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考古学家不仅是盗墓贼还是盗猎者]
谢选骏文集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思想主权论026
·思想主权论027
·思想主权论028
·思想主权论029
·思想主权论030
·思想主权论031
·思想主权论032
·思想主权论033
·思想主权论034
·思想主权论035
·思想主权论036
·思想主权论037
·思想主权论038
·思想主权论039
·思想主权论040
·思想主权论041
·思想主权论042
·思想主权论043
·思想主权论044
·思想主权论045
·思想主权论046
·思想主权论047
·思想主权论048
·思想主权论049
·思想主权论050
·思想主权论051
·思想主权论052
·思想主权论053
·思想主权论054
·思想主权论055
·思想主权论056
·思想主权论057
·思想主权论058
·思想主权论059
·思想主权论060
·思想主权论061
·思想主权论062
·思想主权论064
·思想主权论063
·思想主权论065
·思想主权论066
·思想主权论067
·思想主权论068
·思想主权论069
·思想主权论 Sovereignty of Thought
·思想主权论070
·思想主权论071Sovereignty of Thought & Thought of 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2 & 071Sovereignty of Thought & Thought of 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3&SovereigntyofThought&Thoughtof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4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 of Thought and Thought of Sovereignty
·0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2思想主权论
·0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考古学家不仅是盗墓贼还是盗猎者

   谢选骏:考古学家不仅是盗墓贼还是盗猎者
   
   《高山考古学家:与时间赛跑抢救“冰冻文物”》(BBC 2019年11月1日)报道:
   
   冰晶从帐篷顶上落下来,落到了我的脸上,那一瞬间的冰冷把我惊醒。透过我身上盖的层层羊毛,我听到了微弱的呼吸声。迷迷糊糊中,我拉开睡袋,坐了起来,一只眼睛盯着我那罐防熊喷雾剂,一只耳朵使劲地听着。


   
   我听到的只有附近小溪的急流水声,和在黄石国家公园外草地上吃草的马儿发出的嘶鸣声。但就在这时,我听到了树枝折断的声音,就像是有人或什么东西蹑手蹑脚地经过时发出的。我打开帐篷,看着远处阿布萨罗卡山(Absaroka Mountains)下的雾蒙蒙的草地,接着看到了眼前的地上印了一匹大野狼的足迹,离我睡觉的地方只有几英寸远。
   
   在篝火旁,我的同事告诉我,之前有四匹狼在我的帐篷外面嗅来嗅去。“这只是群山在对我们问早安,”她说着,把水壶放回余火上。“有了这样的拜访,我们一定会有特别的一天。”
   
   在美国落基山脉(Rocky Mountains),我和其他科学家们一起工作的15年时间里,我曾与灰熊面对面、逃过森林大火、骑着马越过洪水泛滥的河流,还发现过史前村落。但我从未想过野狼来到帐篷边是一件幸事。然而,当太阳的红光照亮我们上方的山坡时,我抬头看着闪闪发光的雪原,就会想知道这些绵延的山脉下隐藏的故事。
   
   作为一名高山考古学家,我研究过去的文化是如何在高海拔和雪域环境中存活的。游客们常常眯起眼睛、伸长脖子,把高山风化的峭壁和冰冷的峡谷认为是令人生畏的。但我生长在落基山脉中心怀俄明州(Wyoming)的提顿山脉(Teton Range)下,在这里我反而总有一种家的感觉。事实上,3000米是我觉得最有活力的地方。然而,直到我开始从一个不同的角度探索这片土地,我才意识到这里蕴藏着那些被遗忘的、交织着人与自然的故事。
   
   十几岁的时候,我夏天在怀俄明州指导登山旅行。在一次进入温德河山脉(Wind River Range)的旅行中,我在我们的营地旁边发现了一个箭头,一想到我们是在前人曾在2000年前扎过营的地方扎营,我就很想知道为什么山脉总是那么吸引着人类。那年秋天我上大学时,就开始研究怀俄明州山脉的历史,但只是在一本很旧的考古杂志上找到了一个记录,“高地的环境太恶劣,以至于无法让史前时代的人生存”。
   
   几个月后,我发现一位来自怀俄明州名叫理查德·亚当斯(Richard Adams)的考古学家,在上次我发现箭头处几英里外的地方发现了一个完整的史前村庄。于是我联系了他,他也邀请我和他一起探索这个村庄。亚当斯向我展示了如何去发现那些隐藏在山脉中的古老秘密,于是我用登山绳换了一把铲子,就开始了这项令人振奋的新事业——寻找我们被隐藏的过去。
   
   现在,我在北美的山区指导各种项目,从考古发掘到用卫星搜索史前村庄。这是令人着迷的冒险,而这一切都始于17岁时的一次意外发现。
   
   长久以来,许多考古学家都认为高山环境太恶劣,不适合古代人类居住,因此大部分山脉仍未被人们探索。然而,对于那些已经在世界各地高山上开始探索工作的人来说,高山是一块刚刚开始被人所了解,却又令人兴奋的未知领域。
   
   夏天,我和同事们徒步深入落基山脉,从怀俄明州的冰峰到科罗拉多州(Colorado)的高山草甸,寻找未被发现的村庄、建筑、采石场和其他公元前13,000年(被认为是人类第一次到达北美的时间)有人在这里生活过的痕迹。但与大多数考古学不同的是,我们发现的线索并不总是埋在土里。有时它们被凝固在冰中。
   
   在世界各地的山脉中,古人利用雪原和冰川狩猎、储存食物,并作为桥梁使用。就像现代的徒步旅行者一样,古人偶尔也会掉落一些个人物品,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物品会被凝固在冰中保存起来。当我们挖掘出许多不可生物降解的史前石制品时,最吸引人的是所谓“冰封的文物”,比如箭杆和木制编织品、皮革或其他有机材料,如果不是摆在一个天然的冰箱中,它们一定会被分解掉。
   
   这些令人难以置信的稀有发现不仅让我们看到了古代生活的一瞥,并且也反映了过去数千年中,环境和气候的变化如何影响了人类的饮食和迁徙。
   
   虽然冰原中蕴含这如此多的科学资料,但它们却面临着永远消失的风险。由于全球气温不断上升,山区的冰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融化,这些保存了数千年的冰冻易腐文物正在迅速融化和解体。因此,在冰原中寻找文物既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也是在与时间赛跑。
   
   2007年,蒙大拿州立大学(Montana State University)的克雷格·李(Craig Lee)在怀俄明州北部,3200米高的山上发现了一根形状奇特的棍子从融化的冰中出现。经过研究分析,他意识到这根棍子实际上是一根10,300前制作的矛的头部。这是迄今为止世界上发现时间最早的冰冻手工制品。李博士的意外发现也凸显了拯救正在融化中的手工制品的重要性,让人们更抓紧时间在落基山脉寻找、拯救它们。
   
   在过去的十年里,随着更多的考古学家冒险进入北美高山冻土地带,从编织的柳条篮子到1300年前的箭都被发掘了出来,同时也揭开了一些令人惊诧的发现。木材分析表明,史前人类群体偏爱某种木材的箭;冰冻的花粉则提供了古时的气候记录,表明那时的树要比现在高得多;解冻的种子表明,美洲野牛曾经在3000米以上的高度上旺盛生长。新的信息储藏室大门已经被打开,但这扇门并不会永远敞开,考虑到冰川的数量和它们的偏远位置,我们永远不可能及时探索所有这些地方。
   
   在计算机和卫星取代了大刀和头盔的时代,许多探险家哀叹探索的时代已经结束了。然而,我们的探险与许多北美早期居民的做法遥相呼应:我们深入到美国大陆最偏远的山区,需要依靠马匹和牛仔来运送装备和食物到高山上去。我们在绿松石湖的高处建立野外营地,从附近的草地上采集可食用的植物,烧烤麋鹿或大角羊来吃,睡在星空之下。我们在很多方面都像古人一样生活,这也有助于我们更好地了解他们。
   
   我们永远不知道哪块冰上可能会发现史前的东西,所以我们的时间都用来徒步穿越山口和探索山脊。当我们在融化的夏季冰层中发现手工制品或动物骨头时,会小心翼翼地把它们提取出来,用纱布和塑料包好,确保在骑马回去的路上一切平安。回到实验室,我们拍照,放射性碳测定它们的年代和种类。在野外里发现史前石碗或8000年前的矛头的激动感觉总是令人兴奋的,但在实验室里,我们才能知道它们背后的迷人故事——例如这些容器中装过什么食物,以及古代人们在哪里找到这些石头作为武器。
   
   尽管探索的过程辛苦万分,历经无数霜冻的夜晚和成群的蚊子侵袭,我还是很感激地将山脉称为我的办公室。每一次在冰山边缘发现一根削过的棍子或被宰杀的动物骨头,都让我想起自己在保护山脉和人类共同历史中所扮演的小角色。
   
   作为一名年轻的登山者,我花了无数的时间去探索提顿山脉,也和你们说过我知道这座山脉的一切。但在过去的15年里,我明白到无论你最熟悉的环境或是在国外陌生的环境,都会有更多东西等待被发现,世界上每个角落都隐藏着无数的迷人故事,只要我们愿意去探索和发现它们。
   
   谢选骏指出:大家看看,这些考古学家,不仅是盗墓贼,还是盗猎者——他们经过的路上,生物灭绝、寸草不生……可是他们还好意思说他们在“抢救文物”呢!
(2019/11/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