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闵琦作品二/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北京周末诗会
·UFO浓缩时空结构中的自由航天/司马阳春
·告诉你什么是真正的贵族/杨显慧(一)
·已经确认的转基因危害/一笑了之
·2011梅花诗歌奖推荐作品/北京周末诗会
·2011梅花诗歌奖导言/北京周末诗会
·题山水二首/丁朗父
·寒风凛冽又一年/于浩成
·感谢博讯!感谢google!/北京周末诗会
·民国已历百年中国何日民主/孟元新
·2012,陈卫陈西刘贤斌/陆祀
·2011自由花诗歌奖获奖作品及说明/北京周末诗会
·2011自由花诗歌奖获奖作品/北京周末诗会
·湖南永州以煽动罪判一母亲死刑/一点五
·无情子女给了顾准最后一击/诗源
·忆父诗/(北京)丁朗父
·乌坎的理性/张三一言
·向印度美国学习怎样维护统一国家/犀利公
·一个人人都在篡改历史的国家/朱忠康
·什么样的民主才是好东西?/周舵
·全民革命其实很容易/刘正华
·唯祈革命卷旋风/巴河、卢先生
·龙种和跳蚤/鲁湘
·神州起事正大风/史先生、杜先生
·再造东方桃花源/任先生
·有一个林辉先生/朱忠康
·我们连孙中山一角也不如/王小华、韩武、查建国
·说说中共历届总书记的结局/林辉
·陈独秀女儿绑汽油桶逃离中国/林辉
·迷雾中的2012/丁朗父
·蔡元培、陈独秀缘何走向反共之路?/林辉
·今夜,没有选票的人泪流满面/民国几年
·“马日事变”与夏明翰被杀缘于中共暴行
·彭湃杀人如麻后代文革遭报复/林辉
·中共为何掩饰苏军东北暴行/林辉
·胡风冤案缘起反对党文化/林辉
·祭六十年来遇难同胞文/毛清江
·欢呼后的忧虑/刘国凯
·延安整风运动残酷整肃异己/林辉
·李大钊以什么罪名被处死/林辉
·陈独秀对中共的最后见解/蓝培纲
·春联/丁朗父
·陈永贵"打到皇帝做皇帝"/凌志军
·龙年春节有感/费良勇
·兄弟们的春天/丁朗父
·紫坪铺水库诱发汶川大地震也许是真的/范晓
·有自由哪有文化/网民讨论会
·毛泽东开车记/网民接力
·七律:咏梅(新声韵)/余习广
·关键点(新历史剧提纲)/丁朗父执笔
·我漂洋过海/吴倩
·乌坎"大选"
·大陆网民公开议六四/最爱李培仙等
·在中国改革论坛的发言/章立凡
·好玩的中国/大鱼等
·中国联通有权收费后不提供服务/朱红
·"重庆模式"兴富人移民急/中国新青年
·今日搜狐罕见呼吁民主/文明底
·中国人50年后才能看懂卢梭/王小华
·少年时的梦想/丁朗父
·逼近关键点/丁朗父执笔
·无雪的冬天/丁朗父
·在中国有不同意见就是敌人/王小华(公民通讯)
·抓住关键点/丁朗父执笔
·必须对右派进行国家赔偿并道歉/朱忠康 叶孝刚
·寄远在天堂的夏远鸿老师/林青
·回忆王炳章和早期《中国之春》/汪岷
·怀集监狱、六四及郑酋午/王希哲
·涉及南京大屠杀应谨言/此山
·恭迎毛主席回故乡议案(网文未经证实)
·行者之诗与诗者之行/沙砾
·丁朗父诗集推荐评点/沙砾
·中国——最重视诗歌的国度/讨论会
·两岸的距離当以光年计/Jamicat福建福州
·杨书记劝爱国记/里建
·胡文海困局与中国人困境/陈行之
·人民不是小白鼠/袁隆平
·面对法西斯暴政只有起来反抗独/王小华
·中国必读常识/好了歌童
·我的政治声明/王小华
·极左实力和权贵集团是一伙人/塞鸿秋
·不清算文革就不可能政治改革/塞鸿秋
·谁让中国人成为二等公民/塞鸿秋
·文革是人人受难的专制巨祸/塞鸿秋
·再不能让你的喉管被毛左割断/塞鸿秋
·文革灾难超过任何外敌入侵/塞鸿秋
·一个重庆警察的言论自由/塞鸿秋
·毛泽东大笑谈杀人/塞鸿秋
·重庆武斗杀俘孕妇不免/紫檀居士
·时局有感/萧远、丁朗父
·每个字都带着血的记忆/嘿嘿007、corpse猫
·极左派密谋6月在重庆动手/李乾
·君子歌/丁朗父
·文革裸尸与重庆红歌/中国老水
·春寒时的街头/孔令平
·57右派不是五十万而是五百万/罗冰
·党在国之上是中国最大乱源/王永成
·清明 题画三首/丁朗父
·中共派别民主?/王希哲
·文革中有多少人死于非命?/水煮舟
·回家1989-2009/丁朗父
·雾与光/丁朗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闵琦作品二/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张掖游记(上)/闵琦
   
   
    (节选自闵琦先生的邮件,鸣谢!)
   


    3、张掖古郡何处寻?
   来张掖旅游过的人没有不知黑河湿地、黑水国和大佛寺的,所以,来到张掖的次日(6曰2日),决定先用一天时间把城内及城外的古迹、美景扫荡一番。
    《甘州府志》曾以“一城山光,半城塔影,连片苇溪,遍地古刹”描述甘州美景。“一城山光”所指为祁连山; “半城塔影”是金、木、水、火、土五塔;“连片苇溪”是黑河湿地;“遍地古刹”可就多了去,除了尽人皆知的皇家寺院大佛寺,数得出来的还有万寿寺、普门寺、普观寺、白塔寺、崇庆寺、弥陀寺、普宁寺、隆较寺、宏觉寺、吉祥寺、通化寺、宝善寺、西来寺、广庆寺、白衣寺、如来阁、转轮寺、圆通寺、达摩庵、朝元寺、地藏寺、东山寺、报恩寺、迎恩寺、普泰寺、甘霖寺、镇风沙塔寺……,足足几十座。
    湿地是张掖一大特色。
    张掖市甘州区地处黑河与山丹河相交三角地带,这里河网密布,芦苇丛生,候鸟来来往往,一派江南风光。有湿地就能产水稻,这里的乌江(当地地名——博主注)大米全国有名,自古就是朝廷贡品。明朝郭绅曾写过《观刈稻》,诗中描述了秋天水稻成熟后的丰收景象:“甘州城北水云乡,每至深秋一片黄;穗老连畴多秀色,实繁隔陇有余香。”
    6月初的湿地虽已芦苇摇曳,花草如茵,但季节性的黑河水还未将湖沼灌满,大部分湖底还裸露在初夏的骄阳之下,在木板铺就的栈道上走了一圈后,决定抓紧午饭前的时间先去看看名闻遐迩的大佛寺。
    与张掖市博物馆共为一体的大佛寺位于镇远楼南街路西,是甘肃境内最大的西夏建筑遗存。据说它的前身是初建于西晋永康元年(公元300年)的迦叶如来寺;隋炀帝西巡甘州时曾把行宫设在这里并在此接见过高昌王。
    西夏永安元年(1098年),皇族嵬咩(法名思能)在迦叶如来寺故址掘得古涅槃佛像,遂在故址重建大寺并塑涅槃卧佛。如今供奉卧佛的大殿建在高台之上,重檐歇山、开间九,殿内卧佛的脚就长达4米,耳朵也有2米长!卧佛首足各站一男一女,男为“优婆塞”,女为“优婆夷”;卧佛身后塑十大弟子,两侧廊房塑十八罗汉,四壁还有明清壁画700多米。
    史载,明成祖永乐九年(1411年)时曾扩建大佛寺。扩建后的大佛寺“广长皆五百公尺”,今日所见大佛寺只是明代扩建后寺院的一角。
    古时的大佛寺自建立以来就备受皇家恩宠,光有明一代就敕赐寺名两次;明正统十年(1445年),更赐三藏宝典1621部636函。如今,这套堪称“稀世之珍”的明代正统《北藏》原经柜完好地保存在博物馆内,馆内还珍藏正统金银书《大般若经》五百五十八卷及八百多康熙年经板。
    有两则故事能证明大佛寺与皇家不一般的关系:
    其一:明世祖忽必烈出生于此。
    忽必烈的母亲别吉太后出身于信奉基督教的克烈部,1214年,她带着临盆的身孕来到甘州大佛寺许愿,没走出山门即开始腹痛,结果将忽必烈生在寺内。史传别吉太后死后所葬的甘州十字寺(应该是基督教教堂——博主注)于明初焚毁,明成祖扩建大佛寺时,十字寺故址被也纳入了大佛寺。
    其二:南宋恭宗赵顯(应该去掉右侧的“页”,字库中无此字)出家后曾驻锡大佛寺。
    元世祖至元十二年(1276年)正月,伯颜率蒙古军包围临安,年仅七岁的南宋德佑皇帝赵显(又称少帝、幼帝)请降。伯颜将赵显带至上都,授其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大司徒,封“瀛国公”(《元史•世祖纪》);可是到了至元十九年(1282年)十二月,世祖忽必烈却“给瀛国公衣粮发遣之”(《元史•世祖纪》)。忽必烈为何“发遣”赵显呢?原来他夜里梦见金龙绕殿柱,次日早朝赵显恰立那根殿柱之下,忽必烈担心赵显东山再起。赵显为免杀害遂请求削发为僧、遁入空门,号“合尊大师”,先去西藏学佛,后驻锡大佛寺。赵显最终未能避祸,英宗在位时,他因写了一首《黄金台即兴》而被赐死,诗中有“黄金台上客,无复得还家”句,被认为是有意煽动江南人士而招杀身之祸。
    还有一段传说:赵显在甘州时曾娶一回族女子并生一子,该子出生在大佛寺的轮藏殿,后被西巡到大佛寺的元仁宗收为义子,这个孩子就是后来的元顺帝妥懽帖睦尔。民间一直有“元朝天下,宋朝皇帝”的说法,其源即在于此。如果此事当真,只一个大佛寺就有两个元代皇帝在此出生!
    看完大佛寺来到餐馆已经过午。张掖饮食似乎以牛羊肉为主,午餐吃的是当地特色“羊羔肉垫卷子”,甚是鲜美。
    饭后,继续“扫荡”张掖古迹,先去看木塔和明代粮仓。
    前文曾述及张掖古城“半城塔影”有金、木、水、火、土五塔,如今只存土塔和木塔。土塔在大佛寺后,是一30多米高的覆钵式塔,明代修建,葬有天竺高僧迦摩腾的骨灰,看大佛寺时即已看过;木塔位于县府南街路西,离大佛寺不远。
    六月的张掖骄阳似火,日中强烈的阳光刺得人睁不开眼睛,只有多半天,脸上就被晒得脱了皮。
    木塔寺原名万佛寺,寺、塔距今已有1500年历史。该塔30余米,是西北最高的木塔,塔内曾藏释迦牟尼舍利。木塔九级八面,八角各有风铃,轻风拂过时,铃声悠扬如同梵音,“木塔疏钟”成为甘州八景之一。最为神奇的是,塔下有地窖,塔中有一铁柱,贯穿全塔,柱底置于铁板穴中,人在地窖,稍用力即可将全塔旋转。可惜古塔已毁,现存木塔是民国15年重修的。登塔四望后即离去,又去寻找明代粮仓。
    粮仓深藏小巷中,若无人带领很难找到。此仓又称“东仓”、“大仓”或“永丰仓”,建于明洪武二十五年,现存坐东面西仓房九间,皆抬梁式土木结构,设计科学合理,至今仍能使用。
    看过粮仓去西来寺。据《甘州府志》记载,此寺建于明朝,为一“西土”人士所建,“西来寺”之名可能即由此而来。西来寺面积不大,建筑年代也不久远,但环境清幽。因其西偏小殿曾被中央文物考察团断定为唐代建筑,所以也是一处重要的文物保护单位。这里如今是佛协所在,进入寺中,见有数名女居士在室中诵经,神情十分专注,不敢打扰,遂拍照离去。
    第一日考察的重点是黑水国。
    张掖无人不知“黑水国”,但知道它的来历的人却不多,各种传说给它蒙上了不少神秘色彩。有人将这个黑水国与内蒙额济纳的黑水城混为一谈,就连民国元老于右任也在诗中说:“沙草迷离黑水边,何王建国史无传”;其实黑水国与黑水城二者全然不是一回事儿:额济纳的黑水城为西夏所建,至今不过900年的历史,而张掖的黑水国已存在了3900年;若以碳-14测定黑水国遗址上马厂、齐家、四坝等类型的文化,黑水国的历史则在4500年以上!
    据说,历史悠久的黑水国经历过三起三落:
    最早开发黑水城的是史前部落,他们在此生活了约500年后离去,从此黑水城开始了第一次衰落;
    春秋、战国至秦汉之交,黑水国复活,成为游牧民族的地盘。匈奴鱳得王子曾在这里生活过,史载霍去病第一次击匈奴“扬武于鱳得”,可能就在这里。汉朝取得河西并设张掖郡后,郡治也可能设在黑水国。
    东汉以后,由于环境恶化,黑水国经历了第二次衰落,魏晋时期,张掖郡与鱳得县迁治今张掖市区,“鱳得”之名不再使用,黑水国一带沦为墓葬区,今日在黑水国周边发现的墓群就是东汉-五凉时期留下的。
    到了唐代,黑水国第三次启用。唐在黑水国(时称“张掖故城”)设立了巩笔驿;后来,巩笔驿被西夏和元朝沿用,元代在黑水城设立过“巴剌哈孙驿”,民间称之“西城驿”,这就是黑水国所在之地被今人称作“西城驿沙窝”的来历。
    明在张掖设陕西行都指挥使司后,在元西城驿旧址设小沙河驿,又在黑水国北城建常乐堡。
    黑水国被彻底废弃是在清代,原因仍然是生态环境恶化。
    黑水国所在的西城驿沙窝,距离张掖市区只有17公里,开车过去须臾即到。
    黑水国现存南、北两座古城,相距不远,被312国道阻隔。遗址内到处是古代居住和耕地的痕迹,四周还有许多汉晋古墓群。
    车行过下崖子后,沿小道步行先到被流沙半埋的南城,见各有300米长的城垣尚未大毁,东北角楼(据考证,东北的角台建于西夏时期)尤其完整。城内遍布残砖、灰陶片及黑色釉瓷片,随手可拾汉代专为墓葬起拱券用的子母砖;踏着城内的积沙可以轻松地登上高大的东北角台,站在台上,四望一览无余。沿东墙墙头走到东门瓮垣,发现除东门为断砖所砌外,余墙全是版筑,筑城土中掺杂着古老的碎砖块。有考察报告说,南城城墙下边的夯土层厚度不到10公分,应为汉筑;上面夯土层厚达15-20公分,属于明代,明代夯层中的汉砖应是后来掺进去的。
    黑水国北城距黑水国南城不到3公里,回到312国道上向东略走,见到“金源砖厂”的标牌左转即到。
    北城紧靠黑河,不如南城大,同样一门,开在南墙。北城内曾出土汉代子母砖、五铢钱、小铜扁针、绳纹陶片、青瓷片、黑釉瓷片、王莽圆形“货泉”、唐开元通宝和五铢钱,还有仰韶马厂式陶片和新石器数件。
    汉张掖郡故城在何处?一直是一个没有定论的迷。黑水国与这个谜有着扯不断的联系。闫文儒老前辈曾指黑水国北城是张掖郡治鱳得县(见《河西考古杂记》);但是北大的宿白先生认为黑水国南北两城作为张掖郡城都显得太小,因为汉代的郡城一般应在500米左右;另外,汉代城中衙署都建在高台之上,而黑水国两城均看不出哪里是重要的衙署。他提出一种可能,黑水国有可能是史料中记载的昭武城,因为西域迁来之人所住之城不会太大。(引自吴正科对宿白先生谈话的记录,见《中外知名人士考察录》)
    黑水国还有一个称呼,叫“老甘州”,这个名字比较容易理解,它应该源于西魏改称张掖为“甘州”之后,既然从黑水国迁来的张掖叫“甘州”,张掖故城自然就是“老甘州”。但是这个称呼也隐含了黑水国就是张掖郡的意思。
    (未完待续)
(2019/12/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