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闵琦作品四/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北京周末诗会
·丁朗父观念设计作品之一
·我们的旗帜/丁朗父
·一黨專制是人类历史上最坏的制度/(民國復興運動)丁朗父
·观念设计作品之三、丁朗父
·什么是觀念藝術/丁朗父
·观念艺术的典范作品/民国复兴运动
·民国复兴运动领导人介绍
·留在大陆的中华民国/丁朗父
·我的耐力训练/(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我的耐力訓練之“夏”/(民國復興運動)丁朗父
·高洪明:献给母亲的祭奠
·民国复兴运动问答
·我的耐力訓練之冬篇/(民國複興運動)丁朗父
·赵紫阳晚年认为应当学蒋经国/民国复兴运动
·民國復興運動問答
·律师声明/Hu Blog
·记忆中的那张血盆大口/(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叶老大的新作/秋雨摄影
·琉璃厂的牌匾/(民国复兴运动)朗父先生辑
·一个维吾尔人的家庭史
·北京市井人物/(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民国复兴运动鸣谢/无秘密学会
·北京百姓/(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徐文立:『六四』国殇廿五载感言
·二二八与六四本质上完全相反/天涯牧晨
·为了我们的25年我件将绝食三天/韩燕明
·北京市民公祭八九民运二十五周年文告/荣城
·母親——六四25年祭(一)/王康
·北京老百姓/(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本周分享: 圣经教导,凡事相信。 如果
·四季耐力训练/(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關注香港 刻不容緩/徐文立
·香港不民主中国没希望/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筹备委员会
·駁中共香港白皮書/徐文立
·丢掉幻想准备战斗/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丢掉幻现准备战斗
·应当得满分的零分作文/袁彬
·周有光/中国还没有崛起
·跨国界歪理与点对点渗透/民国复兴运动
·中国城花园角的一日/民国复兴运动
·箴言一束/(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今日中国真正进入红卫兵时代/闲人维杰
·我的理想与信仰——诗人、画家丁朗父访谈/楚钟道访谈
·投身民国复兴运动的理由/丁朗父
·触目惊心的杀人运动/尹曙生
·山东高清城乡调查/高洪明
·山东高清城乡调查/高洪明
·香港不民主中国没希望/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筹备委员会
·六月北京记忆/民国复兴运动
·琉璃厂图/(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琉璃厂图/(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怎样战斗?/民国复兴运动
·感謝美國飛虎隊英雄/王康
·是时候了/沈泽宜(遗作)
·是时候了/沈泽宜(遗作)
·孟之飞:P民论诗
·小华:关于北大荒知青的一本书和一个真实的故事
·泥塑《收租院》是中国艺术和艺术家之耻
·綦彦臣封笔避祸?
·文朗藝術
·人道不下庶民羞耻不上大夫
·余习广:文革道县大屠杀实录(一)
·余习广:文革道县大屠杀实录(二)
·陈士胜:暴政创伤综合征
·徐文立:星星美展——民主墙的行动
·致馬英九前輩、宋楚瑜前輩的慰問信
·我想为胡石根长老写一条帖子
·二二八领袖谢雪红事迹
·二二八领袖谢雪红事迹一笑潭
·國黨議去中國孰料黨名竟成香饽饽/一笑潭
·老胡的火炬/小平
·老胡的火炬/小平
·丁朗父:有请三民主义
·梁太平诗歌
·胡石根称中国曼德拉当之无愧
·胡石根作品——行动者的诗篇
·胡石根中原论道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1-5)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6-15)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16-25)
·刘京生:帮帮王藏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26-35)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36-50)
·周舵短评:一部法西斯主义文艺作品——大秦帝国
·胡星斗:我看林彪
·一个坐拥千亿的房地产商的楼起楼塌/阿黄
·说好的吃瓜看戏/丁朗父
·祭 刘 安
·梅花笙:现在是改开以来最黑暗时期
·老友记之一片叶子飘下来/丁朗父
·老友记之吴仁华/丁朗父
·老友记之下海/丁朗父
·民国复兴运动之声
·刘跃:胡石根长老送我的虎皮兰
·记革命家、政治活动家、政治理论家的胡石根
·祖国统一的联邦制放案/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
·对中国国民党进一言/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代主席 丁朗父
·丁朗父:对中国国民党进一言
·刘家昌:等了二十年
·阅世/丁朗父
·阅世/丁朗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闵琦作品四/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8、甘凉道上石硖口驿与千古焉支山(6月6日)
    甘州休息一夜,次日晨踏上甘凉古道。
    甘凉古道的“甘”是甘州,“凉”是武威,甘凉道其实就是河西丝路上武威至张掖的一段。西汉张掖郡辖下删丹、日勒两县就在这条道上,如今删丹还在(只是改写作“山丹”),日勒不存,日勒遗址在定羌庙(今名绣花庙),汉灰陶残片、古井、房址和残障在其遗址上随处可见。
    甘凉两地以焉支山为界,焉支山东西34公里,南北20公里,夹在祁连山与龙首山之间,既像走廊上的一道隔断墙,又像咽喉上的喉结,其北端有天然缺口,让汉塞垣与明边墙以及今日的312国道和连霍高速从中通过。
    山丹是著名的古城,古迹、胜景有三:长城、焉支山和军马场。

    山丹的长城有汉、明两道,自绣花庙入境,经由石硖口、新河驿,西至东乐出境,保存完好且并驾齐驱近百公里,故有“露天博物馆”之誉。
    焉支山顶峰百花池3976.8米,山顶终年积雪,山腰草木葱茏、松柏长青,夏季野花竞开、香气袭人。霍去病指挥的两次河西战役之第一次就是涉狐奴水、过焉支山而大功告成。
    焉支山两侧皆是牧场,山之西侧的大马营草滩最为著名,这里古称“汉阳滩”,地势开阔、水源充足、土地肥沃、牧草丰茂,春秋战国时期曾先后为月氏、匈奴所据,被汉朝夺占后成为武帝在西域各郡所设66个牧苑中最大的一个;时至今日,仍是世界第二、亚洲最大的军马场。
    计划两天走完山丹,今日上午游览大佛寺、参观县博物馆和新河驿长城博物馆、经硖口古城走甘凉古道;下午登焉支山,游钟山寺,上雪线,宿大黄山林场;明日去大马营草滩和西大河上的窟窿峡,横穿军马场,考察月氏和匈奴的王城——永固城以及霍去病在河西筑的第一座堡垒——八卦营古城。
    去大佛寺途经新河驿,这里有一座长城博物馆。新河驿位于连霍高速与312国道相交处的长城缺口上,是观察长城的最佳地点,其座标是312国道2646公里处。甘肃境内的明长城西起嘉峪关,经酒泉、高台、临泽、张掖、山丹、民勤、武威、古浪、景泰,南过黄河,沿河南岸延伸直到黑石峡,出峡口后进入宁夏,全长1000公里,保存最为完整且汉、明两代长城并行的只有这里。
    站在长城博物馆内的烽燧顶端向两侧眺望,外侧的汉代城障、烽燧、壕沟与内侧的明代墙、墩、列障尽收眼底,两者相距40——80米,平行延伸于河西大地上,一眼望不到头。这里的边墙墙体大都高10米,底厚5-6米,顶宽2米,每隔5公里的长城内侧都建有烽火台,台高10米以上,正方形的底面每边长36米。顶上有小屋为瞭望哨。远远望去,绵延不断,蔚为壮观。
    新河驿曾是明嘉靖以来的一处驿站,就座落在明边墙脚下,距离长城、公路交叉口2.5公里,围墙保存完好,墙体上宽3米,下宽5米,大门铁筑,在“吱呀呀”的推门声中,好像回到了500年前,城中有一口古井,早已干涸。
    从新河驿继续沿连霍高速东行去山丹大佛寺。18公里至红寺湖下道,转312国道西行约5公里,远远看到一座坐西面东、比其背靠的嘹高山还要高出一头的七层楼阁,那就是名震河西的三大佛寺之一——山丹大佛寺。河西三大佛是指张掖的卧佛、武威的站佛和山丹的坐佛。供奉三佛的寺院数山丹大佛寺最古老,它始建于北魏,距今已有1500年。若说张掖卧佛是亚洲第一室内卧佛的话,山丹坐佛则是世界室内坐佛之最。
    从18级步道拾级而上已产生大佛威严之感,进入七层贯通的阁内,仰望金碧辉煌的大佛,这种感觉更加强烈,且不说佛像身上的金箔就用了60万张,仅其身下莲花宝座就高达3米!
    参观山丹县博物馆和艾黎博物馆后重回连霍高速,东行30余公里在丰城堡下道,再沿312国道南行不远,左转下道穿过连霍高速下涵洞直行即达明代河西边墙重要据点——石硖口堡。
    石硖口堡修建于明隆庆六年(1572)和万历三年(1574),《重刊甘镇志•兵防志•军制》载:明代 “山丹卫原额兵六千七百七十名,实在兵一千五百五十一名”, 《重刊甘镇志•兵防志•堡寨》又载“山丹卫领堡一十有六”,而“石硖口堡”一堡就有“轮戍兵常额二千二百二十八名,实在兵七百二名。其中骑兵六百三十七名”(实际兵员是山丹卫的一半左右,且多为骑兵),可见此堡的重要。
    硖口堡的作用除了军事,还有邮传。硖口堡中曾设硖口驿,专司递运,为此置甲军40名,骡马21匹,车牛23辆;同时在硖口堡东石硖谷中和硖口堡西10里分别设停云铺和丰城铺(高速出口处),专司急递,每铺置甲军5名。这一制度一直沿用到清朝。石硖口堡东西二门,甘凉古道即穿二门而过。
    如今的古堡破败不堪,包砖已被城中百姓拆剥净尽,西门较为完整,东门已成豁口。残破的墙垣东西约400多米,南北300多米,城上原有的雉堞、楼橹、裙墙早已不存,只有一座过街楼架于堡中唯一的东西干道上,展示着古堡年代的久远。楼上悬一大匾,上书“威震乾坤”四个楷书。
    我们的到来引来不少围观,这里的百姓多是古代守边军人的后代。当年的军户不事农耕,粮饷全由官府供给,其家属多在城内开商铺饭馆,供应往来客商行人,据说有名的商铺就有十大字号。
    直到公路修通前,这条古道都在沿用,如今来往行人车辆都走312国道,古道上的硖口堡自然衰落了。
    出硖口堡东门行约1华里是石硖山口,一条峡谷贯通南北,通往20里外的古城洼定羌庙,“古城洼”之“古城”,说的是汉日勒县。明人陈棐有诗曰:“旗翻日勒影”,说的也是那个日勒县。这个陈棐是鄢陵进士,明嘉靖三十二年(1553)以“恤全陕前左给事中”的身份来到河西观察兵防,途径石硖,见两山对峙,地势险要,遂书“锁控金川”四个大字,刻于崖壁之上。
    石硖谷中荒凉幽静,早已没了往日的人来人往,如今所存唯有汉代烽燧列障(硖口最高峰帽葫芦山上有汉烽燧,下有列障,障内散布灰陶片和牛骨,障外有壕沟及上峰顶的便道遗迹,山下有古井)。从“锁控金川”崖刻西行,还有古代游牧民族镌刻的岩画和“天现鹿羊”岩刻,这里叫做“羊鹿门”。
    重回硖口堡,出西门,循来路回到312国道西北行,到老军乡左转,就是前往焉支山的路。行至王家墩附近,南望焉支山郁郁葱葱,山之北麓的高营坡平坦辽阔,据说那里就是隋炀帝西征吐谷浑后来到河西与西域27国国君、使臣相会之处。
    焉支山本名“删丹”, 汉武帝元鼎六年置删丹县,今日“山丹县”即由“删丹县”而来。关于“删丹”的来历,《县志》解释:“每朝日初上,其阳凝烟为深碧,丹碧相间如‘删’字”。此说法颇似“贺兰山”被解释为“山有树木青白,望如驳马,北人呼驳为贺兰”(唐代《元和郡县图志》),非常牵强。在我看来,“删丹”即“山丹”,花名,陕北民歌《山丹丹开花红艳艳》,唱的就是这种花,陕北与河西都曾是匈奴游牧地,“山丹”或“删丹”可能是匈奴语的花名。至于删丹如何演化成了“焉支”,有说山丹即红兰花,采其汁加入油脂可做胭脂,删丹山就变成了焉支山(“胭脂山”的谐音);在我看来,“焉支”二字本应是“阏氏(与“焉支”同音,读作‘yan zhi’)”,“阏氏”是匈奴对单于夫人的称谓。在匈奴人心目中,单于伟大如“撑犁”(古音,‘天’的意思),祁连山就是单于的象征;而阏氏柔美如山丹,于是删丹成了焉支山(阏氏山)。祁连山主峰素珠琏高5546米,祁连山支脉焉支山高3976米,恰如并肩而立的一对情侣。
    行到花寨子开始左转上山。路在林中越行越高,空气变得凉爽;回望四野,重峦叠嶂、沟壑纵横、林海松涛、清泉淙淙,钟山寺、玉虚宫、三佛殿点缀其间。唐天宝年间,玄宗李隆基曾封焉支山神为“宁济公”,河西节度使哥舒翰据此在焉支山上建起宁济公祠;明代加以修缮后称其为“后寺”;万历二十一年(1592),山丹卫指挥使朱冠另修一寺,称“钟山寺”,又称“前寺”;因两山相距不远,焉支山又距龙首、祁连两山之中,故统称为“中山寺”。每年农历六月初六这里都要举行盛大庙会,可惜我们来的不是时候,未能赶上。
    当晚住在焉支山林场,工作人员早已将食宿安排好,晚饭有烤全羊,还有在铁板上烧烤的羊杂,甚是美味,只是睡意袭来,未及品尝就睡了。
    9、穿越汉阳滩(大马营草滩)(6月7日)
    海拔近四千米的山上气温比山下低许多,LD有些感冒,很厚的棉被压在身上才觉得暖和。
    清晨起来,一开门,一股凉气就往屋里钻,添了件衣服来到院子里,灿烂的阳光已透过树枝的间隙洒满大地,确有“每朝日初上,其阳凝烟为深碧,丹碧相间如‘删’字”的意思。不知名的鸟儿在看不见的地方唧唧喳喳地唱,穿着摄影服的老杨提着他的相机正在到处找景儿,每见他每天都起那么早却仍然精神焕发忍不住羡慕地想:还是年轻好啊!
    早饭很丰盛,这在山上很不容易。餐后出发去大马营草滩,那里有西大河水库、平羌口草原和影视基地;计划中的午餐在永固城吃,离开窟窿峡后将横穿草原去永固城、扁都口,顺途考察八卦营古城与汉墓群。
    顺来路下山,出山口左转南行,过花寨子右转,见丁字路口再左转南行,南向的柏油路一直通往大马营乡,著名的甘肃中牧山丹马场就在大马营乡南面。
    左侧是河道宽阔、水量稀少的马营河(山丹河的上游),右侧是低矮的丘陵。一路南去,地势渐高,草木亦渐丰,滩地上开满蓝色的花。到大马营乡后向东再向南就进入了大马营马场场部,一座巨型的飞马石雕矗立在场部门口。无暇多待,即往一场方向驶去,许多影片,包括国人尽知的《牧马人》,都是在那里的平羌口草原和窟窿峡拍摄的。
    大马营草滩南屏祁连,北据焉支,古称“汉阳大草滩”,明永乐年间才改名为“大马营”草滩,一直沿用至今。自从中原王朝将这片草地从匈奴手中夺取后,它一直是历朝历代的军马场。汉代曾在此将西域的大宛马与本地马杂交,培育出漂亮健壮的汗血马,也就是武威出土的铜奔马的原型;北魏孝文帝时,这里养马达10万匹;明朝冯胜克复河西后,将此地作为官办牧场,到清朝嘉庆年间,这里有马17500匹;民国后期,这里是政府军政部管辖的山丹军牧场,有马11800匹。直至上一世纪,这里仍是亚洲第一、世界第二的马场。
    看山要远。来到草滩上向东南远望焉支山才看清它的身条和全貌,或许是站得高了,海拔3978米的焉支山在眼前竟如一个侧卧酣睡的少女,温柔而娴静,在朝阳的映照和遍野油菜花的烘托下,它绿得像翠。转头南望,是横空出世的冷龙岭。冷龙岭是祁连山的东段,高耸的峰顶终年积雪。主峰西岔脑海拔5254米,“冷龙夕照”是著名的自然景观。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