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香港人计划击杀中国独裁者]
谢选骏文集
·台湾人投靠“百年马拉松”
·妈妈的浮肿
·毛泽东就是现代儿皇帝石敬瑭
·“瓷房子”隐喻中国社会政治的脆弱
·华人为什么喜欢拥戴恐怖统治
·中国是全球民主革命的策源地
·三民主义与神汉建国
·1980年代的出版圈子不是文化思想派别
·美国缺乏“神化的标本”
·60多岁中国公民建军节对60多岁国家连开18枪自杀
·中国基督教化的重要步骤
·军备优势是否毁掉了中国军队
·统一中国的是隋朝而不是唐朝
·刘晓波与“左联五烈士”
·缅甸和平有待于中国领导
·大国小国平起平坐
·余杰为刘晓波树了一个死敌
·网络军管是南北朝时代的特征
·德国终于变成了新母系社会
·富士康配合台独准备逃离大陆
·军事管制、边疆危机、改土归流
·军事管制与剩女现象
·盲人学校与军事管制
·铁达尼号的精神随着铁达尼号的沉没一去不返
·用纳粹的方法反对纳粹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中国走向机器人统治是祸是福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北朝鲜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印度为什么不如中国?因为缺乏王者意识!
·印度准备先打垮中国再说
·没有中国压力,印度瓦解更快
·英国通过并吞印度才成为帝国
·中国共产党的“去共产党化”
·共产党是不是一个传销组织
·成吉思汗没有理念
·德皇威廉二世的精神后裔
·印度是不是天安门广场
·独裁比寡头更有效率
·一切刚刚开始还是一切即将结束
·小国时代的哀的美敦书(最后通牒)
·严重的贫血症正在困扰着中国
·爷孙间较量、父子间冲突
·解放军害怕印度象兵
·从天下散人变成国家主义者
·粗制滥造的摩天大楼
·小国时代已经入实战阶段
·大日本帝国的报应
·小国北韩超过大国苏联中国
·挪威的绝望——“圆柱人生塔”与纳粹死亡营
·“诺贝尔和平奖”来自诺贝尔弟弟的血肉
·成吉思汗的腐尸是谁的国宝
·瑞士独立于恐怖袭击
·我的自由就是不能让你自由
·大国终于对小国俯首
·中美大国“唯北韩小国之马首是瞻”
·中国俯首甘为北韩的人肉盾牌
·美联社向北韩乞和
·美国加速走向虚无主义
·生于自由贸易,死于自由贸易
·核扩散不可阻挡
·三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最后的西方殖民者
·全球进入无中心时代
·纽约时报想吃朝鲜的免费汉堡
·英美的差异是旧大陆与新大陆的差异
·印度人的难言之隐
·借助于中国传统的力量
·小国掌握了大国的命运
·川普可能告别帝国革命
·帝国革命需要积极的国际主义
·莫迪—习近平对决2022年!
·中国人是一个绝望的民族
·林子健的苦肉计是否连环计
·我的房间进了哥伦布、麦哲伦
·危险的国家创造历史
·白人至上与伊斯兰国
·美国会不会发生军事政变
·俄国对中国的秘密战争
·香港学运领袖改判监禁、污蔑犬儒
·警惕新疆的“以色列化”
·我不是左派但我被她感动
·四派勘误
·中国人的模因就是利害得失
·什么人离开白宫就活不下去
·国民党的“去死人化”
·解放军需要大批尿布
·川普总统走上反美前线
·什么是假新闻
·川普总统的亚父范增终于走了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班农逃离家族政治
·《战狼2》展现一带一路的流血冲突
·中国军舰游弋泰晤士河
·灭鼠队长毛泽东
·“儒教中国的瓦解”是一个误解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人计划击杀中国独裁者

   谢选骏:香港人计划击杀中国独裁者
   
   《机器人刺秦皇——香港动画人的科幻狂想》(何桂蓝 BBC中文记者 2018年5月5日)报道:
   
   屈原弹结他?导演江记为《离骚幻觉》解画


   
   一个有着楚国祭司屈原记忆的机械人,穿过60年代的香港街巷,在红磡登上火车,前往命定的葬身之地汨罗江;秦始皇找到长生不老之术,一直活到人类改造人与机械人共存的时代,献舞的歌姬左眼突然爆出电光直奔秦始皇而去,与带翼侍卫恶斗直到身体被炸开,漫天掉落一地机械零件……
   
   香港著名漫画家江记(原名江康泉)与一众香港本地动画创作人,以刺激目炫的色彩、强烈的视觉风格,透过动画将战国人物融入香港场景,创造出这样一个时空交错的科幻世界。
   
   香港一直是欧美、日本科幻作品热衷描绘之地;由香港本地艺术家们自行诠释这个城市,又会带出什么不一样的感觉?
   
   欧美、日本眼中的未来科幻之城
   
   较为人熟知的经典科幻名作如《攻壳机动队》(日本动画)与《银翼杀手》(Blade Runner),以及近年一些科幻荷里活大制作,如漫威《奇异博士》(Doctor Strange)、 《变型金刚》、《环太平洋》等,均有以香港的城市景象作为背景。“(外国作品中的)香港是一个龙蛇混集的地方,有一点无政府、地下社会的状态,就是一个放大版的‘九龙城寨’。因此她有很多可能性,(电影中的)主角往往能在香港找到隐世高人或神秘工具。”江记笑言。
   
   在香港市中心,光鲜亮丽的玻璃幕墙大厦与残破陈旧的旧式建筑并存,既有充满未来感的维港高楼,也有密不透风的唐楼、霓虹招牌、竹棚架、贴着民居低飞的民航机……挤逼、多彩而压抑的城市空间,体现出资本主义极致的反差与张力。
   
   然而以一个充满异域色彩的城市作为故事背景,与以这个城市作为描绘的对象,创作意念上大有不同。“由香港的人创作一个作品给这个城市,我觉得很浪漫,”江康泉说:“我们对这个城市有很多想法,是其他作品没有出现过的。”
   
   以残破唐楼为象征的昔日香港市井风貌,经常出现在外国作品当中,已成为世界对香港的“刻板印象”。江记认为,打破他者想像中对香港的既定印象,重新演绎这些刻板元素,当中有很大的可塑性。
   
   象征香港的极限色彩
   
   “我很好奇,怎样的色彩体系可以代表香港。”团队目前推出了两条动画短片作为先导,具冲击力的风格、鲜明的色彩运用广受好评。这套风格承袭自江记一直以来的漫画作品,江记就曾同这样的笔触为英国乐队《Blur》绘制专辑漫画。大红大绿的色调,充满香港传统市井风格:“粤剧、神功戏、纸扎(纸制殡葬品)与庙宇……我很沉迷那样的用色。”江记解释,虽然这套源自香港民俗文化、将饱和度推向极限的“大红大绿”色彩,骤眼看会令不少人觉得“土”,但它同时也是香港社会集体情绪的写照。
   
   “这么丰富、‘爆’的颜色……不是一种享受(enjoyment),而是觉得没有时间、每一下都要去到最尽。”“(这个城市的人)总是很急,要囤积财富、要将能量以最快最短的时间激发出来,好像不这样就再也没有机会,”江记形容:“要立即、很快做到最爆、最多,是一种对生命的不安与压迫。”
   
   香港《离骚》
   
   为什么一个讲述屈原弹结他、楚王制作机械人、秦始皇活在氧气罩内的科幻故事,要放在六十年代的香港发生?他形容,战后香港既由殖民政府统治,又有国、共势力暗中活动,那种“七国咁乱”的状态,恍如一个世界的缩影;而香港从渔村、转口港、海外华人基地、中国大陆难民收容地、工业城市到金融都会,历史发展每数十年就有极大变动,每一代人眼中的香港都不一样。
   
   “香港的历史感很薄弱,没有纵线;但从横面去睇,同时之间连系着很多不同事物,完全没关系的东西也可以放在一起,就像香港的茶餐厅,”江记笑说。“这作品的一个主题,是将最疯狂的事情拼贴在一起,完全不理会任何边界:在视觉上,日与夜、人与机械人、生与死都难以分辨,历史、时空的边界亦是模糊的:没有人问过我,为什么屈原要弹结他?”
   
   “在香港这个城市,可以放下逻辑、将事情或人物汇聚一起,这种结合充满生命力,”江记说:“非常迷人。”
   
   片名《离骚幻觉》,取自屈原最著名的楚辞《离骚》,一部充满色彩与想像、意念天马行空的文学作品;与此同时,屈原在辞中的叩问,也与当下香港的集体情绪呼应。
   
   历史上的屈原与楚怀王青梅竹马,面对秦军压境,屈原主张抗秦,楚怀王却受秦国使节影响,最终被诱至秦国,扣留至死。“屈原深爱他属于的地方(楚国),但那个地方却变得非常陌生…他所坚持的信念不能实现。”江记说:“这种压抑,也是令我对他感兴趣的原因。”
   
   华语世界的动画前景
   
   江记相信,华语动画未来在国际市场上,可参考欧洲的定位:“在美国与日本主导的动画市场当中,欧洲的制作规模比不上,但仍占重要一席,靠的是他们自己的风格、在视觉艺术上新突破。”“观众口味没有国界,欧洲人也会cosplay《火影忍者》,类型才是观众群的边界。我们要做的就是找到喜欢这个类型的观众。”
   
   近年,在本地市场庞大的中国大陆,动画产业发展蓬勃:根据上月发布的《中国动画电影发展报告》,2017年国产动画上映新片有30部,观影人次达4006.8万。而在市场较小的台湾,近年长篇的制作量也在增加,一些长篇如《小猫巴克里》及《幸福路上》,则以浓厚的台湾本地文化气息获国际影展及奖项肯定,其中《幸福路上》更获颁东京国际动画节的最佳长片奖。
   
   对比两岸动画发展复兴,香港近年虽时有听闻动画短片在海外获奖(《离骚幻觉》先导“汨罗篇”也在日本“DigiCon6 Asia大赏”获颁“评审特别奖”),但动画产业却未有发展起来,上一部被大众记住的香港动画长篇已是十多年前的“麦兜”。江记强调,每年香港都有很多动画制作人材毕业,他们的毕业作品在国际上也获得认可,但产业、市场却未能跟上。他探索过商业、资助等渠道,发现都不能支撑一部动画长片的制作经费,于是发起众筹行动,希望能够引起更多人对香港本土动画的好奇,拓展香港动画发展的空间。
   
   而以独特风格挂帅的发展模式,最重要的莫过于反照自身,琢磨出属于自己的特色与灵魂。在江记眼中,香港不仅仅是一个摩天大厦与贫穷旧屋混集、视觉元素有趣的“背景”;在九龙城寨式的刻板想像以外,这个城市的时代精神,是他人无法代言的。“刚才我说,香港的文化里有很大的焦虑;但新一代人多了一份理念,与上一代人不同,”江记说:“这一代人正在尝试用人生价值上一些美好的想像,去抗衡那份焦虑。”“这是其他人的作品很少见到的……而我觉得很值得去讲。”
   
   谢选骏指出:在我看来,“机器人刺秦皇”并非“香港动画人的科幻狂想”;而是香港人击杀中国独裁者的一个计划!因为1960年代的中国,不正是自吹秦皇的毛匪甚嚣尘上的时候吗。而正是2010年代的现在所出现的这种“很大的焦虑”,激发了“新一代人多了一份理念”,结果,这种“与上一代人不同”的“这一代人正在尝试用人生价值上一些美好的想像,去抗衡那份焦虑”的冲动,不仅演化出来上述的“动画穿越”,也演化出了今日香港冲突不断的现实局面。这种香港人计划击杀中国独裁者的冲动——能够改变今后中国历史的走向吗。
(2019/11/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