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国正在滑入个人统治]
谢选骏文集
·1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正在滑入个人统治

谢选骏:美国正在滑入个人统治
   
   川普的“炮轰”很像毛泽东的“炮打司令部”;而川普的“推特治国”显然追随了毛泽东的“最高指示”——种种迹象表明,美国正在滑入个人统治,其结果就是完成我所说的“从罗马共和国向罗马帝国的历史转折”!
   
   《特朗普炮轰媒体 “人民公敌”论引发独裁联想》(BBC 2017年2月19日)报道:

   
   特朗普的用词让一些观察人士联想起斯大林和毛泽东——本周末在佛罗里达的竞选式集会上,特朗普向支持者发表讲话时继续向媒体开火,指责媒体"不报道真相"、有自己的打算。特朗普和媒体关系不好不是新闻、也不是假新闻。但是,他的炮轰强度和角度确实经常有抓人眼球之处。
   
   上周四,特朗普召开长达将近80分钟的新闻发布会;周五他发推特说, "报假新闻的媒体不是我的敌人,是全美国人民的公敌。"此一石立刻激起千层浪。
   
   "弗林门"后 特朗普斥责"人民的敌人"——周日(19日),美国参议员麦凯恩(John McCain)出面捍卫媒体,麦凯恩警告说,打压新闻自由是独裁者的开端。
   
   他在慕尼黑参加一次国家安全会议期间接受NBC采访时说,"维护我们所认知的民主,必须要有自由、很多时候是对抗性的媒体。没有这一点,我担心,随着时间流逝,我们将会丢失许多个人自由。"
   
   麦凯恩说,独裁者一开始总要打压新闻自由,换句话说:搞集权,不过他还强调,"我并不是说特朗普总统想当独裁者,我只是说我们需要记取历史教训。"
   
   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慕尼黑会议期间也强调了新闻自由的重要性。默克尔并没有直接提特朗普,但是她说,新闻自由是"民主非常重要的支柱"。
   
   特朗普推特:"制造假新闻的媒体(失败的《纽约时报》、NBC、ABC、CBS、CNN)不是我的敌人,而是美国人民的敌人!""人民公敌"论的历史色彩引起美国观察人士的关注。因为,换个时间,换个国家,被定性为"人民公敌",无异于被判处死刑。回想当年,被斯大林或者毛泽东这样的一国之首定性为"人民公敌",最好的结果是被人怀疑、是奇耻大辱,最严重的后果是劳动改造、死刑。
   
   曾出任奥巴马顾问的David Axelrod说,每一任总统都让媒体惹得很心烦,但是没有其它任何一位总统会把媒体称作"人民公敌"。《纽约》杂志国内事务主编Gabriel Sherman形容这个字眼是"独裁者之言""令人心寒"的例子。
   
   在佛罗里达集会期间特朗普继续朝媒体开火!获奖作家、记者Steve Silberman则担心,特朗普这样说会不会激励"川粉"冲记者开枪?这样的担心并不是不着边际。去年底,一名特朗普支持者就曾在一家比萨饼店开枪,这家店卷入那个奇怪的虐童阴谋论。宾夕法尼亚大学俄国和东欧研究教授Mitchell Orenstein说,"……我们未受教育的总统拿出斯大林(用过)的词,而且没有听见这个它的历史回声。"
   
   曾经报道过水门事件、迫使尼克松下台的记者Carl Bernstein发推说,"最危险的'人民公敌'是总统撒谎—永远如此。特朗普对媒体的攻击比尼克松的更阴险。"
   
   当然,特朗普并不是和媒体关系敌对的第一位美国总统,据说尼克松私下也曾把媒体称作"敌人",但是,特朗普最近的这些炮轰、特别是与其相随的历史回声,还真是前所未有。
   
   谢选骏指出:不仅媒体遭殃,连将领也遭到人格侮辱——2019年1月2日发布的新闻显示,美国总统川普再次把睚眦必报的性格发挥的淋漓尽致。就在美国退役将领麦克里斯特尔(Gen. Stanley McChrystal)表示不愿在的川普政府中任职、并称川普是一个“不诚实且不道德的人”后,川普当天发表推文进行了回应。推文中,川普称麦克里斯特尔最后就像“一条狗一样地”被前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辞退,并且在他最后的任职期间他那张“又大又笨的” 嘴给他招致了麻烦,此外他还是一个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Hillary Clinton)的“爱好者”。
   
   《川普炮轰有些人“企图政变” 推翻总统》(2019-04-10 美国之音)报道:
   
   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三表示,调查人员当初对其2016年竞选活动展开调查,是企图 “政变”和“犯有叛国罪”, 目的是阻止他当选。“调查完全是非法和不诚实的,”特朗普宣称,“这个国家渴望”司法部长威廉·巴尔像他宣布的那样调查司法部三年前为何决定调查特朗普竞选团队与俄罗斯的关系。
   
   特朗普抨击前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官员,称他们为“肮脏的警察”, 因为他们启动了对特朗普的调查。 调查最终导致司法部任命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对特朗普及其竞选班子进行了长达22个月的调查。调查的重点是特朗普竞选与俄罗斯的关系,以及特朗普作为总统是否企图阻挠调查,从而妨碍了司法。特朗普说,“他们的所作所为是可耻的。”“这是一次非法调查,是一次未遂政变,企图推翻总统。他们的所作所为是叛国罪。”
   
   美国司法部长巴尔星期二表示,他未来几天将发布长达400页的特别检察官调查报告的编辑版本。巴尔三月底发布了他所说的对穆勒调查结论的总结。调查报告认为特朗普及其竞选团队没有与俄罗斯勾结,但在特朗普是否妨碍司法的问题上未下结论。巴尔说,在这个问题上,他和司法部副部长罗德罗森斯坦决定不对特朗普提出任何指控。
   
   特朗普说,他没有看到穆勒的报告,但宣称,“我赢了,没有勾结,没有阻碍。我已经被证明毫无过错。”巴尔后来在参议院一个委员会的听证会上说,他认为,针对特朗普2016年竞选活动,确有“侦查活动发生”。目前尚不清楚他指的是什么。美国外国情报监视法院多次授权监视特朗普外交事务助理卡特佩奇。特朗普任命的司法部长巴尔说:“我认为暗中监视政治竞选活动是很严重的事情。”巴尔说,他想知道对特朗普竞选活动的早期调查是否“有适当的依据”。“我想确保政府权力没有被滥用,”巴尔说。
   
   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正在调查特朗普的竞选活动及其任职表现。 委员会主席杰罗德·纳德勒表示,巴尔关于涉嫌监视特朗普竞选活动的言论“直接与司法部此前告诉我们的内容相矛盾”。纳德勒要求司法部“立即向我们说明情况”。纳德勒还再次要求巴尔公布 “穆勒调查报告的全文”。
   
   谢选骏指出:两年总统下来,川普不仅没有收敛,反而暴露了更多的个人统治的特点。这是为什么呢?这是因为,美国社会的潮流甚至性质正在改变!所以,当被问及公众的观点是否会发生巨大转变时,众议院民主党二号人物霍耶(Steny Hoyer)告诉CNN:“我认为双方都有强硬的观点。可悲的是,很明显,特朗普谈到自己的支持者时可能是对的,他就算在第五大道中央开枪,支持者们也不会要求他承担任何责任。”这表明,川普适应了这一转变——美国正在滑入个人统治的历史时期。
   
   
   
   《特朗普炮轰完后 白宫宣布不再续订这两份著名大报》(综合新闻 2019-10-24)报道:
   
   据美国政治新闻(Politico)网站报道,当地时间22日白宫表示,不会续订《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2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接受采访时再度炮轰《纽约时报》,表示不想在白宫看到这份报纸。
   
   白宫新闻秘书斯蒂芬妮·格里沙姆向Politico证实,特朗普谈论过订阅的事情,“我们不会续订他们。”《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的代表拒绝置评。
   
   特朗普曾于当地时间21日表示,他不希望白宫再有《纽约时报》出现,言下之意在暗示将终止订阅该刊物。他是在21日晚间接受福克斯电视台专访时作出这番表态的。特朗普当时说,“我们甚至不想在白宫看到它了,”“我们可能会终止(订阅)它以及《华盛顿邮报》。”
   
   《国会山》当时报道称,特朗普经常批评媒体对他和白宫不公平的报道,在接受福克斯采访时,特朗普再度指责媒体“腐败”。
   
   Politico称,虽然特朗普经常抨击新闻媒体,但他似乎非常关心主要新闻媒体——尤其是来自他家乡的报纸《纽约时报》——对他的报道。
   
   21日晚在接受福克斯电视台采访时,特朗普提及《纽约时报》因对自己糟糕的报道而向读者道歉。不过《纽约时报》曾对特朗普的指控进行过有力反击,称其指控是虚假的。《纽约时报》在致读者的信中写道,新闻媒体低估了特朗普在美国选民中的支持率,并将他的胜选描述为“出乎意料”。这封信感谢了订阅者,但没有包括道歉。
   
   Politico报道称,今年早些时候,特朗普在白宫接受《纽约时报》记者和出版人苏兹伯格采访时抱怨说,他没有得到公平的报道。“每个人都认为《纽约时报》对我很糟糕。华盛顿邮报也是,但《纽约时报》更甚,令人难以置信糟糕地待我,”自从成为总统以来,特朗普补充道,“我认为我在《纽约时报》上没有一个好的故事。”
   
   谢选骏指出:川普正在讲述“美国好故事”吗?川普正在操纵新闻吗?川普正在试图让人民公敌为自己服务吗?可能都是的,不论如何,川普都在滑入个人统治,并且拖着美国,一同滑入个人统治。
   
   《特朗普再次炮轰美联储“犯错” 称或进一步降税》(综合新闻 2019年11月13日)报道:
   
   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二(11月12日)抨击美联储,称其在降息问题上犹豫不决,并指责美联储限制了美国经济和股市的涨幅。
   
   特朗普在纽约经济俱乐部发表讲话称,自从他当选以来,标普500指数上涨了45%以上,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上涨了50%以上,纳斯达克指数上涨了60%。但特朗普声称,如果不是美联储的不情愿,这些数字可能会更高。特朗普说道:“如果我们有一个与我们合作的美联储,我可以向你们保证,你们可以在这些数字上再增加25%。”“但是我们都会犯错,不是吗?”特朗普补充道。“不是太经常。我们偶尔会犯错。”
   
   目前还不清楚特朗普指的是哪个错误:他选择提名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来领导美联储,还是鲍威尔更喜欢的货币政策路线。此外,特朗普还在讲话中强调了本届政府所取得的就业成就,称在过去两年半中经济新增了700百万个岗位,远高于前总统奥巴马以及预算办公室的预期。针对美国经济,特朗普称,去年的GDP增长率达到了十多年来的最高水平;美国有巨大的经济潜力。他认为美国可以进一步降低税率,称公司税率可能会降低。
   
   谢选骏指出:川普面面俱到地开火炮轰,甚至想要指挥经济发展,真像是在执行共产党国家的“五年计划”!事实一再显示,美国正在滑入个人统治!
   川普的“炮轰”很像毛泽东的“炮打司令部”;而川普的“推特治国”显然追随了毛泽东的“最高指示”——种种迹象表明,美国正在滑入个人统治,其结果就是完成我所说的“从罗马共和国向罗马帝国的历史转折”!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