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刘文彩的原型其实是毛泽东]
谢选骏文集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上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中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下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上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中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下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上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中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下
·「天子.永恒者」:一跋
·与上帝一起受苦
·三经论及其十三条注释
·神话与民族精神【完整版】全书目录
·《神话与民族精神》原序
·绪论神话的奥秘
·第一章表象世界的诞生
·第二章表象世界的系列
·第三章表象世界的直观
·第四章表象世界的主宰
·第五章表象世界的凝聚
·第六章历史化的道路
·第七章民族精神的形成
·第八章民族精神的背后
·第九章民族精神的结晶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附录援引书目和参考书目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文彩的原型其实是毛泽东

   谢选骏:刘文彩的原型其实是毛泽东
   
   《刘文彩后人今何在?学者多经商的少 孙子被活活勒死》(史海观复 2019-11-06)报道:
   
   听,人的烦躁和不安都在蠢蠢欲动,看,心的贪婪和梦想都在步步为营,说,不惧飙风的贫穷,不惧世态炎凉的懒惰还在生命的深处挣扎。一生一世,如花开花落,孰胜孰死,如同一杯云水禅心,如同一句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人生世事无常,当下的繁荣抵不过时间的流逝。


   
   “租债比山高,压断穷人腰,地主手里算盘响,佃户头上杀人刀;四方土地都姓刘,千家万户血泪仇!”这是建国后描述大地主刘文彩的课文。刘文彩是民国末期的大地主,出生于十九世纪末的四川大邑县安仁镇。他的父亲在盛年之时一共拥有三十多亩地,是当地赫赫有名的大地主。
   
   刘文彩有一个弟弟叫做刘文辉,是当地手握重兵的大军阀,被人称作是“西康王”。刘文彩仗着自己弟弟的权势,肆意妄为,欺压百姓。在百姓身上增加了很多种千奇百怪的苛捐杂税,例如花捐、厕所捐等等。被当地群众称为“刘老虎”。在百姓名不聊生的乱世中,刘文彩凭借着剥削欺压百姓,这位臭名远扬的大地主赚的盆满钵满,短短几年间自己的家产扩充了数倍。
   
   他曾经的地主庄园保存完好,现在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但是这位大地主也不是完全的残酷,他在发达期间也曾自掏腰包捐钱给当地的教育事业,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当地的经济发展。经过了数十年,这位曾经赫赫有名的大地主,他的后人又如何呢?
   
   大地主刘文彩后人如今在哪?学者多,经商的少,孙子被活活勒死
   
   刘文彩一共有过两任妻子,他的原配是吕氏。吕氏出生于普通的农民家庭,她和刘文彩的婚姻是传统的包办婚姻,她也有着很多劳动妇女都具备的吃苦耐劳和善良豁达的美好品质。但是吕氏刚刚嫁入刘家的时候,刘文彩的生活还比较困苦,而刘文彩的第一双孩子正诞生在这种环境中。在困苦的环境中,吕氏充分发挥了艰苦奋斗的品质,勤劳持家。但是也是由于长期的劳累,导致吕氏的身体早早地就垮了。艰苦的环境和长期的劳累使得吕氏的一双儿女身体虚弱,在乱世中不幸地夭折了。
   
   在吕氏去世三年后,刘文彩娶了杨仲华为妻。杨仲华嫁给刘文彩时,只有17岁,她在婚后一共育有一儿二女三个孩子,分别是长子刘云龙、长女刘忆云和幺女刘婉蕙。杨仲华生性忠厚能干,性格刚强,和刘文彩的婚姻生活也是恩爱有加。但是随着刘家的家业越来越大,生活越来越富裕,刘文彩也开始经常出入花街柳巷。
   
   在这之后,刘文彩陆陆续续一共娶了三房姨太太,分别是凌君如、梁慧灵、王玉清。这五个女人贯穿了刘文彩的一生,她们为刘文彩生下了不少的后代。但是如今我们能够了解的只有其中几个孩子,而其他儿女们的资料我们已经不得而知了。
   
   大地主刘文彩后人如今在哪?学者多,经商的少,孙子被活活勒死
   
   这位曾经腰缠万贯的大地主,其后代子女却鲜少从商。由现在的资料可以知道,在刘文彩的后人中,有三个后代出国深造了。田正宏是刘文彩的外孙,他大学毕业后去到了澳大利亚,现在在一家商业集团担任高层。
   
   李香宜是刘文彩的外曾孙女,她现在也在澳大利亚生活,在一家音乐学院中担任钢琴教授,她在初中时就在音乐学院学习钢琴,在国内比赛和国际比赛中曾两次获奖。刘文彩的另一位外曾孙女,现在已经移民到澳大利亚,曾经在成都理工大学上学,后来在隆昌县担任工程师,之后又去了新西兰留学,最后转而到了加拿大
   
   刘文彩的后代中现在比较知名的是学者刘小飞,他是刘文彩第二个孩子刘元华的儿子。在岁月中刘小飞也在慢慢地寻觅散落在世界各地的族人。按照家谱延续,刘小飞本名应当叫做刘世飞,但是由于当时的环境山河变色,兵荒马乱,家族文化的传承也逐渐被斩断,便将名字改成了更具有现代意味的刘小飞。
   
   刘小飞一直认为自己爷爷的很多恶毒事迹都是莫须有的罪名,多年来他一直在奔走,试图为爷爷平反。在2010年,刘小飞在刘氏宗族的清明会中,刘氏家族的后人从全国各地来到安仁镇的刘氏公馆,举行宗族聚会,赴会者逾千。在这声势浩大的聚会中,刘小飞请来了当年刘家的长工,让这些耄耋年级的亲历者讲述当年的真相,试图还原一个真实的刘文彩。
   
   大地主刘文彩后人如今在哪?学者多,经商的少,孙子被活活勒死
   
   当然,刘文彩恶霸地主的形象已经成为了人们心中的故有印象,改变并不容易,在当时也激起了热烈的反响。刘小飞为爷爷平反的努力不止于此,他还根据走访采访出版了一部《出租院》,试图在这本书中还原真实的刘文彩。刘小飞有两个妹妹,都在隆昌县的石油系统工作,虽然刘文彩的很多后人如今也过着平淡幸福的生活,但是,刘文彩的一位孙子却因为自己祖父的恶霸名声被报复而凄惨离世。
   
   刘文彩在地主时期因为剥削百姓,其恶名已经传遍了整个中国。他有一个孙子叫做刘世伟,在建国后虽然躲过了当地人的报复,但是为了更好的生活,他仍然带着一家人背井离乡逃到了新疆地区,本以为能够在新疆清净的生活。
   
   但是刘世伟没有想到自己的祖父刘文彩的恶名已经传到了新疆,而当地的农民门对刘文彩这种地主的恶毒行径感到十分的愤怒,于是他们便决定大力地惩治刘文彩的后人,也就是刘世伟。就这样,因为自己祖父的恶霸行为,刘世伟被新疆的村民么活活地勒死了,而他的家人包括老婆和两个小孩(大的只有两岁,小的孩子还正在吃奶)也没能够幸免,都被斧子劈死了。
   
   烟花易碎,空枕旧梦醉酒杯。燕子回,明月不懂浮华。白驹过隙间,日月已经走过了无数的轮回,多少烟雨风尘早已消逝在时光的足迹中。刘文彩是恶霸地主也好,或者这些罪名是莫须有也好,一切都随风飘逝了。如今的人们只在镂花灯盏中倚栏顾盼,看花开花落。只将那个乱世中的刘文彩放在记忆中封存。
   
   谢选骏指出:大家可能不知,刘文彩的原型其实是毛泽东——“在百姓名不聊生的乱世中,彩凭借着剥削欺压百姓,这位臭名远扬的大地主赚的盆满钵满,短短几年间自己的家产扩充了数倍。他曾经的地主庄园保存完好,现在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但是这位大地主也不是完全的残酷,他在发达期间也曾自掏腰包捐钱给当地的教育事业,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当地的经济发展。”——这不正是毛泽东的活画像吗?毛泽东打土豪,最后自己成为最大的土豪;毛泽东分田地,最后自己成为最大的地主,霸占占了全国的各地的宫馆楼阁不说了,还要监禁妇女,无恶不作……他私设公堂、严刑逼供、制造冤案,他的专政把中国大陆搞得乌烟瘴气。刘文彩的原型其实是毛泽东,他的遗像至今挂在天安门城楼上,诅咒和毒化着中国的复兴。
(2019/11/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