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英国炮灰怎么可能击败德国]
谢选骏文集
·没有基督教就讲不好中国故事
·美国移民局并未歧视亚洲人
·军队接管香港的条件已经成熟了
·法国一再战败只有打猎出气
·康德不懂哲学
·清宫戏扼杀鲜活的生命
·座谈会就是坐探会
·RCEP15国——新的大东亚共荣圈
·被美国征服是一种幸福
·125亿年前的宇宙神话
·焦国标猛扇自己的耳光六次
·共产党侮辱了中国
·只有更野蛮的才能战胜野蛮
·香港正在购买进入中国的门票
·系列爆炸在一片静默中席卷欧洲
·墨西哥为何吸引摩门教
·天安门亡灵激发了香港学生的勇武
·贿赂的另面是叛国
·杀人犯为什么自己却不愿意死
·艺术品是一种货币
·中国如何避免勃列日涅夫的覆辙
·日本国家是天子哲学的产物
·康有为梁启超都是贪污犯
·我知道美国债务的最终结局会是如何
·南极争议证明主权国家的盗匪性质
·美国正在滑入个人统治
·彭博是个死硬的政治骗子
·蔡崇国是个共产党
·开枪杀人只是最低武力
·如何扫除毛泽东遗骸
·民主党的报应就是川普
·台湾政府拥戴中国共产党
·熟人社会如何运行民主
·水是从哪里来的——水是生命的关键
·翁仁贤狗魔附体烧死全家
·西藏人不该遵循印度人的教义
·现在的黑人不是过去的黑人
·英国炮灰怎么可能击败德国
·“中国”的地缘价值
·朝鲜是中国野蛮化的指标
·香港会有天安门勇士们吗
·香港为世界制造了“中国崛起”
·德国人为什么反对刺杀希特勒
·弯道超车的致命危险
·中国模式就是没有模式
·“天下人”不是老百姓而是控制了天下的人
·解放军棺殡“清垃圾”预告屠杀
·巴黎时尚源于多重杂交
·大众民主的缺陷
·有文化的苏联为何崩溃而无文化的美国却独霸世界
·强盗故居理所当然变成了警察局
·先夏城址的外来可能
·毛煮稀的绞索
·人生免不了上瘾
·黎智英是共产党,《苹果日报》成为《人民日报》了
·香港人权法案和共产党中国宪法一样都是废纸一张
·全世界独裁者控制了美国之音
·政治包养与海外民运
·一个半蓝色方案的战争
·国家主权压榨网络主权
·支付宝的“扶老人险”本身就是一个诈骗
·没有白色恐怖就是不行
·臭伊丽莎白
·聂荣臻的特务家族
·逆向淘汰的优生学
·从“拆哪”到“墙国”都是长城精神作祟
·欧洲之星为何落后于新干线
·西方文明的灵魂和宗教来自于回民的土耳其
·生命的毒素创造新的生命
·GDP增长率就是环境恶化率
·反对派人士为何出入共产党中国
·德国即将诞生新一代的毕加索了
·毛泽东是一个民族英雄吗
·英国人在死尸上都要抓一把毛
·抑郁、疯狂与变态——大国领袖的基本素质
·美国没有哲学只有实用主义
·俄苏文学让人亡国
·收破烂的奢侈品
·数学不是主观的也不是客观的
·律师楼是什么窝点
·狗比人更能助选
·焦国标以为真正的右派就是跪舔派
·焦国标以为真正的右派就是跪舔派
·焦国标以为真正的右派就是跪舔派
·向心中国的特务机关——大国崛起和小国时代的双重变奏
·邓聿文不懂“没有暴力何来民主”
·墨西哥政府就是恐怖组织
·希特勒为何灭亡
·有选票的人和没有选票的人
·从杀人殉葬到阴婚匹配的中国宗教
·共产党基层黑恶组织,共产党高层组织黑恶
·彭博(布隆伯格)是川普(特朗普)的爷爷
·后现代主义是通往废垃社会的道路
·唐太宗和隋炀帝如出一辙
·唐太宗和隋炀帝如出一辙
·伊斯兰为何比共产党长命
·司机的盛宴即将结束
·谁来封住总理的臭嘴
·铜锣湾书店案件是香港反送中运动的导火线
·我所经历的拘禁营
·从巴黎的游荡者到洛杉矶的流浪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英国炮灰怎么可能击败德国

谢选骏:英国炮灰怎么可能击败德国
   
   网文《伯纳德·劳·蒙哥马利》报道:
   
   伯纳德·劳·蒙哥马利(Bernard Law Montgomery,1887年11月17日—1976年3月25日,享年89岁),英国陆军元帅、军事家,第一代阿拉曼的蒙哥马利子爵。蒙哥马利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期间盟军最杰出的将领之一,以成功掩护敦刻尔克大撤退而闻名于世。他所指挥过著名的阿拉曼战役、西西里登陆、诺曼底登陆为其军事生涯的三大杰作。蒙哥马利因此被称为“英国的重剑”,这位英国英雄却十分痴情,在妻子早逝之后一直拒绝再婚。代表作品《蒙哥马利元帅回忆录》。2002年,蒙哥马利被英国BBC评选“最伟大的100名英国人”第88名。

   
   少年时期
   伯纳德·劳·蒙哥马利出生在伦敦肯宁敦区圣马克教区的一个牧师家庭。1901年,14岁时才正式上学,文化成绩低劣,但体育成绩极棒。1907年,奇迹般地考入了桑德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1908年12月毕业后,加入了驻印度的皇家沃里克郡团,当一名少尉排长。
   蒙哥马利将军的父亲34岁时,娶了16岁的正值妙龄的母亲,事实上,母亲结婚时还是一个少女。这是一个典型的“老夫少妻”型家庭,丈夫自己对妻子宠爱有加,久而久之,让年轻的妻子养成了任性骄纵的习惯,动辄发脾气。而且,她还有洁癖,十分讨厌肮脏和不整洁。而小时候的他十分的顽劣,上树掏鸟窝,下河摸泥鳅,除了惹是生非给父亲添麻烦外还整天把自己弄得跟泥猴似的,让母亲对他十分头疼。
   母亲还年轻,没有足够的耐心忍受他一次次地把自己整理好的东西弄得乱七八糟。更何况,他还只是父母四个孩子中的一个,因此,母亲越来越不喜欢他。一次,父亲送给母亲一个漂亮的金鱼缸,母亲非常喜欢,也非常珍惜,不让孩子们靠近。这更激起了他的好奇心,于是,他偷偷地接近了鱼缸……结果,不小心他把鱼缸打破了,然后给他下了个结论,“伯纳德,除了当炮灰,你将来什么也做不成,做不来。”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他意外地培养了自己的观察力和意志力。因此当他很小的时候,世界上连母亲都不可以依赖,其他人就更不能依靠了。所以他习惯在他人的非议中做他要做的事,而且一旦做,就无怨无悔。年轻的母亲当时也许并没有意识到这句话给带来了多大的伤害,然而,他当时即震惊了。他不敢相信,自己的母亲会这样诅咒他。性格开朗顽劣的他由此性情大变,开始变得小心翼翼。他开始每天观察母亲的眼神,看她今天的脾气是好是坏,因此决定他今天做什么事。一般说来,男孩都是粗心大意的,然而,他却能从母亲哪怕一个不经意的动作感觉到她的情绪,然后再针对她的情绪做事情,做她要做的事情。
   蒙哥马利将军的确是不幸的,因为他有一个不称职的母亲,但他同时又是幸运的,因为他在母亲的漠视中并没有沉沦下去。此后,他毕业于桑赫斯特军事学院,以一个普通士兵的身份参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由士兵一步步地成长起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初期他任英国步兵第三师师长,参加了在法国、比利时的作战。1942年,他任英国第八集团军司令,在北非战场上击败了大名鼎鼎的隆美尔,彻底扭转了英军在北非的危机,同时被授予巴斯骑士勋章,人们将他称为捕捉“沙漠之狐”的猎手。
   而他在回忆录中写道,“我可以说我的童年时按时发生不幸的,这种不幸完全来自我的母亲,在她眼里,我不过就是个炮灰。可是,我的母亲只说对了一半,但是我没有成灰,我童年吝啬的母爱所带来世人对我的嘲笑、蔑视的刺激,形成了我坚韧不拔的意志和天赋的智慧,我不会成为后来的蒙哥马利。”
   他不仅是一个普通的将军,而是将军中的将军。他不仅在自己国内被挑剔的国人称之为“真正的将按时付款天才”,在世界军事领域,他也享有声誉和崇高的威望。
   战场服役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蒙哥马利曾在法国、比利时战场服役。曾负重伤,差点送命。1918年大
   蒙哥马利的签名。
   蒙哥马利的签名。
   战结束时,任师司令部中校一级参谋。1920年1月,蒙哥马利跨进坎伯利参谋学院的大门,同年12月毕业后,参加过爱尔兰战争。1926年1月,被调回参谋学院任教官。1934年,调任奎塔参谋学院主任教官。
   1937年,起调任第9步兵旅旅长,因带兵有方,得到当时南部军区司令韦维尔的赏识。1938年10月,任驻巴勒斯坦第8师师长,参与镇压巴勒斯坦人的武装暴动,被晋升为少将。1939年8月,调回国内接任以“钢铁师”著称的第3师师长。
   
   第二次世界大战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蒙哥马利率第3师随同英远征军横跨英吉利海峡,进入法国。1940年5月,德军闪击西欧时,他与法、比军队并肩作战,后被迫随英远征军从敦刻尔克撤回英国。蒙哥马利曾参加指挥敦刻尔克大撤退。1940年,先后任第5军、第12军军长。12月又升任英格兰东南军区司令,负责选拔、调整、培养各级指挥官,严格训练部队,提高军事素质。
   蒙哥马利
   蒙哥马利(14张)
   1942年7月,北非沙漠中的英国第8集团军,被“沙漠之狐”隆美尔的非洲军团击败,退守埃及境内的阿拉曼地区。1942年8月4日,丘吉尔任命蒙哥马利将军为第8集团军司令。蒙哥马利的到来改变了一切。他得到丘吉尔的支持,英国的密码破译专家向他提供隆美尔的战术计划的全部概况。蒙哥马利精心积聚力量,1942年10月23日至11月4日,在阿拉曼地区率部与德、意军队激战,挫败德国"沙漠之狐"隆美尔,从而击碎了纳粹不可打败的神话,而且由此声誉大振,被人们称之为捕捉“沙漠之狐”的猎手。随后第8集团军与盟军配合于1943年5月在突尼斯全歼北非残敌。阿拉曼战役后,蒙哥马利受封为爵士,并晋升为陆军上将。
   1943年7月,他率英军第八集团军在意大利西西里岛登陆。9~12月,协同美军实施进军意大利南部的战役。
   1944年1月,调任第21集团军群司令兼地面部队司令,参与诺曼底登陆战役的计划制定工作。1944年6月,蒙哥马利协助艾森豪威尔指挥诺曼底登陆。9月1日晋升为陆军元帅。此后,率领英国和加拿大部队转战法、比、荷、德。1944年9月,指挥制定计划并指挥市场花园行动作战,但遭到了德军异常顽强的阻击,以致在1945年1月前未能打通安特卫普港,市场花园行动因而对战局毫无帮助。
   1945年,他指挥第21集团军群横渡菜茵河进入德国本土。在此之前巴顿将军率先渡过莱茵河。5月他代表盟军在吕讷堡荒原接受德军北方兵团的投降,任驻德英国占领军司令和盟国对德管制委员会英方代表。
   战后生活
   1946年,成为嘉德勋爵士并封子爵。1946-1948年任帝国总参谋长。1948-1951年任西欧联
   蒙哥马利之墓
   蒙哥马利之墓
   盟常设防务机构主席。1951-1958年任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军队副司令。
   1958年,蒙哥马利结束了50年的军旅生涯而退休。他是英国历史上服役最久的将领。1961年9月,蒙哥马利访问中国,周恩来还特意要熊向晖以外交部办公厅副主任的名义参加接待小组,陪蒙哥马利去外地。周总理说:"要放手让蒙哥马利看,旧中国遗留下的贫穷落后和新中国取得的成就都是客观存在的,让他自己看后去做结论,从本质上了解中国。"
   1976年3月25日,在英格兰汉普郡奥尔顿逝世,享年89岁。
   轶事典故编辑
   绝版爱情
   1916年1月赴西线作战之前的蒙哥马利
   1916年1月赴西线作战之前的蒙哥马利
   蒙哥马利元帅(1887—1976)因打败“沙漠之狐”隆美尔成就了一世英名,但他的爱情之路却相当坎坷。蒙哥马利年青时讨厌社交生活和宴会,全身心地扑在了事业上,因此他认识的女性寥寥无几,到了38岁仍然没有结婚。有的人开玩笑说:“军队就是蒙哥马利的妻子。”然而这一切在1926年发生了改变。
   这年1月,蒙哥马利来到了有“欧洲屋脊”之称的瑞士度假。一天,蒙哥马利望着白雪皑皑的远山,思绪如潮,兴致盎然,他把雪捏成结实的雪团,朝不远处的一个木桩砸去。雪团与木桩撞击,瞬间变成了雪花,颇有一番情趣。这时,他突然听到一位女性叫“好”的声音。他回头一瞧,一位美丽的女子出现在眼前,他顿时被这位充满活力的女性所吸引。但一向不懂得怎么与女人打交道的蒙哥马利,一时不知所措,错过了表白的机会。回到英国后,蒙哥马利始终对那次邂逅念念不忘。一年以后,蒙哥马利忍不住再次来到瑞士,寻觅那个令他神魂颠倒的女子。也许是天赐姻缘,蒙哥马利恰好又在同一个地方遇到那个深深印在他脑海中的可爱女子。
   这一回,蒙哥马利了解了她的一切。她名叫贝蒂,丈夫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阵亡,留下两个男孩儿。蒙哥马利一方面对贝蒂的不幸遭遇深表同情,另一方面又为她的坚毅、温柔、端庄和纯真所吸引。
   他的副官感慨地说:“世界上最美丽的少女才配得上将军啊!怎么一个色衰的妇人就能把他迷住?”连贝蒂自己都不相信,大名鼎鼎的将军会爱上她。她说:“如果你是同情我,那请你走开,我不需要同情。”蒙哥马利将军很庄重地向她行了一个军礼,然后拔出腰间的佩枪,让枪口对着自己的脑袋说:“如果我背叛了你,就让我死在自己的枪口下!”蒙哥马利将军个性的承诺胜过所有甜言蜜语和海枯石烂的誓言。随着两人的交往日甚,蒙哥马利愈发不能自拔,终于鼓起勇气对贝蒂表白了自己的爱意,贝蒂愉快地接受了蒙哥马利的爱。
   1927年7月27日,40岁的蒙哥马利与39岁的贝蒂喜结良缘。
   结婚以后,蒙哥马利与贝蒂相亲相爱,一家人生活得甜甜蜜蜜。第二年,蒙哥马利喜得贵子,取名叫戴维。这个金发碧眼的小男孩儿十分招人喜爱,为这个本来就很幸福的家庭增添了新的快乐,也让蒙哥马利领略到更多的生活乐趣。
   然而贝蒂自从生了戴维之后,身体一直不太好。1937年的一天,贝蒂在陪儿子玩耍时不慎被一只虫子叮了一下,当时贝蒂并没有在意,谁知当晚她的腿就开始肿痛,不得不被紧急送到医院就诊。诊断的结果让人大吃一惊,她竟然得了败血症。蒙哥马利闻讯后心如刀绞,此后他尽可能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医院,给妻子以体贴入微的照顾和感情安慰,但妻子的病情却日渐严重,毒素沿着贝蒂的腿慢慢向上蔓延。在征询蒙哥马利的意见后,医生给贝蒂做了截肢手术,但病情仍未好转。1937年10月19日,贝蒂安然死在蒙哥马利怀中。
   在贝蒂的葬礼上,蒙哥马利将军没有眼泪,只是行了一个久久的军礼。这个时候,更多的人怀疑他对妻子的感情。如果他真的爱他,为什么没有一滴眼泪,甚至脸上都没有一丝悲伤的神情呢?爱妻的病逝对蒙哥马利是一个沉重打击,使他陷于极度的痛苦之中。从此,他把对妻子的深爱转到了儿子身上,并且用主要精力专心研究战争,投身于军人的事业上。战争结束,他用自己不朽的功勋赢得了一切,荣誉、地位、金钱和世人的敬仰,当然还有无数女性的爱慕之情,无数的女性都梦想着自己能靠在他那挂满勋章的胸前,但是,将军不为所动。许多关心他的人纷纷为他介绍对象,他都婉言谢绝了。连英国首相想做他的月下老人都未能如愿。首相劝他:“蒙哥马利将军,整个英吉利都不希望你的后半生是孤独的。”他严肃的说:“作为一个军人,我永远忠于自己的祖国,作为一个男人,我永远不会背叛爱情。”这一次,首相向他郑重地敬了个军礼。当几年后蒙哥马利从失去妻子的悲哀和痛苦中恢复过来时,有些人悄悄在私下议论:“蒙哥马利大概又要结婚了。”蒙哥马利听后说:“我不相信一个人能有两次恋爱,像我对贝蒂这样的爱,永远不可能有第二次。”他确实做到了这一点,一直到他1976年逝世为止,蒙哥马利再没有对任何一位女性动过心。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