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人为何不懂“转过脸去”]
谢选骏文集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秦汉是天下而不是国家
·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平定主权国家,有益于天下
·地外文明
·全球政府需要宇宙基础
·生存空间与人类命运
·星际探险与人类命运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人为何不懂“转过脸去”

   谢选骏:中国人为何不懂“转过脸去”
   
   《记者来鸿:“大异见者”戈尔巴乔夫》(BBC 2011年8月17日)报道:
   
   戈爾巴喬夫是蘇聯政治體制的產物——


   蘇聯8·19政變20週年前夕,BBC俄國事務專家、當年的駐莫斯科記者布裏吉特·肯德爾專訪戈爾巴喬夫,反思蘇聯政治體制的產物、對共產黨忠心耿耿的戈爾巴喬夫,怎麼成了改革家?
   
   就連戈爾巴喬夫本人也承認,出道伊始,他並不是改革派。
   
   戈爾巴喬夫出生於蘇聯南部的一個小村子,青少年時期在1940年代度過。
   
   戰後斯大林掌權的時代,大多數蘇聯人都生活在對當局的恐懼之下。1930年代斯大林搞大清洗的時候,戈爾巴喬夫的祖父和外祖父都曾經被逮捕、流放甚至毒打。但是,年輕的戈爾巴喬夫仍然是堅定的愛國者、忠誠的共產黨人。
   
   他唇邊掛著嘲笑,說道,「我是一名忠實的公民。證據是,我選擇斯大林作為我最後考試的特別主題。我的題目是,斯大林是我們戰時的光榮,斯大林是我們青年人的翅膀。沒有人生拉硬拽地要我入黨,這都是我自己的選擇」。
   
   他說,來到莫斯科大學就讀、特別是在1953年斯大林去世以後,他才開始產生疑問。赫魯曉夫發表批判斯大林的「秘密講話」,等於從政治頂峰發出了一個信號:質疑現行體制不會讓你身陷囹圄。
   
   親密朋友
   僅僅幾年之後,赫魯曉夫就下台了,蘇聯重新陷入漫長、壓抑的停滯期。但是,戈爾巴喬夫在同學中結交的朋友深深地影響了他的理念。
   
   其中一人是捷克學生茲德內克·姆林納。
   
   「布拉格之春」的領導人姆林納是戈爾巴喬夫的親密好友
   戈爾巴喬夫說,「茲德內克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他非常聰明,和他交朋友是我的運氣,我們的觀點在許多方面都有相似之處」。
   
   茲德內克·姆林納後來成為捷克「布拉格之春」運動的領導人。
   
   1960年代後期,戈爾巴喬夫已經回到了蘇聯南部的斯塔夫羅波爾省,在當地共產黨內是一顆冉冉上升的新星。
   
   1967年「布拉格之春」的前夜,姆林納曾經走訪戈爾巴喬夫,並向他講述自己的看法。姆林納1997年去世以前在一次採訪中說過,「在我看來,他非常清楚我在說什麼。但是,他也說,能在捷克斯洛伐克成事,在蘇聯不行。」
   
   姆林納當時還說,「我相信,像他這樣的人如果能走到最高層,一切都會改變。」
   
   「兩面思維」
   1968年,蘇聯坦克駛入布拉格鎮壓起義。一股新的壓制之風席捲全蘇聯。共產黨的幹部奉命為入侵辯護,批判任何敢於提不同意見的人。
   
   作為一名忠誠的共產黨員,戈爾巴喬夫盡心盡力。他說,他也批判了那些質疑入侵的人。他還說,事實上,他相信共產黨的解釋。
   
   想一想,正是他最親密的捷克朋友發動的改革遭到了徹底粉碎,這樣說真像是不可思議的腦筋急轉彎。
   
   轉年,戈爾巴喬夫隨官方代表團訪問捷克斯洛伐克。現在他回憶說,正是那次訪問,讓他重新審視出內心深處的良知。
   
   「我們到了以後看到的那一切令人震驚。沒有人願意和我們說話。我們被告知,捷克斯洛伐克人希望得到我們的幫助、包括軍事行動。但是,這不是事實,是誤導。我們到一家工廠參觀,那裏的人都轉過臉去。這給我帶來了很大的震動。我們侮辱了這個蘇聯人內心很在意的國家。」
   
   毫無疑問,在任何一個警察國家,人民的對話可能被監聽、上報,大多數人都掌握了「兩面思維」的藝術,嘴上說的、半信半疑的是一套,但內心堅信的卻是另一套。
   
   看起來,戈爾巴喬夫對這門藝術掌握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作為一名普通公民,他越來越不滿意,堅信需要改革;但是,作為一名共產黨幹部,他卻是積極服從的榜樣,是克里姆林宮老一派的完美繼承人。
   
   謹慎改革
   1985年,戈爾巴喬夫成為蘇聯第一把手。他的職業生涯中,得到過強權人物的提拔,其中包括蘇共兩任總書記:把戈爾巴喬夫調入莫斯科的勃列日涅夫,以及早年就判斷戈爾巴喬夫前途遠大的克格勃首腦安德羅波夫。
   
   戈爾巴喬夫說,他們曾經坦率地交談。所以,我問他,安德羅波夫是否把你看作改革派?他回答說,「或者是改革派,要不,他就是出於某種原因喜歡我。」
   
   戈爾巴喬夫還說,安德羅波夫「明顯地傾向於改革,他有克格勃收集到的所有情報,他知道蘇聯經濟狀況很差。」但同時,戈爾巴喬夫也一針見血地說,「這不是安德羅波夫喜歡談論的話題」。
   
   但是,看上去,戈爾巴喬夫從來沒有忘記「布拉格之春」的教訓。他的結論是,步伐太快、走得太遠,必將導致災難,等於公開邀請別人插手、阻止改革進程。
   
   他說,「莫斯科對布拉格之春的決策給蘇聯帶來了巨大的衝擊波」,任何試圖改革的希望都被推遲了好幾十年。
   
   所以,他說,1980年代他開始搞改革的時候,格言必須是「謹慎」。
   
   戈爾巴喬夫說,「我們生活在一個沒有私人財產、意識形態受到全面控制的體制中,一切都必須逐步展開,確保人們參與,理解採取的步驟都是必須的。」
   
   他說,因此,他的第一波改革的口號是提倡「加速」、目的是「完善」現行體制,而不是一猛子扎入「變革」。
   
   功過是非
   變革,發生在以後。戈爾巴喬夫失去了控制。1991年8月19日,蘇聯發生未遂政變,不久以後,蘇聯宣告解體。
   
   現在,戈爾巴喬夫認為,說他太小心、優柔寡斷是錯誤的,「在某些方面,我動手太晚了,但在另外一些方面,我搞得還不夠慢」。
   
   下台20年後,戈爾巴喬夫被稱作推動冷戰結束的功臣,但是,他也遭遇了許多批評:沒有跟上自己發動的改革的步伐,沒有盡早拋棄共產黨;是他一度用來說服支持者和反對者的妥協政策的犧牲品。
   
   但是,戈爾巴喬夫最大的成就也許正是,他曾是心腹之內的異見者。他是體制的產物,但卻找到了足夠的意志和手段,打出第一拳。
   
   最終,龐大的蘇維埃大廈轟然坍塌。
   
   谢选骏指出: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和苏联帝国的崩溃,就是由于这个经典的一幕——“我們到一家工廠參觀,那裏的人都轉過臉去。這給我帶來了很大的震動。”与此形成对照的似乎是,中国人不懂“转过脸去”,而是迎面傻笑谄媚甚至为虎作伥——皇军来了迎皇军,国军来了迎国军,共军来了迎共军。其实,大家不需要上街和平示威,也不需要武装起义,只要“转过脸去”就可以了。但是,中国人却不会“转过脸去”。中国人为何不懂“转过脸去”?我认为,不懂“转过脸去”,这是因为心里没有上帝,转过脸去也看不见任何东西,所以无奈,只有回头,巴望着上级。结果一天到晚地盼星星盼月亮,就是不盼着自己学好一点。心里没有上帝,岂不注定沉沦。
(2019/11/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