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为拍照而拍照的摄影师才是好摄影师]
谢选骏文集
·为免再烧柴,不让青山留
·西方文明是自掘坟墓的快手
·钢筋水泥的囚笼即将瓦解
·性格由不得自己而是时代的产物
·新冷战不是旧冷战
·毛泽东死狗不是革命者
·炒掉鹰派准备投降
·中国的主权太太太脆弱了
·种族混合导致平均智商的下降
·911恐怖袭击是共产党中国的最后崛起日
·冷战结束使得人们吸毒上瘾
·比尔·盖茨比爱泼斯坦还要黑
·沙特阿拉伯是全球黑暗势力的大本营
·鸦片战争反伤英国
·进化根本就不是进化——进化论不如周易
·西西弗斯为何拒不罢工——希腊人的愚蠢
·人类灭绝之后地球续存反而减轻了人类的压力
·伟大思想为何都反社会甚至反人类
·太专业了反而弄巧成拙——完美成为玩没了
·战胜义勇军进行曲的血肉长城
·美国议会为何不做中国人权法案
·“中美国”变性“中英国”
·谁说苍蝇叮不死大象——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中国独立”
·潘金莲的纸老虎成长为共产党的塑料水怪
·中国政治是没法妥协的政治
·从香港逃亡海外的浪潮开始了
·中共在美国建立了血汗工厂
·王丹还想当腐败分子的领袖呢
·爱国汉奸考
·台湾只需要一个邦交国
·佛法就是魔法,佛就是魔
·郭台铭急流勇退真聪明
·西方国家为何喜欢和魔鬼打交道
·北京老炮儿宣扬了日本武士刀
·墨西哥人口过剩入侵美国
·没有假学历办不成大事
·华国锋的亲戚禁止国民评论国事
·共产党中国的好运气又来了
·反美武装维护了美国的新闻自由和尊严
·英国人学习了寄生虫天赋——英国的殖民策略就是运用黄蜂的生存方式
·台湾的希特勒——刑场上的婚礼
·美国喂肥了中共
·满鞑子为何不嫌弃死人住过的故宫
·毛泽东是苏联的儿主席
·科技发展揭开文盲新时代
·自由高于金钱——斯诺登如果真的热爱自由……
·谬种流传的人工授精
·卖球鞋的人才需要走一万步
·中国没有私营公司
·中美两国互相干涉内政
·留学就是赌博
·毛泽东是废青也是害人虫的祖宗——曱甴王
·终身制为何迷人
·中国干涉美国内政还否认关岛为美国领土
·川普不是窝囊废而是卖国贼
·从开放社会到全球政府
·拜登也不是个好东西
·梁漱溟晚年沉迷佛教、崇拜毛泽东
·枪杆子里面出议会
·川普要练法轮功
·愚公移山是破坏大陆生态环境的魔鬼计划
·二维码也是中国发明的了
·警察就是政府养来打人用的
·总统不问出处
·战斗民族就是强盗民族——斗争就是抢劫
·下一个就轮到蓬佩奥
·全球政府是解决气候变化问题的良方
·全球单一货币的前提是全球政府
·全球单一货币的前提是全球政府
·主权国家的妖魔正在毁灭生态平衡的系统
·中美争霸的新时代已经开始
·希尔顿老板为何自扇耳光
·马英九真是脑子坏了
·乌克兰比俄罗斯更难进行密室政治
·资源枯竭导致文明人类不再生育、野蛮部落吃掉文明人肉
·大兴机场遥对十三陵是最后的晚餐
·湖南是中国吸血鬼的故乡
·告别革命的人已经死了
·释迦牟尼成佛是从羞愧开始的
·亚斯伯格拯救地球
·人类正在啃光地皮
·中国梦忘记了中国——还把诸夷封为“主义”
·英国鬼子促成了希特勒的诞生
·香港权贵资本家捐地援助大陆权贵资本家
·黑道存在社会如何进行民主政治
·没有白人只有红人
·一刀切与瞎指挥就是不行
·解决美国流民问题的法宝
·政府作恶就是自然灾害了
·:《己亥年祭孔大典祭文》颂扬蒋介石、抹杀共产党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是西方的真理
·《河殇》和六四教会了中国种树
·癌症是人体的地下党
·癌症是人体的地下党
·仇内是汉人的一个劣根性——余英时可谓一个睁眼瞎
·中国只有屈服于外来统治的习惯
·既然卖国就要彻底
·台湾人不知香港人的饥渴
·天问不如人问(A Meta Study)
·英国人是犹太灭绝营毒气室的先行者
·蒋介石10月1日无毒不丈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拍照而拍照的摄影师才是好摄影师

   谢选骏:为拍照而拍照的摄影师才是好摄影师
   
   《拍了100万张照片的美国街头摄影师》(BBC 2019年9月20日)报道:
   
   旧时美国的场景投射到墙壁上,一张张划过。一个身着夏装的女孩站在明亮的商店橱窗旁边。打着《广告狂人》(Mad Men)风格窄领带的上班族,信步穿行于城市公园。一个戴着花头巾的女子在午餐柜台休息,她身处的小餐馆是粉红色的疯狂幻象。温暖的红色、浓烈的土黄色、怡人的天蓝色——这些色彩让你想要在太阳下躺着。隔壁的展厅传来老式旋转式幻灯机咔嗒咔嗒的响声,让人怀旧。你或许有点期待收音机里传来辛纳屈(Sinatra)的歌声,闻到炸热狗的味道。


   
   让人时光错乱以及更加困惑的是,为这些充满怀旧色彩的美国战后盛景执镜的,是摄影师维诺格兰德(Garry Winogrand)。他以粗鲁地呈现六、七十年代美国城市的黑白照闻名,被视为街拍教父,集1930年代的罪案现场摄影师维吉(Weegee,维诺格兰德沿袭了他令人毛骨悚然的残暴感)和阿布斯(Diane Arbus,他认识后者,两人一起举办过展览)于一身。
   
   维诺格兰德的作品充满生机,活力逼人,往往以倾斜的角度拍摄,以近乎粗暴的方式呈现在你的面前。维诺格兰德也以同样的风格出现在拍摄对象的面前:在纽约和其他地方,他镜头中的许多人,看起来似乎要动手揍他的样子。
   然而,当你看到这些全新的彩色图片时,会问自己,是否真正了解他。布鲁克林博物馆(Brooklyn Museum)这个夏季展的目的,是要向我们展示维诺格兰德不同的一面——更亲密,也许更感性。展览汇集了450张照片,其中大部分从未在公开发表过。 即使你了解他的作品,或者说是尤其因为你了解他的作品,这个展览更会让你有新的发现。
   约会交友APP拍照需求催生新商机
   图辑:女人受到赞美后有何反应?
   
   首席策展人索耶(Drew Sawyer)介绍了这场展览诞生的前前后后。维诺格兰德的一些彩色照片之前也公开展出过,但直到索耶和同事来到这位摄影师位于亚利桑那州图森市(Tucson, Arizona)的档案馆,才获悉这批照片的数量——4.5万张柯达克罗姆幻灯片(Kodachrome slides)。“大多数甚至都没有洗印出来,”索耶解释说,一边回忆一边轻轻做了个鬼脸。“我当时并不知道我们面对的是什么。”
   维诺格兰德1928年出生在布朗克斯区(Bronx)一个工人阶级家庭。他童年贫困,没有钱,躁动的维诺格兰德不知道该如何打发过盛的精力。他高中未能通过毕业会考,加入美国空军后才拿到文凭。后来,他从哥伦比亚大学也辍学了。在玩了一下朋友的相机后,他放弃了绘画研究,加入了大学摄影俱乐部。1950年,他拍摄了一个女人醉倒在人行道上的照片,从这件作品中可以看到他正在形成的风格。此照片投给《生活》(Life)杂志后,他赢来了第一批为杂志拍照的合约。22岁时,他无意中成为了一名专业摄影师。
   
   在接下来的35年多里,维诺格兰德以疯狂的节奏工作——搞体育摄影、给杂志拍片、拍广告、教书育人,并且经常在他最喜欢的舞台——美国喧嚣的街头一连呆上几天。虽然他成为了一名受人尊敬的摄影家,而且1967年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具开创意义的新纪实摄影展(New Documents)上,他的作品与阿布斯和弗里德兰德(Lee Friedlander)的作品一起展出,但他慢慢遭人遗忘。直到1984年英年早逝,维诺格兰德才被公认为20世纪美国最伟大的摄影师之一,是埃文斯(Walker Evans)和弗兰克(Robert Frank)当之无愧的衣钵传人。
   生活的色彩
   然而,他也是一个让人难以言说的人物,作品数量惊人是一个相当重要的原因。据说,维诺格兰德拍照的速度很快,以至于镜头前的人都没有意识到他已按下快门。最近一部名为《一切皆可拍》(All Things Are Photographable)的纪录片估计,他拍摄的照片超过了100万张,许多照片从未被细看过。维诺格兰德的忠实拥趸、非常有影响力的现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Modern Art, MoMA)馆长沙尔科夫斯基(John Szarkowski)写道,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这位摄影师“就像一个过热的引擎,即使熄火也停不下来,拍了一卷又一卷,甚至顾不上冲洗”。当被问到为什么要拍照时,维诺格兰德曾经搞笑地说道,并非为了要讲故事,而是要看看“事物在相机镜头里是什么样子”。他似乎已经不再关心他拍的照片是什么样子,完全不关心。
   资深策展人、作家基斯马里克(Susan Kismaric)与维诺格兰德熟识。他把这些彩色作品的面世,比作发现了毕加索人生中没有人完全意识到的一个新时期。“他的作品中有这样一个我们完全闻所未闻的方面存在,”她告诉我,“这些东西值得关注。”
   
   维诺格兰德这一代摄影师在四、五十年代起家。对他们而言,彩色胶片是一种令人头疼的媒介。 首先,它不稳定,速度慢(需要更强的光线和更慢的快门速度),而且价格昂贵,冲洗不方便。除非是接受了杂志或者广告公司的委托,摄影师们是不会用彩色胶卷的。此外,还有它与家庭照的关系,摄影师埃文斯就称彩色照片“粗俗”。绝大多数严肃的摄影师都避免使用它。直到七十年代中期,埃格尔斯顿(William Eggleston)的作品才让人相信,彩色照片也是能够登上大雅之堂的。
   
   维诺格兰德一直忙于抓拍。他脖子上经常挂着两部照相机(一个拍黑白照,一个拍彩照)。他许多最著名的黑白照片,都有彩照版本,之间只有片刻的间隔,仿佛他是为了比较出片效果,或者为了抓住一些黑白照片无法捕捉的东西。此次展览中有一幅图片,着力表现的是一名女子的A字裙上鲜红的小碎花,维诺格兰德拿它与钴色的墙壁相呼应。在另一张照片上,一名男子斜倚在长凳上,可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露出了深红色的袜子(柯达克罗姆幻灯片以红色鲜艳著称)。如果说维诺格兰德的黑白照片看起来总是像要迸发而出,打破相框的束缚,那么他的彩照给人的就是一种更感性、更内敛的感觉。
   “这些作品太美了,”索耶说道。“(美丽)这些词,一般是不会用来形容维诺格兰德的作品的。”
   这个展览带我们进入一场经典的环美之旅——从维诺格兰德的故乡纽约一路向西,穿过亚利桑那、德克萨斯、新墨西哥,抵达加利福尼亚,他最后于七十年代末定居于此。虽然我们以前从未见过这批照片,但西部的照片多少让人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杰森一家》未来风格的建筑、湛蓝的天空、永远灿烂的阳光、汽车(总是有很多的汽车)。一个穿着条纹上衣的孩子把一枚硬币塞进自动售货机,地点可能是在一座汽车旅馆——它是对刺目的黄色、雪白,以及可口可乐大红色等色彩所做的一份研究。一个快餐小贩正在设法摆弄摊位的塑料罩,他身上的粉红色条纹衬衫与头上遮阳篷的条纹很搭。
   
   但更加让人惊讶的,是维诺格兰德在故乡纽约拍摄的照片。与他的黑白照片一样,我们看到了同样冷冰冰的中区街道,高楼下的污秽和阴影中的街道,但那种怀着警惕的期待——吓人的东西就等在拐角处,或许能勉强躲过——基本上是不存在的。你看到的每一个地方都存在片刻的平静,混战中夹杂着停顿。在一幅照片里,一伙三个人在台阶上闲荡,他们看起来像看门人,穿着淡蓝色的制服,与一栋写字楼的灰黑色花岗岩形成映衬。在科尼岛(Coney Island)欢乐沙滩上拍摄的一组照片中,一名秃头的中年男子斜躺在地上,抽着方头雪茄。他的蓝色泳裤和色彩鲜艳、带图案的毯子极不协调,但他毫不在乎。他在自己的天堂之中,有那么片刻,我们也在。
   维诺格兰德的彩照与黑白作品有一点是一致的,那就是狡黠的幽默。在一张街拍中,一个额发后梳、身着帅气海蓝色西装的男孩,跟在三名成年女性身后闲逛,外套随意地搭在肩膀上。他看上去好像要约她们出去喝一杯的样子。这是该展览中我最喜欢的一张照片之一,也许是因为它采用了那些黑白照片的构成要素:紧凑的组合,朝着一个没有什么危险的方向同样的推进力。没有对峙,没有僵持。无论这张照片中的人物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几乎肯定会很有趣。虽然维诺格兰德在黑白照片中的目光从来都不是残酷的,但确切地说,色彩似乎让他变得更加宽容。他拍摄的对象似乎也更放松。因使用柯达克罗姆胶片的缘故,还有光线,也许还有取景器中的色彩诱惑,都迫使他放慢速度,仿佛他找到了一种与城市不同的节奏。
   当被问及维诺格兰德为什么要拍那么多照片时,基斯马里克说,即使是现在,她也不确定:在她看来,这近乎一种欣喜若狂的行为,一种在周遭世界的戏剧里迷失自我的方式。“他就是喜欢拍照,”她说:“我觉得就这么简单,或者说就这么复杂。”
   《维诺格兰德:色彩》,布鲁克林博物馆,12月8日结束。
   
   谢选骏指出:为拍照而拍照的摄影师才是好摄影师,因为他的摄影不为达到外在的功利目的,只是为了实现纯粹的拍摄!
(2019/11/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