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闵琦作品六/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北京周末诗会
·中国联通有权收费后不提供服务/朱红
·"重庆模式"兴富人移民急/中国新青年
·今日搜狐罕见呼吁民主/文明底
·中国人50年后才能看懂卢梭/王小华
·少年时的梦想/丁朗父
·逼近关键点/丁朗父执笔
·无雪的冬天/丁朗父
·在中国有不同意见就是敌人/王小华(公民通讯)
·抓住关键点/丁朗父执笔
·必须对右派进行国家赔偿并道歉/朱忠康 叶孝刚
·寄远在天堂的夏远鸿老师/林青
·回忆王炳章和早期《中国之春》/汪岷
·怀集监狱、六四及郑酋午/王希哲
·涉及南京大屠杀应谨言/此山
·恭迎毛主席回故乡议案(网文未经证实)
·行者之诗与诗者之行/沙砾
·丁朗父诗集推荐评点/沙砾
·中国——最重视诗歌的国度/讨论会
·两岸的距離当以光年计/Jamicat福建福州
·杨书记劝爱国记/里建
·胡文海困局与中国人困境/陈行之
·人民不是小白鼠/袁隆平
·面对法西斯暴政只有起来反抗独/王小华
·中国必读常识/好了歌童
·我的政治声明/王小华
·极左实力和权贵集团是一伙人/塞鸿秋
·不清算文革就不可能政治改革/塞鸿秋
·谁让中国人成为二等公民/塞鸿秋
·文革是人人受难的专制巨祸/塞鸿秋
·再不能让你的喉管被毛左割断/塞鸿秋
·文革灾难超过任何外敌入侵/塞鸿秋
·一个重庆警察的言论自由/塞鸿秋
·毛泽东大笑谈杀人/塞鸿秋
·重庆武斗杀俘孕妇不免/紫檀居士
·时局有感/萧远、丁朗父
·每个字都带着血的记忆/嘿嘿007、corpse猫
·极左派密谋6月在重庆动手/李乾
·君子歌/丁朗父
·文革裸尸与重庆红歌/中国老水
·春寒时的街头/孔令平
·57右派不是五十万而是五百万/罗冰
·党在国之上是中国最大乱源/王永成
·清明 题画三首/丁朗父
·中共派别民主?/王希哲
·文革中有多少人死于非命?/水煮舟
·回家1989-2009/丁朗父
·雾与光/丁朗父
·每个夜晚的等待/冷笑
·黑头套记忆/沙砾
·一首歌颂紫阳的歌曲在网上热播
·紫阳是我们生命中最美好时光/丁朗父
·官员站队秘诀/丁朗父
·热歌浩然正气赵紫阳歌词/红衣大叔
·要出大事了/楚钟道
·绝不再沉默/沙砾
·致王立军/沙砾
·那一刹那
·文革余孽依然猖獗/三师弟沙僧
·胡星斗呼吁第二次大规模平反冤假错案
·和薄熙来的根本分歧是什么?/张鹤慈
·垄断国企不除国难未已!/马宇
·垄断国企决不拔一毛而利天下/塞鸿秋
·石化两霸恶行大起底/塞鸿秋
·银行暴利源于金融垄断/王建勋
·带血的垄断/丁朗父
·中国经济的血癌/塞鸿秋
·胡石根访谈:国度性的福音化和国度性的民主化/钟道
·胡石根访谈录(二):国度性的福音化和国度性的民主化/钟道
·五十年后/箫远
·方竹笋,众网友喊你回家
·方竹笋,众网友喊你回家
·方竹笋回家
·我为什麽接受外媒採访/王康
·王立军事件有正面意义/王康
·武夷山上的神秘枪声/胡显中
·他们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他们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听潮者说/丁朗父
·看守所杂记等被禁书商恐入狱6年/余言、双江
·三年饥荒时期的凤阳县/先锋
·吃完土地吃肚皮的中国/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吃完土地吃肚皮的中国/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吃完土地吃肚皮/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周四下午去了朝阳医院/浅水遨游之
·报春/王德邦
·有没有人管管告密者梅宁华/犀利
·1000中国人致环球时报公开信/徐选礼等
·海啸(四首)/吴倩
·中共不能再由国家财政供养/高不祖
·中共不能再由国家财政供养/高不祖
·总有些事是让人高兴的/喷嚏大王
·白封出版与萨米亚特群体/綦彦臣
·白封出版与萨米亚特群体/綦彦臣
·“白封出版”才是真正的出版/綦彦臣
·从六四一代到北京守望者/楚延庆
·什么是“萨米亚特”/綦彦臣
·炎黄春秋呼吁民间响应温家宝政改讲话
·高风亮节赵紫阳/陈仲旋
·一个倔强的萨米亚特分子——地下出版个案/綦彦臣
·再谈政治不改革经济没希望/丁朗父
·要像消灭法西斯一样消灭国企/摇动的猫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闵琦作品六/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金陵寻古(下)/闵琦
   
   
    宏伟的金陵除了九龙山陵区,还有凤凰山和连泉顶东峪两个帝陵区陵区以及“诸王兆域”。
    凤凰山位于九龙山西南,是一条南北向的小岭,其东麓又派生出几条小岭,形如凤凰展翅,“凤凰山”之名即由此来。小岭间的沟谷分别名“断头峪”、“康乐峪”、“峨嵋峪”、“石门峪”、“冷峪”,其间埋葬着大金建国前的“十帝”、 金朝第三帝完颜亶、皇后乌林答氏和其他5位妃子以及第七帝卫绍王永济。


    十帝葬在石门峪,号“十王冢”或“十帝陵”, 其实这十帝只是大金建国前的女真酋长,天会年间追謚为帝,被 海陵王从东北老家迁来;完颜亶小名“合剌”(1119-1149),庙号“煕宗”,葬在峨嵋峪,号“思陵”;乌林答氏是世宗的皇后,她和世宗的其他5位妃子埋在断头峪,号“坤后陵”,后来乌林答氏迁葬于太祖陵区;第七帝卫绍王永济又名“允济”,是世宗第七子,可能葬在康乐峪。
   连泉顶位于大房山主峰茶楼顶东北、九龙山后,其东侧有一峪,峪中有大楼沟,沟中埋葬着尚未即位身先死、后被追謚为皇帝的世宗第二子完颜允恭(“胡土瓦”,1146-1185),庙号“显宗”,陵号“裕陵”,还有他的儿子、文雅风流的大金第六帝完颜璟(“麻达葛”,1168-1208),庙号“章宗”,陵号“道陵”。
   
    “诸王兆域”位于车场村西北的鹿门峪。
    鹿门峪北倚三盆山,东隔一岭与九龙山陵区相邻,有小道连通,西南就是凤凰山陵区。鹿门峪是陪葬墓区,埋葬的都是从上京迁来的宗师诸王和迁出陵区的废帝。煕宗被海陵王弑杀降封“东昏王” 后一度埋在峪中的蓼香甸,恢复帝号后改葬峨嵋峪。1161年,海陵王(完颜亮,字元功,本讳“迪古乃”,1122-1161,)自己也被弑杀于扬州瓜洲渡,世宗降其为“海陵郡王”,葬于鹿门峪,后又将其废为庶人,迁出鹿门峪,改葬山陵西南40里,如今踪影全无。继煕宗之后,有文献记载葬于鹿门峪的还有海陵之子宿王矧思阿补、海陵太子光英、荣王完颜爽。海陵王之父宗干被削去帝号从九龙山陵区迁出后亦葬在鹿门峪。
    如今的鹿门峪中全是农田,诸王陵墓荡然无存,鹿门峪这个名字正在被遗忘,当地人将它称为“十字寺沟”,因为沟中有一座叫“十字寺”的古寺遗址,我们来此正是为了看这个十字寺。
    得知“十字寺”源于10几年前在南京的博物馆里看到的一个石刻,石刻的正面是一朵盛开的莲花,上托一个基督教的十字,十字的四个夹角中还有古叙利亚文,意思是“仰望它,寄希望于它”,这句出自《圣经.诗篇》第三十四章的话是西方人伯吉特教授译出的,这个石刻来自北京西南鹿门峪三盆山下的十字寺,1936年文物南迁时来到南京,同样的石刻还有一件,被藏在库房中。
    石刻的发现相当传奇。1919年,一个叫“哈丁”的西方人在十字寺避雨时首次发现了这件石刻,另一个西方人——克里斯托芬.伊文随后也发现了它,他们都在《新中国评论》上撰文介绍了这个发现。第三个西方人Arlington(阿灵顿)将石刻及寺中辽应历、元至正两块碑文拓印后寄给了英国不列颠博物院的A.C.Moule(阿.克.穆尔),穆尔将这一发现写进了《1550年前的中国基督教》一书,揭开了鹿门峪内十字寺是景教寺院的身世并阐述了十字寺在东方基督教传播史上的重要地位。
    十字寺颓毁于民国末期,此前是乡民张云甫从寺僧龙海手中买下的私产。当它还是一座寺庙时,供奉的是佛 祖,住持的是和尚,如果没有那两件石刻,恐怕没人会知道这座寺庙曾是一座重要的景教寺院!
    景教是基督教的一个教派,又叫“聂斯托利派”,公元五世纪由叙利亚人聂斯托利创建,被东罗马宣布为异端后遂向东发展,在波斯建立总教会。景教在中国的传播得力于唐太宗至唐德宗六位皇帝的支持,唐建中二年(781)所立《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记载了景教在中国传播200余年的经过。唐会昌五年(845),由于武宗灭佛,景教受牵连,一并被废,时隔数百年,至元代再度兴起。
    从九龙山陵区退出回到车场村,在一条沟口右转,溯山溪而上,大约数里即来到十字寺遗址。从残垣缺口进入寺院遗址,首先进入眼帘的是两株遮天蔽日的银杏树,足以证明寺院的古老。幽静的院落中,悄然矗立三方石碑:一块是辽应历碑,一块是元至正碑,还有一块是现代仿造的《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
    仔细研究辽、元碑文,得知“十字寺”创建于东晋建武元年(317),开山鼻祖是僧人慧净,辽代以前曾叫“三盆山崇圣院”,“十字寺”之名为元顺帝所赐。
    “崇圣”、“十字”都有基督教色彩,但是,佛教寺院何时变成了景教寺院呢?这只能依据《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来做判断了。基本的结论是,创建于晋代的十字寺先是佛寺,唐代时改为景教寺院,名称亦更为“崇圣院”,武宗灭佛后,直至元代以前,十字寺重新成为佛寺,元至正十八年重修后更名“十字寺”,再度成为景教寺院,明清后再回归为佛寺。
    在鹿门峪中没有看到金代诸王的陵墓,却了解了一段基督教在中国的传播史,也可算作“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吧!(全文完)
(2019/12/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