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巴黎圣母院是个赝品]
谢选骏文集
·焦国标猛扇自己的耳光六次
·共产党侮辱了中国
·只有更野蛮的才能战胜野蛮
·香港正在购买进入中国的门票
·系列爆炸在一片静默中席卷欧洲
·墨西哥为何吸引摩门教
·天安门亡灵激发了香港学生的勇武
·贿赂的另面是叛国
·杀人犯为什么自己却不愿意死
·艺术品是一种货币
·中国如何避免勃列日涅夫的覆辙
·日本国家是天子哲学的产物
·康有为梁启超都是贪污犯
·我知道美国债务的最终结局会是如何
·南极争议证明主权国家的盗匪性质
·美国正在滑入个人统治
·彭博是个死硬的政治骗子
·蔡崇国是个共产党
·开枪杀人只是最低武力
·如何扫除毛泽东遗骸
·民主党的报应就是川普
·台湾政府拥戴中国共产党
·熟人社会如何运行民主
·水是从哪里来的——水是生命的关键
·翁仁贤狗魔附体烧死全家
·西藏人不该遵循印度人的教义
·现在的黑人不是过去的黑人
·英国炮灰怎么可能击败德国
·“中国”的地缘价值
·朝鲜是中国野蛮化的指标
·香港会有天安门勇士们吗
·香港为世界制造了“中国崛起”
·德国人为什么反对刺杀希特勒
·弯道超车的致命危险
·中国模式就是没有模式
·“天下人”不是老百姓而是控制了天下的人
·解放军棺殡“清垃圾”预告屠杀
·巴黎时尚源于多重杂交
·大众民主的缺陷
·有文化的苏联为何崩溃而无文化的美国却独霸世界
·强盗故居理所当然变成了警察局
·先夏城址的外来可能
·毛煮稀的绞索
·人生免不了上瘾
·黎智英是共产党,《苹果日报》成为《人民日报》了
·香港人权法案和共产党中国宪法一样都是废纸一张
·全世界独裁者控制了美国之音
·政治包养与海外民运
·一个半蓝色方案的战争
·国家主权压榨网络主权
·支付宝的“扶老人险”本身就是一个诈骗
·没有白色恐怖就是不行
·臭伊丽莎白
·聂荣臻的特务家族
·逆向淘汰的优生学
·从“拆哪”到“墙国”都是长城精神作祟
·欧洲之星为何落后于新干线
·西方文明的灵魂和宗教来自于回民的土耳其
·生命的毒素创造新的生命
·GDP增长率就是环境恶化率
·反对派人士为何出入共产党中国
·德国即将诞生新一代的毕加索了
·毛泽东是一个民族英雄吗
·英国人在死尸上都要抓一把毛
·抑郁、疯狂与变态——大国领袖的基本素质
·美国没有哲学只有实用主义
·俄苏文学让人亡国
·收破烂的奢侈品
·数学不是主观的也不是客观的
·律师楼是什么窝点
·狗比人更能助选
·焦国标以为真正的右派就是跪舔派
·焦国标以为真正的右派就是跪舔派
·焦国标以为真正的右派就是跪舔派
·向心中国的特务机关——大国崛起和小国时代的双重变奏
·邓聿文不懂“没有暴力何来民主”
·墨西哥政府就是恐怖组织
·希特勒为何灭亡
·有选票的人和没有选票的人
·从杀人殉葬到阴婚匹配的中国宗教
·共产党基层黑恶组织,共产党高层组织黑恶
·彭博(布隆伯格)是川普(特朗普)的爷爷
·后现代主义是通往废垃社会的道路
·唐太宗和隋炀帝如出一辙
·唐太宗和隋炀帝如出一辙
·伊斯兰为何比共产党长命
·司机的盛宴即将结束
·谁来封住总理的臭嘴
·铜锣湾书店案件是香港反送中运动的导火线
·我所经历的拘禁营
·从巴黎的游荡者到洛杉矶的流浪汉
·埃及妖孽浸染西方世界
·中国购买澳大利亚
·羊比狼更凶残
·“反共不是反华”派与“反共就是反华”派
·中国人是善良还是懦弱
·美国只要把投入韩战的兵力一半投入中国就可以维持国际均势
·共产党消灭了中国人的中国身份
·素食者更残暴
·动物也会趁火打劫、运用工具
·为什么唐宋的贪腐不及明清两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巴黎圣母院是个赝品

   谢选骏:巴黎圣母院是个赝品
   
   《巴黎圣母院重建问题 从中世纪背景思维来看》(2019年11月07日 转载 法广RFI 珍妮特)报道:
   
   巴黎圣母院塔尖在熊熊烈火中倒塌——2019年4月15日!


   
   著名的世界人类文化遗传古迹的《巴黎圣母院》在历经一场惨烈大火摧毁后,它的重建,如果在中世纪将会如何进行?
   
   巴黎圣母院,在大火后重建所遇到的这个问题受到法国世界报的瞩目及讨论。如今在重修工程的问题上,落入讨论的重点问题是:支撑圣母院建筑物主轴的梁柱框架究竟应该用金属或木头材质?
   
   在震惊全球的巴黎圣母院代表性的测风向仪尖顶塔楼,在熊熊大火中,壮烈倾圮烧融戏剧性倾圮倒塌的画面传送到每个人的眼目后,现今专家及全球民众都在问:什么才是重建巴黎圣母院的最好方式?
   
   如果说,很明显的大家似乎看法一致地认为,圣母院塔楼尖顶的外观应该保持原型,那么内部梁柱究竟应该用金属或木材,这就引起大家争论,成了有待定夺的问题了:决定应该用何种材料、何种方式来重建,以及应该用含铅建材或是用一种类似的金属材料,但又能够把对于楼顶建筑的铅毒污染减少到最低程度。
   
   但最主要的问题是,对塔楼尖顶测风向仪的重建,是否应该打造同样造型的尖塔测风向仪,或是采用一个现代化的测风向仪。
   
   若在中世纪,男女信徒从不会真正提出如同上述那样的问题。那么,这是否也象征了我们现代人与这些天主教堂建筑物的关系彻底改变了呢?
   
   在西元第九世纪至十二世纪当中,天主教堂的特色,是为了献给圣母玛利亚而打造的。而在中世纪前期,教堂比较是献给伟大的殉道者而打造的。
   
   在四世纪至1160年间,巴黎圣母院是为了献给了圣徒史蒂芬而打造的,而且这个中世纪的巴黎大教堂也不是建造在巴黎圣母院的所在地,而是建造在圣母院前面的广场位置。参观考古墓穴的游客现今仍然可以看到一些痕迹!当建造圣母院时,圣徒史蒂芬教堂的后壁的基础被拿来当作新教堂外墙的基础。因此,巴黎圣母院也经历过大教堂的移位,虽然即使只有几十米的距离。
   
   但是,从法国的十二世纪开始,尤其是在意大利的十三世纪,经济的增长使得有可能发起重大计划的纪念性重大古迹的大教堂。所以也就在这时候,天主教当局决定彻底拆除老教堂,拆除依附在别的教堂建筑物上,打造一个新的宏伟教堂,其建筑蓝图,面积规模及雕塑都标志着与老教堂的深度切断。也就是这样,诞生了这座哥德式大教堂,一个并被认为独特且雄伟的建筑。
   
   负责打造教堂的那些建筑师和那些一个接着一个的工程领导们,他们会定期地变更原初的计划。而且不时地,一面施工,一面改变原来的规模,去扩建这个教堂建筑物。
   
   出于美学的理由,主事者继续对巴黎圣母院建筑物的各个部分进行改造。有时会在立面或屋顶上添加雕像。重做一个马赛克或重新刷漆都是很常见的,通常也不会太考虑是否模仿原始的风格。结果通常,会在教堂中添加建造一个高台的讲道台,而其风格与最初的结构根本毫无关联。
   
   这个法文可以被人亲密地直译称为《我们的妈妈》的巴黎圣母院,其结构于1250年左右完成,但在14世纪,在诗班台的四周,加上了了雕刻的木栅栏,许多雕像,祭坛,和现代化的小隔间。因此,不仅大教堂从未被视为一个固定时代的纪念建筑物,它们并且还不断地移动,发展,重建和改造。
   
   那些第一批真正让人对于教堂的这些异质性感到震惊的人在19世纪,例如以公爵Viollet-le-Duc为代表的一些人物,他们明确地要把教堂打造成一个永恒,超越时空的文化古迹建筑物。
   
   为了从这些重大建筑物中消除这些他们认为是时代累积的异端运动,他们任意地想象建筑物的初始状态,结果工程与原来的建筑物的结构愈来愈远。
   
   结果只创建了一个新型态和增加建筑上其他的转换。因此,尽管人们渴望想要“重做同样的建筑物”,但这些大教堂最终将永远是几个世纪以来转型和改建的结果。所以如今真正的问题应该特别在于:我们希望我们的天主教大教堂变成什么样子?只有在我们能够回答这个问题之后,才能获得结论,找出我们想选择的建造世界文化遗产古迹的巴黎圣母院的技术和艺术。
   
   谢选骏指出:上述如何重建巴黎圣母院的争议是多么愚蠢——因为巴黎圣母院本来就是个赝品,是大力改造和重建的结果。既然巴黎圣母院本来就是个大力改造和重建的东西,为何不能再度改造和重建呢?
(2019/11/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