·艾未未是一个有创造性的艺术家/栗宪庭、章诒和
·齐奥塞斯库为什么不得好死?/告专制者
·老毛和长工五毛的地狱对话/焕北斗(墙内网文)
·现身说法:三峡工程是怎么通过的/王小华
·救党派辛子陵自辩书(一、二)
·救党派辛子陵自辩书(三、四)
·在最黑的黑夜祈祷/丁朗父
·六四:中国向何处去?/王小华
·作者介绍:肖远(萧远)
·论党内分权制衡/曹思源
·中国离现代文明社会越来越遥远/王小华
·毛泽东时代中国的人际关系/狂生徐文长01(墙内网文)
·我的文革记忆:黑五类人生叙事/狂生徐文长01(墙内网文)
·法制和宪政是至高无上的/江平(北大演讲节选)
·把端午节定为“对持不同政见者宽容日”、端午小集/肖远、老牟、张杰、娄建
·万里梅花词/丁朗父
·有感重庆周先生的遭遇与海外官二代的狂妄/王小华
·湘楚人士端午雅集/肖远、丛林、启光、朗父
·袁腾飞语录摘析/朱忠康摘录
·中苏密约——斯毛合谋消灭一亿中国人/事实说话
·今日中国之现状/网友一众
·用事实说话/朱忠康 铁流
·民主靠中国人自己争取/王小华
·谁是中国最大汉奸/忠康
·北京守望者/丁朗父
·蹲守赵作海先生门前的老太太和文革时东北森林中老大爷的道德比较/王小华
·评毛促改革 批毛救中国/金为民
·“中原评毛”是投向极左派的犀利匕首/铁流
·作者介绍:叶中原
·毛泽东“指鹿为马”的故事(一)/中原评毛
·毛泽东“指鹿为马”的故事(二)/中原评毛
·毛泽东指鹿为马故事(三)/中原评毛
·古今异议最动听/江辉、肖远
·对中国人苦难的回顾远远不够/王小华(公民通讯)
·祸国殃民毛泽东思想(一)/中原评毛
·祸国殃民毛泽东思想 (二)/中原评毛
·翻云覆雨毛泽东/中原评毛
·毛泽东坐殿(一)/中原评毛
·毛泽东坐殿(二)/中原评毛
·毛泽东卖国录/中原评毛
·反右狂毛泽东(一)/中原评毛
·狂左毛泽东(二)/中原评毛
·呼吁最高人民法院:枪下留命/朱忠康
·辽宁高院完全采信伪证的死刑判决/文明底
·狂左毛泽东(三)/中原评毛
·燕山壮士歌/丁朗父
·《刘志丹》这类文字狱还会发生/(公民通讯)
·《刘志丹》文字狱还会发生/(公民通讯)
·毛泽东是伟人还是罪人/中原评毛
·兴安谣/丁朗父
·回毛左五毛党邓吉趋/朱忠康
·西拉木伦河
·中国地主们:刘文彩一例/王瑜
·秀水河子故事/丁朗父
·温家宝说未来中国将充分实现民主法治和公平正义
·公务员亡国论/卫敏(公民通讯)
·官方喉舌同时报道温家宝伦敦政改喊话/塞鸿秋
·上海警察与乌有之乡骨干的冲突/疯疯癫癫僧(猫文)
·民主中国颂/丁朗父
·在中国应该秉持中国人的礼节/(法国)王小华
·中共不倒的原因:愚昧的百姓加特务统治/朱忠康
·新红歌、傻子梦/陆祀
·我在秀水河子公社的生活/丁朗父(二首)
·这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朝代/学渊、小华、向阳
·与其争左右,不如左右争/民主社会主义论坛(一家之言)
·有心杀贼,无力回天/王小华
·老太婆唱红歌/陆祀
·没有民主就没有新中国/辛言、砂砾、肖远、江辉、陆祀、朗父
·唱给自留地及中国农民的赞歌/丁朗父
·中国铁路杀人记/楚寒
·想念王荔蕻/艾晓明
·红歌老妖/陆祀
·建议向每个学龄儿童发放等值实名制“教育券”/肖远(公民通讯)
·教育券——现行教育体制不公平且违法/肖远
·复美国乌有乡民之骂/James Zhu 王小华
·不要对中共下跪!/王小华
·2011四季预言/丁朗父
·且谈中共的素质/王小华
·红教大人物薄熙来之父的文革经历
·普世价值与中国特色/喻言
·君子歌/丁朗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士胜作品一/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北京的两个教会/陈士胜
   
    我的北京故事续
   
    丁朗父是一个基督徒,在教会内的地位还是挺高的,也即是牧师和长老的级别吧。位于菜市口的中原教会,就是他来做主持人的。那是一套住宅楼的公寓,是他的其中的一处物业。


    他有多少物业在北京呢?这我可不知道了。因为我是室内设计师,在谈笑之中,他就为他的郊外别墅要求我提供专业的设计和装修的意见了。
    他的郊外别墅在一个画家村里,当然是风景如画,旖旎优美。
    我实话实说,笑道:“有这么美好的地方,不管如何设计和装修,都会很美的。”
    这是他们家的半壁店别墅的大铁门入口。
    漂亮吧。有这样一个家,真的是世外桃源,仿佛做神仙一般快乐。
   
    从菜市口地铁站出来,进入牛街,就可以到达中原教会了。中原教会的成员,大多是从雅歌教会和圣爱教会里转投过来的。雅歌教会和圣爱教会,也是家庭教会,他们很早就开始办了。在刚刚改革开放的初期,有个受尽压制的老牧师李克,看到政治环境变得宽松了,立即着手传福音的工作。结果,那些生活苦闷、信仰崩溃、绝望无依的人,立即成为了李克牧师的牧养对象。随后,雅歌教会和圣爱教会的聚会人数逐年增加,已经无法应付北京市民对真理的向往了,于是,必须分裂出去,以便让教会继续壮大。这样一分裂,历尽数次的整合,逐渐地,中原教会就出现了。
    这样一来,北京市最具特色的两个家庭教会,就浮出水面了。那就是守望教会和中原教会。
    守望教会的最大特色是,它是一个流浪的教会。由于北京市政府不允许它拥有圣堂,无数次要打压它,于是,它就吉卜赛人一般,在北京到处流浪。它的成员流离失所,时常回北京聚会,又时常在外地聚会。
    它的聚会地点也时常在流浪。仿佛是一群民国时期的地下党员要躲过搜捕,于是,他们的团契小组时常每个月都挪窝,以便可以正常地进行聚会,避免警察老是上门打断他们的祷告。
    它的管理层,七个牧师和长老,全被软禁。而且,软禁了三年了,一步也不准出门。于是,守望教会除了有流浪的特色以外,群龙无首也是它最大的特色。这是一个完全无人管理的家庭教会。所有的牧师和长老都无法对教友展开牧养。唯一的办法是,把全体基督徒交给耶稣去牧养。
    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上帝还是挺眷顾守望教会的。守望教会不会崩溃,而且在继续壮大着!每一个季度,都有一大批慕道者进入守望教会。而且,总有20多人领洗。他们明知道聚会点的门外就守着一大群警察,他们明知道会被登记,但他们毅然决定在守望教会领洗。
    每逢过年过节,警察就进入守望教会的各个团契小组的聚会点,要求那些小组的组长作出交待:“这个假期你们有什么活动?”然后,他们会严厉地警告:“只要是共产党的国家,守望教会就永远不会翻身,你们永远就不可以变天。”但那些小组长却笑着回答:“变不变天,是上帝的事,我管不了。但目前这种情况,我们都非常感恩。感谢主。我们只想顺服主的安排。”通常的情况是,守望教会的成员一说到耶稣,警察就吓得掩耳而逃了。他们可受不了这样的精神轰炸。于是,警察大多时候想避开守望教会,以免老是受到精神虐待。
    这种精神轰炸对他们而言,不啻是一种精神折磨,不啻是一种精神虐待,他们如何受得了呢?于是,胜利的一方始终是守望教会。
   
    而中原教会,它最大的特色又是什么?不说你不信,说出来,你包保会吓一大跳!中原教会的最大特色,可以用八个字来形容:猛士如云,死士如烟。
    组成中原教会的基本骨干和积极分子,大多来自全国各地,而且都是在北京参加过1989年的六四事件。当年,他们有些人就是北京的大学生,是当年的一个叫做“北京高校自治联合会”的组织(简称“北高联”)的成员;他们有些人,却是外地的大学生,是当年的一个叫做“外地高校自治联合会”的组织(简称“外高联”)的成员。正是这样一群人,他们怕过谁呢?
    当年,他们还是十多岁的时候,已经可以把国务院总理李鹏逼迫得团团乱转,焦头烂额。一会儿,他们进入了人民大会堂,跟那些高官共商国事。一会儿,他们又走近中南海,要求党中央满足他们的政治诉求。多年过去了,如今,他们之中的某些人,已经进入国家的政府部门里,成为执掌权柄的高官了。这些高官,也从来没有忘记他们年少时的梦想。他们随时会反水。正是这样一群人,他们怕过谁呢?
    当年,连隆隆轰鸣的坦克的履带,他们也敢钻进去;连子弹横飞的街头所织成的鲜血一般瓢泼滂沱的雨幕,他们也敢冲进去;什么刀山火海,他们也敢闯;什么枪林弹雨,他们没试过?正是这样一群人,他们怕过谁呢?
    多年过去了,这些人渴求变天的心志从来就没有衰减过;只是,随着岁月的流逝,许多人结婚了,有了孩子了,感情也变得更加成熟和理智了。他们仍然没有放弃梦想,仍然在坚定不移地奋斗着。他们的名字,成了中南海、中国国安部、中国公安部、美国白宫、美国国务院、联合国人权组织、纽约时报、美国六十分钟时事杂志、香港【争鸣】杂志……的档案库里的常见名字。他们的事迹,常常令到全球的摄影记者震惊和着迷。
    他们的人生,常常一言九鼎。逢年过节,中国政府就会派人登门,问候他们:“你们需要什么生活上的帮助吗?”而世界各国的人权组织,也会打电话和发邮件给他们:“没人欺负你们吧?如果有哪个流氓敢欺负你们,你们跟我说说,我把他们捅到白宫里,要求美国的国会召开听证会,还要求美国总统在下个月的全球峰会里提出谴责。”
    哇!这些人怎么这样了不起?动不动就要找美国总统出面来撑腰!我只知道,历史上有个特洛伊战争,为了争夺天下第一美人海伦,两个国家大打出手,倾国力来拚命。为女人打架,这是人类最正常的行为了。谁知,如今这个世界变成这样了。美国会为了几个贫穷的中国人,要跟中国开战!
    美国大骂道:“你咋的又要欺负基督徒了?”中国也大骂道:“关你屁事!这是我们中国人之间的事!你管得着吗?”美国又大骂道:“有种的你放马过来,我们打一架。欺负平民百姓,不是英雄好汉。”中国也大骂道:“有种的你也放马过来,我们打一架。我什么时候欺负过平民百姓了,你哪一只眼睛见到了?在中国坐牢的,都是刑事犯,没有政治犯。”美国一听,又大骂道:“你骗人!”中国一听,也大骂道:“骗你是小狗!”……骂着,骂着,双方就磨掌擦拳,要大打出手。
    所幸的是,他们现在打的是贸易战、外交战、谈判战、经济战,还没有打到核战的这一份上。他们现在大多是耍嘴皮,在口头上叫骂一会儿,也就算了。
    就这样,中原教会的这些教友,都是世界著名的名人。随便在互联网上键入他们的名字,就有他们的事迹。他们的事迹非常辉煌,令人过目难忘。他们的一些人会因为颠覆国家罪,坐了10年以上的牢。他们都有组织地下党的经验,真真正正地反抗过。这一群落草的绿林大盗,成了刑事案件的惯犯,常常是三进宫。于是,长年追踪草莾侠客的衙门捕快,也都跟他们交上朋友了。
    (未完待续。3.)
(2019/12/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