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张杰博闻
[主页]->[大家]->[张杰博闻]->[清流铺:共产党崩溃 中国会天下大乱吗?]
张杰博闻
·中国大学里触目心惊的淫乱
·《芳华》上映风波 十九大后中国电影将走进凄风苦雨
·范世平教授的乌龙与李克新的狂妄
·大师们是如何在文化大革命中活下来的?
·为什么毛泽东要重用和杀害林彪?
·谁是习近平身边的王立军?
·胡平:习近平集权之路
·最高法院周强院长的司法公正白日梦:荒诞还是真实?
·十九大后,斯大林时代的大清洗会在中国发生吗?
·夏业良教授论中国知识分子犬儒化
·一个淫乱官员的泣血自白
·一个精致的利益主义者的人生
·张维迎解答为什么中国近500年对人类贡献为零
·别无选择:中国海外民主运动需要一次鹰的重生
·习王联盟和海外爆料
·宪政转型无望 习近平执迷不悟走邪路
·为什么习近平要召开世界政党会议?
·美国枪击案多 中国比美国更安全吗?
·习近平与江泽民、曾庆红、胡锦涛和温家宝的真实关系
·王岐山去向和习近平新极权主义路线图
·为什么原司法部长吴爱英被整肃?律师业严冬已经来临
·揭开海航股权转让之谜:习王在下一盘郭文贵看不懂的大棋
·中共的新时代是木头人和僵尸觉醒的时代
·北京打响了十九大后中共全面流氓化的第一枪
·安慰剂将会使习近平和中国走进灾难
·为什么我既反对中共又反对郭文贵?
·监察法草案遭遇法律阻击战
·李克强为什么要留任总理?软弱无能还是隐忍?
·习近平开展“扫黑除恶”严打,公共知识分子将因言获罪
·中印冲突会引发战争?为什么习近平需要一场战争?
·扯下郭七条画皮 郭文贵爆料的真实动机?
·王岐山反腐红色娘子军团损失惨重
·朝鲜变脸会对中国哪些战略目标下手?
·回首十八届第七次会议公报 习近平新时代呼之欲出!
·“保卫改革开放”已成人民心声 习近平对手终于现身了
·揭秘郭文贵侮辱、强奸妇女的异常心理
·撩裙子撩出了两个共产党 孙政才和栗战书的命运
·保卫改革开放:两个完全不同的新时代碰撞
·王沪宁入常仕途凶险 这杯苦酒难喝
·郭文贵的代言与北京之春的底线
·杨舒平辱华了吗?我们应该怎样爱国?
·谁是习近平真正的敌人?
·文革中应有的政治智慧:马思聪、巫宁坤和瞿同祖
·郭文贵至今都不明白的一个道理
·习近平视察 政法大学表演 无意间破解了钱学森之问
·习近平任用官员的新规则是什么?
·十九大后,中共将会发动新的反右运动吗?
·党领导司法 中国已进入司法黑暗时代
·王歧山阴险巧施连环计 郭文贵中招害惨孙政才
·扯掉郭文贵最后一条底裤 与郭文贵铁杆支持者谈心
·十九大后,习近平、王岐山和李克强意欲何为?
·为什么博讯能战胜郭文贵?
·为什么习近平要安排王岐山见班农?
·习近平十九大报告说了些什么?
·是什么让善良的中国人变得如此冷酷、无情?
·习近平在干一件惊天大事 特使赴朝鲜的秘密使命
·十九大前,习近平最想干掉的三个人是谁?
·郭文贵已成为笑谈 十九大后中国将走向何方?
·人民币持续升值的原因是什么?人民币汇率走向如何?
·女助理王雁平现身戳穿了郭文贵的谎言
·乱世中,如何识别政治骗子?
·从习近平、王岐山性格分析 看习王再度联手的结局
·郭文贵爆料的致命缺陷是逻辑混乱
·郭文贵为何要侮辱范冰冰和许晴?
·十九大后,谁是中共和习近平真正对手!
·习近平九大性格特征
·郭文贵应尽快进行精神检查
·杀害刘晓波的真凶是谁?
·十九大后海外民运将会有大变局
·十九大后,中国将告别改革开放,再次走近腥风血雨
·2017年国内十大新闻事件评述
·全面流氓化已是中国政府新常态
·《中英联合声明》被否定透露危险信号
·郭文贵最不愿看到的尴尬一幕
·郭文贵爆料闹剧落幕的十点总结
·访问学者为何千里迢迢在海外成立党支部?
·法院院长反腐怪招频出终被双规
·江歌之死带来的拷问
·大国外交不是霸道 王毅外长失礼节
·蒂勒森访华是否涉及斩首金正恩和遣返郭文贵?
·触目心惊的法官淫乱现象
·习近平为何成为习仲勋的背叛者?
·为了保护你的辩护权所以剥夺你的辩护权
·大学教授上街当访民 老百姓为何冷漠如冰?
·中国人何时告别毒食品?
·郭文贵的最终结局
·为什么说川普落入了习近平的圈套?
·红黄蓝幼儿园事件的真相是什么?
·马斯克与胡鞍钢的牛皮 钱学森之问的诡异
·爱中共还是爱中国,为何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北京电影学院教授淫乱男女学生
·中共极权统治崩溃的五部曲
·印度无人机坠毁中国境内的真相
·善心汇是庞氏骗局吗?
·为什么张阳将军一定要上吊?
·绥靖政策完败 五种情况会发生对朝战争
·文革时期的大民主与现代极权主义民主
·大国关系转换及其对民主的影响
·北京西单商场砍人事件与歧视外来人口
·习近平、王岐山为何要设连环计陷害孙政才?
·民国宪法学家张知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清流铺:共产党崩溃 中国会天下大乱吗?

中国会不会大乱?
   清流浦
   
   目录:
   共产党能解乱,还是添乱?

   “国家社会主义”和法西斯党
   法西斯主义三大特征
   习近平的“国家社会主义”化
   一,习近平的权力欲
   二,法西斯文化在中国
   三,新威权主义“假军师”
   四,超级权力机构:国安委
   两大乱源,三种乱局
   两大乱源:社会主义和“国家社会主义”
   三种乱局
   
   现在担心国家会乱的有识之士很多。利用人们的担心,2019年9月27日中共国务院发布一份白皮书《新时代的中国与世界》重弹谎言:没有共产党统一领导,中国就会分裂和解体。过来人,有阅历的人,能独立思维的人是不会再相信这种戈贝尔式谎话的,但乱和解乱的问题确实已经摆在了大家面前。
   
   
   共产党能解乱,还是添乱?
   
   自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满清皇朝被颠覆,中国在动乱中又经历了100多年。期间有过军阀与革命之乱,有过二次世界大战之抗日战争,有过国民党与共产党争夺统治权的内战,死亡了以十万数计的中国人。自中共建政后,中国的战争总算结束了,人们以为中共会为自己带来一个稳定的中国,然而,中共统治了中国70年,这70年是什么样的70年啊?中国非正常死亡人口居然是战乱39年死亡人口的倍数。以死亡人口最多的“解放战争”统计来说,国军死亡171.1万,共军死亡26万,共死亡197.1万;如果加上战乱中的无辜百姓,死亡人口约有200多万。可是,中共建政后呢?以中共自己的统计数据来说:
    建国初的土改运动死亡人数,“周恩来估计83万人,毛泽东估计2—3百万人。”学者采用的数字都超过100万。
    1950至1953年的三反五反运动中,中共决定“按人口千分之一的比例,先杀此数的一半”。被判刑157.61万,被杀人数为87.36万。
    1957年反右运动(即有不同看法的知识分子,其中包括前总理朱镕基),定为右派552,877人(受不同程度迫害约140万人);由于迫害摧残,至1978年右派平反时仅有10万余人活着。
    最严重的非正常死亡发生在1958—1962年。由于中共迫害不同政见,使政治和经济政策失去理智,终于导致人为大饥荒。大饥荒期间,中共竟然不许和镇压饥民乞讨,饿死人口在1500万—4500万人,绝大多数人都是农村的农民。
    1966年,一系列非正常死亡运动引发了中共内部斗争。作为政治罪人的毛泽东开始进行政治反扑,发动了所谓“文化大革命”。运动中,毛泽东对前战友和同事发动灭绝人性的迫害,10年间又非正常死亡至少200万人。
    1989年发生的反贪腐和求民主“六四学生运动”中,中共竟动用20多万解放军正规军进行大屠杀,其后又在国内进行政治抓捕迫害。死亡和被迫害人数,至今无法统计。
   中共建政后的非正常死亡数据,最少在3432.36万(按大饥荒饿死约3000万人计,未计1989年后的非正常死亡);是抗日战争(伤亡 12,784,974人)加内战200多万非正常死亡的2.3倍。这些数据说明什么?说明共产党的建政统治和反分裂的70年是以迫害知识群体中有思想的人、大批杀害“异己”和饿死农村弱势人口维持的。如此大规模的迫害和暴虐,终于使国内大多数老百姓“鸦雀无声”。
   改变中共27年暴政统治的竟然是毛泽东发动的所谓“文化大革命”。这次运动不但有个古怪的逻辑:“大乱达到大治”;而且一乱就是十年,直到毛死。运动把中共中央和各地县级以上官员作为主要镇压目标。原来习惯镇压民众的中共官员们顿时感受到了自己推行的“无产阶级专政”恶果。1976年毛泽东一死,以军队为先锋的中央警卫团(8341部队)就以宫廷政变方式逮捕了“群众专制”的主导者“四人帮”,并以中共全会的方式作出决定:“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必须坚决保障,任何人不得侵犯。”之后,那些从“群众专制”中醒悟的中共高阶官员们通过多种方法,把依然坚持“群众专政”的毛派官员清除出了领导层。
   然而,事实是中共一党专权和专制的政治并没有变。当形势逐步和缓后,中共的统治方式又一步步地向毛氏独裁恢复。以邓小平为首的一众老权力领导人,不但把意图对中国政治进行民主法制化改革的两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和赵紫阳赶下了台;邓竟然还对自己指定的总书记江泽民说,“毛在毛说了算,我在我说了算,什么时候你说了算,我就放心了”。至此,封建个人独裁的权力思想又主宰了中共最高权力层,一切几乎回到了满清王朝崩溃前的政治原点。它造成了此后30年中国社会和中共内部的专制与民主化的斗争。由此可见,中共权贵的专制统治本身就是制造和积聚社会矛盾的根源,是民族分裂和动乱之源。
   回到眼前,白皮书说:特别是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国发展取得历史性成就,比历史任何时候都更接近民族复兴的目标。“70年来,中国发展之所以成功,最根本在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中国体量巨大、国情复杂,治理难度世所罕见,没有集中统一、坚强有力的领导力量,中国将走向分裂和解体,给世界带来灾难。”真的吗?习近平的马仔如历任朝廷宦官奴才一般的吹捧,实在不值得评说。习近平的经济和政治能力与其前四任中共领导人胡耀邦、赵紫阳、江泽民、胡锦涛相比到底高低如何,有经济、法制、民主、文化、国际关系等数据为证。在毛式大口号、大规划、大战略之下,无度挥霍30年来国人的辛苦积累,却不见创造新经济、文化成就。才7年就至今天的内外交困、岌岌可危的局面。一切只能证明习近平及其权力小集团之无能、自负和危险;而为了维护其个人的权力独裁地位,继续使用昏招把国家引入更大灾难,则是他现在正在做的事。
   久乱不治的中国和中国民众太渴望长治久安了,可是,笔者不得不说,中国大陆之乱不但没有结束,而且,我们将面对的依然是国家体制结构颠覆之乱。谁也不能排除它可能是大乱。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大规模的国内冲突。如国共两党冲突,或中共党内分裂引发的文革式大规模群众冲突,或六四运动和香港式群体抗争;另一种是法西斯主义之乱。前一种可以说众所周知,而后一种我们大部分人只是在书本上读过,并没有经历过,但它已悄悄地在我们身边出现了。习近平的“中国梦”玩得就是法西斯主义。自习近平上台以来,从西藏到新疆,从香港到沿海,政治镇压面之广,镇压程度之深(封锁网络信息,封闭语言,连亲朋好友间议论猪瘟都抓捕),罪名之荒谬,直比二次大战前的法西斯主义。将现在习近平小集团的种种政治作为与二战前的法西斯主义相比,其相似程度令人吃惊。那么,“法西斯”专制是一种什么样的政治形态呢?
   
   
   “国家社会主义”和法西斯党
   
   国内大部分人只知道,法西斯主义是希特勒德国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进行种族屠杀,并被战后纽伦堡国际法庭和世界舆论判上绞刑架的罪行,但并不知道法西斯主义并不是希特勒的发明,也不知道法西斯主义与社会主义一样,曾经是被一个国家多数工人和青年人热血沸腾追求的国家目标。这个国家就是20世纪30年代的意大利。
   1914年的意大利虽为第一次世界大战战胜国,可是国力不强,在战后分配中吃了亏。于是,意大利人便怀念起了老祖宗——罗马帝国。在一种民族主义的复古强盛情绪氛围下,1919年3月便产生了一个组织,叫『战斗的法西斯』。“法西斯”(Fascis)是罗马帝国时期的一种权力象征物,代表着罗马帝国的权力和强盛。即相当于中国大唐的『鱼符』。1921年这个组织更名为国家法西斯党;1923年2月该党又与国家主义党合并。合并后的国家法西斯党最突出的特征就是:国家至上主义。该党首脑的鼓动和演说,既使拿到今天的中国,也会得到“愤青们”的欢呼。他说:“如果资产阶级以为可以在我们身上捞到救命稻草,那是他们搞错了。我们必须深入劳动群众……我们要让工人阶级习惯于管理阶层的责任,要让他们了解管理一个工商企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们将与技术上和精神上的保守主义作斗争……既然政权的继承问题悬而未决,那么我们不可以心虚胆怯。我们必须勇往直前,……。”“如果十九世纪是个人(自由主义意味着个人主义)的世纪,那么可以认为这个世纪将是“集体”的世纪,因而也就是国家的世纪。”“国家是绝对的,而相比之下,所有的个人和群体都是跟国家相对的概念。个人和群体只有作为国家的组成部分才是‘可以想像’的。”说这些话的人叫墨索里尼,一个被当时的意大利“爱国愤青”们崇拜的五体投地的“国家英雄”。在他的《法西斯主义学说》中,他还把法西斯主义定义为“有组织的、中央集权的民主主义。”并说,“法西斯国家不是反动国家,而是革命国家,因为它旨在解决某些在别处产生的世界性问题,包括在政治领域中由政党分裂、议会篡权、胡乱集会所引起的问题,在经济领域中由工会在各行各业中日益增多增强的功能及其相互间的冲突与安排所引起的问题,以及在道德领域中由缺少秩序、纪律和爱国主义教育所引起的问题。法西斯主义希望建设一个强大而生机勃勃同时具有广泛民意基础的国家。”
   法西斯这个“国家至上”概念能迷惑当时意大利广大民众,特别是青年人的地方,不仅只是国家、民族、强大和罗马传统之类的概念和词汇,重要的是在国家法西斯党执政初期,墨索里尼任用了一位财政经济学教授德•斯特法尼为财政大臣,施行了一套经济贸易自由的『新经济进程』政策,使意大利经济得到了近3年的快速增长。在1922年10月30日至1925年7 月德•斯特法尼担任财政大臣期间,意大利经济以年均工业产值6.4%.增加;1921年时,机器制造业13%的破产率,冶金企业26% 以上破产率,清算银行倒闭,国家年度财政总收入只有支出27%等危局得到扭转。冶金公司从101 家增加到152 家,机械,化工、纺织、汽车,电力和食品等公司增加200 余家,国民收入大幅度提高,国家的财政预算从赤字变为盈余。1922年,意大利共有失业者200 多万人(包括约100万退伍军人);1925年仅有12.2万失业者。1926年基本消灭失业现象。经济全面复苏和经济上升趋势,为墨索里尼赢得了大量普通老百姓的支持。于是,国家法西斯党不失时机地推出了一系列从政治、教育到思想进行法西斯专制的政策,使所谓的“国家社会主义”具体化。
    1925年1月3日,墨索里尼在议会演讲说, “法西斯主义旨在建立一个政权,所有人都将支持这个国家,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脱离这个国家,没有任何人可以反对这个国家。”当晚,墨索里尼任命的内政大臣费德尔佐尼就发电授予地方行政长官6项权力:(1)查封所有在政治方面可疑的社会团体和聚会地点:(2)解散一切以各种借口网罗捣乱分子或旨在颠覆国家政权的组织;(3)解散所有“自由意大利小组”,严禁其采取任何行动;(4)监视那些已有证据或怀疑其从事反法西斯活动的共产党人和颠覆分子,逮捕危险分子。警告他们,任何抵抗企图都将受到严厉镇压;(5)搜查非法武器,加强搜查行动;(6)严密监视公共场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