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人工智能的致命缺陷]
谢选骏文集
·8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3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4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5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8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2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3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7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9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90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工智能的致命缺陷

   谢选骏:人工智能的致命缺陷
   
   《世界上有多少“微工人”像工蜂一样劳作?》(BBC 2019年8月4日)报道:
   
   没有了“微工人”,我们还过得上今天便捷的科技生活吗?


   
   我们的日常生活已经离不开“智能信息”,想想你的智能手机上搜索引擎向你推荐相关餐馆,或你的音乐软件上向你介绍你可能喜欢的乐曲。你是否想到世界上有多少所谓的“微工人”在电脑前劳作?
   “我曾经有一个诊所,但不得不关闭了。”米切尔·姆诺斯(Michelle Mu?oz)住在委内瑞拉,曾是一位牙医。
   随着委内瑞拉经济危机和通货膨胀日益加剧,“人们都没有足够钱去买食物,给孩子交学费,哪里还有钱去看牙医?”她说。
   两年前,她关闭了牙医诊所,改做网络工作,加入了世界上成千上万电脑前的幕后“微工人”(Microworker)大军。这些人实际上就是电脑的助手,做电脑做不了的工作。
   我们每天接触的所有智能信息,离开这些“微工人”就都不可能发生。他们向电脑输入大量信息,向AI 人工智能添加“人工因素”。
   媒体提到这些“微工人”时常常将他们形容成低工资,受剥削的一群人。其实对很多人来说,这类微工作非常重要,是解决生路的一个途径。就像米切尔,她说,微工作已经成为她维持生计的唯一来源:“我干这份工作比当牙医挣得多。”她说,好的时候一天能挣大约80美元,她买了一部智能手机用于工作。委内瑞拉的米切尔曾经是牙医,现在成为电脑前的“微工人”。
   亚马逊土耳其机器人
   2005年,世界电商亚马逊巨头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建立世界第一个人力资源网站“亚马逊土耳其机器人”(Amazon Mechanical Turk)时,曾称这些微工作为 “artificial artificial intelligence”(人工人工智能)。这个名称来自18世纪的一个典故:有人诱使棋手以为自己在跟机器下棋,实际上一位象棋大师在幕后操纵。
   中国程序员抗议“996”加班走红网络
   智库研究警告:英国色情法或为中国获取情报开方便之门
   BBC调查:抖音海外版存在少儿用户被迫送礼“受压榨”现象
   18世纪的“土耳其机器人”:有人诱使棋手以为自己在跟机器下棋,实际上一位象棋大师在幕后操纵。
   亚马逊最初利用“微工人”来清除掉电脑无法清除的成百上千万的重复页面,因为这个庞大项目是一个人无法完成的,于是他们把这个工作分成上千份小活儿,数以千计的工人得以共同完成。
   目前,没人知道世界上共有多少这样的“微工人”,但仅仅在“亚马逊土耳其机器人”上每月都有数以十万计的人在工作,每天任何一个时刻,都有2,500人在电脑前工作,主要来自美国和印度。
   很多“微工人”都有高学历
   这些“微工人”并不是简单的机械工人,他们很多都拥有高学历。
   国际劳工组织在世界75个国家调查了3,500名“微工人”,发现他们的平均年龄为33岁,其中三分之一是女性 ——不过这个比率在发展中国家下降到五分之一。
   “微工人”中拥有大学学位的人最多,高达37%,研究生学历的占20% ,受过大学教育的占22%,中学程度或以下的不到18% 。这些人里一多半都曾是科学与技术专业,23% 学工程,还有22% 学习 IT 信息技术专业。
   在那些经济危机的国家,这类微工作格外重要。
   叙利亚青年亚雅在伊拉克的难民营里,也可以做网络微工作。
   危机之中靠微工作幸存
   叙利亚青年亚雅·阿尤布·艾哈迈德(Yahya Ayoub Ahmed)逃离战乱中的国家,在伊拉克的一个难民营居住。在难民营他学习英语和 IT 知识,现在已经加入了世界“微工人”大军。
   “你可以远程工作挣钱。在这里找工作可不容易。”亚雅说,“这份工作可以使你不必申请和递交简历就得到工作。”
   不过,像在伊拉克这样的国家,干这份国际性的微工作并不像在其他国家那样方便。因为大多数网上微工作公司都不愿雇佣来自伊拉克那类的国家,因为支付工资非常不方便,大多数公司都使用 PayPal 这类网络银行系统。
   所以,像亚雅这样的“微工人”必须跟雇主签署特别合约来解决这个难题。
   生活在深陷经济危机的委内瑞拉也不容易,委内瑞拉“微工人”拉法尔·佩雷斯(Rafael Pérez)看到很多网上提供的微工作都把他们排除在外。而且他还多次做了工作后,没得到报酬。
   “有一次,我15天内挣了180 美元,对我来说这是很大一笔钱,但他们一直没有付给我。我通过电邮,又打电话,但根本找不到可以帮助你的人。”
   另一位委内瑞拉“微工人”米切尔说,一开始她也遇到这种情况,现在她会先考验一下提供网络工作的网站,直到信任他们才开始为他们工作。
   离开“996”工作制,前互联网公司高管带着相机环球旅行
   色情仍然是推动互联网发展的原动力吗?
   微工人向电脑输入各种信息,成为电脑的“助手”。
   微工人的福利问题
   现在网络微工作的工人福利问题受到更多关注。世界劳工组织发现,“微工人”的平均工资大约是每小时4.43美元。其中美国工人每小时平均4.70美元(仍然低于最低工资),欧洲工人挣每小时3美元,亚洲地区工人挣每小时2.22美元,而非洲的“微工人”只挣每小时1.33美元。
   而且,这些工资还未能考虑到这些“微工人”通常每小时工作成果都会有平均20分钟的无薪酬工作量。例如, 寻找工作机会,向雇佣机构回复各种问题和质量监控。
   “我一天大部分时间都在网上寻找工作机会。一旦发现了,我就得马上开始干。”拉法尔说。
   他说,最好的时候一天可以挣8-10 美元,意味着他可以买一盒鸡蛋,一公斤玉米粉和一公斤豆子。“干这个工作过不了好日子,但能填饱肚子。”
   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的保拉·图巴洛(Paola Tubaro)教授说,网络微工作已经不是一个临时现象了,已经成为智能信息技术发展的一部分。
   “即使将来电脑更聪明了,例如可以分辨出猫和狗的形象,你仍然需要输入更多信息使电脑得以辨识。”图巴洛教授说,随着技术的发展,需要更多人输入信息。
   目前,对微工作平台没有什么政府管理规定,尽管世界劳工组织呼吁对这类工作出台更合理的管理措施,确保最低工资和支付方式更加透明。
   “微工作是很多人都意识不到的,很少得到公众关注,”图巴洛教授说,“如果这些工人得不到合理的工资,或得不到社会保护,那是很不公平的事。如果人们仍然在犹如19世纪工厂工人那样的条件下工作,那是不能接受的。”
   委内瑞拉的米切尔同意这个观点,她说,“微工人”应当得到更多支持和承认。她说,那些工作平台从他们的工作中受益获利,而“我们工人所得到的报酬——至少在委内瑞拉 ——微乎其微。”
   
   谢选骏指出:“微工人”像工蜂一样劳作的处境,说明了人工智能的致命缺陷——没有“微工人”像工蜂一样劳作,人工智能就会瘫痪。这就是人工智能的致命缺陷。机器人会威胁人类吗?除非有“微工人”像工蜂一样劳作进行协助,否则那是不可能的了。
   

此文于2019年11月1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