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焦国标猛扇自己的耳光六次]
谢选骏文集
·4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焦国标猛扇自己的耳光六次

谢选骏:焦国标猛扇自己的耳光六次
   
   (一)
   
   《焦国标:众微友舌战美国妞》(2019/8/10北京)报道:

   
   焦国标:美国也需要设立类似中国中宣部的机构,主掌美国主流意识形态,否则美国有解体的危险。
   
   美国妞Laurel:天天要美国设立宣传部,你在宣传部工作得有瘾啊?你是被管舒服了得出的经验?美国两百年后依然还是现在这样,你放心吧,解体也是出现在你的国!你还是多操心你国吧,看你国下一步是不是该多种些草啊,以后草够不够吃还不知道呢!
   
   焦国标:辱骂和咒诅绝不是战斗。
   
   Laurel:你的说法总是和你们那个全球最烂的外交部发言一样。美国有办法收拾流氓组织的,等着瞧!
   
   焦国标:现在美国需要改革开放,改革开放的方向是集权。美国分权太过,需要加强中央集权。
   
   Laurel:你先去检查检查身体吧,先从脑电图开始。
   
   焦国标:干嘛这么恼我?
   
   Laurel:因为你说的每一句话都让人厌恶。
   
   焦国标:扎心的话才是真理。不扎心的话我不说,留给别人说。
   
   Laurel:“现在美国需要改革开放,改革开放的方向是集权。美国分权太过,需要中央集权。”只有病人才得出这样的论调。
   
   焦国标:三折肱,为良医。久病成医,我病了很长时间,现在成了好医生。
   
   Laurel:你的资料都是你国局域网提供的,然后就定义美国什么样,该怎么走!
   
   焦国标:你判断中国的材料是怎么来的?
   
   Laurel:美国的资料全部是透明的,随便查找,更关健是没有更改。我曾经在北京学习过,自己体会过中国。你呢?坐在地下室里想出来的。
   
   焦国标:你要和我比经历,绝对比不过我,毕竟我比你多经历23年。这一点你怎么也赶不上。
   
   Laurel:那当然了,比凄惨肯定是比不过你,经历过各种斗争的年代。
   
   焦国标: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多,我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长。你那些看法和情绪我也都经历过,但我走过来了。你现在是幼稚园阶段,我现在是大学阶段。我经历过你的阶段,你没有经历过我的阶段。你经历的,我都知道;我走过的,你没走过。所以我明白你,你不明白我。大学生知道小学生,小学生不明白大学生。
   
   Laurel:你和你们CCTV的逻辑为什么这么可笑?因为它自己开倒车,反而一本正经地怪別人逆行。你那种毒入骨髓的大学生,还沾沾自喜?中国的大学实在看不出有什么优越感,假资料,假论文,假毕业证书。
   
   焦国标:我是汪洋大海,你就是小溪。我是东海巨鳌,你是坎井之蛙。我是大鹏鸟,你是檐间雀。我这么用母语凌轧你有点儿欺负小朋友。其实你没什么主见,只是迎合俗众,一天到晚瞎起劲。如果在文革时候,你肯定是参与打死老师的北京女中学生中的一员。
   
   Laurel:我比你有主见,因为我知道自由,尊严,Personal rights。如果老师都是你这样的,那打死是除害了。
   
   焦国标: 我给你个地址,你来北京除害吧,欢迎。你完全不懂什么是自由尊严个人权利。你就一个文革红卫兵造反派,一个革命者。
   
   盘古:需要真诚关注焦国标先生的变化。他的思想,我看非常人所有。
   
   Laurel:你有支持者了,你们俩继续。
   
   盘古:随意批评焦国标先生,太容易了。他的声音身姿是这个时代的雷电。有的人是毛妖附体。
   
   Laurel:你们俩真正是毛妖附体了。
   
   焦国标:我触及什么,什么就粉碎;我触及谁,谁就跳脚。
   
   Laurel:关健是你说美国说的不靠谱。
   
   焦国标:现在美国很像中国乾隆皇帝时期,身名俱泰,志得意满。
   
   Laurel:你来美国生活吗?你是美国出生的?
   
   昆仑山人:从讨伐中宣部到力挺中宣部,再到预测美国必然建立中宣部,焦先生这个弯子转的这么大,是怎么回事?
   
   焦国标:我不是力挺,我是客观考察世象。
   
   盘古:阴阳互转,佛魔互化,圣我一体,中华智慧。亿万当下群丑,便是妖孽,也是生命体。
   
   焦国标:我说美国如果不引进中央集权,200年内将解体,你如何证明这话不靠谱?女人是情感动物,她不愿面对的,你就不要讲,你讲了,她骂你有病。
   
   盘古:五四青年粉儿,红卫兵粉儿。
   
   Laurel:谢谢啊,本妞生在美国,长在美国。
   
   盘古:回来定居吧,再这样,野而呆了。华人吗?
   
   Laurel:NO。你以为说汉语就是华人吗,这么单线条思维。
   
   焦国标:这妞的血统比黄河水还混。美国分权太厉害了,已经成为美国的软肋,已经成为美国体制的弊端,难道不是事实吗?
   
   Laurel:美国要赎的罪之一,就是听信骗子政府那么多年,相信骗子政府那么多年,现在要改正。
   
   焦国标:无论如何,美国需要政治改革。美国问题和危机不比中国少。
   
   Laurel:你们国的GDP,各种经济增长如果没有搭美国的顺风车,那才是真正的画饼充饥。
   
   焦国标:你这口吻就像当年的乾隆皇帝。中国的GDP有美国的顺风车,也有中国人的奋斗。如果没有后者,美国的顺风车是带不动中国的。你们美国超市里的东西,个个贴着Made in china的标签,如果没有中国,你们美国人就没吃没穿光屁股上街。
   
   卢伟:谁搭谁的车?都是资本要赚钱而已。资本管俅你哪里的人。
   
   焦国标:说得对。美国凭什么让中国搭顺风车?还不是因为有钱赚?
   
   盘古:“美国凭什么让中国搭顺风车?还不是因为有钱赚?”说得好!
   
   焦国标: 不好意思,我们中国人民要围攻美国人民了。
   
   Laurel:因为你们是韭菜,所以理解你们的心情。
   
   焦国标:你以为你是割韭菜的镰刀吗?
   
   Laurel:我真的很烦你,你们中国人常说自己是韭菜,可美国老百姓没有说过,你不要混淆了。
   
   焦国标:我无意讨谁欢喜。我但说真情与实感,任它淹没与流传。
   
   谢选骏指出:焦国标靠着《讨伐中宣部》起家,现在主张“美国也需要设立类似中国中宣部的机构”,可见焦国标猛扇自己的耳光。此其一也。
   
   (二)
   
   《焦国标:香港动乱自由谈》(博讯 2019年11月11日)报道:
   
   一、
   
   推友:您对香港问题达到一无所知的程度,不懂可以少发言,否则贻笑大方!香港当今的问题,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是政治问题,权利问题却远不是房价问题!
   
   焦国标:政治问题可以套用我这个公式。你觉得香港政治不民主不自由,你可以移民到自由民主的地方,英国,美国,你去呀,没人拦你。决不许你在香港挑事,祸乱香港,祸乱中国!
   
   二、
   
   推友:香港存在的意义,在于她的一套基础性的资本主义制度。再说直白点,香港是自由港,香港的价值,就在于她是自由的!自由!香港死,大陆完。社会主义体制需要一个信用担保才能和资本主义体制做经济交流,香港就是这个担保。 說上海和深圳可以替代香港的,是無知。
   
   焦国标:不要再神化香港了!再神化香港,香港人更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就是要用上海、深圳替代它!就是要香港衰落!香港枯萎成底特律,枯萎成俄罗斯的远东西伯利亚城镇,香港人就不牛逼了!就不觉得是特殊华人高高在上了!连香港货柜车司机都来中国包二奶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三、
   
   推友:港人的五大诉求不是天花板,而是地板!百日游行百条人命,换回一个“半民主”,港人命有多贱?
   
   焦国标:你问港人命多贱?我告诉你一个数字:不拿一千名港人的命做祭品,香港平定不了,就这么贱。
   
   四、
   
   焦国标:民主必须温良恭俭让!这些兔崽子如此对待林郑行政长官,与文革造反派的批斗会何异?如此藐视长上,我看活得不耐烦了,应该杀掉!
   
   推友:民主必须温良恭俭让?这是你对民主的理解还是要求?作不到的就该杀掉,你比共产党还魔王?
   
   焦国标:共产党能避百邪!中国离不开共产党!民主必须温良恭俭让,这就是我为民主立的规矩。否则就不是民主,而是野蛮,必须坚决扼杀!
   
   五、
   
   推友:十一國殤日前夕,習近平肖像滿地,被港人任踩,过瘾!
   
   焦国标:都自由成这样了,作死的兔孙,不知道你们还想要什么样的自由!
   
   六、
   
   推友:香港人民向尊敬的习主席献上新鲜鸡蛋。
   
   焦国标:香港暴徒像文化大革命的造反派一样疯狂,与文革如出一辙。大陆人之所以讨厌香港乱局,这是一个主要原因,这些场面唤起大陆人对文革打砸抢烧的回忆。
   
   七、
   
   朱镕基:我們如果沒有把香港搞好,我們會是中國的罪人。
   
   焦国标:如果我们听任香港成为中国的溃疡,我们同样会是中国的罪人。
   
   八、
   
   香港民主人士:我们需要美国支持香港六月开始的反送中运动,抗议示威民众多次敦促美国尽快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焦国标:傻子,你们最需要的是北京的支持!
   
   九、
   
   推友:事到如今,香港人真的要認真考慮獨立建國了。
   
   焦国标:我看你妈的锅台角上还有块空地,可以去那里建立香港国。
   
   十、
   
   推友:习猪头说谁搞分裂就让谁粉身碎骨,中共分裂那么多土地和人民出去,是该先让自己粉身碎骨。现代文明社会,对任何人,包括敌人,都不会用这种恶毒的词汇,这也就是当年的红卫兵会脱口而出。
   
   焦国标:最像红卫兵的是你,口中整天发出虺蛇的毒气,污染中文世界和华人灵魂。
   
   十一、
   
   推友:草菅人命,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只敢远距离对人民开黑枪!这是驱散人群吗?这是维持秩序吗?这是有意打死打伤抗议者!
   
   焦国标:街头清空了,功劳大大的!现在不是讲道理的时候!现在就是要你回家呆着,不许上街,上街就开枪,甭废话!等太平了再讲道理!
   
   推友:禁蒙面法完全成为黑警任意抓捕香港人民的工具!这比公开的戒严还白色恐怖。
   
   焦国标:这就对了!特殊时期,特殊办法。街头整天闹,你隔岸观火,看上瘾了?当免费连续剧看呢?安的什么心!
   
   推友:三个少女在一起也被抓,说是非法集会!
   
   焦国标:如果不上街能会被抓吗?瓜田李下不知道吗?凡事有经有权。有时莫说三个人上街,就是一个人也不行。若实行宵禁,就不能见人,见人就抓。是非之地,被抓活该。
   
   推友:只许警察蒙脸,不许百姓戴口罩。
   
   焦国标:警察与百姓的权力能对等吗?警察不仅有抓人的权力,还有直接开枪杀人的权力,所以别和警察比权力,别拿豆包不当干粮。
   
   十二、
   
   推友:黎智英看来要和勇武派切割了。
   
   焦国标:此次香港作乱,他一开始就是糊涂的,现在与继续蒙面上街派切割是还有一半糊涂,因为他的逻辑和腔调是苦毒凶恶的。敌视港府和敌视中央是最大的糊涂,是一出门就糊涂。我提醒海内外反对派一句话:敌视习近平,敌视共产党,是一种落后的世界观和政治观,是一种害人害己害中国的坏意识形态!
   
   十三、
   
   推友:不知这次刚闹何时是个尽头!
   
   焦国标:对香港断水,断电,断气,断网,断交通,断一切供应,尽头就到了。作死就让他死去好了。香港现在就是当年内地的文化大革命,人性恶全部被激发出来,香港不衰败天理不容。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