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澳大利亚只能算是个岛屿]
谢选骏文集
·县里的警察就是差点火候
·美国不对流感进行消炎处理的办法是错误的
·文天祥、史可法为何不能击败蒙古、满清
·没有核武器就没有和平
·没有核武器就没有和平
·中国人比加拿大还要坏
·斩断加拿大的手指
·维吾尔人会为阿拉伯人殉葬吗
·一边吃巧克力一边杀印第安人
·中国女犯即将超过美国
·2018年,喜乐的一年
·英国师法中国的分而治之
·有其母必有其子
·中国百余公共知识分子的垂死挣扎
·尼克松出卖美国
·毛主席偷看黄色电影
·第二次公私合营运动开始了
·新疆的澳洲化过程
·遇罗克因为匿名而送命
·百年梦碎的中国
·修昔底德陷阱否定了文明的冲突
·熊猫也是要吃肉的
·阴婚 (冥婚)与祖先崇拜
·逃兵敢于攻击将军,这就是川普获胜的原因
·中美争霸是苏美争霸的延续
·中美争霸是苏美争霸的延续
·市侩是这样炼成的
·市侩是这样炼成的
·土八路英语也是外行领导内行的恶果
·人民币贬值的速度
·75%的慈善捐助都是垃圾
·郑也夫最后的乞求
·统战部想害死习近平
·国家公园应该还给原住民
·僵尸经济的特点就是政策导向
·反共不是反华而是爱我中华
·科学——哲学——神学的125题
·中国鸦片战争的合法秘诀
·东欧野蛮人控诉西欧野蛮人洗劫了拜占庭
·外星人是殖民者后代的梦魇
·蔡英文是种族主义者
·川普抛弃库德——库德背叛美国
·共产党真爱美国总统
·青年卖命换钱,老年用钱买命
·讨伐苏联失败因为希特勒命名错误
·房奴时代宣言
·九二共识就是南北朝宣言
·伪装的难民和腐化的巡警
·割让给原住民还是割让给马克思
·宣传机器为何失灵,因为梦境飘忽不定
·宣传机器为何失灵,因为梦境飘忽不定
·千年沉疴并非五年计划可以解决
·比川普更加mother_fuxxer的来也
·冷战陷阱——从苏联的过去看中国的现在
·中国局势已经失控了
·古装戏都实现了一胎化了没救了
·去拉丁美洲戒毒旅游
·逼迫代购人士为娼的大连海关
·敲骨吸髓的治病救人
·美国开始废垃化进程
·汉族人该死
·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为何没有断子绝孙
·中国人缺乏安全感
·失主的的确确选择了窃贼
·列强就是中国的皇帝
·白求恩也是个白人优越论者
·共产党中国正在学习如何整合世界
·全球意识的诞生即将创造全球政府
·天安门屠杀三十周年亡魂归去来
·美国全国紧急状态法是走向世界帝国的基石
·现代南北朝进入晚期了
·马云原来是只鼹鼠
·错谬的《八九民运史》(陈小雅编造)
·联邦雇员以外的损失也应补偿补偿
·弱者相互原谅但强者从不宽恕
·现在的中国比毛泽东时代温柔三百多倍
·傀儡高官的下场最惨
·毛泽东火烤侄女惨死
·飞虎队摧毁了中国的文明
·飞虎队摧毁了中国的文明
·为什么要对偷听敌台施以重刑
·噗噗是否同性恋的跨国恋人
·白宫变成了川普大楼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杂
·没有费城律师就没有独立战争
·毛泽东的祖先在贵州
·放纵加拿大毒贩的公检法也应该绞死
·台湾不知亡国恨
·魔鬼附体的科技文明
·佩洛西·波罗蜥真是老糊涂了
·母亲真的只是一个借口吗
·大陆可以购买台湾的主权吗
·黑人并不都比白人愚蠢
·加拿大的今天就是欧美各国的明天
·北极熊终于干倒了美国鹰
·美方还在危险地自我麻痹
·白求恩是个断了脊梁骨的国际流氓
·基督教中国的黄金时代到了
·国家爱你的血汗和心肝
·教皇国与乌托邦
·谣言推动历史前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澳大利亚只能算是个岛屿

   谢选骏:澳大利亚只能算是个岛屿
   
   《中国崛起如何反衬出澳大利亚的种种问题》(BBC 2019年11月17日)报道:
   
   李克强正在访问澳洲,与总理莫里森见面。澳大利亚和中国持续升级的彼此指责及安抚,对两国关系造成深远影响。但澳中关系专家、伦敦大学国王学院凯瑞·布朗(Kerry Brown)教授撰文指出,在批评北京的情况下,澳大利亚长期以来也没有适当地检视自己。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缔造者毛泽东据说将澳大利亚称为“孤独的大陆”,然而从最近双边关系的起起伏伏,澳大利亚人除了感到孤独之外没有任何感受。
   
   中国为澳大利亚提供了众多且不断增长的游客和留学生,而且自2010年以来一直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对澳的投资也成倍增加,但因为坎培拉担心中国投资带来的安全和干预问题,澳大利亚当局也开始审查这些投资。
   
   在过去的十年中,澳大利亚已更换了五位国家领导人。 从会讲中文的陆克文(Kevin Rudd)到现任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尽管各有差异,但他们执政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发现,与中国打交道,从来都不容易。
   
   原因并非是这些领导人不想找到有效的打交道模式。譬如,陆克文曾试过以“真正的朋友会彼此坦诚”的方式与北京打交道, 但却失败了,原因是陆克文允许美国海军陆战队在达尔文港口北部轮训,让北京认为他实际上与美国太过亲密。
   
   朱莉娅·吉拉德(Julia Gillard)在位时试图寻求面向亚洲的整体外交策略。但是,中国在亚洲如此庞大这个简单事实让她的外交战略窒碍难行。后来托尼·阿博特(Tony Abbott)在2013年当选后迅速淘汰了这个策略。
   
   阿博特试图靠近日本,如果当年他能在坎培拉政坛的残酷环境中多待两年,或者日本当时真的能像北京一样,提出了诱人的金融提议,那么当初这个策略是可以行得通的。
   
   对马尔科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而言,他多年担任资深律师和战略家,致力于建立更加务实、平衡的关系,但这一策略因为澳大利亚地方及联邦政客被指受到北京的影响而破功。特恩布尔政府随后制定了剑指中国的“防止外国干预”法案。
   
   现在,莫里森总理走的道路也同样曲折:在语言上对中国强硬,但同时需要接受残酷的现实——对澳大利亚的繁荣来讲,中国仍然是最佳选择。正如他本周与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的会晤所显示的那样,礼遇总是会带来回报。
   
   毕竟,当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4年访澳时,他在坎培拉的联邦议会表示,澳大利亚需对中国抱有更大的野心和冒险精神。中国喜欢法治,也喜欢澳大利亚制度的可预测性。那中国为什么要寻求破坏这些属性?
   
   问题的一部分只是关于大小。中国崛起后成为关键玩家,也许是澳大利亚的关键玩家,但后者只有2400万人口。澳大利亚悠长的海岸线需要管理,但十分令人迷惑的是,该国却只有27,000名海军。
   
   “我在澳大利亚,但感觉受到中国学生审查”
   焦点:学者冯崇义也被中国“边控”了?
   澳洲再起恐华争议:女议员涉北京统战组织受到压力
   澳洲通过“反外国干预法”:中澳关系何去何从
   除此以外,与中国交往的种种,也使得澳大利亚国民心理中一些深层但通常被隐瞒的脆弱性暴露出来:尽管地理位置身处亚洲,但这个国家直到最近都从未想过要成为亚洲国家。
   
   最近几十年,澳大利亚的移民主要来自欧洲,美国则是安全和经济增长的主要来源。现在,澳大利亚正在接收大批来自该地区的新公民,其中许多移民来自中国。
   
   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澳大利亚的中国移民激增。
   澳大利亚的大学是一个很好的研究案例。有些大学有成千上万的中国留学生,这就意味着这些通常自由的教育机构,依赖着来自价值观截然不同的利益相关者的资助。
   
   澳大利亚国家广播公司 (ABC)最近在《四角》(Four Corners)纪录片中包含了几乎偏执狂的说法,即该群体中的许多人由于其政治干预以及他们作为技术间谍而可能开展活动的说法,对澳大利亚构成了安全风险。
   
   亦有些案例表示,一些学者对台湾、香港或新疆等问题感到压力。中国政府及其代理人有时对这些争议也确实采取严厉措施。但即便如此,还是能理解为什么有些中国人会觉得自己对澳大利亚国库的贡献,以及来到澳大利亚学习新技能的过程被外界解释得如此不堪而感到迷惑。
   
   
   澳洲选举:两名华人女性角力的选区
   澳大利亚面临的挑战
   眼前一个简单的事实是,没有哪个澳大利亚领导人真正在解决中国问题。 他们一直热衷于在合适的时候谈论中国这个庞大而又截然不同的新伙伴在价值观和世界观方面所构成的威胁,但却不太热衷于谈论自己国家的恐惧及自身问题。
   
   只有前总理阿博特对中澳关系有所见地。当年在一次私下谈话中,他对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提到,澳大利亚对中国的态度是典型的“恐惧兼贪婪。”
   
   图片版权EPA
   Image caption
   现任总理莫里森正在追随前任领导人的脚步,并继续采用高度矛盾的态度面对中国。
   澳大利亚可以避开来自中国的投资、学生以及机会,有时亦确实如此,华为便是一个例子。但是,这样的大规模尝试,例如在印度太平洋寻求其他合作伙伴关系,将意味着巨大的牺牲,并将对其思维方式进行重大调整。
   
   目前看来,现任总理莫里森正在追随前任领导人的脚步,并继续采用高度矛盾的态度面对中国。这可能是出于非常简单的残酷现实,那就是,除了“站起来”面对中国威胁,发表自信谈话之外,他的政府和国家别无选择。
   
   凯瑞·布朗(Kerry Brown)是伦敦大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汉学研究教授和“刘氏中国研究院”院长。 2012年至2015年,凯瑞·布朗担任悉尼大学中国政治学教授兼中国研究中心主任。
   
   谢选骏指出:毛泽东这个老肥婆不会穿裤子,一天到晚像个白痴那样泡在游泳池里,由此顾影自怜起来,想象澳大利亚是个“孤独的大陆”,就像老肥婆毛泽东自己一样。其实,澳大利亚只能算是个岛屿——澳大利亚国土面虽在世界排行第六名,面积为700万平方公里,但格陵兰岛的面积也有200多万平方公里,凭什么澳大利亚就称为大陆而不能叫做岛屿呢?再说了,澳洲的人口仅仅相当于台湾岛,一个澳洲的产值还不如广东,更不如美国的加州——加州GDP超过英国成全球第五大经济体,难怪他们叫嚷要独立。“澳大利亚只能算是个岛屿”——从这个角度也只有从这个角度看问题,澳大利亚的的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2019/11/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