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陈士胜作品二/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北京周末诗会
·好玩的中国/大鱼等
·中国联通有权收费后不提供服务/朱红
·"重庆模式"兴富人移民急/中国新青年
·今日搜狐罕见呼吁民主/文明底
·中国人50年后才能看懂卢梭/王小华
·少年时的梦想/丁朗父
·逼近关键点/丁朗父执笔
·无雪的冬天/丁朗父
·在中国有不同意见就是敌人/王小华(公民通讯)
·抓住关键点/丁朗父执笔
·必须对右派进行国家赔偿并道歉/朱忠康 叶孝刚
·寄远在天堂的夏远鸿老师/林青
·回忆王炳章和早期《中国之春》/汪岷
·怀集监狱、六四及郑酋午/王希哲
·涉及南京大屠杀应谨言/此山
·恭迎毛主席回故乡议案(网文未经证实)
·行者之诗与诗者之行/沙砾
·丁朗父诗集推荐评点/沙砾
·中国——最重视诗歌的国度/讨论会
·两岸的距離当以光年计/Jamicat福建福州
·杨书记劝爱国记/里建
·胡文海困局与中国人困境/陈行之
·人民不是小白鼠/袁隆平
·面对法西斯暴政只有起来反抗独/王小华
·中国必读常识/好了歌童
·我的政治声明/王小华
·极左实力和权贵集团是一伙人/塞鸿秋
·不清算文革就不可能政治改革/塞鸿秋
·谁让中国人成为二等公民/塞鸿秋
·文革是人人受难的专制巨祸/塞鸿秋
·再不能让你的喉管被毛左割断/塞鸿秋
·文革灾难超过任何外敌入侵/塞鸿秋
·一个重庆警察的言论自由/塞鸿秋
·毛泽东大笑谈杀人/塞鸿秋
·重庆武斗杀俘孕妇不免/紫檀居士
·时局有感/萧远、丁朗父
·每个字都带着血的记忆/嘿嘿007、corpse猫
·极左派密谋6月在重庆动手/李乾
·君子歌/丁朗父
·文革裸尸与重庆红歌/中国老水
·春寒时的街头/孔令平
·57右派不是五十万而是五百万/罗冰
·党在国之上是中国最大乱源/王永成
·清明 题画三首/丁朗父
·中共派别民主?/王希哲
·文革中有多少人死于非命?/水煮舟
·回家1989-2009/丁朗父
·雾与光/丁朗父
·每个夜晚的等待/冷笑
·黑头套记忆/沙砾
·一首歌颂紫阳的歌曲在网上热播
·紫阳是我们生命中最美好时光/丁朗父
·官员站队秘诀/丁朗父
·热歌浩然正气赵紫阳歌词/红衣大叔
·要出大事了/楚钟道
·绝不再沉默/沙砾
·致王立军/沙砾
·那一刹那
·文革余孽依然猖獗/三师弟沙僧
·胡星斗呼吁第二次大规模平反冤假错案
·和薄熙来的根本分歧是什么?/张鹤慈
·垄断国企不除国难未已!/马宇
·垄断国企决不拔一毛而利天下/塞鸿秋
·石化两霸恶行大起底/塞鸿秋
·银行暴利源于金融垄断/王建勋
·带血的垄断/丁朗父
·中国经济的血癌/塞鸿秋
·胡石根访谈:国度性的福音化和国度性的民主化/钟道
·胡石根访谈录(二):国度性的福音化和国度性的民主化/钟道
·五十年后/箫远
·方竹笋,众网友喊你回家
·方竹笋,众网友喊你回家
·方竹笋回家
·我为什麽接受外媒採访/王康
·王立军事件有正面意义/王康
·武夷山上的神秘枪声/胡显中
·他们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他们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听潮者说/丁朗父
·看守所杂记等被禁书商恐入狱6年/余言、双江
·三年饥荒时期的凤阳县/先锋
·吃完土地吃肚皮的中国/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吃完土地吃肚皮的中国/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吃完土地吃肚皮/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周四下午去了朝阳医院/浅水遨游之
·报春/王德邦
·有没有人管管告密者梅宁华/犀利
·1000中国人致环球时报公开信/徐选礼等
·海啸(四首)/吴倩
·中共不能再由国家财政供养/高不祖
·中共不能再由国家财政供养/高不祖
·总有些事是让人高兴的/喷嚏大王
·白封出版与萨米亚特群体/綦彦臣
·白封出版与萨米亚特群体/綦彦臣
·“白封出版”才是真正的出版/綦彦臣
·从六四一代到北京守望者/楚延庆
·什么是“萨米亚特”/綦彦臣
·炎黄春秋呼吁民间响应温家宝政改讲话
·高风亮节赵紫阳/陈仲旋
·一个倔强的萨米亚特分子——地下出版个案/綦彦臣
·再谈政治不改革经济没希望/丁朗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士胜作品二/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一群坚定不移的人/陈士胜
   
    ——我的北京故事三
   
   


   
    这是他们的半壁店的画室。
    阳光房的玻璃,把春天的暖意带进了室内,也驱散了北京的冬日里那种阴霾万里的肃煞景象。
    而柿子,代表着希望的果实,就成了他笔下最喜欢绘画的题材了。
    丁朗父是一个画柿子的大行家。
   
    对于丁朗父的这个中原教会,有人视为是白璧无瑕的人才聚宝盆,有人却把它视为藏垢纳污的强盗窟。警察们自然会把这个窝点视为盯中钉,肉中刺。在执政党召开十八大期间,警察就亲自找到了丁朗父,要求他在十八大期间停止聚会。丁朗父一口拒绝了。他坚决地说:“我可以不叫人来我家。但别人偏要星期日上午跑到我家来,我不可以给人家闭口羹。”
    也即是说,他决不会打电话通知各个教会,叫他们星期天上午不到他的家里来聚会。
    【圣经】说:“你们不可以停止聚会。”那么,作为牧者的丁朗父,当然不敢违背上帝的教诲了。不然,他也没有资格带领他的教会了。
    这事儿,涉及到基督徒的主内生活原则,毫无商量余地!警察一看到丁朗父这么强硬,便厉声质问他:“你能保证,没有杀人犯到你们家聚会吗?”
    他听了,却爽朗地大笑着,笑道:“我不能保证,杀人犯会不会到我们家参加聚会。但我可以向你保证,到了我们家参加聚会以后,他从我们家走出来了,就决不会再杀人了。”
    那些警察听了,也楞了过去,不知该怎么办。
    这些坚定不移的基督徒,一心一意要死在皇帝的御座前,要血溅轩辕,要誓死尸谏;他们当然不会对朝廷的鹰犬正眼相看了。面对这些亡命之徒,警察们当然是避之即吉,没有勇气撄其锋芒。
    况且,民主政治是一种不可抗拒的世界潮流,世界上多少牢不可破的专制国家,都在一夜之间就土崩瓦解了。这个天,说变就变,谁能知道明天是什么结局呢?中原教会的这一群英雄好汉,长期浸淫于政治领域里,已经变成治理国家的大行家了。他们会不会被未来的新总统任命为总理,或者说不定哪一天突然去执掌公安部、国防部、纪检、武警、国安部……等等的政府要害部门呢?这可说不准。
    反正,我们这些基层的警察,只是一群灰头土脸地为生活奔波的小市民。总之,别去惹那些民主斗士为佳。因为,不知道他们在哪一天会得势。如果我们无事生非,丢难他们,毒打他们,将来,他们掌权了,难保他们不会清算我们。
    总之,犯不着要与他们拚命。
    他们随时准备要拚命,我们可没有他们活得那么潇洒。我们有家庭负担,不能跟他们拚命。
    这样一想,派出所的警察马上气馁了。他们互相之间商量了一下,立即对丁朗父前倨后恭,堆满了笑脸,进行了赔笑。他们说尽了好话,好生把丁朗父安慰了一顿。
    是的。必须要抚慰那些民主斗士,大家才有好日子过下去。大家都要在未来的中国活许多年的。即使我们这一代人不想活了,我们的下一代也要活下去的。大家都应该以和为贵,别伤了和气。大家都应该心平气静,一团和气地活着。
    一来,丁朗父说得有道理。他也不是做什么坏事。他把人召集来参加聚会,那些人都是好人,从来不会偷鸡摸狗。我们去为难他们也没有意义。他们全都是一群干大事的人,决心要改变中国的政体,决不屑于去做一些下三滥的动作。让他们有地方聚会,还是少给我惹麻烦了。
    二来,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是,十八大期间,是严禁任何行驶至天安门广场上的公交车和出租车打开玻璃窗的;每一个路经长安街的乘客,都要签置一份保证书,保证不会闹出治安和刑事方面的罪行;这样做,怕的是一些民主斗士会在长安街上散发传单。而且,那一段时期,是非常时期。全市的超市,不准摆卖菜刀,怕有暴徒用菜刀行凶。那么,丁朗父这个家庭教会,全是一些杀人不眨眼的惯匪。当年,通缉名单上,全是这些教友;如今,刑满释放犯,也是这一群人。让这群人星期天上午来这里参加聚会还好,不然,他们肯定会联群结队到长安街和天安门广场上,搞得乌烟瘴气。那时,就吃不了兜着走啦。
(2019/12/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