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朝鲜是中国野蛮化的指标]
谢选骏文集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朝鲜是中国野蛮化的指标

谢选骏:朝鲜是中国野蛮化的指标
   
   《嫁入中国最多的外国女人》(2018-10-20 山川文社)报道:
   
   1392年,李成桂推翻高丽王朝,自立为王,创建朝鲜王朝。为争取明朝的支持,李成桂参考了高丽古名“朝鲜”和李父就仕之地“和宁”,遣使请明太祖朱元璋裁定国号。朱元璋认为“朝鲜”是古名,而且“朝日鲜明”出处文雅,因此,裁定朝鲜为新国名。

   
   可以说,在古代时期,中朝关系友好,双方往来频繁,期间,有很多互通有无、相互融合的事情。
   
   比如:在明代时期,皇室就曾接纳众多朝鲜女子。据不完全统计,明朝永乐、宣德时期,身份为嫔妃的朝鲜女子共有8位;身份为侍女、女史的朝鲜女子则为38位,其中,永乐时期22位、宣德时期16位;歌舞、厨师等各类身份的朝鲜人,仅在宣德时期便达到一百多人。
   
   清朝初期,清军入关前,其中,跟随的朝鲜侍女、女史为10人,到了顺治时期,增长到16人。古时判断两国之间的关系,从皇室中所存异国之人数量便能看出,如果双方交恶,皇室绝对不会将敌国之民置于宫内。
   
   由此,明清时期皇室大量任用朝鲜女子,甚至,是纳为嫔妃,恰好体现了中朝两国友谊源远流长。朝鲜女子进入中国之后,带来了她们国家的风俗文化,即语言、饮食、习俗、歌舞、服装等方面,进一步促进了双方的文化交流,增进两国之间的友好关系,一定程度上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
   
   明朝永乐、宣德两位皇帝,拥有朝鲜嫔妃,这在当时算是极具轰动的消息。到了明武宗时期,当朝皇帝甚至亲自到朝鲜纳妃,闹得朝鲜举国不宁。清朝入关前,同样有迎娶朝鲜女子的事情记载,如:摄政王多尔衮所取侧福晋便为朝鲜女子。
   
   这点在中国史书中并无过多记载,却在朝鲜文献中留有详细过程,甚至,连“皇帝”的诏令都选择用大白话记录在册,并未如中国史书一般,进行字句加工。其实,除了明清两朝,元代时期同样有皇室迎娶朝鲜女子的事例,即:元顺帝的皇后奇氏就是高丽人。
   
   可以说,明朝迎娶朝鲜女子为妃的习惯,还是由朱元璋开创。早年,明太祖朱元璋心生与朝鲜“结亲”的想法,并于洪武二十二年,传旨给朝鲜国王,让其在国内进行选妃,挑选一些出身名门的朝鲜女子,给明朝皇子婚配。
   
   三年之后,明太祖驾崩,“结亲”之事数次推迟,在双方多次商讨下,朝鲜先送来五名太监。
   
   到了永乐时期,朝鲜太宗亲自来到南京,面见永乐帝朱棣,进一步增进两国关系交流。朱棣三次朝鲜选妃,足以看出他对朝鲜女子的喜爱,除此之外,他还特别尊重朝鲜的风俗习惯,文化饮食。
   
   第一次选妃时间发生在他即位之时,当时,永乐帝为了继承先帝“结亲”心愿,遂派使臣前往朝鲜,商讨结亲之事。永乐五年,徐皇后病逝,次年,永乐帝派人赶赴朝鲜,正式开始选妃工作。朝鲜对于此次选妃极为重视,下令全国近期婚嫁一律停止,待选妃结束后方可恢复。
   
   期间,整个选妃持续将近半年,经过明朝与朝鲜两方人员重重挑选,最终,选出五位绝色佳人,即:权氏、任氏、吕氏、崔氏、李氏,这五位女子皆是朝鲜高官之女,出身不凡。除此之外,朝鲜还给予随从12名,太监12名,跟随进入明宫。
   
   为了防止中途意外,此次返程并未对外公示,朝鲜国王派出特使,一路护送明代使团及选出的五位女子。防止周围势力袭扰,他们选择掩人耳目,携带着数千张纯白厚纸,对外名义为进纸札。一行人在永乐七年初到达京城,二月,五人同时被册封为妃,各掌职权。爱屋及乌之下,五位妃子的家人尽皆被提拔为官,身居要职,官阶四品,可谓是前途远大。
   
   五位朝鲜妃子在明朝史书中,仅有权妃存留记载,其他四位皆没有记录可寻。《明史》曾这样描述权妃:“贤妃权氏,喜吹玉箫,帝爱怜之。”从这点可以看出,权妃在五位朝鲜妃子中,是最具皇帝宠爱的一位,否则,明朝史书断然不会仅记载其一人。
   
   然而,就在第二年,权妃在与朱棣从南京到北京的路上去世,永乐帝伤心至极,见到权妃的哥哥时,含泪叹息,久久不能言语。永乐帝能够接受朝鲜风俗文化、饮食习惯,绝大多数还是源于权妃,然而,权妃骤然离世,仿佛抽走永乐帝的魂魄一般,让他黯然神伤。
   
   直到永乐帝晚年的时候,还时常挂念权妃,甚至,到了用膳而无味的地步。
   
   第二次选妃发生在永乐七年,时值五月初三,皇帝派人到朝鲜传旨:“去年选的妃子高低胖瘦皆有,都算不上太好。但是,陛下念你一番苦劳,将选去的女子尽皆封为妃子,此次再行选妃,希望你们能够让陛下满意。”
   
   朝鲜不敢怠慢,很快用了两月时间,再次挑出人选,联系明朝时,正值明朝与蒙古鞑靼部作战,永乐帝便找个理由推辞朝鲜。这一等便是两年,直至永乐九年,明朝想起此事,遂通知朝鲜将选定女子送来。同年四月,朝鲜派遣特使护送,将郑氏女送到京城。
   
   永乐帝见此甚是喜爱,龙颜大悦之下,赏赐来访朝鲜使团。且将郑氏之父郑允厚封为光禄寺少卿,因其来朝,特授是职而不任事。皇帝的岳父一般要给予相应的爵禄,永乐帝对几位朝鲜岳父多给予光禄寺职衔,也反映了他对朝鲜饮食的喜爱。
   
   第三次选妃于永乐十五年,此次选出妃子共有两人,即:韩氏、黄氏,除此之外,还有随行侍女6人、太监2人。八月于朝鲜都城启程,历经两月跋涉,于十月进入京城。两位新妃子中,最受永乐帝喜爱的为韩氏,为了博得韩氏欢心,永乐帝赐予韩家大量金银珠宝,送至辽东地区。
   
   迎娶朝鲜妻子的明朝帝王,除了明太祖、永乐帝之外,还有明宣宗。明宣宗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才华帝王。他自幼便深得祖父朱棣喜爱,无论走到哪,朱棣都会将其带在身边,一定程度上丰富了他的阅历。最终,在朱棣的亲自指定下,明宣宗接任皇位。
   
   受祖父朱棣的影响,明宣宗对于朝鲜的风土人情亦颇感兴趣,最为喜爱的就是朝鲜歌舞。明宣宗执政十年,宫廷中招入朝鲜女子共计一百多人,其中嫔妃为八位。宣德帝朱瞻基也曾到过朝鲜选妃,不过,次数仅有一次。
   
   当时,是他即位后的第二年,想着要效仿历代先帝,遂命人出使朝鲜,目的只有一个,即挑选妃子。《明宣宗实录》中也留下侧记,像此次带去“赉赐”国王的礼物白金1000两、纻丝、纱罗、锦帛240匹。事先选中女子是7位:成女、车女、郑女、卢女、安女、吴女、崔女。
   
   永乐时入宫的韩女有妹貌美,明使听说后也将其请来,合共8位。这8位女子及执馔女子10人、使女16人、太监10人,于三年七月二十日离开汉阳,十一月二十六日到达北京。
   
   宣德帝之后,将近136年的空余时间,明朝再未至朝鲜选妃,直到明武宗时期,选妃之事再次被提起。明武宗朱厚照是历史上有名的荒淫无道的帝王,正是在这种形势下,朝鲜国内忽然出现“明朝将要来朝鲜选妃”的传言,一时之间,朝鲜百姓慌乱不止,皆抢先将女儿嫁出,以防遭受“选中”噩运。
   
   从朝鲜民间的这种反应来看,他们对于明朝选妃更多的是表现出了恐慌,不过,并非是针对明朝,而是针对明武宗。世人皆知,明武宗荒淫无道,对于女子常粗暴相待,朝鲜百姓自然不敢将女儿送去受苦。朝鲜官方对此持同样看法,他们觉得明武宗必然会对选去女子“待以非礼,与先世采女之事异矣”。可见,明武宗臭名何等昭著。
   
   后来,传言成真,明武宗真的要遣使前往朝鲜选妃,就在使团刚出发不久,明武宗便暴毙而亡,使团虽然接到哀书,却不敢停止脚步,毕竟,皇命仍在,他们只能继续赶路。半个多月后,使团一行渡过鸭绿江,眼看就要到达朝鲜,新任登基的嘉靖皇帝一纸诏令,将此次选妃作废,明朝使团方才折返。
   
   朝鲜与明朝关系密切,这里的女子她们以嫁到大明朝为荣。
   
   之后,朝明双方对满洲、后金即后来的清朝统治者同仇敌忾。皇太极于清崇德二年挥师攻朝后,提出:奉清朝正朔、人质、婚媾等条件,朝方都阳奉阴违。在朝方看来,与明人结婚是正常、体面甚或是荣耀的事,与清人结婚那简直是“辱没祖宗”、“国耻”。
   
   1623年,朝鲜内部政变,擅自废黜国王李珲。大明登莱巡抚袁可立严辞主张“待中国更立”。1636年,皇太极统率由满——7万、蒙——3万、汉——2万组成的12万大军亲征朝鲜,自此,“丙子胡乱”爆发。清朝攻占朝鲜全境,朝鲜国王李倧投降。
   
   之后,朝鲜改向清朝朝贡,成为了大清朝的附属国。
   
   顺治时期,朝鲜还是宗室锦林君李恺胤顾全大局,愿纾国难,自报自家的女儿。国王加封该女为“义顺公主”,四月十二日亲自到汉阳西郊送行……可以说,选妃在古代皇室极为常见,一定程度上算是封建制度的产物,世界上任何一个封建王朝,都会留有选妃习俗。
   
   甚至,历史上有记载,朱棣的生母就是一个朝鲜女人——妃李氏。明朝的沈玄华在其《敬礼南都奉先殿纪事十四韵》中写道:
   
   “高后配在天,御幄神所栖。众妃位东序,一妃独在西。成祖重所生,嫔德莫敢齐。”意思是说:妃的灵位之所以单独放在西面,是因为她是明成祖的亲生母亲,因而,明成祖独独突出她的位置,不与别的妃嫔放在一起。
   
   这种观点得到了后世很多学者的支持,傅斯年、吴晗等历史学家经过认真研究和考证,都认为成祖的亲生母亲就是妃李氏。并且,明成祖的命令虽然强大,却限制不了外国的记载。洪武二十二年,朝鲜使臣权近曾在北京拜见了燕王朱棣,后来权氏著有《奉使录》记载了这件事。
   
   其中写到了:成祖生母的忌日是七月十五日,而马皇后的忌日却是八月初十。以此论断,朱棣的母亲显然不是马皇后,所以,是朝鲜女人李氏的可能性就极大了。
   
   明朝的选妃之事为何扩大到朝鲜国内,这离不开两国之间深厚的友谊。之后,留在皇室的朝鲜女子将她们祖国的文化风俗,包括语言、饮食、服饰、歌舞艺术、风土人情,带到中国宫廷,进而促进两个国家的文化交流、互相往来,同时,也增强了两国政府和人民的友好关系。
   
   参考资料:《朝鲜实录》、《明史》、《明宣宗实录》、《奉使录》、《敬礼南都奉先殿纪事十四韵》
   
   谢选骏指出:朱元璋及其后人的所作所为,实在不像中国君主,而与蒙古——满洲的酋长们如出一辙。例如,在蒙元之前,哪有如此之多的朝鲜女子入华的?只有大量汉人进入朝鲜半岛,开化那里的野蛮民族的。难怪人们怀疑,朱元璋不是汉人,而是杂种,甚至是回民。似乎恰巧,元明清正是中国历史上最为黑暗野蛮的时代。到了近代的中国野蛮化过程之中,朝鲜人更是大量移居中国本土,所以可以说,“朝鲜是中国野蛮化的指标。”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