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军队接管香港的条件已经成熟了]
谢选骏文集
·拉铁摩尔是苏联间谍以及中国的二元性
·欣赏自己与欣赏他人
·日本核危机敲响了主权国家的丧钟
·王国维死于“国民党的文革”
·缺乏知识的哈佛主任
·欧洲最穷的地方特兰西瓦尼亚
·两个中国钱多人傻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王岐山与孙中山都是美国公民
·真正的穷是越变越穷
·自由是通向奴役的道路
·24史都应该禁止出版
·中美关系是38年还是50年
·多数国家都参与了六四屠杀作恶——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二十
·国家主权控制思想主权的典型案例
·中国特有的创新并非中国特有的创新
·台湾逃犯为何反对郭文贵爆料
·普京牧师的忏悔
·把美国大学生改造成为共青团员
·共青团员进入美国会不会遭到审查
·中华复兴——在英国建立租界
·王岐山算是相对的清官
·美国逐渐变成两百年前的满清
·以夷制夷结果让中国变成了夷
·论苦行的医治作用
·上海不惜工本修补半殖民地垃圾
·“修昔底德陷阱”不就是“一山不容二虎”
·欧盟不甘心就这样走向灭亡
·美国已经开始走向“老二”
·谈谈匿名攻击的组织系统
·80%的谣言来源于政府
·“元规则”就是“元朝的规则”
·吸毒取代了吸烟成为流行趋势
·满洲奴隶比共产奴隶更加“爱国”
·感谢网友的声援
·欧美虚无主义的担忧
·保姆比母亲更加神圣吗
·孔府里的汉奸记录
·意大利人不全都是垃圾
·智商和地缘
·治国者不能治家
·刘晓波与瓦姆比尔
·蒙古狗娶了俄罗斯女人
·《约翰福音》应该纳入中国大学课本
·一切的丰盛
·“修齐治平”与制度性腐败
·国家主权的通病就是如此无情
·曾节明可以继续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国迈向中央之国的道路
·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中国何时有望成为一个民主国家
·谢选骏:“毋宁死”与“没希望”
·人均产值后面的陷阱
·中美交战将不分胜负
·裴敏欣忽视了习近平本人的想法
·溃而不崩还是改朝换代
·张学良的特务生涯改写了历史
·张学良的毒瘾和党性
·刘晓波就是萨达姆侯赛因
·论圣人
·华人为什么喜欢吃肠子
·名校名牌与趋亡国奴性
·马克思的货币理论一钱不值
·三不朽与两杆子
·虚无主义是新宗教的前奏
·两个中国与苏俄卵翼
·“伦敦客”对一个生命的即将消失如此开心
·甘阳是八十年代文化热中的贩夫走卒
·北京也会否定中美三个联合公报
·亡国奴说“我们民族最缺笨人”
·“伦敦客”对一个生命的即将消失如此开心
·“伦敦客”喜看晓波“死也要死在西方”
·改变地缘的新技术
·是中医还是马铃薯让中国人口增长
·害人的魔鬼是老师而不是校友
·《河殇》为什么会“肤浅”
·ABC神学与洋泾浜英语
·中国如何才能征服日本
·中国学者为美国引爆定时炸弹
·中国没有自由因而比美国安全吗
·邓小平的阴魂复出香港
·英美何德何能建立世界帝国
·为什么中国模式无法复制
·小国时代不是谢选骏的臆测
·一国两制与南北朝政治
·李光耀必须成为吸血僵尸
·一国两制是南北朝而不是土司制度
·专制奴化的女生容易绑架
·俾斯麦是中国需要的稻草人
·中国可以联姻统一俄罗斯
·超级玩具“辽宁号”航母
·欢迎中国政府给2017年G20峰会献礼
·祝贺郭文贵荣升政治局常委
·全球战国进入晚期
·满清为何挖空心思地阻止中国发展
·乔姆斯基不知道悬崖底下是太平洋
·“均富”的恶果就是伤口撒盐
·不需要入侵的入侵
·美国从战略进攻转入战略防守
·“出云”号叫阵“辽宁”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军队接管香港的条件已经成熟了

   谢选骏:军队接管香港的条件已经成熟了
   
   《港警内部分裂?香港警察公开信》(2019-08-10 综合新闻)报道:
   
   匿名联署公开信的香港警察上传的肩章照片(公务员secret脸书账号)


   “反送中”运动展开以来,香港警队完全成为政权打压港人的工具,与市民对立,不少消息指香港警察内部濒临崩溃。一批香港警察昨日就在“公务员Secrets”facebook账号发表匿名公开信,希望特首林郑月娥、保安局局长李家超、警务处处长卢伟聪及警队高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两个月来的冲突。根据上传的警阶肩牌,至少有一个总督察和三四个督察。
   
   警察声明全文:
   
   警察不是政治工具,反而是保护鸡蛋的高墙
   
   我们是一群来自不同单位,不同职级的警务人员。在此之前,已有多名同事因近月的一连串政治事件撰文。我们没有任何越权或不尊敬之意,也明白中立性对我们的重要性。但为了避免冲突再次发生及升级,我们必须在这个时候再次发声,因为我们相信现时无论前线同事及示威者已去到临界点。特别看完特区政府高官们今天举行的记者会,还是希望传媒朋友能够可以帮我们的感受传递给特首林郑月娥女士、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先生、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女士、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先生、警务处处长卢伟聪先生及警队各高层:
   
   自2014占中开始,警队成为巿民与政府的磨心,我们明白到一般巿民未必能够体会到警务人员当中的位置及辛酸。我们长时间受到社会各阶层的谩骂,纵使身心俱疲,甚至有同事因情绪失控以致身陷囹圄,但我们绝大部份同事仍紧守岗位,尽力保护巿民生命财产及维持社会秩序。当占领运动完结后,留下的是撕裂的社会、反政府的种子及一股仇警情绪,政府及警队上了宝贵的一课,但却没有得到教训。
   至本年度6月9日反逃犯条例大游行,我们警队同事期望特区政府会仔细聆听社会声音去寻求解决方法,避免再次将警队放于磨心位置。可惜,特区政府仍刚愎自用,漠视民意,强推条例,导致612警民冲突及其后一连串的地区示威事件。
   一场修例风波,造成的不单是再一次的社会撕裂,甚至将一切是非黑白道德观念完全扭曲。有人会为无差别袭击巿民的暴力案件拍手欢呼,亦有人会为袭击警察的示威者呐喊助威。更令人心痛的是,平日奉公守法的巿民学生甚至冒着受伤或被捕的风险走上街头抗争,为的是成就一个更好的香港。个多月的社会运动,特区政府仍漠视社会的种种诉求,任由社会秩序失衡,更想借用警队及司法制度去压制巿民的不满。
   警察从来都不应该是用来解决政治问题的工具,根治社会撕裂的方法从来都在当权者手中。虽然特区政府已错失了补救的最佳时机,但为了防止加剧社会不满及撕裂,请特区政府能审时度势,不要再纠缠于无谓的管治威信问题。其次,这次修例风波并不单单是一场有否“使用过份武力”的警权问题。我们必须承认,这次政治事件远超监警会所能负责的职权与职能范围。在“不割席、不笃灰”的原则下,要警队协会赞同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几乎是不可能,但问题在于事件中被调查的一方,是否有资格决定被独立调查与否?事实上,多个协会发出的声明亦从没有咨询我们。同时,执法尊严亦应该包含勇于改过的承担。平心而论,警队在这次大型騒乱中没有可能“零犯错”,加上武力应用本身就不是一件外人容易理解的事,为了重建巿民对警队的信心,独立调查既能为社会提供一个冷静期以缓和情绪,亦能给整个政府及社会检讨改善的空间。
   面对社会各阶层的指责,各同事亦渐渐情绪崩溃,这种情况下已经不是一句“受过专业训练”或“you are well paid for it”就能轻轻带过。警队士气已低无可低,警队声望亦已荡然无存。面对这种困局,警队高层除了对外不断谴责,对内强调克制,似乎已迷失方向,无计可施。于警校受训期间,我们学识了服从与纪律,但我们从没有抛弃过做人的尊严及良知。当权者执迷不悟的时候,请不要一次又一次将我们放置于刀刃之上,利用我们当作政治问题的“挡箭牌”。
   因为这次政治事件,我们流过不少汗。
   因为这次政治事件,我们流过不少血。
   因为这次政治事件,我们流过不少泪。
   因为这次政治事件,我们的家人受到牵连。
   因为这次政治事件,我们的朋友不敢苟同。
   因为这次政治事件,我们被居民驱赶。
   因为这次政治事件,我们被社会质疑。
   
   因为这次政治事件,我们甚至会看着自己的制服抚心自问,初衷是什么?
   612事件后,外界对警队的质疑主要集中在有否使用“过度武力”,及至721事件,元朗西铁站白衣人公然袭击无辜巿民,部份警队高层涉嫌勾结乡黑,采取放任态度,没有提供警力保护当区巿民,最终导致四十多人受伤。警察天职为保护巿民生命财产及维持社会秩序,这是当初我们选择做警察的最大诱因。但警队高层姑息养奸,视巿民生命安全于不顾,亦视社会秩序为无物。元朗袭击事件过后,处方对外一再强调当日指挥无误,现场同事行动合适,以上言论不得不承认直接影响市民大众觉得警队已无力维持社会秩序及保障巿民的人身安全。部份前线警员已失去专业判断,盲听上级不合理的指挥调配。元朗黑夜,受伤的不单是四十多名无辜巿民,更多的是同事及巿民对警队的腐败无能的失望。
   警队高层们,不要再自欺欺人了,你们对得起其他坚持自己理想及专业而继续疲于奔命的同事吗?你们穿起制服时还有一丝丝愧疚吗?元朗721事件,我们不愿相信警黑勾结,但不论是决策失误,抑或真的是警黑勾结,恳请处方承认过失及配合廉政公署之调查。
   将事件中需要负上责任的人得到其应得的后果,还巿民及警队同事一个公道,还我们一个公义的社会。正如之前的另一位同僚文中所言,我们并不能奢求每一位受过伤害的巿民的体谅,尤其于元朗暴力事件中每一位身心受伤的巿民,我们不能抚平你们受过的伤害。当公义不能彰显的时候,我们唯一可做的就是团结一致,追究政府及警队管理层中的肇事人士。
   我们绝对明白巿民的愤怒,但请体谅政治事件只占了我们日常警务工作的一小部份。将这种愤怒发泄于围堵警署或袭击前线警察上,只会影响日常刑事调查、交通管制、街道管理及防止罪案等其他真正的警务工作。揶揄,仇恨及报复不单无助解决事情,而最终香港巿民亦会真真正正损失了一支曾经优秀的警队。平心而论,市民不会一夜之间骤变“暴徒”,警察亦不会转眼瞬间炼成“黑警”,但当长此下去,警察每日面对的是砖头纵火、欺凌侮辱时,市民又期望他们如何执法?请你们相信,绝大部份同事在脱下政治枷锁的时候也是尽忠职守,以服务社会为己任。
   各位同袍,面对激进示威者的攻打警署及袭击,我们也是极度愤怒的。一方面我们要为政府的施政失误而承受八方怒火,另一方面我们要服从上级一切“合法”命令及执行维持社会秩序的工作。当警察注定了是在政治争拗中被犠牲的一群,我们不会认同这些破坏行为的同时也不代表我们不懂辨别是非黑白。警察这份职业的独特性也许不会得到所有人的认同,但无论如何,我们相信各位也记得当初加入警校时的誓词,在执法的时候亦请谨记“不对他人怀恶意”。纵使我们与示威者站在不同的位置,但是我们有同一个理想,同一个目标,就是建造一个更美好的香港。警务工作从来不是一份“犯法就拉”的容易工作,集体意志的同时可以维持独立思考,恪守政治中立并不代表需要政治冷漠,严正执法的背后亦应该包容同理心。
    卸下戎装,以香港人的身份退一步看,就会明白到彼方不是一场我们认知中的“暴动”,而是一场有“广大民意授权的运动”。因此我们所学的防暴训练并不一定适用于现今的社会运动上。警察与巿民从来不应处于对立面,更重要的是理解与包容,请不要再将仇恨继续扩散。当我们能换个角度,换个身份,定必能看到一片海阔天空。在这个敌忾同仇的氛围中,包容与理解变得奢侈,散播仇恨虽会换得部份人的“认同”,但却只会加深社会撕裂与伤害。我们恳请各位议员及专业人士,在是其是,非其非的前提下,不要盲目将仇恨散播。
   我们仍然热爱香港这遍土地的时候,需要的是制度上的改革。当我们仍忠于警队及香港巿民的时候,需要的同样是警队制度上的改革。我们并不能代表整个警队,但我想强调警队内不只存在一种声音。整个社会已达临界点,若当权者仍选择不作不为,警队管理层继续将前线同事放于巿民的对立面,只会对整个香港造成更大的伤害。
   我们恳请管理层减少将同事放置于与示威者不断升级的冲突中,尽量避免双方有任何损伤。在这个复杂的局势下,破坏与仇恨并不能解决事件,警棍与催泪烟亦不能压抑巿民的怒火。我们恳请特区政府聆听民意,运用你们的良知及政治勇气,正面回应社会问题,“政治问题,政治解决”,这才是你们该有的承担。
   鸡蛋与高墙,我们从来都应该是“保护鸡蛋的高墙”。
   朱凯廸议员,谢谢你曾经在冲突中拯救我们一名同袍。
   许智峯议员,谢谢你不曾恶言相向。置身于前线的社工、医护人员及良心记者,看见你们的付出亦是我们还是想站出来唤醒同袍们本身应有的专业坚持。
   同袍们,希望在明天。
   天佑香港!
   一群热爱香港,忠于警队的警务人员
   谢选骏指出:如果上述公开信是真的,而不是反对派分化警察的文化战,那就说明香港警察已经分裂了。这就使得军队接管香港的条件大大成熟了——除了全面军管这一看家本领,共产党已经黔驴技穷了。现在所需要的,仅仅是为军管制造舆论准备,然后就可以大开杀戒了!
   

此文于2019年11月1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